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天牢星

目录:凌逆苍穹| 作者:叶孤乘| 类别:玄幻魔法

    搜寻着许靖脑海中的记忆,吴晨旋即率领着众人直接朝着天魁岛天魁城而去,这对吴晨来说情况并不乐观,虽然成功将许靖的身体夺舍,并且了解了此人生平所有的记忆,但是他现在要面临的是天星盟盟主的暴怒。

    天魁岛是天星盟三十六浮空岛之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岛屿,岛屿整体呈现出八边形的状态,下方的土石之中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根茎,这些根茎扭曲的非常厉害,看上去像是一个个扭曲的人脸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让人心中十分不适。

    天王殿,是天魁岛的主要建筑,这里由三十六座巨大的通天柱支撑起来,每一座通天柱都高达千丈,表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天王殿足有三百丈大小,最多可以容纳数万人,也是天星盟商讨紧急大事的要害之处。

    “到了。许城主,你可一定要帮我们一次啊。”天伤城城主和天满城城主等其他城主一脸哀求,有些惶恐的看着大殿,心中发怵。

    吴晨冷哼一声没有做声,旋即带领着一干人朝着大殿走去,此刻天王殿上按部就班的坐满了不少人,除了那死去的四名城主之外,其他二十多位城主,还有天星盟的九大长老、七十二神将,各个文官也都在两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吴晨脸上有着不同的表情。

    就在那天王殿的最高处,一名老者正襟危坐,由于距离较远,再加上这之间居然有着浓浓的云雾相隔,使得吴晨不太能够看清楚老者的容貌,只是吴晨能够感觉到那极其强大的威压,对方的修为何其强大!

    “这个人应该就是天星盟的盟主,公孙述。也不知道我的神幻波轮眼能否迷惑住他,不被他看出我的真实身份。”吴晨心中暗忖,为了不败露身份,和其他城主一样朝着天星盟盟主俯首行礼。

    “天孤城城主,你这次负责反击地煞盟的攻袭,不但没有将其重创,反而又损失了两位城主,你平日里自诩目中无人,现在因为你的轻敌给天星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你可知罪!”开口的中年男子站在公孙述不远的地方,一身红袍笼罩,睿智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毒,此刻食指遥遥指向吴晨,沉声喝问道。

    吴晨目光阴沉,心中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只因为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个人,那就是被自己重创的洛红尘。此刻的洛红尘样子颇为狼狈,他身上用来装哔的红色衣袍被烧出一个个大洞,他那原本英俊的脸上有一处指甲大小的黑色溃烂之处,显然是拜自己的狱火浆所赐。另外在洛红尘的身上还有着大大小小共计六道创伤,也都是一样被狱火浆烧的发黑溃烂。

    洛红尘显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自己深入虎穴,洛红尘想方设法也要弄死自己。

    吴晨冷笑着回应:“原来是天机城城主洛河,你虽然贵为天星盟的军师,但你要知道,这次地煞盟的袭击,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你也不要忘了,总决策是你一个人拟定的,就算这次我们惨败,难道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吗?”

    “你不要信口开河,随意诬陷!”天机城城主洛河脸色涨红,嘴角微微抽搐,身为天星盟的军师,这次的战略的确是他仓促中拟定出来的。

    “都不要说了。”前方的盟主公孙述终于开口了:“这次我们天星盟的战败虽然是个耻辱,但却也是不无原因的。地煞盟已经成功结成了地绝圣元阵,上下一心再次统一,这对我们天星盟来说是一次噩耗。那个名叫吴晨的青年颇为神秘,你们有机会一定要将其活捉,本圣倒要看看他的手段。另外天孤城城主,你自负轻敌,招致失败,因为你的统帅,导致两位城主丧命,你责无旁贷。虽然不全是你的责任,但你也罪责难逃,罚你前往天牢星受刑三年,三年期满再将你释放。”

    吴晨闻言心中一凛,三年么?算起来也没有太长的时间,自己可以利用这三年更好的修炼,也可以详细了解天星盟当中的情况。

    “哼,走吧。”四名神将押着吴晨向着天王殿外面走去,吴晨心中暗忖,在思量着接下来的对策。

    “许城主,你好歹也是一名强者,没想到得罪了天机城城主那个城府极深的人,必定会遭到他的算计。我们几个也是公事在身,得罪了。”一名神将还是十分忌惮许靖的实力,若是许靖的实力现在就能杀了他们,但是吴晨却不能这么做。

    吴晨没有吭声,在四名神将的押解下朝着天牢城所在的方向御空而去。天牢城又名天牢星,位于天星盟的最北方,这里终年阴风肆虐,环绕着整个天牢城旋转,实力低微的囚犯往往会被这阴风绞杀成肉末而死。

    其中一名神将叹了口气:“许城主,您自求多福吧,这里分成南天牢与北天牢,南天牢关押的都是我们天星盟的囚犯,北天牢关押的都是得罪过天星盟的强者,恕我们得罪,盟主大人有令,将你关押在北天牢,那里又脏又臭,刑法残酷,强者如云,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那你们和我说说,北天牢的具体情况。”吴晨有些好奇的问道。

    另一名神将皱眉道:“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毕竟北天牢的最深处我们也没见过,不过我听说北天牢里面有很多危险和挑战,甚至还有着大造化,说不定盟主大人是在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您能成功活下来的话,说不定三年后实力还会精进不少,这是我们听到的传说。”

    “是啊,北天牢的最深处乃是天星盟最为阴暗可怕的地方,我们当然没有去过,但是被关押在北天牢最深处的人几乎都没能活着走出来过。”

    “如此关押重犯的地方,竟然关押在北部边境,万一那些重犯潜逃了怎么办?”吴晨好奇的问道。

    有些惊讶于许靖的亲切感,一名神将不假思索的说道:“这里地处天星盟北部边境,再继续往东北方向,就是鬼王殿的地界了,许城主您也知道,鬼王殿和天星盟素来交好,所以那些囚犯逃不出鬼王殿的监视范围,逃出来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