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人设崩塌(红包650加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好好说话,别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爷看着生气!”朱俊阳被余小草一打岔,心中对梅香的怒气减到最低。不过,对于刚刚梅香的误会,他此时有些后悔,在那种情况下,他是不是该朝着那莹白细嫩的小脸上啃一口呢?啧啧啧,小丫头还不到十二呢,是不是禽兽了点儿?

    梅香见小郡王没有发火的趋势,心中庆幸余姑娘在,要不然……她那个在王府做内管事的老娘,只有给她收尸的份儿了!

    “爷有这么残暴吗?一言不合就分尸?”朱俊阳头一次窥探别人内心所想,有点停不下来,可怜的梅香再次被当成了实验的对象。

    结果,朱俊阳气得头顶冒烟,原来在这些丫头们的心中,他居然比怪兽还怪兽,就差吃人了!好你个小梅香,平日里看着对爷挺恭敬的,也没流露出多少恐惧的情绪,敢情都是装出来的呀!

    余小草捂着自己的小嘴,笑得好像偷粮食成功的小耗子。原来真如小郡王所言,他身边的人对他都有一种恐惧感。就连梅香姐姐这样,平时在小郡王面前看着挺正常挺自如的一个人,居然也会觉得她的小主子嗜杀成性。

    她突然觉得小郡王这些年过得是挺可怜的,身边没有一个能够真心对他的人,就连最贴身的丫头仆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难怪他脾气会越来越暴躁呢!要换成她的话,指不定会压抑地成抑郁症不可。

    梅香走在前面,小碎步越来越快。小主子怎么把她的心思猜了个十成十?太可怕了!下次来找小公子的活计,还是交给兰香竹香他们吧。唉!别看她在王妃娘娘面前是一等一得宠的丫头,她压力也很大好不?

    朱俊阳盯着梅香的背,目光都能把人戳个窟窿出来。好你的梅香,母妃派你来寻爷,是给你面子,竟然还敢腹诽,爷难道是吃人的妖怪吗?

    余小草实在看不下去了,扯了扯他的衣摆,忍着笑道:“好啦,你就别盯着梅香姐姐啦。她都快被你吓死了!!只要对方心中对你没有恶意,心存敬畏未必不是件好事。”

    朱俊阳发现自己回过头来看余小草时,或许是因为注意力转移了,梅香的心思变得模糊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慢慢掌握了读心的诀窍,以后,想要看谁的内心,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冲着他的小丫头灿然一笑,仿佛严冬中百花齐放,又似寒冰中柳绿花红,把小草迷得一愣一愣的。

    朱俊阳心中的阴霾,好似被一缕清风吹得荡然无存,心胸从来未曾如此豁然开朗过!他得好好谢谢他的小姑娘,是她把他从牛角尖中拉回来,她真是他的幸运星!

    “你……不要这么笑,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朱俊阳的反常,让余小草接受无能。小郡王从来没有笑得如此开怀过,更妖娆艳丽,让人挪不开眼睛了。他要是变性的话,肯定是祸国殃民的女祸一枚!

    “爷高兴,爷乐意!爷心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敞亮、轻松过!小草,爷要好好谢谢你,你想要什么,尽管提!”朱俊阳声音都变得开朗许多。梅香似乎感受到小主子的好心情,也替他感到高兴!

    余小草眼睛一亮,小脸上散发出耀眼的光彩,问道:“真的什么要求能能提吗?”

    朱俊阳心中电闪而过一个念头,蹙起眉头,掐断了她的小希望:“除了让爷放手的事,不管你信不信,爷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小草的脸瞬间变得黯淡起来,皱巴着小表情,嘟囔着:“别说这么满,说不定明天就出现一个大美女,把你的心给叼走,看你打脸不打脸!”

    “你确定你说的大美人,而不是大野狼?还把爷的心叼走……就是来十只八只的大野狼,爷也能全身而退!”朱俊阳给了小丫头一个爆栗子,好气又好笑,拿她实在没办法!

    梅香在前面悄悄慢下脚步,回头偷瞄了自家小主子跟余姑娘的互动,心中道:看来自家小主子是认真的了,这可是别人捞都捞不到的好事,怎么余姑娘却不同意似的?

    自家小主子对余姑娘多好啊,京中那么多门当户对的闺秀,比余姑娘漂亮的多了去了,有不少对小主子都芳心暗许。可小主子从来都不屑一顾,唯独看上了余姑娘这样的。她不是说余姑娘不好,只是觉得自家小主子值得更好的。可偏偏最气人的是,余姑娘还身在福中不知福。梅香替自家小主子鸣不平。

    朱俊阳转身的一刹那,感知到梅香的心思,深以为然。梅香这丫头还是不错滴,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爷大人大量原谅她刚刚的所有失态和过失了!

