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卖瓜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想走后门的,可不只李氏一个呢!小草的二舅母,为人尖酸,什么事都斤斤计较,却不是个拈轻怕重的。她从嫁到东山村的堂姐那儿听说,周家作坊先紧着东山村招工,心眼立刻活动起来——要是周家作坊在东山村招满了人,那可就没她什么事了?

    这胡氏背着自家公爹和婆婆,逼着小草那老实的二舅,陪她一起来了东山村。为啥她不自己来,觉得没脸呗!

    当初余小草一家分家出来的时候,小草的姥姥给了几两银子,她拿着这事说叨了好久。每次见了柳氏和余家人,她说话强调都阴阳怪气的。

    俗话说: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句话太有道理的。没想到余家没几个月就翻身了,不但还清了银子,还结交上镇里有钱的生意人。她脸皮还没磨炼成李氏那样,当初那样对人家,咋好意思上门求人家?

    胡氏夫妻俩起了个大早,到东山村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到余家老宅的两人,扑了个空。向旁边收海产的余航一打听,原来地里的西瓜成熟了,一家人都在地里忙活呢!

    “二舅,二舅母,你们先在院子里坐着歇一会儿,这块都快中午了,我娘也快回家做饭了……”余航带着笑容,很有礼貌地招呼着。

    胡氏急不可耐地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们正好去地里搭把手。小沙,你忙你的吧!”

    当初柳汉曾来帮着整过地,知道余家的三亩沙土地在哪儿,也不用人带路,带着自家婆娘往瓜田走去。

    胡氏小声地道:“他爹,你看到卖海产排的那一长溜队吗?你那妹子家,恐怕光这一项,就挣了不少银子吧?”

    “人家赚的是人家的!咱们村又不临海,想赚也没那福气!”柳汉老实人说话实在,让人听起来不太舒坦。

    胡氏瞪了他一眼,道:“咱家那边是收不了海产,可是他们忙不过来的时候,能过来帮忙啊!你看,你妹夫的堂弟,我就不信他是免费来帮忙的?多少有点好处吧?”

    “人家离得近,过来帮忙也方便!!余江这人不错,是个实在人。妹夫没选错人!”柳汉还没明白他媳妇的意思,气得胡氏牙痒痒的。

    “哼!你那妹妹,也是个不当家的!有什么好事,都想不到娘家……”胡氏终于说出了心声。

    柳汉瞪她一眼,道:“咱家又不像你娘家,兄弟不正干,总想着从出嫁的闺女身上刮点油水!你看看你那几个姐妹,都被你娘家兄弟闹腾得快过不下去了!要不是咱爹咱娘宽厚,你在家能有好日子过?”

    胡氏声音顿时软了下来,道:“咱不是正说你妹子吗,怎么扯道我家来了?有这样的兄弟,我也不想啊……”

    柳汉看了她一眼,道:“我妹子分家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咱都是知道的。她家刚刚过得好一点,咱当哥哥嫂子的,可不能添乱!等见了慕云,把事情说了。她能帮就帮,实在帮不上的话,你也不能说难听的,记住吗?”

    胡氏就是嘴巴坏,自私了点儿,对于自家老爷们的话,她还是能听进去的:“我记着呢,咱毕竟是来求人的。我肯定管住自己的嘴!”

    说话间,来到了瓜田边。绿油油的瓜蔓上,一个个大西瓜晒起了肚皮。余家人正在瓜田里,弯着腰轻轻敲击着西瓜,从中找出成熟的采摘下来。地头上,西瓜已经堆得高高的了。

    “哎呦妈呀!这就是西瓜,长得可真大。一个少说也有十几二十斤吧?别说咱这小村子了,就是镇上也很少见这稀罕玩意儿吧?他爹,你说这得多少钱一斤?”胡氏稀奇地围着西瓜堆,口中啧啧不已。

    余小草略显吃力地抱着一个熟透了的大西瓜,歪歪扭扭地走过来。柳汉见状,忙迎上去,接过她手中的西瓜。

    “二舅舅,您怎么来了?早上的时候,我跟娘还说起你和大舅舅呢!”余小草虽然不太喜欢胡氏,对这个略显木讷的二舅舅却没什么恶感。

    柳汉把手中的西瓜放在西瓜堆里,搓搓手,笑容腼腆地道:“你二舅母想去周家的作坊做工,不知道他们收够人了没有?我陪她来问问。”

    余小草看了盯着西瓜的胡氏一眼,道:“还差几个晾粉丝的工人,需要心细有耐性的人,男女不限……”

    柳汉嘿嘿笑着,道:“你二舅母别看说话不太好听,干活可是一把好手!”

