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身体被掏空【三更】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对吴晨来说,现在正是滚滚黄沙,炎炎烈日,空气之中的水之灵力少之又少,能够利用的水之灵力更是所剩无几,所以吴晨元基世界内,化蛇那极其怨毒凄厉的声音又一次毫无疑问的传了出来。

    得到化蛇残魂的强大的力量,吴晨便有了足够的水之灵力,顺沿着他的经脉散逸体外,被吴晨打出印记,以一种淡蓝色的气态融入那一条青绿色大香肠之中。

    “现在有了我的水系灵力催生,这一招青藤术,能够发挥出五倍的威力,你的木系灵技,也能够因此产生更强的威力。”吴晨道。

    许枫闻言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神情,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有能力破开刘喜这一招沙暴云墙,若是能够成功,那么对这老太监的一击足以致命。好,现在我就开始破敌!”

    “大!大!大!”

    许枫在众人那一脸怪异的神情之中,开口大声喊叫,随后双手继续结印,大声喝道:“青藤,海章鱼大香肠!”

    随着许枫开口,半空中那长达一丈的青绿色香肠,在快速地膨胀,延长,最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直接捅进刘喜的沙墙之中,那沙墙推移的速度顿时变得艰涩、迟滞。

    吱嘎嘎!

    植物生长、根茎深入的声音在许枫的耳中作响,作为这种灵技的释放者,晋级玄阶二境的他,能够在这一刻深切感受到枝条在其中疯狂生长,在这沙土之中肆意妄为,仿佛天生凌虐后者一样,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哗啦啦!

    此刻刘喜身前的沙暴云墙俨然成了许枫种植绿树的土壤,这一根硕大的青藤海章鱼大香肠,就如同这颗大树的主干,随后疯狂的蔓延,开枝散叶,看的刘喜目瞪口呆,继而胆战心惊,因为他能深刻的感觉到,他的身体早就与这沙暴云墙形成了紧密的联系,因为施放程度太过剧烈导致不能短时间抽离,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栽在一个通灵一阶的修者身上,他身上的灵力,正在通过这绿树的枝叶扎根土壤,吞噬着刘喜体内的灵力!

    “哈哈,想不到你这老太监也会有今天!这一招足以吸干你所有的灵力,你死定定了!”

    许枫此刻已经飘飘欲仙,直呼过瘾,他体内原本所剩不多的灵力,正在通过绿树疯狂吞噬着刘喜的灵力,源源不断,涌进了许枫的身体之中,让他很快就感到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精力充沛。

    “干得漂亮,吸他个干干净净!”吴晨也是幸灾乐祸道。

    方磊见状还是有些不放心,或许是曾经被刘喜的恐怖手段吓怕了,担心刘喜还会再剧烈挣扎反咬一口,或是在施展什么强大的招数对己方不利,方磊担忧的挥手道:“所有村民听令,速速在刘喜的周围设置陷坑、布置罗网、安插地矛、准备毒箭!”

    吴晨听到方磊这几句话顿时更加佩服后者,即便处在优势的情况下还不给敌人任何翻身的机会,这种谨慎小心对每个修者来说都受益匪浅。

    “明白!”

    这三百名村民当然不会给刘喜任何翻身的机会,连忙是欢天喜地,热火朝天的大干一场,封锁刘喜所有的退路。

    现在受益最大的当属许枫了,一个炼血宗强者的灵力,正在被许枫疯狂的榨取,事实上这一招沙暴云墙自然不是刘喜的最强绝学,但偏偏他目中无人十分轻敌,以为自己炼血五阶的修为,是没有人能够和他抗衡的,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轻敌,才让他有了这么个悲哀的下场。

    当许枫感受不到刘喜身上还有多少灵力的时候,刘喜已经是无力地瘫软在沙土上,面容枯槁,哀毁骨立,皮肤像是老树皮一样干枯发黄,如同一只将死的老黄牛一般,感觉身体被掏空……

    然而再看许枫此刻的表情同样不好受,许是一下子猛然吸收如此大量的灵力,许枫已经涨红了脸,不过和之前吞食鬼焰浆不同,这一次显然是由于气息太过充足,才会将他的脸皮涨大,他的元基世界此刻就仿佛一颗巨大的皮球,只要再多吸收一点儿灵力就会爆体而亡,唯有静下身心,安心炼化这些灵力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吴晨曾经吞吸过化蛇的残魂,当然能够感同身受许枫此刻的状态,随着刘喜身上灵力逐渐耗尽,青藤术在许枫的手上也逐渐开始消失,最后,一株青绿色的巨树成功将刘喜的沙暴云墙彻底覆盖,变成了自己的肥料,在这前方一处空间生长起来。

    “这就是吸干刘喜的灵力,作为中介为许枫传递灵力的巨树?”吴晨讶异的看着前方,这一株巨树足足高有十丈,需要五个壮汉才能合抱的粗壮的程度,绿树的上方枝叶繁茂,亭亭如车盖,将吴晨和发愣的村民都笼罩在树荫下,令人感到十分清爽凉快。这大树的树皮显得苍老但很结实,生机盎然,微风传来树叶沙沙作响,像是已经在这里生长了数百年一样。

