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木首

目录:聊斋大圣人| 作者:佛前献花| 类别:其他类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赵瑞的狠辣和视人命如草芥的心性超过了常人预料。

    他所为的游戏是拿人命来玩。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赵瑞的狠辣,所以李修远才没有暗中化解郝昭的劫难,而是亲自走进了驿站。

    他已经要忍不住出手了。

    李修远道:“如王爷所说,若是贫道输了,贫道亲自将这五颗脑袋摘下来送给王爷,那么还请王爷你出题了。”

    “那就玩本王最拿手的狩猎游戏吧,本王记得这附近有一个村庄,本王带好弓箭,骑马过去,见人就射,最后我们比比谁射死的人多,谁就获胜,如何?”赵瑞说道。

    郝昭闻言怔住了,他颤抖着说道:“道长,这个人是个疯子,你千万别和他赌,他是疯子......”

    “是啊,说的不错,可是贫道已经答应了哪该怎么办?”

    李修远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后随手一甩,一柄宝剑飞出瞬间划过了这个郝昭的脖子。

    “咕噜噜....”一颗大好的脑袋从脖子上滚了下来。

    “嗯?”赵瑞惊讶的站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修远笑道:“王爷的智慧过人啊,可惜心肠过于歹毒了,这个游戏贫道怎么敢玩下去,若是赢了王爷岂不是要死一个村庄的人,为了避免一村人被杀,贫道只好认输了,既然贫道认输,那么贫道就愿赌服

    输。王爷莫急,几颗脑袋贫道这就给王爷送来。”

    说完,大步走了过去,捡起宝剑对着郝氏的脖子就砍下,又一颗脑袋滚了下来。

    接着他又走到了郝太公和那老妇的身边,依次砍下了他们的脑袋,再砍下了那个婴儿的脑袋,接着将五颗血淋淋的脑袋依次提了起来摆在了桌子上。

    这一幕看着其他人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好狠毒的道人啊,砍起人的脑袋来眼皮也不眨一下,这还是修道之人么?不会是妖怪变化的吧?

    “王爷,这是你要的五颗脑袋。”李修远宝剑染血,指着五颗脑袋道。

    “哈哈哈哈,好你个道人,比本王还要狠。”赵瑞见此哈哈笑道。

    李修远道:“游戏既然已经结束了,那贫道就告辞了,不过今日贫道输给了王爷心中也觉得不甘心,且容贫道一段时间,过段时间贫道再来找王爷玩游戏,到时候贫道定要赢王爷一回。”

    “是么?那好,本王等着你。”赵瑞说道。

    李修远笑而不语,眼中露出了几分杀意。

    郝昭不敢杀王,他敢。

    这个赵瑞的狠辣已经超过了蛇蝎,盖过了虎狼,留在世上不知道要谋害多少人,他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恶人。

    只是眼下还不是时候,他拱手作揖,也不多言转身就走。

    才刚走出驿站,他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痛快,痛快,今日本王玩的甚是痛快,本王要去睡觉了。”赵瑞一边笑着一边伸着懒腰,一脸满足的打着哈欠转身回房。

    此时此刻。

    郝昭感觉迷迷糊糊的。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在驿站之中,父母孩子都被那狗官抓住了,这个时候一个道人走了进来要替自己和那个狗官打赌。

    自己想要阻止,可是随后就感觉自己被一柄宝剑砍去了脑袋,之后整个人晕晕沉沉起来,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而且现在他感觉耳旁有呼呼的风声吹过。

    又感到双脚似乎踩在了云雾之中,没有踏实感,整个轻飘飘的,像是变成了魂魄,化作了鬼魂一样。

    难道我已经死了么?

    他极力的动了动手脚,却发现自己手中正牵着一个人的手。

    那个人好像是自己的妻子.....

    希望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到了。”

    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好像是之前那道人的。

    随后郝昭就感觉到自己双脚落地了,身体也不像是飘在空中了,脑子也渐渐的恢复了清明。

    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一看,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门口了。

    而在旁边真是自己的妻子。

    “难道我已经死了么?现在变成了鬼魂回到了家中?”郝昭摸了摸脖子,可是却没有摸到伤口。

    李修远缓缓道:“你们没有死,刚才不过是诈死罢了,你们且看。”

    说完他对着地面一指,立刻地面冒出了一股清泉,形成了一汪积水。

    积水上倒影出了驿站的画面。

    却见驿站之中鲜血淋漓,五具尸体倒在了地上,桌子上正摆放着五颗脑袋,这五颗脑袋正是郝昭一家人的脑袋。

    “这,这是怎么回事......”

