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姐弟缘分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从娘亲的话语中,她也听出了想把她许配给阳表哥的意思。芳心暗许的江孜娴,便缠上了朱俊阳。不得不说,这丫头心脏挺的,竟然没有被朱俊阳这个大冰块给吓退,反而愈挫愈勇。

    “放手!!”朱俊阳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凤眸眼角淡淡地扫过江孜娴拽着他缰绳的手,语气中的威胁显而易见。

    “不放!”江孜娴却没被他的冷漠吓住,鼓着小脸,圆圆的眼睛里闪着可怜兮兮的光芒。旁边的余小草都心生怜惜之情。小郡王太没情趣了,这么美的女孩子,怎么能如此粗鲁的对待呢?

    朱俊阳也不跟她废话,像这种以为攀上高枝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女子,他见得多了。表妹又如何?对靖王府那些低调奢华摆设的艳羡,对母妃独宠王府生活的渴望,对花园中奇花异草的垂涎……像这样为达目的不顾廉耻死缠上来的女子,他没对她动手,已经是看在亲戚的份上了。表面装纯良,内心是个大野狼,这是朱俊阳对京城名门闺秀们的评价。

    朱俊阳的耐心已经告罄,他把内里灌注在缰绳上,轻轻一震。江孜娴只觉得手一麻,一股力道袭来,把她向后推出去。当她踉跄着站稳的时候,阳郡王已经一抖缰绳,策马疾驰而去。

    江孜娴扁扁嘴,眼中闪着不服输的光芒。姑母不是说,阳表哥喜欢单纯美好可爱的类型吗?难道她还不够可爱?

    视线转到房夫人和余小草的身上,朝着房夫人身后“昭勇将军府”的匾额上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视:不过是三品闲职而已,阳表哥怎么会结交这样的人家?

    看到小草那双明澈如清泉,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时,她闪过一丝嫉妒。如果她有这么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的话,表哥应该不会这么对她吧?

    又看了小草身上的衣着打扮,江孜娴杏眸转了转,笑容在脸上绽开:“房夫人,你家的丫头长得可真水灵,我就缺这么个灵秀的大丫鬟。你能把她卖给我吗?”

    江孜娴的老爹,职位倒是不高,正四品的鸿胪寺卿。可她爷爷,也就是靖王妃的父亲,乃是太傅,当今皇上尊敬的老师之一。

    虽说自家男人乃是一介武官,犯不着去巴结什么太傅太师的,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房夫人跟江孜娴说话的语气还算客气:“对不住了,江姑娘。你所说的小丫头,乃是我夫君认下的义女……”

    江孜娴眼中的不屑更甚。房将军认了一个小农女做义女的事,京城早就传开了。能够巴上昭勇将军,让他主动认下做义女,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机挺深的。江孜娴便歇了买下她去迎合阳郡王的心思。

    看着江孜娴如骄傲的孔雀般离开,余小草挑挑眉,难怪小郡王看不上她呢,当面一个样,背后又是一个样。京城的闺秀,难道都这样又多个面孔吗?

    “草儿,别气!某些人总爱仗着自己祖辈的权势,眼睛长在脑袋顶上,见多了也就习惯了。不过,面对这样的人也不必一味的退让,你毕竟是我们将军府的女儿!”房夫人也看不上江孜娴的做派,一个四品小官的女儿,还当自己是公主呢,别人都得捧着她?

    吩咐将军府的大管事,好生安顿余海。房夫人便领着余小草进了垂花门,便来到内院。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铺成小径,两旁桃李正盛,满园姹紫嫣红、花团锦簇,其间点缀着假山、小亭,院落不大却很别致。

    走过第二进院子便来到三间厅堂,当中放着一个紫檀木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见夫人领着一个女孩儿进来,廊下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早早地迎上来。

    “这位就是小姐吧,可把您给盼来了。难怪我们夫人总惦记着,站在一块儿果真跟一对亲母女似的。”说话的是个穿粉红色的丫头,十**岁年纪,应该是干娘另外两个大丫头之一。

    果不其然,房夫人指着她笑骂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的,句句说进人的心坎儿里。可不是嘛!你夫人我跟草儿的感情,比亲母女还亲!草儿,这是我的大丫头,叫琳琅。还有一个穿绿衣服的,叫琥珀,性子比较安静。四个大丫头你都认得了,挑两个投你脾气的,给你跑个腿儿。”

    余小草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忙摇着手道:“不用了,干娘,这些姐姐们都是你用惯了的,我要挑了去,您跟前岂不是没人用了?干娘,您听我说完。要是干娘只您自己,少一两个丫鬟倒也无妨,可你还有小麟麟呢,两个丫头又要伺候您,又要帮着照顾我那小弟弟,哪儿能忙得过来?您也知道我的性子的,随便挑两个小丫头给我就行了!”

