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暴露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朱俊阳重重地哼了一声,甩了袖子离开了。刘福生总管用手指虚点了余小草几下,叹了口气,也跟着愤怒地主子身后,离开了房府的厨房。

    余小草撇撇嘴,小声咕哝着:“不就帮忙打了个奶油吗?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樱桃笑盈盈地道:“也就小姐您敢使唤郡王爷做事了!郡王爷看着怪可怕的,没想到还挺好说话的嘛。”

    好说话?要是那些被阳郡王教训过的家伙们,听到这句话,准会蹦起来反驳:朱俊阳那个黑脸煞神好说话,你瞎啊?敢情被打成猪头几个月下不来床的不是你,是吧?

    蛋糕烤好之后,余小草先把蛋糕切成三个大小不一的圆形,抹上一层奶油。然后用准备好的油纸,卷成三角筒,把打好的奶油灌进去,在蛋糕上挤出漂亮的花饰。前世,余小草开卤菜店之前在蛋糕店打过工,因为手巧做出的蛋糕颇受好评。

    开始时,有些生疏,慢慢的感觉来了,挤出的花朵,一朵比一朵美,一朵比一朵灵动。因着季节不对,没有可以代替食用颜料的,做出来的奶油花,都是一朵朵白色的。不过,余小草让家里人把冰窖里去年做的果酱,找人捎过来。有红红的草莓酱,黄黄的番茄酱,紫色的葡萄酱……还用菠菜汁加蜂蜜调了一种绿色的酱汁。

    她用这些五彩的颜色,在花朵上勾出彩色的边缘,整个蛋糕顿时生动起来。看着栩栩如生的各色花朵,樱桃和另一个大丫头木樨,眼睛睁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蛋糕分成三层,第一层大概有二十寸的大小,第二层十六寸,最上面的一层有十二寸。每一层都有层层叠叠的花朵,最上面一层中间用红色的果酱书写着:庆祝祝房浩麟一岁生辰,还用各色果酱绘制了一个卡通小人的模样,跟小麟麟有几分的相似。

    前面已经抓好周了,房浩麟小盆友不负众望地抓了一把木质的小刀,得到众人“虎父无犬子”的称赞。席面是请了京城珍馐楼的大厨——刘毕亲自掌勺的,让前来贺喜的人惊喜不已。因为,珍馐楼的大厨很难请的,一个月只接三个外面的生意,都快排到明年去了……

    房家的席面,都是按珍馐楼最顶级的宴席准备的,什么烧鸡、果木烤鸭、盐水鸭……一应俱全,吃得客人们交口称赞。

    最后压轴出场的,就是余小草给小弟准备的礼物——奶油蛋糕。当装饰华美的蛋糕被端上来的时候,客人们都瞠目结舌,一方面为蛋糕的漂亮如珍品所震惊,一方面暗自羞惭自己孤陋寡闻,竟然没见过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什么“奶油蛋糕”。

    当奶油蛋糕被切成三角形的小块,分到每一个客人的面前时,本来已经吃得肚子发撑的客人们,尝了一口后,那浓浓的奶香,绵密的口感,以及入口松软香味有人的蛋糕,一小块怎么能让人过瘾?

    奶油蛋糕更受女眷们的欢迎,吃了一块后,不好意思要第二块的贵夫人娇小姐们,纷纷打听蛋糕是从哪儿买的。口感这么好,造型这么精美的点心,不可能她们不知道啊!

    当得知是房府年仅十一的干女儿,送给小弟的生日礼物时,心顿时拔凉拔凉的。要是外面买的,价格再高,再抢手,她们总有买到的一天。可人家房府的姑娘,虽然只是认的干女儿,也不好开口让人忙活半天,只为了她们的口腹之欲吧!

    离开的时候,这些夫人小姐们脸上不自觉间带着几分惋惜,她们的夫君父兄询问理由后,无奈地笑了。房子镇那个粗人,认下得闺女倒是有几分本事,不但治好了小皇子的病,在皇上皇后面前露了脸。做出来的美食,更是让太上皇这个老饕赞不绝口。做的点心,更是新奇。

    昭勇将军家的姑娘,厨艺堪称一绝的消息,悄悄在京城权贵之家中流传。当天,宫中的九五之尊朱君凡,就听说了“奶油蛋糕”的事,挑了挑眉头——抓住你的小辫子了吧?我的穿越老乡!

    当他想要再次把余小草宣入宫中,做“深切”交流的时候,人家已经告别了干娘,跟着回港口的房子镇一起,离开了京城,一路往唐古城而去。

    朱君凡得到消息后,心中笑骂一句:小丫头,留的倒挺快!不过,他不急,那小妮子跑不了,以后慢慢“收拾”她!

