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庆幸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热热闹闹又是一个新年,春天的脚步悄然而至。东山村西山脚下的余家院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香。已经成为制药作坊管事丫头的樱桃,粉嫩的脸上少了几分稚气,增加了些许威严。

    她捧着一罐熬好的膏药,穿过西院与东院连接的月亮门,笑着给在院中忙活的柳氏请了安,径直走进后院中。

    余家院中帮忙采摘早熟蔬菜的媳妇们,目光追随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屋角。二狗媳妇啧啧了两声,道:“嫂子,这就是将军府派来伺候小草的丫头吧?瞧瞧这模样,比镇上的小家碧玉都要娇贵上不少。就她这模样,能做活吗?”

    富贵婶子也撇嘴道:“我见过这丫头几次,每次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比小姐还像小姐呢!大海媳妇,这丫头到底咋样?欺主的奴才不是没有!如果她不是个好的,你也别怕得罪将军夫人,赶紧把她给送回去!!”

    其他几个妇人,也随声附和着。柳氏温婉地笑着,道:“你们多虑了!樱桃这丫头可仁义了,而且非常能干,如果不是她帮忙,小草每天得忙得脚不沾地呢!说起她的穿戴打扮,那是将军府的份例,府中的大丫鬟都这么穿。将军府来往的都是朝中权贵重臣,要是底下的丫头仆人穿得破旧,起不是丢了主人的脸面?”

    富贵婶子叹了口气,道:“唉!有钱人家的丫头,都比咱们吃得好穿的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哪!”

    樱桃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谈资,此时她正呆呆地站在后院中。只见灼灼粉色桃花下,一个穿着粉色春衫,头上扎着两个小丸子,留着齐刘海的小小少女,仰着粉颈,白皙玉如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她伸长了右手,踮起脚尖,努力地采摘着一朵朵艳丽的桃花。

    “小姐,您说的舒筋活血膏药样品已经出来了,您看看行不行?”樱桃欣赏着如画般的画面,实在不舍得打破眼前的美好。小姐自制的护肤膏效果真好,用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形容小姐的肌肤,再贴切不过了。

    樱桃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细腻的手感让她很满足。小姐无论捣腾出什么新花样,都会第一时间跟她一起分享,就如护肤膏吧,小姐还没用上呢,就先给了她一瓶。据说里面添加了珍珠粉,能够使肌肤美白细腻。果不其然,她才用了一个多月,皮肤就润滑了许多,被海风吹黑的肤色,也亮了不少呢。

    跟了小姐真是她的福气,才年过十五就升了管事丫头,小姐如此信任她,把制药作坊交给她打理,所有药丸药膏的方子,都掌握在她的手上。每天吃的用的,几乎都与小姐一般无二。虽说比在将军府里的时候忙了些,但她忙得充实,忙得高兴!!

    她更庆幸跟杨柳一起从将军府出来,自告奋勇地来东山村这个在府里姐妹们口中的穷乡僻壤中。要是在府里熬资历的话,她跟杨柳恐怕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来。现在,她成了制药作坊的管事,杨柳也作为后厨的管事坐镇京城的卤菜店。十五六岁小丫头能成为手底下管着几十号人的管事,在京城贵族圈里都少见。不知道梧桐和枇杷知道她们现在的状况,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跟她们一块出来呢?

    余小草翩然转身,微风从身后拂过,满树粉色落英缤纷而下,好似桃花仙子,又似花之精灵,充满了灵气。

    她拎着装满桃花花瓣的小篮子,移步樱桃身边,凑过去轻轻嗅了嗅坛中的膏药,满意地点点头,道:“樱桃,你越来越厉害了,这膏药我只写了个方子,口述了制作的过程,你就能一点不差地做出来!看来,你在制药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呢!我没看走眼,把制药作坊交给你,实在是太明智了!”

    樱桃露出一抹害羞的笑意,杏眼中装满了喜悦:“小姐,是您教得好!人都说仆随主人,孙大夫都夸赞小姐您在制药上有天分,我这个做奴婢的,也不能扯您的后腿不是?”

    余小草呵呵一笑,道:“你这张小嘴啊,真是能说会道,这马屁拍得我浑身舒坦!行了,这批膏药封坛后,送往镇上的同仁堂。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银子是赚不完的,要劳逸结合。你要是累病了,我上哪找这么趁手的左膀右臂?”

