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二更)竞争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小石头却情绪饱满地道:“二姐,放心吧!院长都说我有读书的天分,还说明年的童生试,虽说不能保证名次,过肯定能过的!二姐,你就等着做秀才姐姐吧!”

    年仅七岁的小石头,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知道家里在镇上买了不少耕地,租给佃户种了。按照二姐目前的赚钱速度,将来肯定会买更多的田地,置办更多的产业。他年纪小,又处于读书阶段,帮不上什么忙。可如果他考上秀才的话就不一样了,那么家里的田地和产业,就可以不用交赋税,能省上一笔钱了!

    他又不求少年成名,考个案首什么的,更不求什么三元及第的虚名。只想着早点考个秀才,为家里分忧。以后再脚踏实地,在乡试上努力考出好的成绩来。

    一个烧鸡、一只盐水鸭,对于四个半大的孩子来说,吃起来绰绰有余。小石头还请来了几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起享用。看到她刚穿越来时还在泥地里打滚的小淘气,已经成长为进退有致的小书生了,还有了自己的朋友圈,余小草感到无比欣慰。

    几个孩子吃得欢实,赞不绝口。余舤的小伙伴之一赵达通,是出身盐商家庭,是不差钱的主儿。他小声问小石头:“余舤,你家提前几天预定的烧鸡和鸭子?我爹嫌麻烦,只偶尔去预定那么一只,一个月都未必能吃上一次呢!”

    小石头想了想,觉得朋友之间应该坦荡,解释道:“我家跟珍馐楼的三少关系还算不错,从他们家买烧鸡不需要排队!”

    小胖子孙润泽羡慕嫉妒恨地大叫着:“什么?这么牛??那以后我们想吃烧鸡了,是不是可以摆脱你或者二姐去帮忙买?”

    小石头有些迟疑地道:“偶尔一次还是可以的。毕竟珍馐楼的烧鸡和桂花鸭销量太火爆了,每天生产的数量有限,而且都是预定出去的,买多了我怕扰乱人家的销售。”

    刘金辉毕竟大了两岁,说话做事都稳重些。闻言,他点点头道:“余舤说得不错!只能偶尔为之,否则,再大的情分也会被磨光的!”

    “嘿嘿!这个不用说,我自然知道!十天半个月的吃上一次,我就心满意足了。经常吃的话,休沐回到家,我娘看到我又胖了,会罚我负重跑步的。累死人!!”孙润泽的娘,嫌弃他一身肥肉,总琢磨着让他减肥。这让他很是无奈!

    司徒清年岁小,心中藏不住问题,一边啃着鸡翅膀,一边好奇地问道:“余舤,你家不是种地的吗?怎么会跟周家三少爷认识的?”

    其他人也很想知道,只不过怕问出来余舤不高兴,就忍着没好意思开口。闻言,连手中啃着的鸡肉鸭肉都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直直地看着余舤。

    二姐经常教导他,身份地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他们家虽出身贫寒,但一定不能看轻自己,环境只不过是成长中的一种磨练。别看他们家现在不过是农民,他坚信通过自己和一家人的努力,一定能够成为让别人羡慕和仰望的存在!历史上,寒门学子考中状元的,并不少见,不是吗?

    余舤神态自若地冲他们笑笑,道:“我爹擅长渔猎,以前捕到的猎物和精品的海鲜,都送到珍馐楼。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后来我们家早熟的蔬菜,也只供应他们一家酒楼。或许看着这样的情分上,珍馐楼才会为我们破例吧?”

    小石头心里很清楚,珍馐楼的许多招牌美食,都是二姐的功劳。可二姐会做这些的理由太过玄幻,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免得生出事端来。

    他的解释并未引起小伙伴们的怀疑。毕竟初春时节,只有珍馐楼推出价格高得吓人的绿叶菜,吃了一冬天萝卜白菜和肉类的唐古人图新鲜,几两银子一盘的小青菜,每天去晚了都吃不到。或许是感情攻势,让余家不再把蔬菜卖给其他家酒楼的让利吧?

    而此时的余小草,不知道小弟为了给她打掩护绞尽了脑汁。她正坐在珍馐楼预留的包间里,面前除了小郡王外,还坐着殷殷期盼地看着她的周三少。

    事情是这样的。从荣轩书院出来后,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余小草领着小郡王主仆,一路溜溜达达来到了珍馐楼。恰巧,今日周三少忙里偷闲,在店里的包间里喝茶。听说余小草来了,喜出望外,他正想找余小草商量事呢!

