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隐忍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荠菜煎饼,虽说用杂粮面代替了白面粉,在锅里炕得金黄。焦香味伴着荠菜的清香,吃在嘴里口感美极了。一家人从来没吃过这样做法的食物,立刻被这诱人的味道征服。

    柳氏默默记在心中,笑着道:“没想到豆面和黍面,不掺白面也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食物呢。草儿,这也是神仙教给你的方法?”

    余小草津津有味地吃着煎饼,闻言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答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反正一觉醒来,就会了。好像梦里有人告诉我,现在能挖到这种也荠菜,还有这些做荠菜的方法——爹,娘,尝尝这荠菜包子,味道应该比煎饼还好吃。”

    做荠菜包子的时候,小草又是煎豆腐,又是炒辣椒,把外婆送过来的不到一斤的菜油,用去了一茶勺,可把柳氏给心疼坏了。再加上包子外面的皮,又用了两把白面,这在柳氏看来,有点太奢侈了。

    她看了一眼馍筐里的包子,犹豫了一下,拿了一个递给了余海,道:“我吃了两个煎饼,又喝了一大碗荠菜汤,已经饱了。她爹,你吃一个尝尝吧,剩下的给孩子们留着——对了小莲,明天你去镇上一趟,给你哥送几个包子过去。顺便把你爹编的篮子和竹篓,送到杂货铺。”

    余小草还是年前假装生病的时候,跟着爹爹匆匆到镇上去了一趟。一听有机会去集镇上逛逛,她立刻自告奋勇地道:“明天还是我和小石头去吧,小莲在家里,还能做些绣活什么的……”

    余海见她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不忍让她扫兴,又忍不住叮嘱道:“你去也行,要注意安全,不要跟陌生人多说话……小石头,你多照顾些姐姐,别让她走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的包子掰成两半,把大一点的塞进媳妇手中,道:“咱都尝尝闺女的手艺,味道好的话,咱以后可以多挖些野菜,做成包子到码头上卖。”

    小草听得连连点头,她这个老爹,还挺有商业头脑的呢!

    从东山村到镇上,要走上近一个半时辰(3个小时)。天才蒙蒙亮,小草便被同屋的小莲叫起来了。

    由于她们姐弟俩要去镇上,小莲早早就起来做了早饭,让她们吃得暖暖的好赶路。早饭是煮得烂烂的番薯稀饭,昨天剩的煎饼在锅里重新炕了一下。

    小草喝了满满一碗稀饭,又吃了一个煎饼,便抹着嘴巴,道:“饱了!小石头,你快点儿,迟了我可不等你哦!”

    柳氏把剩下的三张煎饼,用布包了,让两个孩子饿的时候吃。想了想,又从藤箱最下面取出一个荷包,从里面数了二十个铜板,塞给小草道:“拿着,你第一次去集镇,看到想买的,就买点儿……”

    这二十文钱虽然不多,但对于家中仅余二百多铜板的余家来说,也是极其珍贵的了。二十文钱,能买两斤多白面,或者四斤多杂面粉呢。小草不愿意要,柳氏却硬塞给她,道:“没事,拿着!花不掉再拿回来就是了。”

    又转身给老大余航拿了五个荠菜包子,全都包在一个布包里。小莲到自己屋里拿出五个荷包,交代道:“你到‘珍珑绣坊’,把这个给老板娘,然后再给我买些十文钱的丝线回来,剩下的钱留着你买糖吃……”

    余小草的嘴角抽了几下,老娘内芯都是快奔三的成年人了,别像哄小孩似的对咱,好不?

    在家人千叮咛万嘱咐中,姐弟俩终于迈上了去集镇的路。出了门没多久,便看到背了个小包袱的钱文,被毛氏送出门。

    “你们姐弟俩这是去哪儿?”毛氏昨天用荠菜做了汤,味道还真不错,她盘算着今天拎了儿子女儿一起,也去挖些回来,做成包子给孩子们打牙祭。

    小石头兴奋地亮出雪白的牙齿,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大声道:“我和二姐到镇上给大哥送包子去!”

    毛氏身后的钱武揉着困顿的眼睛,一听顿时来神了:“娘,我也跟小石头一起到镇上去玩!”

    “玩什么玩!小心被拍花子给拍走了!今天跟娘一起去挖野菜,要不然晚上不给你饭吃!”毛氏把拧着身子耍赖的钱武,推搡着进了院子,又对大儿子道:“路上小心,下次回来娘给你做好吃的!”

