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崩天踏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隐

目录:战玄霄| 作者:道玄师兄| 类别:玄幻魔法

    第一百一十九章三隐

    七十二贵族开启拜帅大会,秦玄在山林之中,掌心悬着四象之‘门’,端详了半晌之后,道仙在身侧好奇的打量,四象之‘门’超出了道仙的认知。.:。

    “此物,应该本就是出自这片天地的存在。”秦玄喃喃自语,自从四象之‘门’来到了这里,光晕流转,不断的吸收着天地间弥漫的兽息能量,隐隐释放出质朴浑厚的气息。

    傍晚来临,星光逐渐出现,光芒投‘射’在四象之‘门’上,秦玄猛地头皮发麻,一个硕大的龙头虚影从四象之‘门’蹿出!

    “小心!”道仙吓了一跳,将秦玄挡在身后,“是那老龙,它还活着!”

    “嗯?”秦玄仰头观望,和龙族长对视,但对方的双眼清澈一片,如同星光一般,全然没有老龙的狡黠和‘奸’诈。

    “不是那厮,是龙族之魂。”秦玄心中通明。

    龙头徐徐转动,盯着远处的方向,显得有些落寞,就这样周而复始的看着三个方向的目光尽头。

    “奇怪啊,这家伙看什么这么来劲。”道仙摩挲着下巴,太过玄奥之物,让他琢磨不透。

    天空中的星芒不断的朝着四象之‘门’中涌来,一道道惨淡的虚影出现在龙头的侧方,只有其形,未见其体,

    “我们过去看看。”秦玄取出微型战舰,朝着其中一个方向而去,荒山密林深处的一片天堑,水流已经干涸,但大地和山体都有隐隐的火元素能量向外升腾。

    “咯咯啰!”火凤从秦玄的体内蹿出,站在天堑之前,回望着秦玄。

    “怎么回事?”秦玄不明所以。

    “是朱雀先祖的隐世之地,时间久远,法阵已经没有了威能。”火凤站在天堑边缘,他的本命神通尚未开启,但有着朱雀血脉的火凤能够追寻着先祖留下的法阵残片纹路,找寻到当年的蛛丝马迹。

    秦玄和道仙一起跃下天堑,许久之前,所有法阵结界都是依托天堑构筑,随着高度变幻,风化的法阵残片被秦玄和道仙带来的能量‘波’动吹散成齑粉。

    “怎么还没有到达地面,这是有多高?”秦玄诧异道。

    “主人,这是先祖的法阵,乾坤颠倒,我们现在是向高空而去,不是地下。”火凤咯咯啰的叫着。

    秦玄和道仙惊愕,还是小看了遗留无数年的法阵之力,仔细感知之下,确实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天空之城。”道仙仰望着,“看上去并不算大,曾经在这片陆地上叱咤风云的朱雀一族,被‘逼’到了隐居在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世事无常。”

    道仙深有体会,他的遭遇和朱雀一族很是相似,若不是遇上了秦玄,怕是会在天外流放狱中等待大限的到来。

    “不是隐居,便可以躲避所有灾祸的。”秦玄叹息一声,登上天空之城,其上凝聚这一道道星光,在夜空星芒照耀下,路边遗落的骨架和填上的星光‘交’相辉映,但看上去却触目惊心,散落的翼羽静静的躺在地上,秦玄行进间造成地面轻微的震动,将风化多年的羽片化作尘土。

    “是龙族的追杀屠戮。”道仙看着众多的龙骨横在地上,当年的大战惨烈到难以想象,更有甚者,龙骨和朱雀残躯绞杀在一起,经过了血战‘肉’搏,全部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尸首。

    “咯咯啰~”火凤在天空之城周遭飞翔,声音回‘荡’在每一个角落,虽然火凤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朱雀族人,但同根同源的血脉,令她的声音充满悲伤。

    “嗡-”

    四象之‘门’凭空震颤,一道道遗落的朱雀之骨在星芒中化作齑粉星点,朝着四象之‘门’的朱雀‘门’涌入,火凤愣愣的看着四象之‘门’,满脸疑‘惑’。

    “用所有的陨落之躯,能够融合成一道真正的朱雀之魂吗...”秦玄拍拍火凤的额头,却发现火凤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释放出难以想象的炙热。

    “这是干嘛?”道仙眼中闪过‘精’芒,依稀能够分辨出火凤和四象之‘门’的朱雀‘门’有了一丝奇异的关联,“是传承吗?”

