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9章 雄鹰捉兔

目录:透视神医在校园| 作者:低调扯淡| 类别:武侠修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十三分钟,一副堪称上乘的画作,已经在他手中诞生。

    纵然是华夏和米国的画风格各不相同,华夏风的画虚无缥缈,偏重意境,油画却是偏写实,一笔一划,都是实物,从这种物体或者人的神情中,来逼到这幅画的含义。

    可艺术毕竟是无国界的。

    谁都能看的出来,文先生这幅画,不一般!

    不过,好归好,可是和罗伯特先生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不仅仅是差一点,是罗伯特先生之前的画作,随便拿出一幅,都要比文先生这幅强很多。

    这让许多米国人皆都松了口气。

    沃克和莱恩又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轻松。

    “我们太大惊小怪了。”莱恩有些自责的说道:“画的水平,的确不是通过快慢展现出来的,罗伯特先生这样的画师,多年都碰不到一个,别说是华夏,就算是整个世界,也没有可以和他相提并论的人!”沃克深以为然,点头道:“的确,罗伯特先生以前的每一幅画,都有那种一眼看去,画中的东西就好像要跳出来,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感觉,和3D大片也差不了多少,仅凭这一点,罗伯特先生就已经立于不败

    之地!”

    两人越说心情越轻松,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林成飞一眼。

    林成飞却懒得搭理他们,径直转过身,竟然在这高台上四处溜达起来。

    “心虚了!”沃克盯着林成飞的背影,冷笑道:“不管你之前有多大的信心,可是,实力不行就是不行,所以,注定了要输。”

    “米国文化,完全可以碾压华夏啊。”

    林成飞咧了咧嘴,十分蛋疼的说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罗伯特还没画完,你们就觉得自己赢定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又何必继续嘴硬?”沃克说道:“你们的文老师,那幅画明明已经画完,却说什么等我们罗伯特老师,其实还不是在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不管他拖延到什么时候,罗伯特先生作出的

    画,一定会超过他很多,不信的话,你尽管擦干眼睛等着看。”

    林成飞十分敷衍的点头道:“好好好,我等着看,等着看还不行吗?就算我求求你们了,赶紧闭嘴行不行?我本来已经有了点睡意,硬是被你们吵没了。”

    听他这么说,沃克和莱恩,更加确定林成飞是在色厉内茬。

    这场比赛,不仅仅是关乎自身的地位和名誉,更是影响着整个国家,他还有心情睡觉?

    睡你妹啊睡!

    文先生坐下之后,也不管别人如何,只是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偶尔转头看看罗伯特那边的进程。

    真的在等。

    等罗伯特完成他的这幅画。

    台下,一群人拥簇着一个老人,这老人大概六十岁上下年纪,身体却硬朗的很,站的笔直,微微仰头,看着不远处的大屏幕。

    “这个华夏人,倒是有些意思。”这老人低声说了一句,扭头对着身边一个人问道:“这件事,全都是那个小三大师一手操控起来的?”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马上回答道:“是的,父亲,经过我们的调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那个针灸大师阴谋,他故意让徐家的徐楠枫带着沃克和莱恩等人去了那个华夏文化学校,针灸大师又故意

    挑衅,沃克和莱恩这两个蠢货,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老人点点头:“这个小三大师……是个聪明人啊,能为我们家族所用吗?”

    “之前我们已经派人去找过他。”中年人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声音中也不带任何情绪,只是说着一个又一个事实:“然后,我们的人,被他送进了警局。”

    “这么说,他已经和我们恩特家族,是水火不容?”

    “是!”中年人言简意赅道。

    老人轻轻“哦”了一声,然后一挥手,云淡风轻道:“那今天这件事过后,就找个机会……杀了他吧。”

    “是!”中年人仍然是言简意赅。

    老人又转头看了几眼台上的情况,又问了一个问题:“这个小三大师,很难缠吗?”“我们之前派去的,是开发了百分之二十身体潜力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他手中逃脱。”十分罕见的,这次中年人竟然犹豫了一下,他缓缓开口说道:“父亲,这个小三大师,是得到了我们的药丸

    ,可是,这药丸也是从我们家族内部泄露出去的……”

    老人一皱眉:“你是说哈里斯吗?”

    中年人沉默。

    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哈里斯那对父子啊……”老人轻轻一笑:“不老实啊!”

    中年人蓦然抬头,眼神灼灼的盯着老人的眼睛,似乎在等他一个答案。

    老人一摆手:“既然他们不老实,以后就让他们老是一些,不过,毕竟流的也是我们恩特家族的血,别弄死了!”

    “是!”

    中年人沉声答了一句。

    满身肃杀之气。

    父亲说不弄死他们就行,那么……就是说弄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至于残到什么程度,同样也是他说的算。

    谈话结束,老人仍然是若无其事的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动一静的两人。

    罗伯特奋笔疾书,文先生无所事事。

    时间又慢慢流逝,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罗伯特全神贯注,仍然是没有抬起过头,只是手中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尤其是换笔的时候,几乎是一阵风过去,他需要东西就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同样,他那幅画也越来越清晰。

    飞鹰捉兔。

    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绿草茵茵,天空蔚蓝。

    几只羚羊无所事事低头吃着青草,长颈鹿在嬉戏追逐,远处有猎豹安眠,一条蛇吐着蛇信来回游荡。

    一直白色毛发的小兔子,仓皇逃窜。

    在它头顶上方,有一直雄鹰,展翅翱翔,爪子犀利,眼神尖锐,死死的盯着那只惊慌的兔子。

    明显已经把兔子当做了它的猎物。

    而它的猎物,几乎从来没有谁能逃脱。兔子……注定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