    小石头看了钱文一身的行头,道:“小文哥,你这是要回镇上念书吗?我和二姐也去呢,咱们一起吧!”

    钱文见余小草身上不但背了个鼓鼓的包袱,一手拎了三个竹篮,一手拿着一个竹筐,便主动上前,接过她手中沉甸甸的篮子,道:“到镇上远着呢,你拿了那么多东西,一会该总不动了。篮子我帮你拎着吧。”

    “不用,不用!等我累了,跟小石头一起抬着走!”余小草抓着篮子把不松手。可她的力气毕竟比钱文小上许多,篮子最终还是被他抢在手中了。小草没法,向他道了谢。

    要说着余小草,真不是走远路的料。她本以为自己身体被灵石水改善了许多,走个几十里路应该没问题。可惜她高估了自己,越走手上的东西就越沉,脚也开始迈不开步了。

    好在隔壁村马大叔的驴车,拉了几个人往镇上去。看到三个孩子,马大叔热情地招呼着:“坐车不?你们仨我只收两个人的钱。”

    搭着驴车一行三人很快就到了镇上。钱文有些担心姐弟俩的安全,柔声道:“小草,镇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若先跟我到学堂把东西放下,我带你们去找你哥……”

    余小草礼貌地拒绝了:“不用了。我和弟弟以前来过镇上,对路挺熟的。就不耽误小文哥学习了。”

    “小文哥再见!”小石头冲他摆摆手,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四处张望着。

    小草带着弟弟告别了钱文,打听了杂货铺的方向,准备先把竹篮和竹筐送过去。杂货铺的位置稍微有点偏,掌柜的看到姐弟俩拎着刚编好的篮子和竹筐过来,面露难色,开口道:

    “小莲,又来送篮子啊!这又不是农忙时节,竹器卖得慢,上次送来的还没销掉呢。这次,我也不难为你们,就先收下了。下回……不要送来了。”

    小草没有纠正掌柜的称呼,谢过掌柜的之后,她默默地牵着弟弟的小手走在街道上,情绪有些低落。爹就指着编些竹器来卖,换些铜板倒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通过编制竹器,他好像是在向自己证明——他不是废物。

    唉!爹的腿,要是能早点好起来,就好了……

    来到珍珑绣品店,女掌柜很热情地接待了她们姐弟俩:“哟!小莲啊,几天不见皮肤白了许多,人也标致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余小草已经了解到,当今太上皇即位后,曾经大力推行了一阵子“男女平等”,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政策也就不了了之。不过,女子的地位还是有所提升,大街小巷随处可以看到在街上行走、逛街的女子。像珍珑绣坊这样女人当老板娘的,也屡见不鲜。

    小草有些庆幸自己穿到了这个时代,以后她出来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不会太出格。

    感谢穿越同仁,给她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环境。对于太祖和当今圣上的一些传闻,小草可以肯定,这两个绝对跟她一样是穿过来的。既然有了这两个,或许还会有其他人。

    她没什么大志向,不过只是想默默地守护自己的家人,做个快乐的小农女,偶尔出点新鲜点子,赚点小钱。“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穿越同仁,她可不想被人炮灰掉。看来,以后要稍稍低调些……

    “小莲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过不了多久,就能超越你娘了。咦?这次的花样挺别致,颜色搭配也挺新颖的。这五个荷包,我给你提高到跟你娘一样的价格,一个荷包二十文。以后,多绣点这样的荷包,我还给你高价!”

    以前,小莲的荷包,都是十五文一个收的,这样一来,就多赚了二十五个铜板。说起来,还有小草的功劳呢,这次的花样,可都是她设计出来的呢。

    前世她对美术挺感兴趣的,如果不是父母出事,她高中很有可能进入特长班呢。接手卤菜店之后,她闲下来的时候,就喜欢画些花花草草的自娱自乐。没想到,穿过来后,还能帮着多赚两个钱呢。

    把钱放好,小草便带着弟弟朝着木器店的方向而去。木器店里依然是那个眼睛长到头顶上的小伙计,正坐在椅子上翘着脚打瞌睡。听姐弟二人要找余航,很不情愿地站起来,嘴里唠叨着:“找余航?那家伙不是十几天前才回去一趟吗?真是麻烦!”

    余航出来时,身上穿着的是年前小草给他送来的棉衣。不过两个多月,棉衣已经张开了好几条口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棉花。小草知道自家哥哥是个十分爱惜衣物的人,照理新衣服不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

    定时发布中……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好老土的拜年词(*^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