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玉虚重楼

目录:顾道长生| 作者:睡觉会变白| 类别:都市言情

    安素素醒来时,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墨色的土地上。

    苍原广袤,色彩冷肃,植被异常茂密,古里古怪的生物随处可见,却觉不出半点热闹狂野,充满生命力的气息。

    天空中一轮寒月,不时有云飘过。

    她动了动手脚,感觉非常生涩,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说话也不太灵敏,连思维也恍恍惚惚。不过她没有慌张,因为顾玙就站在旁边,示意自己适应片刻。

    约莫一盏茶后,安素素总算迈出了第一步,跟着第二步,第三步……动作愈发流畅,也可以开口讲话。

    “真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阴土。”

    顾玙手指一点,大量的信息涌入对方脑海,道:“你修为不足,神魂不稳,有我护持才得以进来,但也不能呆太久,否则会受阴气侵蚀,伤及根本。”

    “……”

    安素素显得有点呆滞,花了半天才勉强消化信息,惊奇道:“我现在是阴魂状态么?那些活物也是阴魂?还能自行衍生生命?好厉害的地方!”

    新世界的刺激和新鲜感,使她顿时忘记了心中苦闷,终于有了些女孩子的活力。

    俩人出现的位置,大概在阴土中心,整个面积有关外四省大小。顾玙带着她向东走,没有施法,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过去。

    鞋子踩在泥土上,留下一串浅显的脚印,又松又软。

    安素素对什么都好奇,但也没有烦扰顾玙,凭借着脑中信息自己对照。黑山白水,阴气浓郁,没有丝毫邪诡之感,反而清平纯正,透着独特的自然魅力。

    走了百里路,苍原渐尽,一侧乌峰突起,连成一片崇山峻岭,林木幽幽。山峰顶层,却是白雪皑皑,雪水成瀑,倾泻而下,汇成数条大河,银浪滔滔,也朝着东方奔去。

    而在河流冲刷过的地方,积出十几块大大小小的平原,那里的土壤又明显不同,比原野上还要肥沃丰厚。

    二人到了河边,素素发现有河岸修葺过的痕迹,弄成了一个小码头,还系着几条小船。她跟着顾玙上船,长篙一点,小船荡起,顺着水流飘出老远。

    扑通扑通!

    数不清的怪鱼跃出河面,追着小舟前行,肥大鳞重,头有须,尾有刃,轻轻一甩就割断了一大簇紫苇。

    素素想捉一只上来,却使不出法力,便蹲下身去,徒手一捞。

    “扑通扑通……啪啪啪……啊!啊!”

    鱼尾狠命拍打着船身,伴着女孩子的惊叫,那怪鱼在素素怀里滚了几滚,才勉强被其压在身下。

    她面色慌乱,夹带着一丝愉悦新奇,好久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自己的法力法术全被屏蔽,只剩这一具身体,偏偏气力又很小,就像个普通人一样与之搏斗,手被割破了几道口子。

    她将鱼敲晕,坐在船上狠狠喘气,觉得又虚弱几分。

    “鱼尾锋利如刃,割伤便不愈合,你摘那朵花来,挤出汁液涂上便可。”

    素素顺着顾玙的指点看去,前方支棱着一朵丑丑的水生花束,根茎埋在河里,露出一个骨朵,像只潜伏的蛤蟆。

    她摘下来照做,果然,伤口迅速愈合,虚弱的感觉也慢慢消失。

    “在这里神魂就等于肉身,神魂越强,肉身就越强大,恢复的也越快。我先天修为,怕只是个小女孩子,跟人间的顽童差不多。”

    她很快理清了阴土规则,坐在船头默默思量,眼中兴致盎然。

    小船顺着水道走了许久,忽而转入一条支流,水流平缓,靠着一方平原,不远处也修着简陋码头。

    俩人上岸,走不多时,居然看见了一座村落,屋舍林立,碎石铺路,还有炊烟升起。

    “……”

    素素惊讶万分,眼瞅着一个浓眉阔口的中年道人迎了出来,然后顾玙道:“这是吴山吴前辈,你可能听说过。”

    “晚辈安素素,见过,见过吴前辈。”

    她连忙施礼,念头转动,吴山,道院那个人仙老鬼?不是说投胎重修了么,居然藏在这里!

    “呵呵,免礼免礼。”

    吴山焕发第二春后,精神气十足,打量了几眼妹子,奇道:“我一直在想,你第一个带进来的弟子是谁,有些出乎意料啊!”

    在他眼中,这姑娘资质中等,修为低下,毫无可取之处。

    顾玙却笑了笑,道:“她第一个来昆仑,我自然带她前来。”

    “也对。里面请!”