    房夫人有些不放心:“小丫头哪有珍珠琳琅她们用得顺手?”

    玲珑果然长着一副玲珑心肠,她笑道:“夫人,我去小姐那儿照看几日,顺便带带那些小丫头们,免得慢待了小姐。”

    房夫人知道玲珑是个妥当人,想了想,便点头道:“行!你过去帮着调教几个得用的丫头出来。以后,草儿住府里的时候多着呢!身边不能少了人伺候。”

    琳琅见玲珑自告奋勇去伺候小姐,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她笑着道:“玲珑果然是夫人肚子里的蛔虫,夫人想什么你都知道!”

    说实话,琳琅心中并未把这个干姑娘当多大的事儿。在她看来,余小草还不如以前那个表小姐呢,至少人家跟夫人有亲缘关系。将军认的这个干姑娘,看上去小里小气又土里土气的,实在拿不出手。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能有什么出息?

    她这么想的,府里许多小丫头也是这么想的。夫人身边的几个大丫头,除了玲珑,其他年岁也都不小了,过了二十说不定就要放出去了。在夫人面前,表现好一点,入了夫人的眼,提为大丫头也未必不可能。

    不过,有些小丫头并不这么认为。平日里夫人对这个干闺女甚是看重,不但经常送去一些好吃好玩衣服首饰什么的,还经常念叨着。如果被小姐选去的话,直接就是大丫头了,少奋斗好多年呢!

    不管这些小丫头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们都没有决定的自主权。余小草在挑选的时候,特地注意了小丫头们的眼神,那些闪烁、游移、躲避她目光的,一概不挑。挑了几个眼神正直、干净的,样貌上倒也没多注意。不过,挑出来一看,四个小丫头都水灵灵的,挺漂亮!

    房夫人有些担心,怕干闺女单纯的以貌取人,怕挑到一些别有用心的。她看出来了,阳郡王对她家闺女很不一样,自家闺女的性子又有点跳脱,万一这些漂亮的丫头有别的心思,只怕……

    余小草却没想这么远,她看着自己四个新上任的大丫头,表示很赏心悦目。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

    这时候,奶娘抱着哥儿从耳房中走出,来到夫人身边,笑道:“小公子到底跟夫人亲,一醒来就找您,看不到还不高兴”。小麟麟一看到娘亲,把胖乎乎的小手伸得老长,求抱抱。

    余小草已经有大半年没见小麟麟了,看到白白胖胖漂亮又可爱的小弟弟,忍不住伸出手来,从中间截胡,把小家伙给接过来。奶娘有些不放心,张着手护着,口中道:“小姐,别看小公子年岁不大,重着呢,还是奴婢来吧!”

    没能如愿投入母亲温暖的怀抱,小麟麟扁扁嘴,刚想哭出来给你看,可是嗅到小姐姐身上好闻的味道,他用藕节似的胳膊,抱住了小草的脖子,把脸埋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嗅了嗅,然后抬起头来,嘟着小嘴朝她脸上亲了几下,涂了小草一脸的口水。

    房夫人看了很高兴,笑道:“哎呦,我们麟麟还记得姐姐,知道姐姐是父母以外他最亲的人呢!”

    奶娘也频频点头,惊讶地道:“是呢!小公子除了夫人,跟谁都不太近亲呢。就连老爷,小公子也没亲过他啊!”

    房夫人把小草和儿子一起搂在怀里,亲了亲宝贝儿子,道:“麟儿跟草儿就是有缘分。如果没有认识草儿的话,我就不可能怀上麟儿。麟儿跟姐姐亲近,这岂不是冥冥中的缘分?”

    琳琅一听,还有这茬?看来小姐在夫人心中的地位,并不像她所料的那样。以后要注意点了,不能慢待了这个半路来的小姐。这么想着,琳琅脸上的笑容真诚了几分:“是呢,是呢!我们小公子还记得小姐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姐弟缘分?”

    小麟麟在众人的笑语中,用口水给姐姐洗了个脸,然后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无论谁说多少好话,就是不放开。房夫人心中有点酸酸的,在儿子的小肥屁股上拍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