    郝昭大惊失色,见到了自己父母妻儿,还有自己的脑袋摆在上面吓了一跳。

    李修远笑道:“贫道打赌输了,愿赌服输,自然得把你们的脑袋摘了下来送给了这个王爷,不过不是真的脑袋,是五颗木头脑袋罢了,贫道用了一些障眼法让他们信以为真,如此一来这个赵瑞以为你们都死

    了,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了,你再看.....”

    玄光术画面一变,却见桌子上的五颗血淋淋的脑袋此刻哪里还是脑袋,却已经变成了五颗木头脑袋。

    只是这木头脑袋雕刻的栩栩如生,发丝五官宛如活人,那相貌和自己一家人的相貌一模一样。

    “你们的父母,孩子现在正在家中等你们回去,你们回家去吧,贫道要做的事情还未做完,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也不停留,掉头就走。

    走道一半的时候突然道:“对了,稳妥起见贫道还是建议你们离开此县去别处生活,贫道看你的武艺非凡,如果从军的话一定能出人头地的,可你想必现在很厌恶这个朝廷,这些个皇宫贵族,为他们效力多

    半是不肯的,不过最近金陵城李家正在招募私军,你可以去看看,若是不愿,就去当镖师吧,虽然危险一些,但是生计是不成问题的,以你的武艺也不存在危险。倘若有人问起是何人让你去的,就说是李修

    远让你去的。”

    说完,他便大步没入了黑暗之中,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他和郝昭并没有任何的瓜葛,纯粹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如果他不出手相救给这郝昭一份活下去的希望,那么这家人今日只怕是难逃此劫。

    这是行善积德的事情,李修远并不会拒绝。

    至于已经发生了的悲剧,那么他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而劝他加入李家私军或者是镖师。

    李修远纯粹是不想浪费他这一身宗师级别的武艺,当然,他也带一点私心,有几分招揽的意思,只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指的路都是一条活路,不管是参军也好,还是镖师也罢,养家糊口是不成问题的。

    郝昭还未从之前的惊讶之中回过神来,就已经看见这道人离开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

    这个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了,却见郝太公掌灯过来,当他见到郝昭和儿媳妇回来之后却又高兴道:“是小儿回来了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白天的时候那个道人说的正准,说你们一定会平安回来的,那位道

    人当真是神仙人物啊,不枉为父积德行善,把家中的那棵大枣树送给了那位道长。”

    “快些进来吧,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外面天气冷,当心受了寒。”

    在郝太公的催促下,郝昭这才有些不知所措的带着郝氏进了屋。

    看着熟悉的家,家中的老父还在,老母也被惊醒过来,屋内似乎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郝昭的内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千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这个厚实的汉子竟忍不住留起了泪。

    “老太婆,你看,我就说那道长是神仙吧,小儿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儿媳妇也没事。”郝太公抚须笑道:“这是我们家积德的好报啊。”

    郝昭默默的擦了擦眼泪,又询问了一下父亲白天的事情。

    父亲大致上将白天的说起说了一遍,然后感慨道:“那道人真是慈悲好人啊,为了救别人一家五口,在城里转了好几圈,最后看中了我们家中的枣树,说是拿来救人,为父觉得一棵枣树比五条人命重要,于

    是就送给那道人。喝,那道人使得一手好法术,这么大的树宝剑一挥就给斩断了,指着那倒下的树喊了几句,你猜怎么样?”

    “竟变小了,变成了一颗小树苗。”

    郝太公眉飞色舞,吐沫星子乱飞:“为父这把年纪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神仙啊。”

    郝昭心中一凛,想到了那客栈之中的那五尊被砍头的木头人,又想到了那道长所说的一家五口。

    那道长白天说的要救五口人,指的正是自家一家啊,难道那道长已经算到了自己今日的劫难?

    至于那砍下的枣树应该是变成了五尊木像,替自家一家五口受死了。

    “多谢道长的救命之恩。”

    郝昭醒悟过来,此刻转身对着李修远离开的方向跪了下来,感激涕零的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父亲,父母,今日的事情孩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还请父母连夜收拾好细软,我们明日一早,县们一开就离开这里......”磕完头之后,郝昭站了起来,抹了抹眼泪又道。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郝昭道:“孩儿在外面杀了人,犯了命案,这里不能待了,必须离开这里。”

    郝太公夫妇大惊,吓的脸色都白了。

    对寻常人家而言杀人可是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

    “可,可这,这一时半会儿拖家带口的去哪啊?”

    郝昭说道:“去金陵城,那里能活命,是道长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