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血祭地坛【十更!】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屠延虽然没了动静,却也并没有彻底殒命,而是处于一种假死状态,晕了过去。

    趁着屠延闭上双眼之前,吴晨的神念立刻涌入其中,钻进了他的精神世界里。

    这是一片足有数十里大小的广袤世界,这片世界里同样有着太多的巨大画卷悬空而立,只是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土地,有的只是一片巨大湖泊。吴晨心念一动,将手中的遁元梭抹掉与屠延的联系,将自己的神念烙印其上,遁元梭变成了吴晨的灵器。

    借助遁元梭吴晨徜徉在这片天地之间,看向一个个巨大画卷,寻找屠延记忆深处有关于刘高和郡守府的所有机密信息。

    这片水域越是向前,空间就变得愈发的狭窄逼仄,之前有过钻进王六和数百名士兵脑海之中的经验,吴晨很清楚,越是狭窄的地方,据证明是一个人记忆中最深处的信息,其中有一个人内心最不愿回忆的往事,最恐惧的东西,或者一个人最思念的人,再有的便是一个人的秘密了。

    “屠延掌握的秘辛,一定就隐藏在这片空间的最深处。”

    吴晨驱使着遁元梭前行,两旁大山之间的峡谷越来越狭窄,前方越来越黑暗。

    “想不到一个修骨尊强者的精神世界竟有如此广阔。”吴晨心中暗叹,前方光芒黯淡,吴晨却能依靠敏锐的神念感知周围的世界,两簇细小的白色神灯火在吴晨的两肩周围亮起,照亮周围的道路。

    “去死吧!”

    这声音从峡谷中那一幅幅画卷之中传出,上演着的都是屠延曾经杀人如麻,取人性命的画面,看来在屠延的内心深处,最不想会意的也是这种血腥的杀戮。

    “就是这里了。”

    吴晨的脚步最终停在了峡谷的尽头,这里相当于一个密闭的死胡同一般,大湖的水源到此为止,两边大山亦是到此为止。

    画卷之中,刘高一脸阴阳怪气,屠延则是站在身后卑躬屈膝连连点头,两人的对话被吴晨听得一清二楚,吴晨的双拳骤然攥紧,心中的疑惑已经解开。

    “果然,那两名九劫王将殷柔四人带到这凤翔郡郡守府,交给这个老畜生要举行所谓的血祭仪式!”

    半个时辰后吴晨的神念从屠延的精神世界里抽离出来,一脸阴寒模样。

    彻底掌握了屠延记忆里所有的信息之后,摘下屠延身上的灵戒,旋即施展浴火浆直接将其毁尸灭迹,彻底处死。

    无心清查自己缴获的战利品,吴晨改变容貌与装束,变得与屠延一般无二,向着回去的方向缓缓走去。

    只有身后大地上的一片狼藉,方才诉说着这里刚才经过了怎样的一场大战。

    “大人,您没事吧?”

    刚一走进城内,就有数百名精锐士兵飞掠而来,面有担忧之色问道。

    吴晨故意装出嘶哑的声音说道:“城北没有发现吴晨的踪迹,你们其他三个方向结果如何?”

    士兵摇了摇头,行礼道:“回禀大人,城东、城东南和城东北同样未曾发现吴晨任何踪影。”

    吴晨闻言眉头紧皱,抬起手掌便是朝着士兵的脸颊扇了过去,骂道:“没用的东西!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找不到,跟我回去吧!”

    “是!”

    这名士兵吐了口血却不敢有任何怨言,只因为平日里屠延就是这么对待他们,属下办事不利,屠延便会对他们掌掴惩罚。

    “大人,怎么没见到那个下等士兵?他不是跟您一起前往城北的吗?”一名士兵试探的问道。

    啪!

    吴晨毫不犹豫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冷声道:“身为下属擅自询问主上,这是你该做的事吗?”

    “是!属下罪该万死!”这名士兵连忙跪下求饶。

    “起来吧。”

    吴晨挥了挥手:“那个下等士兵被我杀了,他擅自流散传言,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敌人知道这件事,把他杀了是为了防止情报泄露,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听好了,今天的事谁要是敢对别人说出一个字,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明白!”这三百名精锐士兵平日里跟随屠延出生入死,大发横财,都是利欲熏心之辈,效忠屠延要比刘高还要忠诚。

    “回去吧。”吴晨御空而起,按照屠延记忆中的信息向着郡守府总府走去。

    这是吴晨第一次进入凤翔城内城,城墙之中十步一人千人一将,足有数万名玄阶二境的强者在此驻守,吴晨已经深入龙潭虎穴,若是不能全身而退,必定会被这人潮封锁退路,耗尽灵力被众人杀死。

    一路上吴晨心中不免七上八下,距离刘高的府宅越来越近,吴晨甚至能够感受到一名封侯级别强者的强横气息就在这周围弥漫、

    和吴晨当初前往应天府不同,那是吴晨体内的神鸟朱仙还未沉睡,有这样一名王级修者坐镇,吴晨也能不惧任何危险,即使曾经面对漆吴山兽族之主姚圣雄,吴晨能勉强一战,但现在没有了神鸟朱仙的庇佑,吴晨和一名修骨尊战斗都要拼尽全力九死一生。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实力的差距!”

