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商议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家之主余海低头思忖片刻,开口道:“要不,咱们等春耕过后,把老房子推倒重新盖个五间的新房,再把院子拓宽点儿……不,院墙是新盖的,这样太费工夫。不如,把老宅翻盖,旁边再起个三间的房子,也弄石头围墙,以后小沙成亲就不愁房子的事了。再在中间弄个门,这样往来也方便些!”

    余小草真心不想跟张氏和李氏两个极品离太近,她提出不同的建议道:“爹,我觉得咱们不如再多存些钱,让三少在镇上给咱们留意一套房子,然后再在镇子周边买些田地,咱们就在镇上安家得了!以后小石头在镇上读书的日子长着呢,回家也方便些!”

    柳氏听了,有些意动。小石头开春才不过六岁,就一个人在镇上读书,她这个当娘的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这个小儿子。

    余海低头思忖片刻,缓缓摇了摇头,道:“东山村毕竟是咱们的根,你还小,‘故土难离’的道理你体会的还不怎么深刻。再说了,你爷爷还在这里呢,没有做儿子的在镇上享福,而让老人在乡下受苦的道理。”

    小石头却皱着眉,嘟着嘴道:“可是小叔在镇上,每天好米好面的吃着,还能经常吃上肉!小豆豆穿的跟镇上那些小少爷没啥区别,还有丫头伺候着。他能住镇上,为啥咱们不可以?”

    小石头在荣轩书院读书不到一个月,小叔余波就到书院找了他三次。荣轩书院虽然不禁止亲友探访,但是过于频繁的话,说不定会在先生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小石头也曾隐晦地提醒小叔,可小叔好像根本没听到似的,一点都不考虑自己的感受。

    有一次,他正好在书院门口碰到院长先生,院长先生停下来亲切地跟他谈话,正在夸他二姐做菜的手艺好呢。这时候小叔就过来了,经过自己介绍后,小叔就过河拆桥地根本连看他都不看他一眼了,只顾殷勤地跟院长搭话。院长明显不想跟小叔搭话,他还没眼色地一个劲儿拍着马屁。丢死人了!

    院长离开后,小叔那天还破天荒地邀请自己到他家吃饭。他们家的厨房里一丁点儿粗粮都没有,尽是些精米白面,坛子里腌了一大块肉,锅里还煲了鸡汤。比隔壁村的富户吃的用的还精致呢!

    想想,没分家前,他们一家吃不饱穿不暖,省下来的钱,都供小叔在镇上过着老爷般的生活,小石头的心里就无比难过。中午的鸡汤和炒肉,吃起来都没有味道了!

    “咱们家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小叔身上了。你奶就指着你小叔考上举人做了官,她好谋个官夫人当当。自然不会亏了你小叔的!”余海有些苍白的解释。

    小莲撇撇嘴,小声地嘟囔着:“小叔全靠家里供着,还能住镇上呢。凭啥咱们自己挣到钱,却不能在镇上买房子了?”

    “……其实,咱们东山村靠山靠海的,乡亲们也淳朴热情,有个什么事的,大家都能互相帮衬着点儿。不比住镇上两眼一抹黑的强吗?”余海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个生他养他的村庄。

    余小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多了,知道古代人对于故土有着超乎寻常的眷恋,也不再勉强。她想了想,道:“那就先把房子盖起来,等卖了后院的蔬菜以后,咱们再在镇上买房买田!”

    “二姐威武!二姐好土豪哦!”小石头受余小草的耳濡目染,嘴里也时不时蹦出一两个奇奇怪怪的词,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银子还是都集中到小草的手中保管。余海还假装失落地深潭一口气,道:“唉……看来我这一家之主的位置,很快就不保了。有人要夺权啊!”

    小莲咯咯地笑出声来,道:“钱财归小妹保管,我们都放心!她顶多算是个账房,咱家拿主意的还是爹和娘!”

    “有吗?我咋觉得草儿比我主意还正呢?”余海装出委屈的模样,逗得一家上下笑成一团。余海笑得肋骨都痛了,依然停不下来。

    小石头凑热闹似的叫道:“谁做的对就听谁的!现在二姐是家中的摇钱树,赚钱的事听二姐的准没错!!”

