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战甲虫】(上)

目录:替天行盗| 作者:石章鱼| 类别:历史军事

    藤野忠信为马永平注射之后就选择离开,甚至没有跟他松绑,马永平以为藤野忠信忘记了自己。他大叫道:“别走,你别走!”一种冰冷彻骨的感觉在血脉中游走,马永平感觉到自己的周身被冰封了起来,他本想呼喊藤野忠信,可是他的喉头瞬间已经被冻僵,整个人发不出任何的声息。

    让马永平恐惧的是,外面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四名荷枪实弹的士兵从外面冲入地牢,他们马上就发现了地上三具同伴的尸体,四人抬起头来枪口瞄准了马永平。

    马永平感到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残忍了,刚才藤野忠信的出现让他以为自己有了获救的希望,自己明明已经答应了藤野忠信的所有要求,而他也给自己注射了那奇怪的蓝色液体,难道藤野忠信突然又改变了主意?马永平懊悔到了极点,他后悔自己不该跟藤野忠信讨价还价,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已经被自己断送了。

    其中一名士兵忽然道:“逃了,人逃到哪里去了?”

    马永平心中一怔,看到那四名士兵的目光已经转向了别的地方,他们围绕着周围查看,自己明明被捆在这里,为何他们会视而不见?马永平低下头去,内心却大吃一惊,他的身体竟然消失了,马永平的心跳骤然加速,感到了自己的心跳,他才稍稍放下心来,自己仍然活着,否则又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刚才冰冻彻骨的麻痹感很快就消失了,小腹深处生出一股奇怪的热流,随着这股热流的涌动,他感觉体内正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复苏。

    一名士兵留意到了那只放在马永平脚下的药箱,端枪走了过来:“这是什么?”

    马永平低头望去当他看到那只药箱,脑海中顿时回忆起藤野忠信刚才的话,如果丢掉药箱就意味着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率先发现药箱的士兵已经伸手将药箱拿起,掂量了一下份量,又将药箱放下,药箱并没有上锁,他准备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马永平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如果让这士兵将药箱破坏那么自己恐怕再无机会,双手不由自主用上了力量,背后铐住他双手的手铐竟然被他锵!的一声挣断。

    手铐的断裂声惊动了那名士兵,他诧异地抬起头来,其实他们刚才如果稍稍细心一些就会发现手铐和脚镣虚浮在空中,可是因为他们的粗心,也因为地牢内黑暗的环境,竟然忽略,而有些忽略注定是致命的。

    马永平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徒手扭断手铐,他发现士兵惊觉之后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暴露,抬脚向那士兵踢去,他也是一时心急竟忘记了自己的双脚还被脚镣铐着,正是这踢出的一脚方才让马永平真正意识到自己变得何其强大,脚镣应声而断,马永平的右脚踢在那士兵的脸上,那士兵的头颅急剧后仰,颈椎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而后仰折断。

    其余三名士兵听到这里的动静,慌忙端枪走了过来,他们只看到地上死去的同伴,并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身影,恐惧在他们的内心中蔓延。

    已经隐形的马永平蹑手蹑脚来到一名士兵的身后,双手抓住他的脑袋闪电般拧动,喀嚓一声,干脆利落地扭断了那士兵的脖子,剩下的两名士兵慌忙转过身来,马永平已经抢下了那士兵的手枪,在那两名士兵的视野中看到一柄漂浮在空中的手枪,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们,呯!呯!接连两声枪响,子弹先后贯穿了两人的头颅。

    马永平望着倒在地上的尸体,他唇角泛起一丝残酷的笑意,扬起右手,看到那柄飘在空中仍然冒着青烟的手枪,他摇了摇头,从心底发出一声感慨:“感觉好极了,我的人生从没有这样美好过。”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药箱之上,他缓缓走了过去,拎起了药箱,正准备从地牢中离开,脑海中却想起了藤野忠信冷酷的声音:“我可以让你变强,一样可以轻松结束你的生命,成鬼成魔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马永平的身躯凝固在原地,刚刚产生的美妙感觉突然离他而去。

    藤野忠信冷酷的声音仍在继续:“你的力量会不断增强,你无需衣服,别人看不到你,只有你才能看得到别人,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美妙?”

    马永平点了点头。

    藤野忠信却似乎将他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记住,马永平已经死了,这个世上只有蓝魔!”

