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湿米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王屠户每天杀一只猪,有半只是送集市上的饭馆里的,剩下半只一天下来也剩不了多少了。

    小草照例花了六文钱,买了一只猪头,今天的猪肚和猪大肠,她也坚持给了四文钱,猪血王屠户却说什么也不要钱了。

    摸摸怀中六哥给的银角子,她又割了两斤五花肉两斤后腿肉,要了一副猪大骨。王屠户惊讶地看着她,道:“今天家里来客人,居然买这么多肉?”

    小草也不解释,只笑着道:“嗯,要招待比较尊贵的客人,不能太寒碜!”

    把买来的食材,放上余海推着的独轮车,她又领头走进市集里的一家米粮铺。一进铺子,就听里面吵吵嚷嚷的,大人的叫骂声,小孩的哭喊声,热闹得很。

    小草站着听了一会儿,原来是米粮铺家的小孩淘气,不小心将水洒在一袋糯米上。米粮铺的老板连忙抢救,糯米还是被打湿了十好几斤。大家都知道,米如果淋了水了,即使晾干也会全粉掉的。这十七八斤糯米,卖是没法卖了!

    掌柜一家每月靠着这小小的米粮铺,也只是能勉强维持生计,一下子损失了十七八斤糯米,那可是一百多文钱呢,掌柜能不心疼吗?打孩子又舍不得,只能臭骂一顿出出气。

    “掌柜大叔,这湿掉的糯米,我出三文一斤,卖不卖?”小草看着突然出声道。

    她的声音不大,店里的嘈杂声却因此戛然而止。掌柜看看小草,又看看她身后跟着的大人,轻声道:“小姑娘,米过了水之后,可就不好吃了……”

    “不好吃,不代表不能吃啊?掌柜大叔,你这米反正也没法卖了,不如便宜卖给我吧!”小草甜甜地笑着。

    米铺掌柜刚想说什么,他家娘子,却一拉他的袖子,站出来道:“小姑娘,这糯米平时是要八、九文一斤的,你全要的话,最少五文钱一斤,否则我们不如留着自己吃了!”

    米粮铺掌柜又急又气,看着自家媳妇干着急。他媳妇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副“你要敢说话,老娘跟你没完”的表情。

    小草耸耸肩,道:“既然这样的话,掌柜娘子就留着自己吃吧!爹,我们去那边的米粮铺看看吧……”

    米粮铺掌柜忙甩开自家媳妇,拦住父女俩的去路,道:“别走啊!三文就三文!一共是十九斤,糯米是湿的,再给你们去掉一斤……”

    小草见掌柜的还算实诚,付了五十四文,让爹把糯米搬上车,又问了面粉和大米的价格,觉得还算公道,便又买了十斤面粉和五斤大米。在米粮铺一下子就用去了一百三十多文。

    还好今天生意不错,光卖卤菜就赚了二百多文,再加上六哥给的二两的碎银子,小草花起来也不觉得手软。

    从米粮铺出来,小草又到杂货铺,补充了家中为数不多的调料,尤其是一咬牙买了半斤白糖,今天卖卤菜的钱全部花出去还不够呢。不过,想想这些调料至少能用上半个多月,能替她赚上好几两银子呢。小草立马高兴起来。

    女儿花钱如流水,赚到的钱还没焐热呢,就又流出去了。余海丝毫不过问,就连买被水浸湿的糯米,他连吭都没吭一声。

    回来的路上,还是小草笑着问他:“爹,我买被水泡过的糯米,你为啥不阻止一下啊?”

    推着女儿一脸满足的余海,笑着道:“我们家草儿买的,一定是有用的。爹知道你不是乱花钱的孩子,再说了,即使糯米在你手上没有用,也不会浪费的。粉了的糯米,煮粥也比豆面豆饼好吃多了!”

    小草笑了笑,道:“谢谢爹的信任,我还真有打算呢!六哥说要我帮忙做一桌菜招待客人,我想着做些特别的。他救了我,咱可得帮他长长脸。我准备用糯米做珍珠丸子,香糯可口,晶莹剔透,无论视觉上还是味觉上,都顶呱呱的!客人一定喜欢。糯米磨成糯米粉,还可以用它做甜点……还有还有,做猪血糯米糕也不错!”

    余海看到女儿瘦瘦的小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心中又是高兴又是自豪——那个曾经以为养不大的女儿,能够为他为这个家分担了呢!

    回到家,小草便开始拟定菜单,张罗食材了。珍珠丸子需要小的蒸笼,这种简单的竹器活,自然难不倒余海。他顾不得喝口水,就开始砍竹子,根据女儿的要求编起蒸笼来。

    做珍珠丸子,需要咸蛋黄,小草敲响了钱家的大门,毛氏从里面出来。她看到小草,有些诧异地道:“小草啊?怎么这时候来婶子家啊?”

    小草直接问道:“钱婶,你们家有咸鸭蛋吗?能卖我几个吗?”