    大家又是一阵哄堂而笑,纷纷打趣小石头是个小财迷……

    余小草真心喜欢家中这样的氛围。老爹一点都没有封建家长的**和独裁,只偶尔迂腐了点儿。娘亲所有心思都扑在几个孩子身上,她那温柔的母爱,和包容的情怀,让孩子们有充分成长的自由空间。兄弟姐妹们相互关心相互友爱,让她渐渐忘却了前世的种种,把自己切实当做了家庭中的一员。

    接下来的日子,忙碌而充实。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加点地做好第二天要卖的卤菜和糟鱼,还是由小莲或者小草交换着到镇上去卖。不去码头的日子,小草就跟娘一起,把采摘过的菜地翻了,重新撒下菜种。

    现在的气温比较适合蔬菜生长,再加上小补天石灵力大涨,灵石水中的催生能量更高了,几乎十天就能收获一批蔬菜。也就是说,别人家种的蔬菜还是小小菜苗的时候,余家第二茬蔬菜已经上市了。

    随之上市的还有后院四亩多的其他生长期稍稍长一些的蔬菜。豆角、黄瓜、茄子、扁豆……姚府几乎每天都上门采买一次,负责的当然是余家熟悉的小四儿喽!

    上次姚家在姚老太爷的寿宴上,可是出了大风头的。来的多是镇上和周边的土财主,谁家有这个财力用暖棚去种菜?能吃上绿叶菜的,整个唐古镇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

    姚家的寿宴,不但绿叶菜种类多、分量足,让客人们吃了个尽兴。尤其是经过灵石水浇灌的蔬菜,不但味道更佳,而且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让人吃起来欲罢不能。姚家打那开始,也就从未停止过蔬菜的采买。有灵气的蔬菜,吃一次两次还不觉得,时间久了,慢慢能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姚老太爷年岁大了,年轻时候也是经过一番苦干的,身体落下了不少病痛痼疾。自从吃了余家采买来的蔬菜,他不但精神好了,身体也越来越棒。以往每逢阴雨天,他的骨头缝里都透出阴寒的感觉,今春阴雨连绵,他的老寒腿毛病却一点都没有犯。最近,很多老伙计,见了他以后,都说他看着年轻了不少呢!

    随着气温的变暖,菜市场上卖菜的渐渐多了起来。现在采买的主管,觉得每天跑这么远的路去卖菜,未免多此一举,便让手下去菜市场买了蔬菜回来。姚家上下在第一口菜入口之后,无不立刻察觉到蔬菜的不同来。叫来采买一问,才知道不是余家的蔬菜。

    老太爷打发雷霆,虽然没因此把采买的主管给撤了,却给他配了个副手,也就是经常往来于东山村和镇上的小四儿。姚家当家老爷当即发话了:“以后,蔬菜就在余家采买!贵点儿也没关系,姚家不差那几个钱。只要老太爷吃着高兴就成!”

    于是乎,姚家成了小草她们家第一个老主顾!

    第二个老主顾,当然是珍馐楼了?青黄不接的时候,能够有新鲜的蔬菜供应,让珍馐楼又增加了不少客源。珍馐楼现在可以用“日日高朋满座,天天全场爆满”来形容!很多时候,要去珍馐楼用餐,还得预约排队呢!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余家蔬菜的功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珍馐楼又推出了新的菜式——烧鸡!

    珍馐楼的烧鸡,拿绝对是一绝啊!荣轩书院的袁院长是有名的美食家,他尝过以后,评曰:“肉质细嫩劲道,烂且脱骨联丝。整鸡浑圆饱满,色泽鲜艳,咸淡适中,郁香鲜美,味道独特,食有余香!”不但一个人吃完了一个大烧鸡,还打包了好几个回去!让他的孙子袁允曦很是无语。

    说起这烧鸡,王大厨对照着方子,祸害了一二十只鸡,还是不得其解。不得已之下,由周三少亲自带着到东山村“拜师学艺”。

    小小一只烧鸡,需要经过宰、烫、搓、洗、扒、磕、漂、别、晾、炸、卤等十多道工序。每道工序,都必须严格按操作规程进行。烧鸡的配料也十分的精细,另外再加上火候把握也要精确。所以,余小草手把手地示范了三次,王大厨才掌握了其中精妙。

    烧鸡一经推出,很快引起一阵风潮。没吃过珍馐楼的烧鸡,你也太OUT了!但凡有点钱势地位的人,若没尝过珍馐楼的这道美食,都不好意思出门,就怕别人问!朋友邻里间的问候语都变成“你吃过珍馐楼的烧鸡吗?那味道……”

    常常是,珍馐楼的烧鸡一出锅,除了供应包间的外,其余一下子就被订走了,确实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预定烧鸡的人,都排到一个月以后呢!一时之间,造成了一鸡难求的局面!

    珍馐楼的包间,也因此成了抢手货。因为只有在包间用餐的客人,才能不需要排队尝到货真价实的烧鸡。你说,珍馐楼的生意能不火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