    “大家全部停手,已经不需要再设置陷阱了,否则会破坏这颗巨树!看样子刘喜那个老太监是再也不能祸害百姓了!”方磊连忙挥手呼喝,所有村民也都是连连点头,对他们来说,大树他们村子里弥足珍贵的植物,是生机的象征,一个村子若是没有了大树,就会饱经风沙肆虐,因此几乎铁漠州所有的村子,无论是男女老幼,都十分注意保护花草树木。

    吴晨无奈一笑,将此刻正在呼哧带喘,面颊通红的许枫摁在地上,使其保持盘膝打坐,运行经脉气穴,炼化新得到的力量,随后吴晨像是拖拽扫把一样揪住许枫的衣领,在这沙地上划出一道沟壑,带他来到树荫下,倚靠着巨大的树干,令其缓缓调息,

    再看刘喜这里,后者已经是面容枯槁,满面沧桑,像是刚刚被一群野兽践踏一样不知死活,尤其是刘喜的双眼,没有什么神采,像是被人榨干了肾脏一样。

    即便是见到这种情况的刘喜,吴晨还是不能放心,毕竟刘喜有着炼血五阶的修为,此刻只是灵力处在被掏空的情况,若是恢复五成,施展更强功法的话,吴晨又要费一番周折了。

    当下吴晨也不同情刘喜,三指探进刘喜的神阙大穴上,将其元基一把捏碎,后者竟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发出秃鹫一样沙哑的哀嚎,旋即愣愣的看着吴晨。

    吴晨想了想,可能是刘喜已经被抽干灵力,短时间丧失了痛觉所致。

    “刘喜成为凡人了,我们,赢了……我们胜利了!”

    方磊看到刘喜的元基世界被吴晨捏碎,终于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冲着村民大声说道。

    “苍天有眼呐!”

    这一刻三百村民一齐躬身,向着苍天烈日性格大礼,唏嘘不已,似乎刘喜沦为废人,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方磊摆了摆手:“大家伙儿听我说一句,不要感谢苍天,苍天如果真的同情我们,就不会再让刘喜作恶,我们应该感谢的,是这两名小兄弟,他们一个叫吴晨,一个叫许枫。”

    “是啊,大哥说的对,要是没有这两个少年,我们根本不可能获得自由,更不可能大败刘喜,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说的对,这个许枫和吴晨才是我们的真正恩人,老天要是真的开眼的话,就不会放任刘喜作恶不管!我们真正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这两个少年才对啊!”

    这些村民此刻都是来到大树附近,随后将吴晨和许枫围成一圈,一齐重重向着吴晨鞠躬感谢。

    吴晨闻言道:“各位乡亲们还是不要感谢我了,要不是你们除掉了这三百名亲卫兵,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与刘喜交战,你们才是功臣。”

    方磊闻言挠挠头:“话虽这么说,但是打败刘喜一个人,还是你们两个的功劳,我们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吴晨小友,感谢你为我们村民除了一个大害!从此之后,也许整个铁漠州的百姓都不用再受刘喜的祸害了,我们都解放了!”

    “方兄客气了,只是我还有一个请求,可不可以把刘喜交给我,由我来处置?”

    方磊想了一会儿道:“这个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刘喜这老太监现的元基已经破碎,成为了废人,不可能再对我们有任何威胁,不过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吴晨道:“我是觉得刘喜的身份很特殊,他开设矿山到处抓捕村民,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或许其背后还有不少他的同僚。”

    方磊听完顿时神情凝重,没有了方才战败刘喜的兴奋之情,但他还是转过身去,对众人说道:“兄弟们,大家都是村名,也都是修者,今天我们彻底除掉刘喜的势力,等于是为铁漠州除了一个大害啊。”

    “是啊!我们终于除掉了这个魔鬼!”有村民感叹道。

    也有村民问道:“方大哥,为什么现在不把这刘喜千刀万剐,让他尝尝痛苦?让他死的惨一些?”

    方磊看着这些村民道:“大家想一想,现在的刘喜已经是个废人,杀了他只能解恨,也不能为咱么死去的兄弟姐妹,妻儿老小复活,除此之外却也没什么其他用处了,但相反不杀刘喜,我们可以逼供他,让他交代他的野心,看看他的背后还有没有像他一样的恶人在背后指使,我们也好做准备啊。”

    “说的是啊,大哥说的对,不杀刘喜更有用。”

    “大哥我们都相信你,你说不杀他那就不杀他,反正他都是个废人了,任何一个人都能弄死他!”

    村民们都对方磊十分信服,此刻听方磊这么一说,都是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话虽如此,但今天是我们的胜利,大家伙快快把牺牲的兄弟们好生安葬,然后咱们再痛痛快快喝上一顿!之后去解救那些还在受难受苦的兄弟们!”方磊笑道。

    “好!”三百名村民们此刻也都是兴奋不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开始热火朝天忙起来。

    见到村民们各自忙碌离开,方磊旋即看向吴晨道:“吴晨小兄弟,你介意让我和你一起审讯刘喜吗?”

    “当然不会介意,我在想刘喜的背后一定有什么强者在暗箱操作,刘喜很可能只是其中的一枚棋子罢了。”吴晨面有忧虑之色,说道。

    “好,那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方磊的神情有些凝重,看了一样地上瘫软的刘喜,心中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