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港湾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余小草已经从小补天石那儿获得了确切的答案,毫不迟疑地道:“目前唐古那边运送过来的小麦种子,种下去的话,产量应该能维持甚至超过我们庄子上的产量。如果是二代种子的话,估计要减产一部分,毕竟小汤圆的灵力,在一代又一代的种植中,会渐渐消散的。”

    “那岂不是说,要想维持高产,就必须从你手中购买种子。至少两年就要购买一次?”朱君凡脸上现出忧虑的神情,若是这样的话,等那个石头妖精功德圆满的时候,农作物的产量又要恢复以前的状态了。

    余小草点点头,道:“所以,必须尝试培育真正高产的种子,而不能一味地依赖小汤圆啊!”

    朱君凡沉吟片刻,问道:“你把这么珍贵的金手指,明目张胆地带在手腕上,就不怕别人抢去吗?”

    余小草抬眸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越是藏着掖着,不越容易让人怀疑吗?毕竟这颗五彩石看着虽然很漂亮,可毕竟是石头,不是吗?我把它编织成手链戴在手腕上,别人问起来,就说是请高僧开过光的,像平安符一样,能够保佑我健康的成长。谁还能拉下脸面来抢一颗只是好看的石头?我也不是傻的,得了宝贝到处去宣扬。目前为止,除了我自己,也就皇上您知道这颗五彩石的神奇了。”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皇上您老人家不兴起坏念头,这颗五彩石就没第三个人抢!

    “哦?你就这么相信我这个老乡?不怕我见猎心喜,抢了你的?”朱君凡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又兴起逗弄这个精灵古怪的小老乡的念头。

    “你为刀殂,我为鱼肉。谁让你命好,穿到帝王之家,成了九五之尊呢?你问我,我哪敢不老实回答。你也说了,欺君是要杀头的!!再说了,小补天石的灵力目前也就对植物有效果,皇上您身娇体贵、日理万机的,总不能亲自下地去种田吧?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替您分忧吧!”

    余小草很狗腿,人家毕竟是皇上,身处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要认清身份,不能仗着来自同一地方,而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那样的话,也就离死不远喽!当然,也不必像其他人一样,总捧着皇上说话,毕竟处在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上,也想有那么一时半刻轻松的时候。老这么端着,会很累的。

    “哦?你这块五彩石,真的就只对植物有效?”朱君凡见小草说话的时候,在一旁啃着他杯子的小奶娃儿冲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并且一脸的不服气,忍俊不禁地反问道。

    余小草瞪了那个猪队友一眼,叹了口气,认命地道:“其他的功效也有那么一点点,例如强强身健健体啦!能够激发药物的效果啦!能够美白细腻皮肤啦……之类的。”

    朱君凡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镇尺,看似随意地问了句:“哦?只有这些?没有别的了?例如……起死回生之类的?”

    余小草睁大了眼睛,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可能!小补天石的灵力有限,哪里能达到如此逆天的效果?就是它恢复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达到!”

    朱君凡定定地看着小丫头略显夸张的表情,嘴角微微向上勾起,指着抱着紫砂壶对着壶嘴喝水的小奶娃,轻笑一声道:“那它……全盛时期,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

    “谁知道呢!毕竟它的灵力,目前还不能发挥百分之一。”余小草不敢再深聊下去,真怕这个穿越老乡会突然间起了把小补天石据为己有的念头。

    朱君凡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着,感受到小丫头忐忑的心情,故意道:“这颗小石头,灵力只能发挥百之一二,就有如此功效。如果恢复到全盛,会是什么光景呢?我很期待……怎么办,我都忍不住想要把它抢过来了!”

    “它已经认主了,你抢了也没用!”余小草的心咯噔一声,仔细地看着皇上的表情,不知道他是说笑呢还是认真的。

    “那……如果它的主人——没了呢?”朱君凡故意露出一抹凶狠目光,嘴角勾起的弧度,让他的表情看起来阴阴的。

    余小草浑身冰冷,嘴唇瞬间失了颜色。是啊!如果她死了,小补天石不就能了无主之物了吗?难道……这个穿越老乡,终于兴起了除她后快的念头了吗?