    胡氏在一旁支棱着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了什么。闻言,她在一旁拼命地点头。

    余小草垂下眸子想了想,道:“那好吧,下午我陪二舅母走一趟。不过,粉丝作坊要签保密协定的,要是泄露了做粉丝的方法,是要赔钱和蹲大牢的!”

    胡氏忙发誓赌注:“小草,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对外说作坊里的半个字!……刚刚,你说要找你大舅和二舅,有什么事吗?”

    胡氏的目光,朝着成堆的西瓜看过去。那边,柳氏正忙着给王二狗称西瓜呢。

    说到王二狗,自从小草答应让他赊西瓜卖,就对余家的瓜田异常上心。碰到小草和余海爷俩浇水的时候,也会抢着帮忙挑几担水。晚上,还会主动过来帮忙看瓜,让余海能替换着回家休息几日。

    这几天,他几乎天天到瓜田来看看。知道今天余家摘瓜,天没亮就过来帮忙。虽然他不太懂瓜熟不熟,但是一趟一趟地帮着往地头上运。大早上的,忙一身汗,比干自己家里活还上心呢!

    他早就把家里的手推车修好了,准备今天推一车去码头探探行情。他知道余家要在镇里开个瓜铺,本来打算去镇上卖瓜的他,便歇了这个心思。论起卖东西,八个他也比不过一个余小草。码头上南来北往的客商和客船,每日客流量还算不错,有钱人应该不少。于是他听从了小草的建议,去码头开辟市场。

    “小草,你说我又不太认秤,要是卖亏了可咋整啊?”王二狗以前绝壁一个不学无术之徒,自从娶了媳妇才稍微收敛了些。他媳妇倒是挺能干,几乎没有什么能难得倒她的。可是,他媳妇不正揣着娃呢吗?他咋舍得让媳妇往码头来回奔波呢?

    余小草冲他笑笑,道:“这简单啊!大一点的西瓜,有二十来斤,你从这里拿瓜给你按批发价一五十文一斤,成本就是三两。到镇上,你就卖五两银子一个!小一点的卖四两,再小的十来斤样子的,卖三两,不就得了!”

    王二狗还没来得及反应,胡氏就惊叫出声:“什么?一个瓜要五两银子?五两银子够一户人家吃喝半年的了?能卖出去吗?”

    柳汉猛地拉了下媳妇,瞪着眼睛道:“不会说话就别开口,没人当你是哑巴!!”

    王二狗却不以为意地笑着道:“柳家嫂子,咱这样的人家,当人不舍得花几两银子买个西瓜了。可码头有不少不差钱的富贵老爷,咱这西瓜,水分多味道甜,还独此一家,别处没地儿买去!别说五两了,就是再贵点,也不愁卖不出去!!小草,你这个主意好,我就这么干!”

    柳氏已经把瓜称得差不多了,王二狗的手推车不大,能装二十个西瓜已经到顶了。

    “一共三百六十八斤,给你算个整数,就算三百六十斤吧。小草,给你二狗叔算算多少钱!”柳氏的算术,跟几个孩子比起来,弱得布置一星半点儿。这么大的数字,她可没那个自信算出来。

    余小草在心中默默一算,很快答案就出来了:“二狗叔,一共五十四两银子!我给您写个欠条,您按个手印就可以把西瓜取走了!”

    欠条已经写好了,只要填上西瓜的斤两和钱数就行了。余小草用吸了墨汁的鹅毛笔,在上面填好数字。又细细读了一遍给不识字的王二狗听。

    王二狗很爽快地用食指蘸了墨汁,在上面印了自己的指纹,道:“不用念了,不信别人还能不相信你们?一会儿我媳妇来了,你就说我去码头了。”

    王二狗按照西瓜的大小,把称好的西瓜在手推车上装好码齐,干劲十足地推着走了!

    余小草镇里的铺子明天开业,所以今天要把西瓜先运到店里储备起来。她捋起袖子,费力地搬起一个西瓜,努力地往驴车上装。柳汉见状,忙道:“你放着,我来装!”

    胡氏也颇有眼色地抱起一个西瓜,道:“小草,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哪能搬得动?不就是往车上装吗?交给舅舅舅母就行了!”

    小草也不跟他们客气,一边帮忙一边对柳汉,道:“二舅,这时候地里也没多少活,不如你也弄一车西瓜,到镇上去卖!这西瓜只要不摔不碰,至少能保存个五六天呢,一天卖不完第二天可以接着卖……”

    柳汉沉默地搬了几个西瓜,才木讷地开口道:“一个西瓜,成本都要二三两银子,我怕砸在手里……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车装运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