    一路上吴晨的心态忽然变得平静了许多,即便身处龙潭虎穴又如何?一入灵途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既来之则安之,这刘高修为固然强横,但早晚必将死在吴晨之手,不但如此,吴晨还有救出自己心中挂念之人,决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下官屠延,拜见郡守大人。”

    “你我之间无需客套,进来吧。”

    吴晨闻言缓缓推开房门,将自身修为施展匿息法隐藏灵力波动,使得外人很难发现其中的真伪。

    “嘿嘿,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啊,明天夜半子时就是举行血祭仪式之时,你身为凤翔郡郡尉,可不能出什么差错啊。”这高龄男子阴阳怪气,脸上涂抹着浓浓的胭脂,声音听上去恶心,容貌看上去更让人恶心。

    确信眼前之人就是刘高无疑,吴晨连忙点头道:“多谢大人提醒,属下绝不会辜负大人重托,必定会恪尽职守,保证血祭仪式顺利完成。”

    “嗯。”

    刘高闻言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笑道:“这次血祭仪式事关重大,有了这些人族和妖族男女特殊血脉的帮助,本侯的修为必将更上一层楼,整个计划也能更顺利的进行,我可不想凤翔郡出什么事故,,一切责任归在本侯的身上,屠延,你是本侯最信任之人,不要让本侯失望,那些特殊血脉的男女就关押在地下第一层法阵之中,你代本侯前去检查一番,看看是否有人在那里不安想要脱逃。”

    “属下明白,属下先退下了。”

    吴晨离开郡守府刘高的府邸,遵照屠延记忆中的指引向着府邸北方走去,这是一个呈现半球形的半地下巨大建筑,建筑的后面是一片十分宽阔的巨大广场,上面刻画着足有千丈大小的巨**阵。

    “血祭地坛。”

    吴晨心中暗忖,这座勾画法阵的巨大广场就是刘喜一天后即将举行血祭仪式的地点。

    吴晨在这里停留了一柱香的时间,蹲在这片大地上的四个角落看了半晌,旋即离开血祭地坛来到这巨大半球形建筑门口,四名值守士兵立刻躬身行礼,显然对屠延十分尊敬。

    “参见郡尉。”三人行礼道。

    吴晨摆了摆手道:“把门打开,奉刘大人的命令,我要检查里面的情况。”

    “是。”

    这四名士兵个个肌肉贲张,生的矮状黝黑,一看便是精通体术,力量超乎常人之辈,四人闻言立刻打开大门,旋即交给吴晨一个长达三寸的青铜钥匙。

    吴晨点了点头,旋即走了进去。

    进入这半地下建筑之中,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碧绿色青铜巨门,将前方所有的道路尽数挡住,青铜大门的周围还有一百名身着青色铠甲的力士在此驻扎,守卫极为森严。

    吴晨皱了皱眉,无视这些力士躬身行礼,抬起手上的钥匙插进锁孔,旋即双手用力向外推去,只听一道沉重的声音传出,这才缓缓推开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路口,吴晨也没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入地牢里面便是各种各样的声音传进吴晨的耳朵,这座巨大的地下囚牢共分左右两侧,中间只有一条三尺廊道,里面的世界显得颇为昏暗,只有数十颗蜡烛绽放微弱的光芒,即便现在是白天,里面也是恍如黑夜一般。

    “放过我吧,我无罪啊,我只是个普通的佣兵,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为什么要抓我啊?”

    “狗官放开本少爷,当心本少爷出去把你们全家都斩尽杀绝,血洗凤翔郡!”

    “卑微的人类,我们兽族迟早有一天会把你撕成碎片!”

    各个囚牢都只有五尺宽两丈长,这样的狭窄囚牢共有三十多个,每个里面都关押着一名囚犯,这些人之中有人族和兽族,修为也是有强有弱各不相同,但他们的手上此刻都是捆着手铐,脚上绑着脚镣,这些手铐和脚镣之上遍布符文,显然具备某种压制灵力的能力,使得这些人的修为骤降,根本不能冲出囚牢。

    吴晨的目光扫过一个个囚牢,却没有发现少女的任何身影,走到廊道的尽头,吴晨却是发现了那三名漆吴山兽族少年,殷柔的兄长殷郊,还有那个九狸族少女姬妖舞,少年姬方。

    “可恶的人类,你把我妹妹抓到哪里去了!回答我!”

    殷郊状若疯狂跪在地上磨蹭着双腿,用头狠狠撞击着囚牢,瞪着狐狸一样的眼睛看向吴晨吼道。

    吴晨心中由期待转为担忧,殷郊三人是和殷柔被一同抓走,按理说应该就在这地牢之中,却又为何没有出现在地牢里,莫非是被刘高另行关押在了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