    虽说冬天鸭子下蛋量减少,但鸭蛋并不是那么畅销,主要大家都不太喜欢鸭蛋的腥味。为了方便保存,毛氏就用粗海盐把鸭蛋腌了起来,连吃带卖,还剩下一些来。

    “有啊!小草,你要几个啊!咸鸭蛋可是要一文钱一个的哦!”毛氏的性子就是这样,从不来虚的,直截了当地道。

    小草点点头,她就喜欢这种直爽的性子,不要钱的她还真不好意思要呢。她从荷包里掏出十个铜板,递过去道:“钱婶,先给我来十个,以后有需要,还来婶子家买。”

    毛氏从罐子里捡出十一个鸭蛋,放进小草的篮子里,笑着道:“我们家钱武,今儿早上又跑你们家要嘴去了,我们家也没什么好东西,就多给你一颗鸭蛋吧!”

    毛氏这人虽然嘴不饶人,却也不是个爱占便宜的。钱武早上跑人家家里吃了两条糟小鱼,正好值一文钱,所以多给了一枚鸭蛋。

    小草也没有推辞,谢过毛氏,回到家里把菜单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六哥的客人是北方人,无肉不欢,爱吃辣……有了!下午时候,跟爹一起去捞条大一点的鱼,做成“水煮鱼片”,鱼头还可以做成“剁椒鱼头”!

    再加上珍珠丸子,就有三样不错的菜了。还有什么比较特别的菜呢?小草绞尽脑汁……对了!不是买了五花肉了吗?她记得周婶家晒了些梅干菜,向她借点回来,做“梅菜扣肉”!

    四样菜都是荤菜,怎么也得来个荤素搭配才行啊!可是这个时节,哪里有什么新鲜的蔬菜啊?小草朝着院子里在正午阳光中舒展叶子的青菜苗看了一眼,打心里不舍得这时候祸害它们。实在不行的话,就掐几片大一些的叶子,做一碗“青菜蛋花汤”好了。

    一会儿去豆腐坊买些豆干回来,炸成油豆腐,用老卤卤制一下,一盘“卤豆干”就出炉了。要不……再来一盘“糖醋白菜”好了,毕竟这时候的食材有限。

    突然,她脑中又闪现出“京酱肉丝”这道她本身很喜欢的菜,这个时代应该没有吧?做出来一定新奇又好吃,就在脑中把“剁椒鱼头”这道菜从菜单中删去。

    四荤两素一汤,再加一个主食——糯米红薯糕,两个人的话绝对绰绰有余!

    下午的时候,还是小莲带着小石头去码头卖糟鱼,余海做好蒸笼后,就带了小草给配制的“鱼饵”去捕鱼去了。他领了个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要带回一条至少五斤重的鱼回来,最好是青鱼。

    柳氏忙着收拾小草带回来的猪头和大肠什么的,打算晚上之前卤出来。来串门的方氏,见她一个人忙不过来,也卷起袖子帮忙。一忙起来,一家人都恨不得自己多生两只手出来。

    小草的任务,就是睡午觉,第二天一早还要起早张罗饭菜呢。

    果然,天不亮的时候,小草就自动醒过来。她爬起来的时候,见柳氏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她要把早饭提前做好,让孩子爹和女儿吃得饱饱的再出发。

    做珍珠丸子要剁肉馅,好在需要的量不多,柳氏麻溜地“嘭嘭嘭”几下子就给剁好了。小草把肉馅调好味,在手心压薄,里面裹上半个鸭蛋黄,团成肉圆子,在滚上糯米,上笼蒸上两刻钟。

    水煮鱼片稍稍麻烦点儿,而且要热着吃,小草便把前些日子给爹煎药的小泥炉带上,到时候放上几块木炭,在略带冰冷的海风中,吃热**辣的水煮鱼,一定很够味!

    六菜一汤一主食,小草娘俩忙了快一个时辰才搞定。今天依旧是余海推着独轮车,车上不但放着今天要卖的卤菜,还有六哥预定的一桌菜。

    一路上,小草都坐在独轮车上,捧着两个带汤水的篮子,防止路上洒出来。那她一早上可就白忙活了!

    到码头的时候,六哥已经等在那儿了。他请客的地方,是市集上看起来最好的建筑——林家菜馆。说是最好的房子,也不过三间半新的泥瓦房而已。六哥把菜馆里唯一个包间给包了下来,又特地让小草给弄一桌菜,足以看出他对客人多么重视。

    六哥所要接待的是靖王府的一个管事,靖王掌管着国内大部分海运,这次海运负责的是南粮北调。

    ——————————————

    每逢过年胖五斤,发现自己恐怕胖的不只五斤。

    今天网购的打底裙到了,打开一看,好肥的裙子,觉得肯定不合身。回到家脱掉棉衣一试……

    结果……结果……

    穿着正正好……

    正好……

    好……

    情人节快乐!没有情人的苦逼孩纸,只有老实地待在家里,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