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且颠黑白与乾坤(七)

目录:不死凡人| 作者:狂歌笑| 类别:玄幻魔法

    一处战场,两种厮杀。

    只要不是离主跟坤主那种强者,天仙境之间的战斗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分出胜负。天际上空武宗老祖跟泰主的战斗,平稳地向前推进,在两者没有耗尽半数仙力之前,看不出谁更占优,那是一场没有意外的战斗。

    环绕着九山的战斗,同样没有半点意外之感,不过这是对于王石来说如此。

    猛然前突,速度快到极致,王石手中的妖刀在半空中旋出一个刀花,精准地挑开了阴阳使脖子处的脊柱,随之一股杀气侵入,将其生机完全绞杀。

    被杀死的阴阳使还在继续完成着生前准备好的动作,只是越来越慢,最后倒在了焦土上面,目光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脚下荒龙劲怒吼,刹那后地面出现了巨型凹陷,强大的反冲力使得王石在短距离内具备了不可思议的速度,手中的妖刀便如同狂草一样斩乱了所有。

    三百六十刀——无我杀!

    漆黑的刀影成团,轰然炸开,穿过了众多的阴阳使,将地面切割成屠夫用了多年的案板。

    嗤!嗤!嗤!

    破空声格外尖锐,毫不留情地刺入到人的耳中,距离很远的人都当即变成了聋子。人仙境的强者靠近,都有可能被这样的音爆给杀死。

    砰!砰!砰!

    大地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坑洞,如同一场小型的陨石雨降落在了这里,其上却不见任何的影子。阴阳使都停在了原地,开始成放射状向外倒下,无一人能够站立。

    刚刚滑出一半的道钎,未来得及被主人握住,便无力地坠落到了焦黑的土地上。

    似金似玉的道钎,坠落到地上,发出了清脆地撞击声以及破碎声。

    这一声声的脆响,传入到冲锋的众人耳中,比任何刺激性的丹药都有用。然而他们冲锋的速度还是跟不上王石,只能追随,无法跟一个阴阳使交战。

    片刻的时间,阴阳使大军被彻底撕开了一个口子!

    王石屠杀阴阳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阴阳使大军移动的速度虽然同样迅速,但还是不足以弥补差距,再加上联军的冲击,缺口便逐渐显露了出来。

    大阵产生的黑白气刚刚向着九山弥漫出不足百步,便因为出现了缺陷不得不停止下来。

    阴阳使大军即刻意识到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可能凝聚出大阵,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慌乱,他们迅速地收缩,向着王石冲杀的位置汇聚,每个人手中皆握住了锋利无双的道钎!

    王石突进的速度终于减缓了下来,狂舞的刀影却更加缭乱。阴阳使大军也与九山大军真正对碰到了一起,掀起了狂涛怒浪。

    积压已久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可以宣泄的缺口,全部喷薄而出。

    靠着最后的勇气,人已经完全疯狂,他们不再思考任何的事情,只需要压榨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向着前方的黑白色疯狂宣泄。

    轰!

    璀璨的灵力光束跟黑白色对碰到了一起,好似万千种染料同时砸进了一个大缸之中,溅起了无数浪花。

    王石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冷漠地前冲,冷漠地出刀,收割着无数阴阳使的性命。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攻击,可以阻止他半步。

    对于阴阳使大军来说,他就是一尊杀神血修罗!

    六万阴阳使完成了收缩,围成了一个密集的圆。九山上冲下来的六十万人也全部拥挤到了这方寸大小的地方,铺成了一层厚厚的人肉地毯。

    沉默肃杀的阴阳使大军,疯狂怒吼的六十万联军,终于面对面碰撞到了一起,各自施展出了各自最为擅长的招式,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疯狂地葬送人命。

    道钎破碎的声音拉成了一条线,凿穿了这个混乱的战场!

    还不到百息的时间,王石就对阴阳使大军完成了一次冲杀!死在他手中的阴阳使根本无法统计,已经达到足够让阴阳使大军完全混乱的地步。

    原本围成了规则圆形的阴阳使大军,被王石这把刀刺开了一个口子,便如同盛水的木桶破了一处一样。

    幸而,这里没有第二个王石,也没有人能够达到半个王石的程度,这只盛水的木桶才没有完全崩开,反而稳定地向内收缩,依旧对联军形成碾压之势。

    眼前不再有阴阳使的身影,王石止住了身形,却没有立刻转身,他保持着横刀的姿势,好似一座雕塑,背对着那混乱的战场。

    被屠杀了这么多的同伴,阴阳使却没有产生丝毫胆寒的情绪,他们沉默着转身,用道钎瞄准王石,施展出最强的攻杀。

    嗤!嗤!嗤!

