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镇尸符

目录:龙魔血帝| 作者:泼墨染青竹| 类别:玄幻魔法

    “秦叶你少说废话,这次我便用念力超度了你!”护法双手再度的凝聚,金色的念力从他手中喷薄而出,犹如天降大雨一般朝着秦叶身上洒去,想要将秦叶彻底的超度。

    “我的妈呀,这可是山亭庙的念力。稍微沾上一滴便会念叨着什么我密保佑!”

    看着金色念力喷薄而出,张中成吓得连忙朝着怀中摸去。不过却是摸了个空,自己的法宝金碗已经被秦叶收去。

    “慌什么,难道对我一点信心也没有?”秦叶分身看着慌乱的张中成,又将目光投入到了本体之上!

    “忘情火!”

    全身充满着紫色气息的秦叶口中说着,一道数十丈高,充满恐怖与阴森的蓝黑色火墙挡住了漫天金色的雨滴。念力与忘情火交织在一起,犹如爆炒黄豆一般,噼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忘情火的墙壁也被一些念力洞穿。秦叶又是布置了一道木属性的防御,这才堪勘防住。

    “好恐怖的念力,若不是有忘情火我怕是早被超度好几个轮回了!”斗法过后秦叶口中说道。忘情火克制念力,这让秦叶占了一些的优势。

    “秦宗主你竟然强大到可,可以与护法分庭抗衡的地步。真,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说道后面张中成结巴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秦叶竟然强大到了这般程度。想到这里他面色更加疾苦,秦叶越是强大他逃脱的希望越发渺茫,照此下去怕是想走都走不掉了。

    “秦叶不除,后患无穷!”

    护法说了八个字,如今秦叶已经让他感到十分的棘手。半步玄尊的护法都感到棘手的人物,已经无限接近于玄尊了。

    “接下来该我出手了!”

    秦叶操控着八把星耀朝着护法斩杀过去,帝王奥义的他实力又增加了几倍。天下间的奥义算起来帝王奥义算是最强的奥义,只要王朝的国力强盛,帝王奥义便会得到增长。

    两人的争斗令周围宫阙瓦片不断破碎,人间仙境也变为一片废墟。十里,二十里,五十里。两人破坏的面积迅速的扩大,这一次双方都没有保留,各自使用自己的绝招,斗得是难解难分。

    持续下去对我本体不利,帝王奥义也是经不起过多的消耗。秦叶分身在一旁皱眉。在本体的驱使下他想着先带张中成离开。

    “秦宗主,我倒是有些办法可以祝您一臂之力!”张中成在一旁开口说道。

    “哦?张道长有什么好的办法?”听说张中成有法秦叶心中大喜,这个时候最是需要帮手。若是张中成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完全能将眼前的护法干掉。

    “这是镇尸符,我在一处古墓之中得到。是用来镇压死人尸体的。里面含有非常重的阴煞之气。只要能够打中山亭庙的护法定然会让他遭受重创!”张中成讲一个漆黑的符箓拿在手中,上面还带着一些恶心的气味。

    “张道长,着宝贝你是从哪里弄到的?”秦叶分身感受着镇尸符上恶臭的气味,捏着鼻子说道。

    “这是我从一位前辈头上拿下来的,在我拿下符咒的时候尸体仿佛活过来一般,吓得我赶忙逃走。为此我做了七天的噩梦。”张中成没有任何的隐瞒,提到这件事情他至今心有余悸。

    你狠,死人身上的东西都不放过。秦叶看着张中成心中说了一句。这家伙简直是丧心病狂,换作秦叶这种事情目前还是做不出来的。

    “小秦叶,这个符咒是镇压玄圣尸体的符咒,看来张中成遇到的那具尸体是一位高人,即便不是玄圣也有半圣的水准。”树老冲着秦叶说道。

    “死去的玄圣?难道……”

    “张道长,不知你在哪里遇到的墓穴?死去的人又是什么谁?”秦叶分身忽然问道。

    “那还是我在南域遇到的,上一次与你分别后我万,万分留恋。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处古墓之中,上面好像写着永寿玄圣,具体的我也记不大清了。”

    张中成对秦叶分身说道,原本他想要说上一次离去万念俱灰,不过觉得有些不妥,临时改成了万分留恋。

    “你流弊!”

