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战甲虫】(下)

目录:替天行盗| 作者:石章鱼|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甲虫和罗猎对视着,两只触角宛如双剑般竖立在头顶。罗猎和甲虫对峙的同时,周围天庙骑士持续不断地向这边围拢靠近,颜天心举起镭射枪将试图靠近的天庙骑士逐一击落,粉碎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然而任何的能量都不可能源源不绝,镭射枪也是如此,从镭射枪的能量指示可以看出能量即将耗尽,需要缓存补充。

    颜天心用眼角的余光紧张地扫了罗猎一眼,发现罗猎和甲虫彼此相对,双方都是一动不动,甲虫竖立在头顶的触角突然软塌塌垂了下去,罗猎伸出右手缓缓落在甲虫的头颅之上。

    甲虫庞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却并未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罗猎感受到它坚硬而冰冷的头颅外甲,他的体温透过掌心的肌肤传达到甲虫的外壳上,罗猎闭上双目,他的意识成功侵入了甲虫的脑域,仿佛看到在甲虫脑域中深藏着一个迷惘的灵魂,罗猎尽可能地将自身的善意传达给它,并给它安慰。

    颜天心的镭射枪已经无法成功发出镭射光束,她不得不收起了镭射枪,抽出双枪,瞄准一名挥刀从来的天庙武士,连续射击,一连三枪射击在同一部位方才将对方坚硬的铠甲射穿,那天庙骑士藏在盔甲内的身体熊熊燃烧起来。

    虽然击倒了一名天庙骑士,更多的天庙骑士向这边发起了冲击,颜天心暗叫不妙,仅凭她手中的武器根本没可能阻挡对方的这次攻击了。

    罗猎此时伸出手去将颜天心拉到身边,用身体护住颜天心,此时那只宛如坦克般巨大的甲虫头顶的触角猛地挺立起来,从它的口中噗!地喷出了一道烈焰,烈焰熊熊,有若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扑向进攻的天庙骑士,将几名天庙骑士全都覆盖在火焰之重。

    罗猎果断向颜天心道:“上!”他将颜天心推向巨型甲虫的后背,自己随后跳起,踩着甲虫的脚爪,爬到了甲虫的背上,颜天心的双手扣住甲虫背部的甲纹,以免被甲虫移动产生的颠簸甩落在地。

    那甲虫在罗猎意识的牵动下转过身来,锋利的前爪宛如砍刀般横削而过,将两名不急闪避的天庙骑士拦腰砍断。颜天心怎么都不会想到事情会在濒临绝境的时候峰回路转,罗猎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只是她怎么都不会料到罗猎竟然能够在短时间内驯服这只杀伤力巨大的甲虫,让它不但临阵倒戈帮助己方,而且甚至甘愿成为了他们的坐骑。

    巨型甲虫撒开六条短腿,短腿只是相对于它自身的比例而言,其实每条腿的长度都要超过三米,六条腿同时运作,很快就进入了奔跑状态,它奔跑的速度绝不次于一辆全速行进的汽车,很快就将天庙骑士甩在身后。

    然而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就此突围,甲虫奔袭的方向正是那缓缓移动的僵尸群,他们移动的速度虽然缓慢,可是人数众多,颜天心不安地检查了一下镭射枪,能量回复的速度很慢。

    罗猎安慰她道:“不用紧张,咱们应当可以顺利突围。”

    老于头放慢了脚步,提醒众人,这里就是他们从新满营逃出时遭遇僵尸的地方,当时如果不是吴杰出现,老于头只怕已经也成了僵尸队伍中的一员。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老于头后来的坚持就是秉持着要回报吴杰的想法。

    陆威霖和张长弓检查了一下周围,地面上有不少被烧得焦黑的尸体,那些僵尸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死亡状态,不可能复活了。

    张长弓问道:“这条路是不是一直通往新满营内?”

    老于头点了点头道:“神仙居,我们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陆威霖道:“宋昌金那老狐狸居然挖了一条这么长的地道。”

    张长弓道:“你们当初逃出来的另外一个出口在哪里?”

