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0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目录:重生之极品仙帝| 作者:六一快乐| 类别:都市言情

    散修们不够团结,这是无可挑剔的事实。

    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占据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却被不到百分之十的宗门,世家所欺压,甚至是奴役。

    可在这个场合,剑无痕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刺痛他们那个早已麻木不仁的心。

    难道身为散修,就活该被人家打压,欺负吗?

    难道宗门世家子弟,就真的天生高人一等嘛?

    人非牲畜,为何非要名血名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在那如同刀子一样刺耳,可却振聋发聩的喊声之中,一向卑微懦弱散修们,终于被刺痛,被唤醒。

    看着这些蠢蠢欲动的散修们,剑无痕彻底暴怒,状若癫狂一样,歇斯底里的吼道:

    “击败这些散修,让他们全部出局,一个位置都不给他们留!”

    经过这一通厮杀,现在这升龙台上,还有七八百人。

    而散修的总人数,却只有百十人而已,总数的七分之一。

    因此,当剑无痕发出嘶吼之下,大宗门,大世家的精英弟子,也就快速联合起来,对他们发起了围攻。

    他们在李辰上得到的屈辱,就想在这些散修们身上找回来,以此来维持心理上的平衡。

    升龙台上,厮杀的异常激烈,几度失控。

    被视作一盘散沙的散修们,这一次却也是空前团结。尤其是像甄猛这样的热血汉子,很多人都打着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的念头,朝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门,世家精英,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在这一刻,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散修!

    几乎每一个瞬间,都有人倒下出局,可却无人后退。

    在这一刻,什么名次,什么前途,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此时此刻,他们脑海里都只有一个念头:

    “冲吧,战吧!”

    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散修不是任人宰杀的牛羊,不是不知团结是何物的散沙。

    他们前仆后继,像飞蛾扑火一样,用自己的鲜血,谱写着一曲曲悲歌!

    散修人数终归还是太少,质量也远不如这些宗门世家,用海量资源培养出来的精英翘楚。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除了练红裳和李辰等寥寥几人之外,剩下的基本上全部出局。

    宗门世家,也为之付出了近百人出局的代价。

    这也是往上追两千年,历代仙门会武之中,最为惨烈的一次。

    此时,升龙台上,还剩下四五百人。

    那些普通宗门的天骄翘楚,他们看到空出来这么多席位,不少人都开始在心里盘算自己的如意算盘。

    其实,这个倒也不难选择。

    相对于剑无痕这些天级宗门,超级世家的精英翘楚而言,他们对整个阶层,并没有多少荣誉感,只好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即可。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这些普通宗门,也是被顶级宗门,所剥削的对象。

    李辰这个散修的强势崛起,首当其冲,打的是这些顶级天骄翘楚的脸,而非他们这些普通宗门弟子的脸。

    对此,只要脑子没进水,就不会往前冲,去硬撼李辰这个妖孽,给剑无痕他们这些顶级天骄当炮灰。

    更何况,他们现在身在升龙台上,别说同一个阶层,哪怕是同门师兄弟之间,还都是竞争对手。

    其实,不但普通宗门的天骄这么想,还有一些天极宗门非首席弟子,但是资质和实力,也都非常不错的天骄,他们心里或多或少,也都存有这样的如意算盘。

    且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甚至还把李辰的搅局,当做自己一步登天的机会。

    现在的情况,散修阶层已经基本全部出局,只剩下李辰独木难支,孤战天下。

    宗门的天骄,翘楚,则各怀鬼胎。一部分人去争抢空出来的席位,还有一部分人出工不出力,唯有剑无痕等寥寥十几位天骄,想要和李辰死战到底。

    练红裳见局势已经明朗,身影当空旋转,稳稳的落在李辰身边,与其并肩破局。

    此时,场上最为尴尬的人,当属赵雨晴无疑。

    她不但是月神宫的圣女,同时还和李辰有旧,关系非比寻常。之前替李辰挡下天剑山叶星,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现在不同,冲突已经愈演愈烈,甚至到了失控的程度。个人荣誉和恩怨,也已经上升到宗门阶层和散修阶层,这两大阶层的根本矛盾。

    现如今,在李辰和师门面前,她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是选择师门,还是选择感情?

    不过,还不等她做出选择,凌霜华突然一跃而起,在李辰旁边,那块刻有数字“二”的黄金石台上落下。

    “这个席位我云海宗占了,谁有不服者,可上前讨教!”

    一石激起千层浪!

    凌霜华这一举动,把已经明朗的局势,再次搅浑。

    最为关键的是,她这么做无可厚非,谁也无法指责半句。毕竟这里是升龙台,大家之所以来这里,就是参与竞争,通过守擂和攻擂的方式,夺取此次仙门会武的相应名次和奖励。

    原本还有些痛苦的赵雨晴,听到凌霜华的话后,眼前登时就是一亮。

    她趁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凌霜华身上时,身影若蜻蜓点水,跃至半空之中,稳稳的落在刻有数字三的黄金石台之上。

    “这探花的位置,我月神宫要了。不服者,上台一战!”

    她说话的声音虽说不大,可是语气冰冷,而又决绝。

    顿时间,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赵雨晴和凌霜华所占据的黄金石台,正好位于李辰所占据的玉台下方。

    这升龙台空间相对狭窄,这么多人不可能同时展开进攻。

    因此,想要近前和李辰交锋,就必须得经过她们两个所在的位置。

    可无论是赵雨晴,还是凌霜华,现在都不是无根无基的散修,她们两个背后,都有着强大的师门背景做支撑。

    尤其是凌霜华,这可是云海宗掌教的掌上明珠。谁要是一不小心敢伤了她,那就等于和云海宗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

    哪怕是同为天级宗门的弟子,也不会做这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

    顿时间,场面再次陷入僵局之中。

    剑无痕见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站在对手那边,这让他几乎都要吐血,阴鸷般的眸子里,满是愤怒的火焰。

    登时,他就瞪着凌霜华,歇斯底里的质问道:“凌霜华,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霜华清澈的眼眸之中,闪现出一抹不屑,冷冷的应道:“仙门会武,不就是守擂夺擂嘛,我现在要守擂,有什么错?”

    “你……”

    剑无痕语塞,脸色涨得通红,也都只憋出一个“你”字来。

    凌霜华说的一点没错,千百年来,这仙门会武的规则,一直都是守擂夺擂。她按规则办事,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凌霜华看着恼羞成怒的剑无痕,似乎还嫌他的怒火不够大,又往上面浇了一桶油。

    “剑无痕,还记得前些时日,我和你说的话嘛。你若是能夺下这仙门会武的魁首,我就下嫁于你。可现在……”

    “呵呵……”

    凌霜华话锋突然一转,且后半句没有任何言语,直接用“呵呵”冷笑代替。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已是不言而喻。

    ……

    这一章叙事手段,写的有点乱,主要是介绍阶层矛盾。就是精英阶层和草根阶层的利益诉求,因此而引发的矛盾冲突,为后文产生的一系列剧情做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