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伏击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郑侍卫长点点头,对着身后的侍卫们道:“你们几个,去附近的树上埋伏好,剩下的跟我一起,给余兄弟打下手。”

    余海做的陷阱,是用藤条和绳子做材料,布置了类似绳套的活结。如果倭寇踩入陷阱的话,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把人套住倒吊起来。到时候,那倭寇就任凭他们处置了。

    布置陷阱并不复杂,余海带着几个侍卫,很快就在倭寇进山的必经之路上,布置好十来个陷阱。这时候,树影中间,已经能看到气势汹汹,嘴里叽里呱啦吼叫着的倭寇的身影了。

    郑侍卫长对着余海做了个手势,让他撤退到安全的地带。他则带着其他侍卫,就近选了一棵大树,三下两下跳跃上去。侍卫们除了手中的刀剑,每个人背后都背着弓箭和箭筒。藏身树上的侍卫,反手拿下背上的弓箭,满满地拉起弓弦,对准了倭寇来的方向。

    树林中人影绰绰,显然倭寇人数不在少数。不多时,一个身材矮小,服装怪异,头顶剃秃,满目狰狞的倭寇进入了他们的视线。藏身灌木丛中,密切注视着倭寇脚下的余海,屏住呼吸,看着那倭寇一步步接近自己设下的陷阱。

    近了,近了!那倭寇的左脚,已经踏入了绳套之中!余海当机立断,轻轻拉了手中的机关。绳套立即收紧,套住了那倭寇的脚脖子。余海再猛地一用力,绳子飞快地收缩,借助树枝的弹力,那个倭寇只觉得脚下一紧,扎眼的功夫自己便头上脚下,被吊在了大树上。

    那倭寇吓得“哇哇”乱叫,树下紧跟其后的一名倭寇,愣了一下,叽里呱啦地扭头喊了一嗓子,后面的倭寇纷纷抽出了手中的长刀,把其中一个身材稍微高大些,衣着也比其他人都华丽的倭寇保护其间。不用说,那名倭寇就是这群掠劫者的头头。

    倭寇头头指着树上吊着的手下,呜呜哇哇地说了一通,显然是让其他人去把人给解下来。收到命令的倭寇,还没来得及行动,一支羽箭从叶丛中射出,正中被吊着的倭寇的喉头,登时断了气,像只死狗似的,被吊在树上。

    倭寇头头脸色大变,叽里呱啦地吩咐手下保护他。就在慌乱之中,又有几个倭寇中了陷阱机关,被吊了起来。

    “戒备!戒备!!”先前倭寇头头并不认为拿下一个小渔村能费多大力气,他跟山口将军夸下海口,不用半天他就可以拿下这座小渔村,然后赶去码头跟大部队汇合。

    他万万没想到,这座看上去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渔村,居然提前得到消息,收拾了贵重物品,逃进了附近的大山。虽说村子里,村民撤退时比较匆忙,不少粮食家什都留了下来。可倭寇头头心有不甘,他年轻时候,也参加过抢掠,私下里弄了不少好东西。这次跟将军出来的头目,就有十几个,如果他收获最少,岂不是在将军面前失了脸面?

    憋着一股气的倭寇头目,心中根本没把那些拖家带口的渔民放在眼中。凭着他们平时训练有素,还能追不上手无寸铁的渔民?

    谁知道,这才刚进山,就遇到硬茬了。渔民中居然有经验丰富的猎户,看来他太过轻敌了。

    不过,倭寇头头还是不觉得,凭着几个猎户,能跟他手下这些武器精良,骁勇善战的兵卫相提并论!

    “八格牙路,给我搜!那些该死的家伙们,一定就在附近。一个不留,统统给我杀光!!”倭寇头头脸上露出狰狞凶狠的表情,挥着手中的腰刀,厉声叫嚣着。

    就在这时候,一支羽箭朝着他的面门射来。倭寇头头露出慌乱的神色,他的反应还算快,一把拉住旁边的一个手下,把他挡在自己面前,而他则缩着脖子,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

    温热的液体,带着腥咸的味道,喷在他的脸上。手上的那名手下,抽搐着往地上倒去。那支差点要了他性命的羽箭,钉在手下的心脏部位。倭寇头头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反应够快,要不然躺地上没了生息的那个,就变成他了!

    一股凶悍从心底里升起,他一定要把这些顽固的渔民给揪出来,挖了他们的心肝,挂在海面晾成人干!!

