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倭寇登陆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山上靖王府的别院呢?有没有人去通知?”别院里虽然有不少侍卫,可倭寇人数多,性情野蛮凶残,自诩是高手的阳郡王又不在,靖王妃在山上也不安全。

    负责猪场的杨婆子,忙上前一步道:“我们得到消息后,我家男人第一时间就去别院了。这时候王妃那边应该收拾得差不多了!!”

    余小草环顾院中,见每个人手中的包袱都不大,应该是为了方便逃命,只把家中贵重的东西带上了。余海和刘虎身上背的背篓里东西多些,除了必需品,还每人带了二十几斤粮食,和一口铁锅,碗筷也带了些。不知道那些倭寇抢到东西之后,什么时候能撤退。在山里至少要待上几天,余家和刘家一大家子,必要的食物不带不行!

    进到自己房间,余小草简单收拾两件换洗衣服,把锁在柜子里的银票、碎银也一些首饰带上。想了想,她把角落的药箱也拎了上,里面有治疗风寒、感冒等小病症的药丸子,还有止血消炎的药粉。

    不多时,靖王妃由二十几个侍卫护送着下了山,靖王妃身边的丫头婆子管事仆从,加起来不少于二十个,浩浩荡荡的,规模声势比余刘两家还要大。

    靖王妃看上去镇静异常,她扫视了一眼余家众人,对着沉着冷静的余小草道:“从山上下来时,看到那些来历不明的船队,已经离岸不远了。你们想好了没?真的要进山躲避?不是说山里有猛兽吗?”

    余小草上前扶着靖王妃的胳膊,声音轻柔却坚定地道:“娘娘放心!咱们不进到深山中,应该遇不到那些猛兽。”

    “如果在山外围的话,如果来的是倭寇,抢不到值钱的东西,会不会追进山里,杀人泄愤?”旁边看着像侍卫长的年轻男子,皱着没有不容乐观地问道。

    余小草想了想,道:“我知道一个山谷,比较隐秘。而且入口易守难攻,我们去那儿躲避,即使倭寇发现了入口,各位侍卫大哥守着,他们想攻进来也不容易。”

    靖王妃看了她一眼,问道:“是不是那个生长着许多野生茶花和兰花的山谷?如果是那儿的话,应该挺隐秘。”

    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梅香和兰香两个丫头一眼。这两个丫头,曾经跟小草一块儿去过那个山谷,还带回几种珍稀的花卉。可第二次没有小草陪同的时候,两个丫头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山谷的入口了。梅香一再说,她们明明清楚记得每一段路,可就是找不到入口,那座山谷就好像突然间失踪了似的。

    余小草点点头,道:“嗯,除了那儿,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地方适合几百口人多藏的!”

    “几百口人?还要带着村里的男女老少?人一多,意外就多,余姑娘要想清楚了!”侍卫长似乎不太同意她带着那么多的累赘,眉头皱得更紧了。

    “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有的还沾着亲带着故,总不能放任他们不管。既然有能力,帮上一把又何妨?”穿来这儿已经快四年了,东山村的百姓除了个别比较极品,大多数人都是纯朴可爱的。纯朴的民风,温暖的亲情,让余小草越来越有归宿感。危险来临时,她不忍心放弃任何一个人,哪怕那人跟她有仇有怨。

    余家这边已经准备就绪,村子里却鸡飞狗跳,村民们都慌作一团。很多人家,这个也不舍得扔,那个也要带上。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家中的一针一线都是钱买的,就连破了个洞的簸箕,也要拖着带上。

    规定的时间快要到的时候,村长家门前站满了大包袱小行李的人群。村长看着一位左肩扛着一个巨大包袱,右手拎着一个装满东西的大筐,走两步都歪歪扭扭快被压倒的村民,气不打一处来:

    “现在是逃命,不是搬家!!就你那样,能翻山越岭吗?你就等着被倭寇抓住,剖心挖肝吧!!都给我把包袱打开,除了钱财,只留下三天的粮食,和两间御寒的衣物。其他都给我扔下!!”

    见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动的,村长火气上来了:“你们要是不听劝!行!!你们各自好自为之!我管不了,不管了还不成吗?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你们负责带好孩子们,手上的东西给你们男人。都给我走!!”

