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五皇子朱清河【爆更37】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谁也不准擅自改动本皇子的神威机械兵,明白了吗?”

    五皇子朱清河看向石台上方自己的杰作,又扫视了一遍那些傀儡师和炼器师,带着一股皇子殿下的威严散发出来,周围那些傀儡师和炼器师纷纷点头,一脸恭敬之色。

    朱清河随即走了下来,看向吴晨笑道:“不用你说,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来意,走吧,跟我去九十九层。”

    说完朱清河带着吴晨来到殿外一处方砖地界,单脚朝着这块毫不起眼的方砖重重一跺,从九十九层大殿边缘处便是有一座木质浮梯延伸出来,这木质浮梯起初只是一团巨大的方形体,却是有一层层骨节传出咔咔之声向外节节伸长,延伸到地面。

    吴晨感觉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机械构成的世界。

    来到第九十九层大殿之中,五皇子朱清河并没有对吴晨提出任何要求或是命令,而是让他和自己平起平坐,一起坐在由特殊机关制成的木桌旁。

    “上茶。”

    朱清河一声开口,旋即伸出食指朝着木桌上的一个方形痕迹摁了上去,这痕迹立刻向内凹陷进去,传出咔咔之声,随后从木桌的两个边缘下方突然伸出两只木质手臂,一个手持茶壶,一个攥着茶杯,随后就有茶水从中倾倒出来递到吴晨面前。

    “五皇子殿下,这些都是你的发明?”接过木质手臂端来的茶水,吴晨震惊道。

    朱清河笑着点了点头道:“如何?看本皇子亲手打造的机关王朝够不够气派?”

    吴晨眼中不由得露出钦佩的光芒,一个皇子能够打造这样一个机关世界,在那些大臣眼中看来就是不务正业荒废朝政,但在吴晨看来这就是五皇子的过人之处!

    正所谓韬光养晦避实就虚,五皇子朱清河乃是*的人,那么他的存在无疑就是二皇子、六皇子、七皇子、九皇子,甚至包括刘邙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自古以来达官显贵府中公子争权的故事已经浩如烟海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大内皇宫之中更为激烈,一个皇子被除掉,包括他的九族十几万人都要跟着一齐被杀,一同遭殃,这就是历代皇朝皇子之间夺嫡的惨烈程度。

    吴晨心中猜想,朱清河这么做无非是在收敛自己的锋芒,让外人看上去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傀儡师而已,他的眼中只有那些木头和钢铁还有机关术,根本不能对其他人造成任何威胁。

    但吴晨却不这么想,从吴晨之前看到的那八尊青铜巨人,还有朱清河亲自设计打造的这个机械世界,都能看出朱清河是一个心思缜密、行事谨慎的人,吴晨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五皇子算得上整个朱焱帝国极为少见的机械傀儡师天才!

    “呵呵,你在三十六宫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看来那些太监这次算是遇到一个硬汉了啊,打得好,哈哈。”朱清河饮下一口甘茶,旋即爽朗大笑道。

    “奇怪,这件事前日才发生,这五皇子是怎么知道的?”吴晨心中不免有些诧异。

    似乎是猜出了吴晨心中所想,朱清河笑道:“不用再瞎猜了,因为三十六宫之中有我的人,尤其是你打了刘宠部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没人知道?怎么样?你现在得罪了刘邙和九皇子,还有二皇子三人,仅凭你现在自己一人,是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抗衡的。”

    吴晨闻言苦笑道:“所以我才前来这里找到五皇子殿下。”

    朱清皱眉道:“吴晨,你身为凤羽流歌和神凰卫双重身份的人,按理说你就是本皇子的敌人,只因为这两股最忠于帝国皇室的力量,现在却是为二皇子效力,已经违背了他们曾经在父皇面前立下的誓言。”

    “得,这五皇子不但不傻,还很睿智,睿智之中还透出一股奸诈。看来吴晨所有的事情都被他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吴晨一脸苦笑道。

    “不过嘛……”

    朱清河沉吟一番,忽然笑道:“鉴于你这个特殊身份,兄长和三公主还有大将军已经决定了,将你拉入我们的阵营之中。”