    “瞧你那得意样儿,是不是又偷看梅香姐姐的心思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梅香姐姐心中对你有念想,否则你得意个什么劲儿?”余小草悄悄地掐了朱俊阳的胳膊一下,心中很好奇他在嘚瑟什么呢?

    她自以为声音很低,没想到梅香的耳朵这么灵敏。闻言,立即往前面跳了几步,回过身来一脸惊恐地望着俩人,眼泪登时就蕴满了眼眶,跪在阳郡王面前,急急地解释道:

    “余姑娘您千万别害奴婢!奴婢要有那心思,马上被天打五雷轰!小公子,请您相信奴婢……奴婢的娘已经给奴婢看好了一门亲事,只等年岁到了,就求王妃娘娘给个恩典把奴婢放出去。奴婢发誓,绝对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

    余小草傻眼,自己不过随口一说,梅香姐姐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丫鬟爱慕主子,这情节不是在宅斗小说中经常出现吗?至于怕成那副模样吗?

    朱俊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安抚地对梅香道:“起来吧,余姑娘是在开玩笑呢!别放在心上!!”

    见余小草一脸懵圈,忍不住道:“这样的话,以后少说为妙。前两年,有个丫头爬床,被爷打断四肢扔了出去。爷还特地把府里所有的大小丫头都召集起来,让她们看看心思不纯的后果。打那以后,爷身边就清净了……”

    想起那个如破布娃娃般,四肢怪异扭曲的丫头,梅香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那丫头本来是娘娘身边最得宠的一个,也是府中所有丫鬟中长得最美,嘴最巧的一个。

    或许小主子对王妃娘娘身边人有几分宽容,养大了她的心,居然借着王妃娘娘关心小主子,让她给送补汤的时候,在里面下了羞人的药,被小主子发觉了……

    听说,那丫头的胳膊腿儿接不回去了,一辈子只能废人似的躺在床上。那丫头的家人把人接回去后,没几天就死了。据说是那丫头的兄嫂觉得养她等于养个累赘,活活把人给饿死的……

    “被人爱慕,又不是件坏事!那个少女不怀春,而你又长得那么引人犯罪,至于生这么大气吗?”余小草不以为然,她眼珠子转了转,一脸神秘兮兮地道,“小郡王,你年岁这么大了,难道王妃娘娘没被你准备通房丫头什么的?”

    梅香闻言,朝着前面紧走几步,心中想着: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先是说小主子长得美,又说什么通房丫头……余姑娘你不要老是捋虎须好吗?玩火一不留意要烧身的,您别连累到奴婢。

    朱俊阳停下脚步,轻轻抓住小草的肩膀,凤眸含情地盯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柔声问道:“草儿,在你心中,觉得爷长得如何?爷要听你的真心话。”

    咦?梅香的脚步为之一顿,小主子今日的打开方式有异啊!余姑娘拿他的外貌说事,居然没生气,还要再确认一下。等等,小主子难道换了芯子,被妖孽附体了?

    余小草被眼前妖孽到不行的容颜,晃了眼神。她润了润嘴唇,被迷得七荤八素,不知今夕何夕地道:“一个字:美;两个字:很美;三个字:太美了!!”

    朱俊阳没好气地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气哼哼地道:“对于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来说,‘美’似乎不是称赞的词汇!给爷换一个!”

    “谁说‘美’不是称赞的词?花美男是小姑娘的最爱,好吗?”余小草嘴里咕哝着,小手揉了揉自己的被拍红的脑门,心中腹诽着:手劲真大,也不知道留着点,脑门都被拍肿了吧?

    朱俊阳挑眉,回首:“那……是不是你的最爱呢?”

    “呃……对于美的事物,谁会不喜欢呢?但,此‘爱’非彼爱!”余小草见又要把自己绕进去了,忙含糊其辞,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小丫头,比泥鳅还要滑溜,一不留神又被她溜走了。没关系,爷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跟你耗。爷就不信了,拿不下你个小不点儿!

    带路的梅香,心中有些明了小公子跟余姑娘的相处模式了。也不知道余姑娘怎么就入了小主子的眼,任凭她像个任性的小猫儿似的,在他衣衫上抓挠,也只是宠溺地捏着她的小爪子,舍不得说句重话,更不要说是惩罚了。此时,梅香的心中,小公子冷酷、残暴的人设,瞬间崩塌。

    ————————

    多谢打赏红包!就不一一感谢了,抓紧时间码字补存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