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崩天踏道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轮回书

目录:战玄霄| 作者:道玄师兄| 类别: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轮回书

    “这个册子有点蹊跷。”秦玄看向角落处,哪里散落的放着一个手札册子,在修行者中很少有人直接将事物记载在这种手札中,那需要耗费太多时间,一般都会用精神力拓印之法来完成,可这种手札的存在却是一种必然,因为来到此地的修行者,通常都被幽冥寒气压制,无法催动精神力离体。

    厚厚的灰尘,看上去颇有年头。

    秦玄翻开了第一页,三个字写在正中---轮回书。

    “我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至少,我自己这样觉得,那些散乱的记忆令我无法在修行之路上再高歌猛进,我觉得,这里是我的心结之地,可能是我第一次陨落在此地导致心生不甘,由于功法的关系,我得以重生,可却依然没能征服这里,这种遗憾,让我再次轮回,人们都说没有谁能够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走出去,我这种反复轮回的做法,算不算是突破了传言的桎梏,也许这就是唯一令我欣慰的地方。”

    秦玄能够看清的位置不多,大致上都是说了一些此人生前的种种经历,合上册子,轮回书三个字令秦玄回味良久,先前领悟生与死,秦玄找寻到了那生死之间的特殊夹缝,其中尚有人困在其中,世间事无奇不有,但万物皆在生死中,轮回之事,便是生死之间的奥义了吧?

    秦玄端着手札,目光似是穿透了表面的尘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浮现出蒙蒙光华。

    “玄哥,东西都收拢好了,咱们可以带走出发了。”清儿声音很轻,秦玄沉浸在体悟之中,完全听不到,推演生与死,轮回之道,令秦玄周身有黑白二色忽隐忽现,看上去诡异莫测。

    “鬼尊!在不在!本王来了还不接驾!”

    一声暴躁的高呼在传入大殿,听起来还有很远,秦玄恍然回神,眼中的疑惑渐渐隐藏,“我们先避一避。”

    秦玄催动储物戒指,收起所有的物件,在药参的引领下跃出大殿,朝着远处而去,前方便是真正的虚无造化域,药参不敢公然释放出气息,那样会招惹很多天地出动,秦玄只能催动金匕击穿结界,众人鱼贯而入。

    “这地方怎么比那山崖深谷还要阴森!”紫擎进入的一瞬,马上打起寒颤,若不是之前食用过药参的根须,现在恐怕成为了站在一侧的石雕。

    “幽冥之气便是这里的天地能量,如果无法抵抗,要尝试去适应,我虽然没能完全搞懂生与死,和轮回的奥义,但我隐约明白了一些,之所以会形成虚无造化域这种天地,确实也在情理之中。”秦玄沉声说着,但清儿数人都在全力提防幽冥之气,并未深思秦玄的话。

    “吼-”

    三头犬的声音响起,秦玄刚刚用金匕撕开的结界裂缝探出三头犬的头颅,凶神恶煞的样子,向里面张望着,但眼神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忌惮。

    “在里面?”阴灵王的声音传来,先前那鬼尊打算强行催动祭坛法阵,吞噬属于阴灵王的祭品魂体,三头犬劝说不通,跑出去向阴灵王汇报此事,阴灵王怒气冲冲的来兴师问罪,却晚了一步,整个分殿被洗劫,连鬼尊也不知所踪。

    三头犬朝着阴灵王点头,秦玄在奔逃中朝着后方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了了然之色,那阴灵王果然长得和之前在生死边缘之地的家伙很像。

    “等下,药参,你带他们先跑,我会会这个阴灵王。”秦玄停住身形,站在原地,朝结界之外不敢踏入的阴灵王招了招手。

    这个动作令阴灵王脸庞抽搐,狐疑莫名。

    “进来商讨下合作之事。”秦玄哈哈一笑,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刚进入虚无造化域,秦玄不知其中危险之处,谈笑自若的气度,却令阴灵王从心底佩服。

    “谈什么,你杀了我的手下,连包围都带走,还跟我提什么合作,不然你出来试试,看我能不能让你活过三个呼吸?”阴灵王跨坐在三头犬的背上,呵斥秦玄出气。

    “你是推演轮回之道,才困惑在了虚无造化域的边缘,试探进入其中,但反复数次都身陨在虚无造化域,所以现在不敢进来了吧?”秦玄一笑,神秘莫测。

    “嘶-”阴灵王的身世,连三头犬都从没有听到过。

    “你的推断有点荒谬,听不懂你说什么。”阴灵王老脸一红。

    “我知道你寻找的是什么,你若是找不到他,将无法完成对于轮回的领悟,这是会一直困惑你的源头,你若是不想合作也罢,不要存有伺机报复的想法,惹到我的话,我会将你遗落在轮回生死之地的本命真元灭杀,让你彻底陨落。”秦玄周身杀机奔腾,隐隐有黑白相间的阴阳图出现在身侧,这种情况太过骇人,来到这里的修行者,很难做到这一点。