    颜天心清醒了过来,她被罗猎抱在怀中,这样的姿势并不方便射击后面的敌人,于是她转过身来,和罗猎变成了面对面,一双修长的美腿缠在罗猎的腰间,左手揽住罗猎的身躯,右手抽出镭射枪,瞄准了身后对他们步步紧逼的天庙骑士接连射击,镭射枪简直就是专克天庙骑士的神器,红色光束轻易就穿透了天庙骑士的甲胄,这些天庙骑士的肌肤一旦接触到激光束马上他们的**就燃烧了起来。

    罗猎原本是落荒而逃,在这样群敌环伺的状况下内心压力极大,可是一想到他们拥有镭射枪,美人在怀,又以如此暧昧的姿势跟自己亲密相依,并肩作战,顿时感觉到这血腥的战场也没那么残酷,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浪漫。

    可罗猎的旖旎感受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胯下的坐骑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突然他们脚下的土地向上凸起,却是一只巨大的甲虫从地底破土而出。坐骑受惊前蹄高高扬起,罗猎紧紧扯住马缰以免他们两人被甩落下来。

    可噩运还在继续,那甲虫扬起前爪,噗!的一声就插入了骏马的腹部,罗猎看到那甲虫扬起前爪的时候已经知道不妙,抱住颜天心,慌忙从马背上滚落下去,甲虫的前爪从马的前胸穿到了后背,马身外披的甲胄根本阻挡不了甲虫的利爪。

    罗猎抱着颜天心落地之后,马上向一旁滚落出去,随手向甲虫腹下扔出了一颗手雷,手雷在甲虫的身下爆炸,甲虫巨大的身躯晃动了一下,不过手雷爆炸的威力还不足以将它强横的身体掀翻,也没有给它造成过多的伤害,甲虫扬起前爪,将马的尸体摔了出去。

    颜天心率先从泥泞的地面上爬了起来,单腿跪地,双手举起镭射枪对准甲虫发射,红色的镭射光束击中了甲虫,在甲虫的外甲留下了一个烧灼的小洞,却未能将之灼穿,这伤痕激怒了甲虫,它的六条小腿飞快地蹬动地面,宛如一辆加足油门的坦克般向颜天心冲了上去,颜天心连续射出两枪,虽然能够对甲虫造成伤害,却远远不足以致命。

    罗猎看到甲虫速度奇快瞬间已经来到近前,颜天心逃离已经来不及了,紧急时刻罗猎不顾一切地向那甲虫冲了上去,猛地大吼了一声。

    甲虫扬起宛如长刀般锐利的两条前爪对准了罗猎的脑门,可扬起后却没有落下,明显它的目标并非是罗猎,颜天心看到罗猎舍生忘死地为自己阻挡甲虫,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害怕,生怕那甲虫狂性大发对罗猎痛下杀手,可是看到眼前状况,心中已经明白,罗猎这次又赌赢了,这蜂拥而至的敌人不是为了杀死罗猎而来,而是为了将他活捉。

    罗猎看到甲虫的动作猛然停滞,心中大喜过望,看来自己猜得不错,所有的这些敌人和怪物都因为慧心石而投鼠忌器,他们不敢对自己下杀手。罗猎大吼一声:“天心快走!”他居然扬起拳头照着巨型甲虫的小脑袋就是一拳,罗猎的这一拳自然不可能给甲虫造成任何的伤害,可这一拳却把甲虫给打懵了,它搞不清这弱小的人类为何如此大胆,蚍蜉撼树,竟然敢对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拳。

    罗猎近距离注视着甲虫的眼睛,他竟然能够感受到甲虫的愤怒,愤怒中又充满了无奈,罗猎盯住甲虫的眼睛,在他的脑域中一个强大的意识正在形成,在过去他从未想过要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控制除了人类以外的生物,而这次罗猎却突发奇想,在眼前的困境之中想要逃生,唯有利用这强悍的生物。

    罗猎产生这样的想法归根结底却是受到了龙玉公主的启示,此前龙玉公主曾经试图侵入他的脑域,罗猎在意识到龙玉公主的企图之后,利用强大的意志力在自己的脑域中形成了一道无形壁垒,他们之间的对峙犹如隔着玻璃窗,彼此之间都能够看到对方,却可以防止被对方伤及。

    而这些蜂拥而至的怪物明显都在回避自己,罗猎认为导致这种状况得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些变异生物对慧心石心存忌惮,二是龙玉公主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方式对他们下了命令,让他们不可伤害自己,务必活捉。

    龙玉公主既然能够控制这些怪物,自己或许也可以,毕竟慧心石的能量已经被自己吸收,而那颗慧心石凝聚了昊日大祭司毕生的修为或许其中还贮存了他的记忆。昊日大祭司是龙玉公主的师父,按照常理而论他的能力应当强于后者。

    在罗猎清晰感受到甲虫的情绪之后,他开始产生了信心,通过自己的双眼将脑域中强大的无形威压传递给这巨大的甲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