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登门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行人回到东山村的时候,那轮火红的太阳正渐渐靠近西山,给山顶镶了一道灿烂的金边儿。东山村大多数村民,刚刚吃过晚食,许多老年人和妇女,都聚集在村口的老榆树下,下棋的下棋,唠嗑的唠嗑。

    其中,那个身材肥硕,口沫横飞地跟人拉呱的,正是余小草的大伯母李桂花。她兜里揣着一把瓜子,嘴皮子快速蠕动,瓜子皮在口边翻飞,一双绿豆眼睛贼溜溜地四处乱瞟,不知又想说谁的坏话了。

    她身边的熊氏,用胳膊肘捣了捣她,朝村口的方向努了努嘴,道:“桂花,瞧那边!不是你家小叔子,和他家宝贝闺女吗?听说,他们前天跟赵猎户爷俩去府城了!啧啧,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去过府城呢,小草那丫头片子,你那小叔子也当宝似的,到处带着溜达!”

    “嘁~什么宝!到头来,还不是个赔钱货?”李桂花自从去老宅没占到什么便宜,还连做几天噩梦,就再也不敢去老宅晃悠了。她还到处说老宅邪性,余海一家如何如何……不过,村里人都知道她的脾气,很少有人把她的话当回事。

    熊氏眼珠子一转,笑得一身肥肉乱抖,道:“该不是你那小叔子,见赵家日子过得好,想结下儿女亲家吧?啧啧,要结亲也不选小草那丫头啊,病秧子一个,不知道啥时候又犯病了!”

    “谁知道呢!老二跟赵猎户是结义兄弟,说不定两人到府城有事,小草缠着要跟去的话,老二那疼闺女的模样,根本不舍得拒绝!至于想结亲,亲上加亲也未必没这可能!”李氏把瓜子嗑的吧唧响,周围那么多父老乡亲,也不知道客气一声,只顾自己吃独食子。

    熊氏撇嘴坏笑道:“你小叔子打得一手好算盘。那赵家可是咱们村数一数二的富户。上次跟你小叔子去山上猎的熊瞎子,听说啊,卖了足足三百两银子。你家小叔子伤得这么厉害,他跟赵猎户关系又好,一定分了不少吧!”

    李氏一听熊瞎子卖了那么多钱,很可能都分给老二了,连登时变了颜色,连声道:

    “我说呢!老二瘸着腿搬出去,家里没个像样的劳动力,日子却越过越红火呢!原来背着爹娘,昧下了那么多银钱!难怪又是修房子,又是盖院子,还买了不少布料做衣服……不行,我得去跟娘说说!当初赵猎户卖熊瞎子的时候,家里还没分家呢!怎么也得补偿我们一些!”

    李氏把手中的瓜子,塞进熊氏的手中,急吼吼地回去了。不过,她还没刚提卖熊瞎子的钱,就被变了脸色的张氏一顿乱骂,还分派了不少活干。接下来的几天,再想出来躲清闲,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此时村口处,村民们见赵猎户和余海身边,多了几个穿绸着缎的英武大汉,都小声议论着。余小草买的东西,都挂着赵晗和房子镇那两位手下的马背上。一来是因为毛驴太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二来怕她买了那么多东西遭人眼红。

    房子镇迫不及待地想要早点见到阔别三十年的师父,跟赵步凡径直回了赵家。赵晗带着李力两个,把东西给小草送回了家。

    柳氏听说赵家来的客人,热情地把地里的蔬菜,每样都摘了些,给赵晗带回去。赵晗家中虽说也开了点菜地,可家中没人会种地,蔬菜出得稀稀拉拉,哪有余家蔬菜的水灵劲儿。

    自从余海一家搬出来后,跟赵家的关系更加密切。赵晗隔三差五地给送些猎物过来,还帮着种菜收菜,干起活来从不惜力气。余家还时不时地给送些自产的蔬菜过去。

    赵家吃了余家送去的蔬菜,对自己菜地的青菜什么的,更加嫌弃了。连赵子墨老爷子,都不止一次夸赞余家会种菜,菜长得水灵味道也爽口,配着能多吃两碗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硬朗,就连以前征战留下的暗伤,也似乎好了不少!

    赵晗也没客气地把蔬菜收下了,还把两个红通通的番茄,递给李力他们。李力跟着将军大人到各府做客,是见过番茄的。不过,人家都是种在花盆里,当观赏植物的。

    尝过番茄酸酸甜甜的味道,李力这才知道,原来番茄是可以当水果吃的呀!等晚上的时候,他吃到番茄做的菜式,才恍然——原来番茄不是水果,而是蔬菜呢!