    把余小草一行人请入包间后,周三少才发现京城里风头正盛的阳郡王也在。为什么说阳郡王风头正盛呢?第一、朝廷放出话说,阳郡王不负众望,带回了高产耐旱的玉米种子和土豆种子,被皇上封赏。其二、他从海外带回了不少中原没有的精妙物件儿,例如能够报时的座钟,漂亮的珐琅器具,精美的象牙雕……放在他名下的珍宝斋出售,火得不得了。其三、阳郡王前阵子不知从哪弄了早熟的西瓜,在京城掀起一股抢购的风潮。总之,现在京城谈论的话题,主要是围绕阳郡王这个风云人物。

    一番见礼之后,三人相继入座。余小草首先开口道:“还以为周三少您,目前正在京城忙得不可开交呢!怎么有时间回唐古啊?”

    “最近几年,皇室并未有大兴土木的工程,因而木材需求量不大。周家有自己的木材繁育基地,这个不需要担心。这个月的干鲜也已经交了上去。珍馐楼京城的第二分店,也正式营业了……”周三少心中有所求,因而解释得十分清楚。

    朱俊阳心中略带惊讶,抬眸看了周家的未来家主一眼,心道:这家伙说这些给余小草听,目的何在?不过,他未从周子旭身上探知到任何恶意,便又垂下眸子,盯着眼前的杯子,说了句:“茶!”

    余小草心领神会地端起他面前的茶水,送到这尊大佛的嘴边。朱俊阳优哉游哉地吹了吹杯子上面的浮沫,轻轻饮了一口,朝余小草示意地点点头。

    周子旭看着小草熟练地伺候阳郡王喝茶,直到她放下杯子后,才略带惊讶地看着她。这个跟他说话毫不客气,经常炸毛的余小草,什么时候变这么乖了?难道……是阳郡王以势压人?

    朱俊阳从周家未来家主的目光中,察觉到对方探究的意味,却继续垂眸端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余小草嘿嘿一笑,装作没看出周三少惊讶的模样,道:“三少,你们周家的产业,不需要跟我报备,跟我又没多大关系!”

    周三少点头道:“周家的产业跟你是没啥干系,可珍馐楼跟你却有莫大的关系。京城的珍馐楼遇到点小麻烦,需要你出手相助。”

    现在换成余小草惊讶不已了:“京城的珍馐楼?我最远一次才去过府城,京城的事我两眼一抹黑,真的爱莫能助。三少,你找错人了吧?”

    朱俊阳也再次抬眸看了周子旭一眼,珍馐楼在京城出了问题,找一个乡村的小丫头有什么用?要找也找像他一样有身份有地位的靠山啊!

    “我就直说了吧!”周三少看了眼阳郡王,一咬牙,道,“咱们的桂花鸭遇到对手了!京城的老字号酒楼‘德丰’,新出了一种‘焖炉烤鸭’,外皮油亮酥脆,肉质洁白细腻,味道鲜美,肥而不腻。而且也学习了咱们的‘饥饿营销’,每天限量发售,价格比咱们的桂花鸭还要高一点,却依然供不应求。把珍馐楼的顾客拉过去不少,桂花鸭的销量更是直线下降!”

    原来是遇到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了呀!她记得前世的“老北京烤鸭”自诩传承了上千年,难道就是从现在开始的?这个焖炉烤鸭或许就是人家的前身来着。

    做烤鸭,她在行啊!前世卖卤菜时,她特地去学做过果木烤鸭。这个也没啥难度,主要就是个炉子、火候和香料的配制。果木烤鸭属于挂炉烤鸭,和焖炉烤鸭各有优缺点。

    挂炉烤鸭的皮下脂肪少,皮脆肉嫩,还具有果香味;焖炉烤鸭油脂水分流失的少,肉质更加嫩一些,鸭脯肉像刚出锅的馒头似的,松软暄腾。她不但会果木烤鸭,还会花香酥烤鸭和蔬香酥烤鸭。她就不信了,集后世上千年饮食文化于一身的烤鸭技术,能比不过一个刚刚起步的焖炉烤鸭?

    周三少望着低头沉思的余小草,焦急地挪了挪椅子,往前凑了凑,道:“小草,你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方子,能够跟烤鸭相抗衡的,分成就按桂花鸭的标准,时限给你延长到二十年。怎么样?”

    依照现在桂花鸭销量,她一个月至少能分两三千两银子,一年就是三万多的分成。如果是烤鸭的话,应该不会比这个少哪去。周三少很有诚意,延长了十年,十年的分红可不是个小数字呀!

    “我知道一种果木烤鸭的方子,首先要砌一个大大的壁炉,受热一定要均匀。”说着,她把建造壁炉的原理边画边解说地写在一张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