    阴灵王没有回话,秦玄的言语如同长矛般穿刺了他的心思,令他头皮发麻,这是第四次轮回,还是没能找寻到自己的本命真元,虽然每次都死不了,但一遍又一遍的重生才是真正的恐怖和厌倦。

    秦玄走了,阴灵王没有追,看着秦玄的背影消失,骤然灵机一动:“对啊,此人肯定见过我的本命真元所在之地!如果不能和他合作,那一定要将他灭杀。”

    药参总算等到了秦玄的身影,指着前方灰色的沙丘,“这里是食魂蝎的聚居之地,沙丘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就算是我能够御土而行,也要避开他们,食魂蝎族成千上万的聚集,蜂拥而上,堪称恐怖,加上沙坑陷落,很是危险。”

    “蝎兽也能够在此地存活,人类却屡次失败,真是讽刺啊。”秦玄眼中升腾起战意,看的药参连忙用根须拉住秦玄的脚踝。

    “切莫冲动,药参族受其毒害,陨落在食魂蝎毒刺之下的不计其数,不好惹,咱们还是另寻方向吧?”药参惊惧道。

    秦玄摇头,“我们前来此地,便是要经受此地的历练,还没有遇上对手便已经怯场,这种历练还有什么意义,那我问你,整个虚无造化域,可有比食魂蝎兽更容易对付的存在?”

    秦玄的声音未散,药参便尴尬的道:“实不相瞒,食魂蝎便是最弱的族群,但也弱不到哪去。”

    “那不就结了,既然要面对,有何须惧怕,小心应对就是了。”秦玄笑道。

    药参脸庞抽搐,望着秦玄犹如在看一个怪物,世间竟有这样的家伙,来到此地便是为了挑战各种困难,药参不敢恭维,但却心生敬佩。

    “也罢,我这条命反正也是兄弟你救出来的,舍命陪君子,咱们就在这虚无造化域中闯上一遭!”药参转念一想,释然,哈哈大笑,颇有几分豪气。

    秦玄的手掌按向脚下地面,深处沙海边缘,将精神力完全凝聚成为针尖般的粗细,勉强可以做到离体三丈的极限,小野夫在队伍末端,清儿和陆梵左右两边。

    “飒飒飒飒-”脚步声令下方沙粒出现了摩擦之音,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蛰伏在沙粒空隙中的幽冥之气形成升腾的寒流,不断向身体中涌入。

    前行百米,毫无动静,但秦玄却心生警兆,这种安静,太过诡异,就算是行走在寻常的山林,也不可能如此静谧!

    森白的月光从斜上方透射而来,令周遭显得更加冷清,秦玄突然停下了脚步,刚刚翻下一座稍高的沙丘,进入沙海凹陷的低谷打算继续前行,但一个庞大的蝎影突兀的出现在前方,尾巴上的尖刺都有半个人那么长!

    “咕噜-”阿南吞咽唾液的声音响起。

    “这么大?”药参慌了,他从没有真正见过食魂蝎,都是听族里传言,一代接一代的口口相传,没想到真正的食魂蝎比传说中还要生猛庞大!

    “大家小心,影子出现了,可蝎兽的本体在何处?”秦玄打起精神,余光瞥见了惨淡月亮所在的方位,和那蝎兽的影子连在一起,终于看到了侧前方沙丘顶端的家伙,那厮只有二尺长,虽然比四野天地的蝎兽大上几十倍,但却没有想象中可怕。

    “嗤嗤嗤嗤-”那蝎兽也不认识人类修行者的模样,第一次遇见,显得有点慌乱,也不逃走,就在沙丘顶端来回徘徊,两只钳爪发出咔咔声响,粗长的尾端直立。

    距离有二十米,当秦玄决定继续向前时,那蝎兽在缓缓后退,嗤嗤的声响不断,秦玄探入沙丘的精神力终于感受到了危险,慌忙将精神力收回,面色变幻道:“来了,数量不少,小心脚底!”

    破风声响起,如同箭阵攒射,在静谧的沙海突然响起造物鼎被强行顶中的脆响,铛铛铛不绝于耳。

    “跳上来了,从另外的方向调过来了!”药参吓得触须瘫软,拉着秦玄的衣摆,形同配饰。

    “造物鼎,涨!”造物鼎乃是秦玄的本命至宝,在秦玄恢复了一丝精神力的时候,便能够勉强催动,吞噬了鬼尊之后变得更容易操控,大鼎悬在沙海半空,六人月下对敌,仿似置身于乱箭激射的箭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