    “给我搜!!把那些该死的大明猪,给我揪出来!!”倭寇头头暴跳如雷,给那些有些畏畏缩缩的倭寇下了死命令,而他却紧紧贴在自己的两个护卫身后,偶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尔露出个脑袋来窥探几眼。

    刚刚那支差点干掉倭寇头头的羽箭,正是藏身树上的郑侍卫长射出的。虽然没上过战场,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没能杀死对方的头目,他深感遗憾。再想寻找机会干掉对方,却发现那个怕死的家伙,死死地藏在其他的倭寇身后。他只好把目标转移到别的倭寇身上。

    附近树上的王府侍卫们,在队长发起进攻后,纷纷射出羽箭来。虽说他们达不到队长箭无虚发的境界,可两三箭射出后也能中上一箭。倭寇们还没看清敌人的身影呢,就损失惨重。

    “撤!敌人太多,先撤!!”倭寇头目是个胆小的,看到自己的手下一个又一个地倒下,他心惊胆战,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手。瞧着,不像是猎户,倒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难道,他们中有间谍,泄露了消息,大明的卫兵有了准备?不行,不能这么被动挨打,否则损失会更加惨重,先撤退到安全地带再说。

    倭寇们接到命令,慌不择路地往后退去。不少人在撤退的途中,背后又中了箭,哀嚎不已。

    余海此时来到了倭寇他们的侧面,手中一把钢叉作为武器,朝着一个落单的倭寇,狠狠地抛掷过去。钢叉正中对方的胸口,一声凄厉的惨叫,引起周围其他倭寇的注意。可是,草木太过茂盛,听到惨叫的倭寇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贸然前来查看。

    余海趁机上前抽出钢叉,七拐八拐地隐没在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中。当附近的倭寇壮起胆子结伴过来查看的时候,地上只留下己方一具尸体。

    就这样,余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专拣着对方落单的人下手,不多时便消灭了七八个倭寇。虽然是第一次杀人,可对方是穷凶极恶的倭寇,跟野兽一样凶残没有人性。余海给自己做了很多心里建设,下手的时候毫不留情,因为他知道,如果东山村的村民落入他们的手中,绝对没有好下场!!

    杀了七八个倭寇后,余海回到王府侍卫埋伏的地方,郑侍卫长从树上跳下。余海问道:“咱们还追不追?”

    郑侍卫长给附近的手下做了个手势,侍卫们纷纷跳下藏身之处。他对余海摇了摇头,道:“倭寇之所以撤退,是因为咱们打了对方个措手不及,对方不知道咱们到底有多少人,不敢硬碰。虽说咱们消灭了不少敌人,可对方在人数上还是占很大的优势的。等对方缓过劲儿卷土重来的时候,咱们这十几个人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是一百多倭寇的敌手。咱们首要的目的,不是歼敌,而是给娘娘和村民们争取撤退的机会!”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余海觉得郑队长说得很有道理。那些倭寇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自己能够杀掉那些家伙,纯粹是趁对方慌乱中没有防备,偷袭下才得手的。要是真枪真刀的硬拼,他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倭寇的对手的!

    郑侍卫长沉思片刻,道:“待会儿倭寇再上来的时候,咱们分头行事,把敌人引开。再利用地势,寻找时机,逐个击破!”

    他的手下身手他很清楚,一个人对付三五个倭寇绰绰有余。最让他担心的是余海,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也没有武艺在身。他刚刚已经跟余家人保证了,要保护好余海,不会让他面临危险境地。

    “余兄弟,待会儿你跟着我!”郑侍卫长觉得还是把他放在自己身边安全些。

    余海摇摇头,道:“放心吧!在这山林中,我还是有自保之力的。遇见倭寇,打不过的话,逃走应该没问题。郑队长,你放手干你的,不用管我!!”

    那边倭寇头目跟几个心腹碰头一商量,一致认为对方人手不多,而且每个人携带的羽箭数量也是有限的,刚刚那一阵箭雨,对方手中的羽箭数量应该不多了。

    于是,倭寇头目重整队伍,朝着山林的方向继续进发。这一次,他们态度上谨慎了许多,基本上都是三人一伙五人一队的,而且每一个小队互相之间的距离都不远,危险来临时,能够及时互助。

    倭寇们猫着腰,瞻前顾后畏畏缩缩地向前行进着。这一路再没遇到敌人,很快他们又回到遇袭的地方,那儿除了一地倭寇的尸体,还有凌乱的羽箭,什么也没留下。吊在树上的几个倭寇,此时也早已成了尸体。每个人的脖子上,都被人用刀剑割开了喉咙,鲜红的血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