    秦叶分身说了一句,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敬佩。永寿玄圣是他在四域之中听到唯一一位死去的玄圣。他的尸气将秦诗柔折磨的死去活来,若不是遇到自己怕是已经香消玉殒。小小的张中成不但去了他的墓穴,更是摘了镇压他尸体的符咒。能够安然无恙的逃脱出来不得不说明他有着不凡的气运。

    “小秦叶,抓紧利用镇尸符将他镇压住,否则你只有挨打的份,眼下你同半步玄尊还有一些的差距。”树老看着不住沉思的秦叶,对他出言提醒着。

    如今秦叶已经施展出了全部的手段,帝王奥义消耗了他八成的气力,在若拖下去只有被打的分了。秦叶见状点了点头,接着将手中的山河扇抛了出去,刚好落到分身的侧边。

    “这是想要弃扇逃走吗?”

    山亭庙的护法看破了秦叶的意图,朝着秦叶分身而来。想要夺下秦叶抛出的山河扇。山河扇眼下还有大用,得到它对于密宗百利而无一害。

    “呔,护法你的对手乃是我!”秦叶大喝了一声,眼里似乎有些的焦急。

    “秦叶小儿,你的一切动作局俱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想拿住你山河扇,随后再来取你性命!”护法看到秦叶焦急的神情,更加放下心来。在他的袖口处抛出一道黄色的光芒,犹如祥云一般缭绕,山河扇恰好被他裹住了。

    真是找死!秦叶分身说了一句,趁着护法得意之际,将手中的镇尸符朝着他身上贴了过去。镇尸符出手,天空之中出现污秽之物。护法之间眼前漆黑的光芒闪烁,随后胸膛便被镇尸符贴上。冰冷与充斥萧瑟在他的心头弥漫,随后竟然不省人事。

    “星耀!”

    秦叶口中大喝一声,夹杂着星河的星耀剑瞬间飞起,一举斩断了护法的头颅。可怜有着半步玄尊修为的护法竟然以这种形式死去,说到根源还是没有躲过贪嗔痴。

    贪嗔痴不知毁了多少人,可以说是一个人都有贪嗔痴。那些圣人不过是**较寻常人少一些,但还是没有办法超脱。身在三界内,自然无法跳出五行中。

    “竟,竟然斩杀了!”

    张中成看着被斩掉头颅护法,眼神之中满是不可思议。山亭庙这种势力秦叶敢得罪已经是有着天大的胆子,现在更是斩杀了强大的护法,让他脑子完全乱套了。

    “镇尸符果然的灵验,张道长今日的成功还得益与你。”

    秦叶本体走了过来,看着张中成他脸上越发的满意。这个张中成全身是宝,而且每一件都是极品的宝贝,自己原本以为打劫山亭庙的宝库已经是家大业大,不过比起张中成还说还是十分的逊色。

    无论是那个圣器金碗还是如今的镇尸符,它们的强大都是超乎了秦叶的想象。不知道他身上还藏有什么样的宝物,秦叶看着张中成心中不断思索着。

    “秦宗主,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张中成一脸的苦涩,面对秦叶的眼神他感到十分害怕。秦叶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恶魔。

    “张道长,你不要理会错了。我秦叶从来不是一个乱拿别人东西的人,我最多算是暂借,日后一定会还的。”秦叶眨了眨眼睛,眼神之中满是正色。

    “说的跟真的是的,武陵宗的蓝封铃一直处在秦宗。时至今日你也没有归还。”树老忍不住在秦叶体内说了一句。

    蓝封铃是秦叶压迫武天顺借来的,如今武天顺已经离开了人世,蓝封铃还一直处在秦宗。技不如人的风公子也只能忘记这件事,不敢有任何其他的举动。

    “树老你真是提醒我了,蓝封铃这一茬早被我忘在了一旁。等我再次前往武陵宗的时候便是赔偿他两件宝器,一件就算作是利息。”说道这里秦叶拍了拍脑门,忽然想起了蓝封铃的事情。

    那个时候秦叶修为还没到天骄,前往冰然宫为了参加公子大会。途中秦叶唯恐遭受暗算,便是想着借一件宝器来为他撑场。恰好武陵宗又同他结下仇怨,于是秦叶便领着手下前去,给予武天顺强烈的震慑,最终将蓝封铃借到了手中。这也直接导致了武天顺在不久后离开人世。

    “你倒是不会吃亏,眼下蓝封铃已经蜕变为道器,你便想着用宝器糊弄武陵宗。”树老看穿了秦叶的心思,忍不住从中点破。

    “老人家,您与龙尊越来越像了,处处拆我的短。我还是喜欢见到以往的那个忠厚长者,对我无比的呵护。”秦叶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的委屈,言外之意让树老给他留点面子。

    我老人家也是被你和黑暗龙尊给熏染的,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坏家伙总是欺负我,才导致我变成今日这个样子。树老看着委屈的秦叶心中说了一句。

    “秦宗主,我说的都是实情,剩下的那点东西在您眼里也都是破烂,给您只会影响你身份。”看着秦叶迟迟没有开口,张中成口中再度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