    一听小姐吧她当做是左膀右臂,樱桃顿时浑身充满了能量,如果她的头顶有忠诚度数据的话,肯定是噌噌噌地往上涨。小姐从来不把她当做下人,从来不用居高临下命令的语气对她,做了好吃的也都有她的一份。在余家,她感受到了亲情的温馨,仿佛自己也是余家的一份子,不可分割的一份子!!

    “小姐!小姐!!村外来了一队人马,其中一辆四匹马拉着的马车好大好漂亮呢!!”一个穿着粗布衣衫,梳着两条辫子,肤色有些黝黑的小丫头,从外面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进门口中就嚷嚷着。

    “毛毛糙糙的,像什么样子!!就你这样的,如果在将军府,早不知被打了多少次板子了!!二丫,你要是再这样,我怎么放心你在小姐身边伺候着?”樱桃拿出大丫鬟的威严,把那小丫头斥责了一顿。

    名为二丫的小丫头,是开春时候余小草在牛马市旁边买来的小丫头。牛马市旁边有个自发形成的买卖市场,那儿不乏头上插着枯草,卖儿卖女的百姓。二丫的娘病重,等着卖她的银子回去救命呢。余小草花了五两银子,买下了这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帮家里做杂活。

    二丫一点都不怕这个善良和气的小姐,家中的老爷夫人大少爷小少爷……都对她很好,就唯独这个叫樱桃的家伙,一见她就训她,好像无论她怎么做都不能让樱桃姐姐满意似的。面对樱桃严厉的表情,二丫慢下了脚步,有些怯怯地偷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希望小姐能够再次替自己解围。

    “好啦,樱桃,这又不是在将军府中,何必这么严肃?放松点儿,免得大家都不自在!”余小草果然不负她所望地开口了。

    樱桃有些委屈地看了自家小姐一眼,道:“小姐,夫人说了,等您再大两岁,就把您接到将军府,给你寻一个门好亲事。二丫既然是您买来的丫头,将来肯定是要跟着进府的。现在不把她的一些坏毛病给掰过来,将来有她哭的时候呢!”

    余小草瞪了她一眼,道:“谁说我一定要在京城结亲的?那些高门大户的,规矩那么多。‘庭院深深深似海’,我才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呢!我都想好了,将来在唐古郊区修一座庄园,把周围的地全买下来收租,做个悠闲的地主婆!等我百年后,把庄园和田地,全部赠送给忠心伺候的丫头婆子,就当她们给我养老送终的报偿……”

    “小姐,您说什么呢!!姑娘家到了岁数,哪有不嫁人的?不行,我得跟柳夫人说说,让她好好管管你!!”樱桃一跺脚,瘪着嘴回了前院。

    二丫见她的身影消失在后院,又变得活泼起来。她舔着脸凑到小草跟前,嘿嘿傻笑两声,道:“小姐,二丫会好好伺候您的!二丫也不贪心,到时候您分二丫五亩地,两间泥瓦房就成!”

    余小草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小姐我可是个长寿的,你可得好好活!”

    二丫虽然憨实了点儿,可也不是个蠢的,她心中把小姐的话一琢磨。可不是嘛!自己比小姐还大两岁呢,小姐寿终正寝的时候,她说不定早就死翘翘了,即使侥幸没死,也七老八十了,给她地也种不了啊!二丫的脸皱吧成一团,可以用“如丧考妣”来形容。

    “好啦!你将来好是提早没了,不是还有儿孙吗?到时候该你的赏赐,给你的后代就是了,至于像死了亲人似的吗?”余小草心中暗骂她一句没出息。

    二丫闻言顿时高兴起来,叫道:“对呀!到时候我伺候不动小姐您的时候,可以让我闺女继续伺候您啊!!”

    “你就这么肯定,将来一定能生出闺女来?”余小草打趣她。

    二丫一脸理所当然:“生不出来就继续生呗,直到生出闺女来为止!!俺们村老张家,一连生了九个儿子,才得了一个闺女。我点子不会像他那么背吧?”

    余小草翻了个白眼:人家都心心念念的生儿子,你倒好,不生女儿誓不罢休!这个没羞没臊的丫头,还不到出嫁的年龄,就嚷嚷着生女儿,真的好吗?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马队、马车的?”余小草突然转移了话题,让二丫愣了一下。

    “二丫头一次见这么庞大的车队,这么豪华的马车,肯定是有什么大官路过咱们东山村呢!!”二丫是开春才被带到东山村的,还不知道靖王府的别院就在西山上,因而很是惊奇。

    ——————————

    不想上班,想放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