    吴山点点头。

    说着,三人进入村落,数十间房屋整齐排列,横竖两条道路,不时有人进进出出,见了他们都招呼示意。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相貌气质明明是现代人,衣着打扮却是古代。他们虽有神智,却不太清晰,就像那些智力不健全的可怜人士……种种加在一起,显得诡异莫名。

    安素素从进来,眼睛就没眨过一下,等走到村尾时,不禁愈发震惊。

    村尾连着一座小校场,里面营房矗立,一支百来人的军队正在操练,杀气腾腾。

    “五猖兵马?这不是师伯的兵马么,怎么会在此处?”

    她揣着诸多困惑,进到吴山家中,各自落座。

    条件困苦,没啥好招待的,吴山也没废话,直入正题:“近些天又发现三十七类新物种,四类有着极大威胁性,不过猖兵还对付得了。

    村民陆续死了一百二十人,多数突然发疯,被兵马斩杀。少数阴魂不稳,自行溃散,还有一小部分被各类异兽所杀。”

    “嗯,我下次再送些残魂过来。”顾玙道。

    “数量不用多,我已经估量出阴土的容忍极限,总数不超过三百便可,现在村里还剩四十八人。”

    吴山提醒了一句,又道:“我们入阴土以来,物种衍化确实快了一些,但你也别太乐观。想达到你希望的那个程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尽力而为吧,一旦发现类似的材料,会立即通知你。”

    “如此多谢了。”

    俩人聊着天,安素素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懂。

    而她坐着坐着,不知过了多久,猛然右手一抖,就像抽筋了一样,紧跟着,这种感觉蔓延至全身,然后身体发虚,气力锐减。

    顾玙了解完情况,往这边瞥了一眼,道:“好了,这孩子不能待太久,我们先告辞了。”

    “不送。”

    没多客套,顾玙袖子一卷,安素素意识顿时昏沉,等再睁眼时,已经站在飞瀑下的凉亭内。

    …………

    紫气重楼,玲珑仙境,青蛇趴在云端酣睡。

    安素素看着这些逐渐熟悉的景色,忽有隔世之感,瞅了瞅真人,又瞅了瞅大师伯的肉身,一时没敢开口。

    “有什么想问的?”

    顾玙在小斋身侧坐下,随手扔了点食物进潭,老鼋探头接住,懒懒的沉入水底。

    安素素则抿着嘴,不知如何开始。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古怪惊奇,超乎了自己的认知能力。数年前,顾玙宣布离开凤凰山,迁居昆仑,之后便极少往来。

    只知他搞出了一个天荒幻境,让两派精英比斗,又莫名关闭了幻境……弟子们对他的感觉,从最初的敬仰崇拜,变成了不解和抱怨,谁也不晓得他要做什么。

    过了半响,安素素终于开口,问的却是:“真人,我入阴土之时,我的肉身哪儿去了?”

    嗯?

    这孩子把顾玙整的一愣,略微尴尬,道:“在我袖中。”

    “唔……”

    素素低头,显得不太自然,接着道:“阴土会自行衍化出人类么?”

    这个问题让顾玙非常欣赏,掠过无谓的信息,直入核心。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即便能衍化而生,也不一定是人类,或者说,他们有着人类的形态,本质上却是另一种生命。

    我抓了很多残魂放进去,无非是引导一些规则之力。等真正的原住民出现,才是阴土文明的开始。”

    “那等阴土成熟,您会把它跟玉虚融为一体么?”安素素又问。

    咦?

    顾玙倒惊讶了,以前怎没发现,这孩子根骨差些,但悟性奇高啊。

    他想了想,反问道:“修道有天地人神鬼五境,地仙便要白日飞升,那你可知,他们为什么一定要飞升?”

    “我不清楚,但地仙可开辟洞天福地,自成世界,想来是不怕灵气枯竭的。所以我觉得,他们飞升,应该跟灵气耗尽没多大关系。”素素道。

    “呵,不错。”

    顾玙点头,笑道:“我最初也觉得与灵气有关,后来境界愈深,愈觉出另一番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所处的世界太小了,承载不了太强的力量。

    一个地仙还好,十几二十个地仙呢?这个世界恐怕要崩塌了。更别说,或许还有天仙大能。

    所以开辟洞天福地是必然的结果,只有那浩瀚宇宙,才能容得下诸多超强力量。夏国数千年历史,先贤无数,总不会都殒落了。以他们的能耐,肯定知晓发生的一切,但为何过了二十多年,还不见踪影?

    估计也是这个道理,所处的世界已然不同。”

    顾玙站起身,踱步到石阶上,望着飞流直下,银河倾落,道:“既然一定要走,莫不如好好准备,将来开辟洞天,也不至太过寒酸匆忙。

    你问的也没错,这玉虚确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

    安素素神色微妙,不知在想些什么,有点不敢,又有点跃跃欲试,纠结了片刻终问:“您立玉虚重楼,是等着我们主动前来么?”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