    老于头指了指右侧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道:“出不去的,那条通道在我们离去之时已经炸掉了。”从张长弓的问话中他意识到张长弓仍然没有放弃营救罗猎和颜天心的想法,只是现实却不允许他们回头。

    陆威霖道:“我实在想象不出,罗猎这次要怎么逃出来。”

    阿诺背着玛莎走在最后,玛莎仍在高烧中,阿诺道:“吉人自有天相,罗猎不但有本事而且运气出奇的好,咱们虽然做不到,可是他一定能够做到。”口中安慰着众人,可内心中却不禁为老友担心,要知道罗猎这次面对得并不是一个强敌,而是一群,成百上千的怪物。他和颜天心虽然武功出众,但毕竟寡不敌众。如果两人当真遭遇了不测,身为朋友,他们将抱憾终生。

    每个人的内心都处在懊悔和自责之中,然而现在不管想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

    张长弓忽然伸出双臂,示意众人停止前进,远方隐约传来脚步声。

    张长弓抽出长弓,弯弓搭箭,陆威霖悄悄举起了手枪,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凝神以待,过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那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清晰,却见三道身影蹒跚走来,陆威霖突然打开手电筒,雪亮的光束照向目标。

    那三人青面獠牙,目光呆滞,步履蹒跚,显然是僵尸病毒的感染者,被手电光束照射之后,他们同时停下了脚步,片刻的迟疑之后,又同时冲了上来。

    张长弓咻!的一箭射出,镞尖射中正中那名僵尸的额头,直贯而入,那僵尸遭遇如此重击直挺挺倒了下去。

    陆威霖的手枪也在同时发射,绚烂的两朵枪火盛开,随着枪声响起,其余两名僵尸的脑袋迸射开来。

    两人射杀僵尸之后并没有马上行进,陆威霖利用手电筒照了照前方,低声道:“应该没有了。”

    张长弓点了点头,示意陆威霖掩护自己,他向前方走去,来到三具僵尸的尸体前看到他们身上都穿着军服。周文虎从番号辨认出这些人全都属于新满营的部队,应该是方平之的手下,由此证明方平之带出去的队伍已经全军覆没,联想起自己此前的遭遇,心中不禁泛起一股凄凉的滋味。

    老于头道:“地道里的僵尸应当不止这些。”

    张长弓道:“咱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走下去。”这是他们唯一的通路,也只有选择这条道路才有和罗猎最快会合的可能,毕竟罗猎知道这条地道的另一端通往何方,如果他和颜天心能够安然脱险,一定会想方设法前往那里跟大家会合。

    颜拓疆在常怀新的陪同下巡视新满营驻防的时候出事了,这次出事的是城内营区,在他们的军营内部发生了和南阳大街几乎相同的状况。颜拓疆一直都在担心马永平并没有完全肃清城内的僵尸病毒感染者,现在最坏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和这件事相比,马永平的神秘失踪反倒算不上什么。

    常怀新在搞清状况之后向颜拓疆禀报道:“大帅,发生状况的是铁血营。”

    颜拓疆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铁血营驻扎着他的王牌军,问题比他预想中更加严重。

    常怀新道:“铁血营的士兵并未参予南阳大街和西门的清剿行动。”

    颜拓疆沉声道:“情况怎么样?”

    常怀新道:“已经派遣部队就近封锁,严控铁血营的各个出入口。”

    颜拓疆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在思考或许应当采用马永平的办法,虽然极端但是行之有效,他低声吩咐道:“调遣火炮和重机枪前往各个路口布防,严防士兵从军营离开……”停顿了一下又道:“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刻不要开炮……”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铁血营的方向就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响。

    常怀新被这声炮击震得明显惊呆了,颜拓疆刚刚才下达了不到迫不得已不要开炮的决定,自己还没有来及让人将这道命令传达出去,可现在就有人开了炮,擅自做主吗?

    这声炮击是开始却并非结束,炮击声接二连三响了起来,颜拓疆怒道:“怎么回事?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擅自开炮?”

    常怀新的心中同样充满了疑问,他派人去搞清楚这件事,刚刚派出人去查明状况,就看到一辆汽车朝他们驶来,汽车上跳下来一名身上满是血污的士兵,不等汽车听闻他就从车上跳了下来,跌跌撞撞来到颜拓疆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道道:“报告……大帅……大事不好了……”缓了口气方才能够将话继续下去:“铁血营的士兵向我方开炮……”

    颜拓疆闻言一怔,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情报有误,那些丧失意识的僵尸病毒感染者是不可能操控武器的,难道是铁血营的士兵叛乱?转念一想并无可能,铁血营的士兵是自己的亲卫军,也是他一手培养并训练出来的。

    常怀新连番追问,情况比他们预想中还要严重,那士兵禀报说,已经亲眼看到铁血营感染僵尸病毒的士兵仍然可以操纵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