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束脩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喝着鲜美的鱼头汤,吃着香喷喷的红烧鱼,喜滋滋地谈论着今天的收获。

    “二姐!今天下午的糟鱼,一开始的时候,大家看鱼小,还是刺比较多的,都在一边观望着,不愿意掏钱买。我就拿了一个小,吃给他们看,告诉他们鱼刺已经酥烂了,随便嚼一嚼吃下去没问题,他们才肯掏钱买。”小石头大口喝着鱼汤,心中别提多美了。一个月前,他吃粗面饼都吃不饱,哪里有这么好命,每天鱼肉不断?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买得不多,我心中急死了。好在那些买了糟鱼吃的,都说味道好,好多都又买了一份准备带回家给孩子吃呢!老郝叔一下子就买了五份,自己吃一份,剩下的都带回去。他说,最近码头活多,赚了钱就是给家里人花用的,这么便宜又好吃的吃食,不多带点回去,会被老郝婶子骂的!”

    小石头清脆的嗓音,满溢在屋内,大家都笑盈盈地看着他。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一百多条鱼,不到两刻钟就卖完了。另一伙码头工的头儿六子哥,也买了五份呢。孙工头跟他为了争最后一份糟鱼,差点打起来!”小石头得意洋洋地道,“还是我把这一份鱼,一人一条免费送给他们,才平息了一场殴斗。二姐,我厉害吧!”

    小草点了点他的鼻头,夸赞道:“嗯!我们家石头最厉害了,才六岁就这么聪慧,难怪袁先生慧眼识珠看上你呢!”

    小石头更得意了,小嘴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最后眯着弯弯的眼睛,道:“二姐,猜猜今天鱼卖了多少钱?你猜猜……”

    鱼的数量小草心中是有数的,她故意皱起眉头努力想了想,故意猜错道:“五十文?顶多六十文撑天了……”

    小石头抑制不住兴奋,马上报出今天的收获:“不对,不对!是一两银子七十八个铜板!!看!一两的银角子哦,我还头一次见过这么多钱呢,银光闪闪的,真好看!”

    小家伙急不可耐地掏出一直捂在胸前的荷包,取出一个银角子,放在桌子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带着诧异的表情看着这块银子。

    小草纳闷地道:“小莲,石头,莫非你们这次去遇到大款了?比上午的金胖子还大方,一打赏就是一两银子?”

    小石头美滋滋地摸着碎银,眼睛只剩下一条缝了:“二姐,什么叫大款?吃的吗?”

    小莲睨了他一眼,道:“还是我来说吧。我们刚到码头,就遇到的是县太爷的公子,他还把我认成你呢。吴公子到码头接人的,尝了我们家的糟鱼,觉得味道不错,又打包了几份。他出来得匆忙,身上没带散钱,身边又没带小厮什么的,就给了这么个银角子。我说找不开,他接的船到了,就不让我们找了。”

    “嘿嘿,五份糟鱼卖了一两银子。要是天天都能遇到这么一个冤大头,就好了!”小石头也不知道从哪听来“冤大头”这个词,用得还挺恰当。

    柳氏笑骂一句:“小贪心鬼!今天你们连着遇到两个大方的有钱人,已经算很幸运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能天天遇到?这个银角子,我帮你存着。过几天,你去镇上读书的时候,正好交束脩!”

    第一个月的束脩有着落了,小石头更加欢天喜地,闹腾了半夜都没睡着。

    晚饭后,小草拉着柳氏和小莲,手把手教她们做血肠。她把已经凝块的猪血用刀划碎,烧了一大碗加入各种作料的白肉汤,凉了之后放入猪血中,加入香葱搅拌均匀。然后灌入洗净的猪小肠内,用线捆扎好。猪小肠是小草特地留下来的,没让柳氏一块儿卤了。

    灌好的血肠,在清水中煮开,然后慢火炖上一刻钟,冷水浸泡,冷了以后把线去除即可食用。血肠灌制方法比较简单,味道的好坏取决于白肉汤内调料的配制。不过,柳氏和小莲都是经常在锅台边打转的,很快就能掌握配制的比例。

    睡前喝了一倍高浓度的灵石水,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小草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疲劳一扫而空。今天带的吃食比较多,除了卤猪头、猪大肠、血肠之外,还带了百十条糟鱼。

    这两天,据小草观察,码头上最少的时候,也有两三百码头工在搬运货物。听卖面条的刘爷爷说,二三月份是码头最忙碌的时候,腊月和正月大多数商家是不走货的,一方面是过年,另一方面北方浅海结冰,海船很难行驶。所以,在天气回暖的二三月份,商家积了一个冬天的货物,开始南来北往的运送。

    她的一文钱肉菜,味美价廉,绝对不愁卖不出去!