    送走了赵晗三人,柳氏一边收拾小草买的东西,一边嘘寒问暖地询问父女俩这三天在府城吃的好吗,住的怎样。对于小草花钱的大手大脚,柳氏基本已经习惯了。好在小草也很能赚钱,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小草买给她的那块色调淡雅的细棉布,柳氏爱不释手。在小莲和小草姐妹俩的怂恿下,把棉布在身上比划一下,果然很适合她,把她那娴静温婉的气质充分衬托出来。就连余海都连声夸赞小草的眼光好!

    小草把贴身带着的首饰包拿出来,先取出给小莲买的丁香耳饰,帮她戴在耳垂上。精致的耳饰,把小莲那红扑扑的小脸蛋,衬托得更加精致。

    柳氏在旁边笑着道:“小草这对耳钉选的不错。女孩子家,就该有几样首饰。以前是家中困难,以后是该给你们姐妹准备一些了!”

    哪个小姑娘不喜欢银光闪闪的首饰?小莲对那些耳钉珠花,简直就爱不释手,戴在头上不舍得拿下来。余海夫妇笑呵呵地看着她臭美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心酸。

    “娘,这是我给你买的。快试试合不合适!”小草把那对银镯和簪子拿出来,献宝似的道。

    柳氏任由小女儿往她手上套镯子,嘴上却道:“费那银钱做什么?娘平时做活,戴镯子多碍事?”虽是这么说,她心中还的觉得很慰贴的,有女儿就是贴心。

    当她看到那支玉兰花银簪时,眼眶一热,嘴角微微颤抖着。她出嫁时,两个哥哥刚刚成亲不久,家中并不宽裕。陪嫁的那支玉兰银簪,是她娘.的嫁妆,平时娘都舍不得戴,虽说几十年了,还依然像新的一样。

    小草五岁时候,病得特别厉害。张氏以刚刚给老三交了束脩家中没钱的借口,不愿意给小草抓药看病。无奈之下,她便当了陪嫁的银簪,给女儿请医延药。每每想起那支银簪,她心中不无遗憾,却不后悔。银簪只是身外物,再贵重也重不过女儿的命!

    现在,一支崭新的玉兰花簪,出现在她的面前,是她懂事的小女儿买给她的。心中的那片空缺,似乎已被填满。有女如此,夫复何求?她再次庆幸,用银簪换回小女儿的命!

    小草见娘亲双目含泪,捧着银簪似乎在怀念着什么,轻声打断她,道:“娘!我这几天在府城都想你了!你在家还好吧,那边没来为难你吧?”

    柳氏珍重地收起银簪,轻轻眨去眼眶中的温热,温婉地笑道:“你这张小嘴,跟抹了蜜似的!家中一切都好……对了,周三少今天让小多把西瓜种子送来了。你看应该怎么种?别延误了农时!!”

    “不会的!西瓜是喜温作物,再迟些日子也不碍事!我们先把西间的炕弄起来,西瓜需要浸种催芽。这几天早晚还是有些凉,需要炕来保温。”余小草对于种植西瓜也颇有心得。前世父母没去世的时候,在菜地里种过两亩西瓜,当时上了初中的她,已经是家中的半个劳动力了。

    一家人围坐在炕边,把买来的东西归置好,柳氏便下炕去做晚饭了。余家已经适应了一日三餐的饮食习惯,晚上的饭点儿比村中的晚食要迟一些。余海父女中午一顿是啃干粮应付的,柳氏心疼他们,便多做了几个菜。

    刚吃完晚饭,门便被敲响了。小莲抢着去开门,迎进来的是拎着满满一篮鸭蛋的毛氏。

    毛氏笑容满面地进了正屋,在炕上盘腿坐下来,把鸭蛋放在炕沿上往柳氏那边推了推,道:

    “我是来谢谢你们家小草的!今天珍馐楼的钱小哥儿,向我们家预定了五十只鸭子,明天上门来拉。如果不是看着你们家的面子,怎么可能一下子买这么多,还不让我们收拾。你不知道,以前订鸭子的,都是要杀好的。鸭子的毛可难拔了,这五十只鸭子得拔到什么时候?”

    柳氏是个老实人,她实话实说地道:“我们可不敢居功!今日小多在后院帮忙,透过篱笆墙看到你家武子在放鸭子,就说你们家的鸭子养得好,问是谁家的。我只不过顺嘴说了句是你们家的而已,可不敢收你这谢礼。”

    “如果不是你们家小草的本事,珍馐楼怎么可能需要那么多鸭子?如果不是钱小哥来你家采买蔬菜,怎么可能知道我家有鸭子?说到底,我们还在沾了你余家的光!几个鸭蛋而已,客气什么!”毛氏拉着柳氏的手,态度无比亲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