    村民们见村长甩手不管他们了,立即慌了神。很多村民开始着手精简自己的行李,把那些不是那么重要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东西,清理出来,找个地方藏了起来。虽说手中的包袱依然有些沉重,却也不怎么影响他们行动了。精简好行李,这些村民拖家带口地跟在村长身后,往西山方向而去。

    那些舍不得扔东西的村民,跌跌撞撞地跟在人群后面,很快就被落下很远。其中就有张氏一家。

    张氏背着一个大大的竹筐,里面除了粮食外,还放了许多日用品,就连缺了个口的瓦罐都不舍得扔下,也放在了筐子里。当然,家中的银钱,她更是贴身携带着,就连李氏都不知道婆婆的银子藏在身上什么地方。

    她身后的余大山,肩膀上那个巨大的包袱,很显然是连家中的棉被都给打包带上了。此时的余大山,看上去像肩上压了一座小山,没走两步呢就气喘如牛了。

    李氏背着的东西比两人少了些,但她体型太过肥硕,平时好吃懒做缺少锻炼,自己走路走不多远就喘不过气来了,更何况带着三十多斤的行李。

    渐渐的,这三人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一步三挪,走得极其艰辛。李氏还一步三回头,嘴里惦记着在码头做工的儿子,祈祷塘沽码头那边不会有事。

    村长一家此时已经来到西山脚下,在余家门前跟靖王妃的队伍汇合了。看着二十多个雄姿英发的侍卫,村长的心安定了几分。

    他上前给靖王妃见了礼,对余海道:“大海,虽说这两年你不大进山了,可毕竟跟着赵小将军打了几年猎,山里的地形比我们这些两眼一抹黑的要熟一些。你觉得我们村这一两百口子人,往哪儿多藏比较好?”

    余海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树上跳下一个身影,那是一直关注船队动态的郑侍卫长。他手中赫然拿着一支单筒望远镜。

    此时的郑侍卫长神色凛然,面色有些焦急,大声道:“船队已经靠岸,果然是倭寇!他们都带着刀,来者非善!!娘娘,事不宜迟,赶紧出发吧!!”

    余家位于西山脚下,地势较高。村长闻言,朝着大海的方向看去,果然,有十来只船停靠在岸边,数十个看不清面貌的人,已经踏上沙滩,朝着村子的方向,气势汹汹而来。

    村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见依然有十来户人家不肯放弃行李,趔趔趄趄地走在最后面。他朝着那些人,恨铁不成钢地喊了一嗓子:“东西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倭寇已经上岸,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追上来!还不把你们背上的大包袱扔了,逃命要紧!!”

    余小草看了一眼白发苍苍,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张氏,漠然地移开了视线。她走到靖王妃身边,扶着她坐上了由两个强壮的仆从抬着的椅子,招呼余家和刘家人跟上,便带头朝着那片她熟悉的山林走去。

    走到离猪场不太远的地方,她吹了个响亮的哨音,一道黑色的身影,闪电般朝她飞奔而来。近了一看,是已经长到一人高的小黑,它甩着蓬松的大尾巴,兴奋地围着小草转悠了几圈,得到她的爱抚后,满足地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片刻不离。

    两只小狼,小白的性子比较野,经常跑进山林中称王称霸,时不时地给小草叼回一只猎物。大多数时间,它都在西山中探险,有一次居然拖回一只猎豹。不过,它身上也挂了彩,小草用灵石水和着草药给它擦了伤口,很快伤口就愈合了。这货典型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伤口刚结痂,又跑山林里野去了。

    小黑则比较亲近人一点。每天很尽职地待在养猪场,被猪场的管事大嫂和小莲喂得膘肥体壮,体型越来越有向猪靠近的趋势。这货很会撒娇卖萌,个头比小草还要高,每次见了她,还得让她抱抱。尽管小草早就抱不起来它了,也得搂着抱着摸摸头顺顺毛,才满意了!不知情的,一定想不到,这萌物是个货真价实的狼!

    余小草带着小黑走在前面,她的身边一左一右是两个拿着刀剑开路的侍卫。紧跟其后的是靖王妃的座驾,郑侍卫长和几个身手不凡的侍卫,把她保护得滴水不漏。接着就是余家和刘家的队伍,大爷爷余立春一家,也被老余头拉过来,紧跟着余家一起行动。

    现在,余家和刘家在东山村村民的眼中,是最安全的,因为靖王府别院的十几个侍卫,保护在他们的周围。西山别院的侍卫,那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身手一顶一的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