    “我自己好像没说要加入你们这一方阵营吧?”吴晨失笑道。

    “那你还有的选择吗?你当初在丞相面前主动选择这第三条路,不就是为了替凤羽流歌调查帝都深处背后的真相吗?”朱清河淡笑道:“就算丞相对你不计较,但刘邙那个老太监,还有九皇子,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了。另外你又命令部下暴打了八妹的家奴,那些太监可都是二皇子派出的内鬼,我能理解你对八妹的心意,但是得罪了二皇子这个大魁首,从今以后你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被朱清河这么一说吴晨顿时陷入沉默之中,过了半晌才质疑道:“我身为凤羽流歌和神凰卫的人,这两个势力的长官肯定会在背后极力护佑我的安全,另外丞相朱炎昊大人也必定不会对我出手,阻止二皇子和刘邙出手。还有我对八公主没有任何其他意思,五皇子多虑了,我命令部下暴打那些太监,纯粹是和他们有仇。”

    朱清河嗤笑道:“呵呵,你对小妹有没有意思暂且不说。先说说你现在的处境吧。吴晨,就算你很能打,你很不怕死,但你现在身处这神凰殿大内后宫之中,你就是一个人在战斗!铁流波大人,虽然有心,却奈何位卑职小,忌惮于皇室铁纪根本不能擅自出手帮助与你。你已经身临万丈深渊,还不快快悬崖勒马更待何时?”

    见到吴晨陷入思索之中,五皇子朱清河继续说道:“朱炎昊,他的体内的确流淌着帝国皇室的纯正血脉,他更是父皇大人的亲弟弟,但是在我们眼中他已经不再是我们的皇叔,朱炎昊表面看上去一副正人君子救世主,道貌岸然的模样,实际上他才是这个帝国最大的独裁者和野心家!我说的这些话你可以不信,但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好让你重新思量思量这里的格局。你能主动前来清河殿找我,不就是在说明你的心中已经开始动摇了吗?”

    “好生厉害的五皇子,他才是*里真正的神机军师。”吴晨心中暗惊,忍不住摇了摇头,皱起眉头看向朱清河。

    “你看我的这种眼神,说明你已陷入到两难境界,是该相信丞相和二皇子一派,还是该相信太子和大将军一党,成了你现在心中无法裁决的问题。我知道就算我怎么说,你现在都无法相信,这答案,也只能你自己一人去寻找。一个从应天府兽潮之中活着走出来的人,但若是要寻找关乎一个帝国存亡的答案,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听完朱清河一连串的话语,吴晨不由得想起了八公主朱婉蓉,这兄妹两个看上去大大咧咧漫不经心,实际上却是大智如愚十分聪明,*的实力不能和丞相一党相比,所以两人都选择装疯卖傻掩饰自己,这般心智当真令人惊叹,帝都皇宫,果真是处处都隐藏着心机和城府的存在。

    “请问五皇子殿下为何执意要让吴晨加入*势力?或者换句话说,我有什么值得你们拉拢的地方?”吴晨冷静分析了眼前的局势,随即问道。

    朱清河坦然道:“实不相瞒,不管你相不相信*的衷心,但现在大将军和兄长的势力已经不能和二皇子他们相比,几乎整个帝都的权利都掌握在朱炎昊的手上。而大将军的势力全部都在帝都城外,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帝国的边疆屡屡受到威胁,尤其是南应天府,大将军不是不想派兵救援,但奈何帝国西北疆界已经危如累卵,到现在已经沦陷了五个郡的土地!天罡帝国和鹰仇帝国的军队屡屡侵犯帝国,你觉得这仅仅是偶然吗?另外你可看到朱炎昊可曾派人支援过南应天府吗?没有,一兵一卒都没有!”

    吴晨忍不住问道:“关于南越王朱友珪,还有刘喜和刘高,五皇子殿下知道多少实情?”

    朱清河嗤笑道:“刘喜和刘高自然就是刘邙的势力,你再想想刘邙和二皇子,想必我不说你也该明白其中一二。至于朱友珪那个皇族的败类,背后一定是有强大的强者支持。”

    “但他却能得到神皇大人的钦命,官封监军和南越王前往应天府,这又是怎么回事?”吴晨不解道。

    朱清河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但你可以想一想,当今帝国如日中天的又有几人,你有会猜出其中一二。我们看中的不但是你的修为和心性,更是你的身份!帝国应天府的军司马,拥有神凰卫和凤羽流歌双重身份的人,你得到的越多,危险就越大,你现在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卷进这股漩涡之中,想跑也跑不掉,更是没有可能置身事外。”

    “暂时选择相信我们,或许不失为一种比较好的选择。”朱清河笑道。

    几乎吴晨心中所有得顾虑都被朱清河说了出来,在这名帝国隐藏的神机军师面前,吴晨发现自己的智谋竟然无法和此人相比。

    对视着五皇子朱清河的双眼,吴晨仿佛看到了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这其中隐藏的东西太多了,吴晨也不由得重新审视朱清河,心中有了自己的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