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招工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鸟儿的欢唱,唤醒了新的一天。微风袭来,一阵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气息迎面扑来。今日东山村一反往日清晨的幽静,整个渔村因为某个消息的传来,变得热闹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周家的作坊要大量收购红薯粉呢!”余小草家门口收购海蛎子和海肠子的地方,村民们趁排队的空档闲聊着。

    另一个村民满面惊喜,道:“真的吗?我家去年秋天,收了不少红薯,怕不好保存,都晒成红薯片存在地窖里呢!卖好海肠子,我就回家让我们当家的都给磨成粉——只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人家周家做生意地道,不会像某些黑心的商人故意压低价格。我听说啊,好像比市价还要高上一点点呢!”说话的是一个精干的汉子。

    另一个面容憨厚的壮汉,看着自己篮子里处理过的海肠子,嘿嘿乐道:“是啊,是啊!自从周家在我们村收海蛎子和海肠子,我们家的生活改善了不少,孩子们想吃口细粮,也不用像以前算计来算计去了!昨天,我还买了一斤肉,给孩子们解馋呢!”

    “大东哥,你跟你大儿子都是挖海肠子的好手,每天都好几百文的收入,就是顿顿吃肉,也花不完!”精干汉子略带酸意地道。

    被称为大东哥的憨厚汉子,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哪能啊!我们家老大,就要说媳妇了,得攒钱给他出聘礼呢!”

    “大东哥,咱们东山村可不是以前能比的了!以前咱们村穷,外面的闺女都不愿意嫁进来。现在,只要有把力气,哪天不能赚上上百文钱?我娘家几个有闺女的人家,都打听咱们村有没有能干的小子呢!”说话的是略显福泰的妇人。

    大东哥忙道:“他婶子,那你可得帮我们老大留意一下。不求人家闺女多漂亮,只要人品好,手脚勤快就成!”

    福泰妇人笑出一朵花来,道:“大东哥,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娘家侄女,模样周正,做活麻利,是一把理家的好手。你回去跟嫂子商议商议,如果没意见,我就帮你说叨说叨。”

    “好,好!麻烦他婶子了!!”大东哥笑开了怀,眼角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他以前就是因为家里穷,老大不小了才娶上个媳妇,看来他儿子不会重蹈他的覆辙了。

    闲谈间,余小草来到队伍前面,站在一块高高的石头上,手上是练字的纸卷成的纸筒。她拿着纸筒最准嘴巴,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着:“各位叔叔伯伯婶子大娘!大家早上好!!”

    “好!好!这是大海兄弟的闺女吧,挺精神的!”

    “哎呦,小草,别站那么高,小心摔着……”

    “大海兄弟的小闺女,精怪得很。卖卤菜、种西瓜,都是她的主意呢!瞧瞧人家,咱家咋就没这样的闺女呢?”

    “这小丫头,不知道又出什么新鲜点子了……”

    余小草见自己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笑得更甜了:“大家请安静!!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父老乡亲们!”

    村民们一听有好消息,立刻停止了窃窃私语,都竖起耳朵等着听所谓的好消息。

    余小草满意地点点头,大声道:“周家打算增开两个作坊!需要招一批工人,无论男女都能报名。经过筛选后,签订协议,月工钱不低于一两银子!”

    小草话音刚落,人群里像炸开了锅似的:

    “周家又开新作坊了?还对外招工?太好了!!听说周家调料作坊的待遇贼好,一个月休息四天,月钱不算,年末还有分红呢!我还可惜着呢,因为他们的调料作坊,只用周家的世仆……没想到,新开的作坊居然对外招工了!说啥我也得去试试看!”

    “我也去!!说不定就招上了呢!一个月一两银子,旱涝保收的!不去的是傻瓜!”

    “小草不是说了吗?男女不限,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挖海肠子又不在行。要不,我回去跟俺男人说说,也去报个名?”

    ……

    余小草见她的话引起了村民们的重视,有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周三少说了,先紧着咱们东山村的村民们招!谁家有剩余劳动力,都可以去试试!还有红薯粉、鸡蛋、鸭蛋,周家会长期收购,谁家有吃不了的,都可以拿去换钱!报名时间只有三天,大家互相转告,千万别耽误了!”