    “草儿,爹去你钱伯伯家借个手推车,今天咱们爷俩一块去码头!”余海见卤菜和糟鱼,装了两个篮子,分量着实不轻,怕累着俩孩子,便提议道。

    小草在心中跟小补天石交流着:“小汤圆,听到我说话吗?”

    【干什么?睡觉呢,别烦我!】小补天石没好气地道。

    “只打扰你一小会儿,问下,我爹的腿现在能长时间走路吗?”小草有些担心地问道。

    小补天石哼了哼,道:【他的腿,筋脉和骨头已经长好了,多活动活动,对他恢复还是有帮助的。放心吧,去码头是没问题的。】

    柳氏在一旁担忧地道:“你的腿行吗?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行吗?”

    余海踢了踢左腿,道:“我自己的腿自己很清楚,只要不干太重的活儿,应该没问题。推着两个篮子,只是走路而已,不碍事的……”

    在他的坚持下,柳氏只好让他去了。走的时候,她一再叮嘱小草,多帮爹推着些车,别让他累着……

    手推车是木制独轮车,余海把车柄上的绳子挂在肩膀上,有力地大手紧握车把,稳稳地推着独轮车大步向前走着。别看他跛着腿,胜在腿长,跨一步相当于小草的两三步呢!小草别说帮着推车了,她能跟上就已经不错了。

    操劳惯了的余海,在家闲了快一个月,骨头都快生锈了,现在终于能帮上忙了,自然浑身充满了力气。他扭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女儿,停下车,笑道:“上来,爹推着你走!”

    小草连连摇头,道:“爹,我自己能走!你腿还没全好,还推着车子和卤菜呢……”

    她话没说完,就被她爹一只胳膊拎了起来,放在独轮车上。虽说穿来的大半年里,也被老爹抱过几次,可被夹住腋下提溜起来还是第一次。小草有些不好意思地左右看看,有没有人看到。

    “嘿,你这点重量,还能累着你爹?草儿,你可得多吃点儿了,身上一把骨头,没几两肉!”余海心疼又自责地唠叨着,心里盘算着卖掉今天的卤菜,给孩子们买些白米白面回去。孩子们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老跟着他们吃粗面饼……

    有老爹护航,小草自己走一阵,上车让爹爹推一阵。路上休息的时候,她殷勤地帮着爹爹按摩左腿,让小补天石快速帮他缓解疲劳。到码头的时候,时间还早呢。

    “早啊,刘爷爷!”小草笑嘻嘻地跟这个慈祥温和的老爷爷打招呼。这几天,她生意爆好,难免有人得了“红眼病”,尤其是那些卖小菜和炒菜的,时不时酸上几句,小草都当做没听见,懒得与他们计较。刘爷爷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对她都很和善的,每次都热情地搬了凳子,给她们姐弟二人休息。

    正在努力揉面的老刘头,抬头循声看过来,笑着道:“小草啊,今天来得挺早的,累了吧?过来坐着休息一会儿。怎么?今天小石头没跟你一块儿过来?”

    “没呢!今天我爹和我一起过来的呢!”小草朝着把独轮车停在路边的余海指了指,笑着道。

    老李头看着一瘸一拐走过来的余海,心中闪过一丝了然:难怪让两个这么小的孩子过来卖东西呢,原来孩子爹的腿……

    “小草她爹,快过来坐着歇歇,走了这么多的路,累坏了吧?”刘奶奶从棚子里出来,热情地招呼着。

    余海一愣之后,马上笑着表示感谢:“谢谢!你们就是小草经常提到的刘爷爷刘奶奶吧?这两天多亏二老照顾了,多谢,多谢!”

    “谢什么!小草姐弟俩都是能干的,自从她来了之后啊,我这面条生意都好了许多呢!”老刘头擦着手,扬声道。

    他说的不错,以前码头上没啥好吃的,码头工大多从家自己带吃的,顶多几个人凑在一起买点咸菜吃吃。大多数人,根本不往这边过来。

    自从小草的一文钱肉菜,在码头工中打响之后,许多人在买了肉菜之后,随手在旁边的面摊买上一碗热腾腾的汤面。配着肉菜吃一碗面,可比难以下咽的干粮滋润多了。别说面摊了,就连旁边卖馒头的生意都好了不少。不过那些卖咸菜的,却恨得牙痒痒的。

    ————————————————————

    谢谢花有样有雨打赏的十元红包!么么哒(づ ̄3 ̄)づ╭?~

    我们这边元宵节晚上有点豆面灯的习俗。我小姨便豆面灯,豆面灯都是手工捏出来的,为了能卖得好,要捏很多花样。可怜的姽婳被拉了壮丁,一连捏了好几天的豆面灯,捏得手都肿了。昨天一直捏到晚上十点。完了还得码字,一直到凌晨十二点多才睡觉。唉……

    苦命的姽婳,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