    火凤的身影消失了,秦玄最终还抓了一把,担心朱雀之‘门’将火凤炼化了,但火凤却满脸欣喜的跳进了朱雀‘门’中。

    “你这个家伙,你没事吧?”秦玄吓了一跳。

    “咯咯啰,我开启了天赋神通!这里面有朱雀族的真正传承,我们来自天地初开之时,我们是万兽之祖!呼---”

    嘹亮的喊出两声之后,火凤竟然传出了鼾声。

    “睡着了?”道仙和秦玄哭笑不得。

    “我猜测,先前龙头凝望的三个方向,便是传说这的玄武朱雀白虎三族隐居的位置了,按照现在朱雀族灭族的情况来看,怕是另外两族也没能逃出荒古龙族的魔爪,我们先去用四象之‘门’聚集四相兽息。”秦玄闪身离去。

    “这四象之‘门’,怕本就是这片天地之物。”道仙呼出一口浊气,渐渐的找寻到了端倪。

    “归宿,即源。”通明之意在秦玄心中涤‘荡’,刚刚朱雀族化作星光进入四象之‘门’,令秦玄终于产生了对源字诀更深的感悟。

    情况和秦玄道仙推测的相差不多,找寻到了白虎和玄武族的隐居之地,也都已经被灭族,不同的是,这两族最后的所在相聚很近,几乎连在一起,曾经和龙族‘交’战的战况更加惨烈,陨落的龙族强者不计其数。

    “我把崇虎那家伙叫来。”道仙虽然不受崇虎的待见,但有这种传承之类的机遇,还是要拉崇虎一把。

    “我的身体怎么了.....”秦玄站在星光下,望着玄武‘门’,其上的星光已经填满,玄武虚像比想象中神武的多,但秦玄听闻道仙的话,想要转头和道仙调笑两句的时候,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

    “嘶-”从秦玄体表,一层层土黄‘色’的气息向外弥漫,皮肤悄然开裂,曾融入身躯的玄武盾甲脱离身躯,朝着玄武之‘门’而去。

    “额?你身上有个玄武?”道仙见状吓了一跳,秦玄脸庞‘抽’搐,但那玄武盾甲在玄武‘门’映‘射’下,渐渐融成了半人大的玄武之型,神妙的韵律在星光中翻腾,涌入玄武盾甲中,一声低沉的时候,玄武盾甲化身的玄武扭头看了秦玄一眼,将脖子锁了回去。

    “这是何故,我有些明白了,四象之‘门’才是万兽之源,赋予生命,赋予传承!”

    秦玄摩挲着下巴,在夜空中神游虚空,仿似这一丝猜测和冥冥中存在的至理不谋而合,在崇虎赶来此地,静坐在白虎‘门’前接受传承的一瞬,四象之‘门’凭空震颤,秦玄端坐在其上,隐隐有一种掌控整个万兽世界的错觉。

    “我说,万兽之始终,在我。”秦玄喃喃,顷刻间,星空云层散尽,星芒呼啸喷涌,万兽世界的天空变得璀璨光耀如同白昼,每一道星光都如同匹练一般朝着下方的四象之‘门’涌入,汹涌的兽祖气息从四象之‘门’内喷薄而出,化作无形冲击‘波’席卷整片万兽世界,七十二贵族中的大兽纷纷匍匐在地,朝着秦玄所在的位置朝拜。

    “此物是这等存在!”秦玄心惊不已,回过神来的时候,探入自己的识海,恰好与全身几近透明的高大男子对视一眼。

    “此物,是我的一个珍藏,直到你解开了它的秘密,也算将我心中的一个疑‘惑’解除。我本想等你将那七位找齐,让我能够以前人的身份来看一眼甘愿为我牺牲的‘女’人,但好似我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再见过彩虹的模样,其实,你是见过的.....”

    此刻,秦玄恍惚间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次昏‘迷’,自己是一个书生,看着窗外的彩虹,心中满是欢喜。

    “彩虹,便是清绫她们七个吗....”秦玄猜测到了关键,询问出声的时候,却见那高大的男子泪流满面,瘫倒在浮屠塔‘门’前。

    “我知道,你不是我,有很多事,你做的比我还要好,我知道,是我不够好,让爱我的人,追寻万年,受尽凡夫之苦,我都知道....”男子扶着浮屠塔,仿佛老了一千岁,“永生世界,你知道吗,我为它追寻,但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其实,我知道的关于永生之‘门’的事,比你还要少,我做不到的,希望你可以继续。”

    “你是谁,是不是他们说的玄主。”秦玄眉头挑动,这个疑问,若是再不问,怕不会再有机会了。

    “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你的一段记忆,而已。”

    “别走!我还有很多事没有清楚。”秦玄心中一阵‘抽’痛,定睛望去,浮屠塔‘门’前的那高大虚影已经轰然消散,不知为何,秦玄会失去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而肩头的重担却又沉了一分。

    “我的一段记忆....”秦玄长叹,坐上了浮屠塔‘门’前,那高大男子先前坐着的地方,“永生世界.....你做的这一些,其实都是为了能够进入那个地方吧,就连我,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想到此处,秦玄有些无所是从,一直以来的拼杀和奋斗,都是在追逐着自己心中的向往和包围身侧的亲人好友,而现在,则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曾经多次出现在秦玄心中的温暖之感,随着秦玄情绪的落寞开始涌‘荡’,如同化解坚冰的暖流通往秦玄的四肢百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