    很快,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东山村。当即,就有几户人家相伴去了码头,在周家作坊那儿报了名等待考核。

    也是周三少有前瞻性,他在建设调料作坊的时候,特地多建厂房。一开始只生产调料的时候,只占据了其中不到一半的房子。剩下的,他都单独隔开,分别用来当做皮蛋作坊和粉丝作坊的厂房。

    三天后,周家的皮蛋作坊、粉丝作坊已经准备就绪。做皮蛋,除了外面裹着的“泥巴”外,几乎没有什么技术性可言。小草把制作“泥巴”的配方,传授给了周三少的心腹。每天,由他调制好再由工人们制作皮蛋。因此,皮蛋作坊只经过简单的培训,就能开工了!

    皮蛋作坊需要的人不多,经过面试考核,只收了几个手脚麻利的妇人。而粉丝作坊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无论是和红薯粉,还是敲漏盆,还是捞粉丝晾粉丝,都是技术性比较强的,需要经过严格的培训。

    而且,被粉丝作坊录取的工人,都要签订保密协定,谁要是把方子泄露出去,就要赔偿作坊损失一千两银子,还要被抓去蹲大牢。

    刚听说这一条,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可是,一听粉丝作坊的员工工资高福利好,年终还有分红。经过衡量,大多数人还是愿意签订保密协定的。只要你没有坏心,不把方子泄露出去,啥事都没有!

    和红薯粉的,几乎都是干净麻利的大姑娘小媳妇。时代变了,东山村村民们的观念也在变,闺女媳妇出来赚钱养家不再是丢人的事!

    而负责敲漏盆漏粉丝的,则是年轻力壮的男人,而且是每隔一小时休息一班。这个活全靠力气,要是从早干到晚,胳膊不废了才怪!

    捞粉丝晾粉丝的,选的是干活细致又有耐心的妇人。这么一来,周家的两个作坊,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女性。

    就拿东山村来说吧,以前大闺女小媳妇妇人们闲着没事,都三三两两地围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地唠着嗑。自从周家作坊开始生产后,村子里安静了许多,村口的老榆树下,除了年长的老人,很少看到妇女们了。

    当然,熊氏和李氏除外!这两个典型好吃懒做的类型,干什么什么不成的,人家作坊肯定不会要她们。两人也曾经相伴去作坊报名,人家一看李氏邋遢的模样,第一关就给刷下来了。理由是,周家作坊生产的都是吃的东西,个人卫生都搞不好,如何能保证食品的卫生?

    熊氏也因为手脚笨拙,第二关给刷下来的。熊氏看着几个跟她不对付的妇人,都通过了审核,眼红不已。于是怂恿李氏去找余海他们走后门。

    李氏跟她婆婆一样,是个欺软怕硬的。她不敢去找有靠山的余小草,私下里找柳氏说叨,话里话外逼着柳氏替她去跟周三少说情,被一进门就注意她的余小草听见了。

    “大伯娘!这皮蛋作坊和粉丝作坊,又不是我娘开的,你找我娘有什么用?我娘总共没跟周三少说过两句话,你让她去给你说情,找错人了吧!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家能跟周三少说上话的,除了我就没有谁了!找别人,什么用都没有!!”

    余小草双手交叉在胸前,心中很膈应李氏的欺软怕硬。还当她娘是当初的软柿子呢,想捏就来捏一把?做梦!

    李氏四周看了看,没发现小草的大官干爹,忙弯下腰陪着笑,道:“小草!你看,咱毕竟是亲戚。什么是亲戚?亲戚不就是互相照顾的吗?大伯娘也没求过你什么,就帮帮大伯娘一次吧!”

    余小草眼珠子转了转,道:“要我给你说情,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粉丝作坊里都是重活累活,大伯娘身娇肉贵的,肯定做不来。那就……去皮蛋作坊吧!不过,那里是按件计薪的!手脚麻利,做得多了,月钱就多;手脚慢的,拿得钱肯定少。大伯娘,你觉得行不行?”

    李氏还是很了解自己的,无论闺中还是嫁到余家后,几乎没做过什么活儿,如果按数量计算月钱的话,只怕……

    李氏继续陪着笑,道:“小草,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活……”

    “不是我小看大伯娘你,其他的活你真做不来!如果你觉得不合适的话,那就继续挖海肠子吧,只要肯下力气,一个月也有不少收入呢!”余小草摆摆手,语气有点不耐烦了。

    李氏知道小草不是个好对付的,又有当大官的干爹撑腰,打不得骂不得的,虽然一肚子不满,还是应承了下来。慢就慢点呗,反正做一个有一个的钱。

    最让她满意的是,她做活的时候,张氏不会在旁边看着,她能领多少工钱,她婆婆也不知道,方便她从中扣点下来当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