    道钎破空,几乎全部瞄准了一点,飞速袭来!

    三千人的同时诛杀,足够让一位天仙境就此陨落!

    王石忽而眯眼,非但没有转身,反而是向着前方斩落了一刀!

    平星野!

    平星野!

    平星野!

    ……!

    满天的星辰陡然亮起,微微颤动之后,轰然坠落,划出一道道璀璨的光线,将天地相连,降落到了阴阳使的头顶。

    无数星辰坠落!

    银白色的星光,瞬间成为了一片,将其他一切光芒都遮盖下去!

    即将刺中王石的无数道钎,全部被一颗星辰压下,附加在上面的仙术立刻被剥离了出去,整根道钎也随即被扭曲成碎渣。

    没有任何的声响出来,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将所有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站在半空中的阴阳主也终于不再淡然,面上的神色皆有变化,他们齐齐盯向了那个站在原地的青年人。

    “是失踪已久的‘道名辰玄’?怎么会在这个人的身上?他到底什么来历?”

    对于阴阳门中的一些往事,阴阳主不会不知道,更何况是被奉为阴阳门最强的两门功法之一的。

    震主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阴阳使再多,也不是此人的对手,只会背起屠杀了个干净。既然他修行的是‘道名辰玄’,也算是我阴阳门中之人。姑且将他擒住,看看他到底是何来历。”

    说着,震主随手甩出了一根道钎!

    嗡!

    空间突然扭曲出了一条通道,瞬间到了王石的眼前!

    王石的瞳孔骤然一缩,手中的刀提前斩了出去。

    燕归十三刀!

    王石猛然一扭转身子,妖刀划过一个半圆,向着左侧凶悍斩落,当即将那根道钎斩成了两截。

    叮!当!

    断成了两截的道钎坠落到了地上,发出异常清脆的响声。道钎所具备的冲击力,竟然被尽数化解!

    王石缓缓抬头,看向了半空中的震主。

    震主也同样看向了王石,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有点意思。此人身上还真有点东西。我倒要亲自动手才能够试探出来了。”

    诸位阴阳主都清楚震主甩出去的道钎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威力,就算是同等的天仙境都需要谨慎对待,对方竟然可以轻松化解,足够证明其对刀法以及仙力的掌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远望着目标,震主向前踏出了一步。

    然而,王石比震主更早地冲出了一步,他手中的刀也随之悍然斩出,好似他对即将发生的战斗都已经预测到了一般。

    砰!

    连刹那的时间都不到,两人就都在原地消失,突然在半空中相撞!

    刀与剑,擦出了绚烂的火花!

    “竟然能够抢先一步截住震主的攻击?此人对于战斗的掌控,当真是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

    哪怕是身为天仙境的强者,也不再吝啬表达自己所感受到的吃惊。

    拥有着如此恐怖战斗力的人,在同等级之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若是此人晋入到天仙境,未必就没有可能上演一场跟对待阴阳使大军一样的屠杀。

    这样的可能若是发生,对于阴阳门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还待在禅房中的十七位天仙境强者,也都各有吃惊的神色。

    “天仙境的震主,竟然对那人出手了?那人又能够坚持上多久?那人到底是谁?又跟阴阳门有什么样的关系?”

    一系列超乎了预料的事情,让这些经历了数千年风波的老人,产生了层峦叠嶂般的情绪波动。

    耀眼的星光逐渐消散,终于有其他的颜色缓缓渗透进视野之中,人们从白茫茫中脱离,得以看清眼前的景象。

    六万阴阳使,一同发动了“三清虚”,大多人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却还是有万余人被“平星野”波及,当即消散得无影无踪。

    阴阳使大军的阵型已经垮掉,哪怕没有王石的带领,剩下的联军,也怒吼着冲了上去!他们终于可以伤到对方,终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可能。

    三宗宗主却都在搜寻着王石的身影,当他们看到的时候,都愣在了原地。

    “地仙境,也有资格跟天仙境交战?”

    铮!

    两道实质的弧刃向着相反的方向斩出,坠落到大地上,斩出了两道天堑!

    王石双眼涌出一丝赤红,面色肃然,忽然反手握刀,身影消失!

    震主收起了轻视的笑容,提起了手中的剑,同样冲出!

    砰!

    两者如同陨石般再度相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