    余小草骑着自己的小红马,跟在干爹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身边,后面是房子镇的几个贴身护卫。小红马看着体型不大,脚力倒是不错,很轻松就跟上了房子镇爱马的步伐。

    要知道,他的爱马虽不能说是可以媲美汗血的千里宝马,可也是不可多得的良驹。余小草的小红马是他送的,不过他觉得闺女年幼,随便挑了个性格温驯的马驹而已。没想到闺女捡到宝了,小红马挺神骏的!

    因着余小草惦记家中的养猪场,一路几乎都是快马加鞭,中午吃饭都是在马上解决的。到了晚上,房子镇的爱马都疲惫不堪,更何况那些侍卫的马儿,都快累趴窝了!而那批貌不惊人的小红马,却依然精神抖擞。当然,这跟余小草长期用灵石水喂养爱驹脱不开关系。

    照这个速度,第二天中午差不多就能抵达东山村了。余小草见护卫的马儿们不给力,怕耽误行程,晚上悄悄给每匹马儿都喂了灵石水。第二天一早,以为肯定不能像昨天那么赶路的护卫们,看到自己的马儿想吃了兴奋剂似的,神采奕奕的,感到玄幻了——难道有人半夜替他们换了马儿?

    房子镇看了给自己的小马梳理鬃毛的闺女,心中隐隐觉得马儿的变化,跟自家闺女脱不开关系。闺女擅药理,难道给马儿们用了驱除疲劳的药物?

    跟余海一样,房子镇骨子里是个疼宠女儿的,他虽心存疑虑,却没有询问出口。这两年,他也发现了干女儿的不凡,她身上肯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但是,这些都不影响他对闺女的宠爱和信任。

    此去京城,一去就是半个多月。离开京城前,余小草跟阳郡王一起,又去了趟皇庄,见玉米和土豆长势良好。有了那几口灵石水井,长不好才怪呢!不过,井水里的灵气只能维持一年,明年再说明年的事吧!

    在唐古镇未做停留,余小草跟干爹在镇上分道扬镳。房子镇去港口主持工作,余小草回东山村。房子镇不放心闺女一个人回去,便派了个手下护送她回去。

    一路飞驰,到东山村的时候,正赶上吃午饭。看到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的小女儿,余海夫妇赶紧放下手中的饭碗。柳氏到厨房给闺女烧水洗漱,余海招呼着那名护卫吃饭。

    “爷爷,你们先吃你们的,饭菜别凉了!”余小草瘫在院中葡萄架下的躺椅上,灌了几口灵石水,感受疲劳从自己身上撤离的奇妙感觉。

    柳氏麻利地烧好水,让闺女在屋里洗了手脸,擦了脖子,换了一身干净舒适的衣服,轻声问道:“饿不饿,想吃什么,娘去给你做!”

    “娘,不用了!中午做的什么,我就跟着吃什么?我又不是客人!”余小草简单地擦了身子,换好衣服后,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还在自家好啊,在京城时刻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生怕给干爹干娘丢脸,真不是一般的累啊!!回到家中,仿佛空气里都充斥着自由舒畅的味道!!

    柳氏带着宠溺的笑,道:“你的确不是客人,外面不还有个客人吗?”

    余小草想想也是,人家不辞劳苦地送自己回来,是应该做些好吃的感谢感谢人家。她出了屋,看到那名护卫已经不客气地在餐桌旁坐下,海阔天空地吃起来。京城这时候的蔬菜还没怎么下来,能吃上绿叶菜的都是有温泉庄子或暖房的,面对一桌子新鲜蔬菜,而且味道如此鲜美,护卫根本停不下来!

    听到余小草的询问,朱骁忙咽下嘴里的蚝油生菜,摇头道:“小姐,不用专门替属下准备了,这些菜挺好,足够吃了!!”

    余小草想了想,让娘炒了一盘蚂蚱酱,又添了一盘韭菜炒海肠。朱骁见菜的分量不少,便敞开肚子吃起来。果然如李力大哥所言,余家的饭菜就是好吃,要是他能天天吃上这样的菜,就是让他留在余家帮忙种地他都愿意。

    余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吃饭的时候,余小草了解到西山脚下的猪圈已经盖得差不多了。三位舅舅陆陆续续帮忙从外边抓了四五十头小猪崽子了,分散在十来户关系不错信得过的人家里。

    “你看,咱家也没有多少养猪的经验,第一年摊子就不要铺那么大吧,这些猪崽子是不是已经够了?”余海有他的顾虑。养猪,光吃粮食的话,谁能养活得起?如果养得太多,自家没有人手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打足够的猪草,拿什么养活这一张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