    “别怕!既然跟本神石绑定在一起,哪里就那么容易让你死了?你必定是要寿终正寝的!”小补天石看到自家主人没出息的反应,忍不住捂脸——它怎么就认了这么个怂货当主人呢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千万不能让另一个空间的伙伴知道,太丢脸了!

    朱君凡这才正眼看着那个光屁股的小娃子一眼,好整以暇地问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果我真要取她的小命,杀人夺宝呢?”

    “你尽管试试!不知道死得那个人是谁呢!!”小补天石的语气中充满了俯视众生的傲娇感。以它现在的法力,别说这宫中的御林军了,就是千军万马中,也能保主人周全。

    余小草恨不得将小补天石的嘴巴给堵上,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嘛,人家可是皇上,要是真惹恼了他,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即使小补天石能够保她全身而退,可她向往的是安安稳稳的日子,而不是亡命天涯啊!余家、柳家、刘家,那可是几十口人命啊!!

    朱君凡面上的表情不变,目光却更加深邃了,他轻笑一声,道:“她不过一介平民,也值得你这样为它?朕乃天之子,身上带着龙气,在朕身边修炼,难道不比在她身边强吗?”

    小奶娃子光着小脚丫,走到他身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好像在衡量一件物品的价值。良久,小家伙才摇头叹息道:“留在你身边,的确对我的修炼很有帮助!”

    顿了一下,它对慌乱不已的余小草做了个稍安勿躁的表情,继续道:“如果本神石还没有认主的话,你的确是最佳的选择。可惜,本神石已经跟小丫头缔结了血契,如果背叛主人的话,会被打成原形,再恢复神智的时候,恐怕已经是几百甚至上千年以后了!”

    小补天石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你小子就别想策反本神石了,即使本神石斩断了跟主人的联系,你也不可能得到分毫的好处,除非你能活个上千年,等到本神石重新恢复灵智跟你缔结契约。可惜你只是个凡夫俗子,那时候你早已是枯骨一抔,不知会便宜了谁呢!

    “看来,宝物的确需要机缘的!”闻言,朱君凡那一丝丝的奢望被彻底剪断了,心中换来一阵轻松。见小老乡吓得不轻,他忙露出安抚的笑容来,“别怕,我刚刚是逗你玩的呢!”

    是不是纯粹逗她,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可多得的宝物,谁不想拥有?既然注定了他没有那个机缘,也只能放手了。

    “皇上,阳郡王求见。”御书房外,苏然大总管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室内略显沉重的尴尬气氛。

    朱君凡哈哈一笑,调侃道:“宣那小子进来!朕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何至于这么紧张?”

    朱俊阳踏入御书房的那一刻,清楚地感应到一种另他不太舒服的感觉向他涌来。如果说余小草是唯一一个让他感应不到心思的女子的话,那么皇上和皇爷爷是唯二能够隔绝他读心术的人。他把这归结为龙气护体的原因吧!

    御书房内的两人,都是他猜不透的,可敏感的他还是感应到不平常的气氛来。担忧地看了让他牵肠挂肚的小丫头一眼,见她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疼到五脏六腑之中。

    “皇上,余小草生于乡野,没什么规矩,如果有冒犯之处,臣替她向您请罪。”朱俊阳知道小丫头胆子大,在他面前什么话都敢说。可她面对的毕竟是皇上,不可能一味地容忍她。难道小丫头言语间冲撞了皇上,遭到斥责,所以才会如此惶惶然?

    朱君凡脸上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微笑,呵呵轻笑一声,打趣道:“哟!这还没过门呢,就护着了?没想到被称为冷面杀神的阳郡王,居然也有柔情体贴的一面。”

    朱俊阳脸微微一红,瞟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轻轻拉着他衣角,一副信任依赖他的小丫头,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情愫。怕小丫头害羞,他忙道:“皇上,女儿家脸面薄,您口下留情。免得将来微臣追妻路漫漫,平添了许多阻碍!”

    “啧啧,我说小堂弟啊,女人不能惯着,免得蹬鼻子上脸!”别人或许不可能,至于他这个小老乡嘛,他敢肯定骨子里一定是个不安分的。他的小堂弟,以后有的被折腾了!

    阳郡王进来的一刹那,心中惶惶然的余小草,瞬间安定下来,好像风雨中的小草,终于寻到了一棵遮风挡雨的大树一般。因此,情不自禁地挪到他的身后,寻求庇佑。那伟岸高大的背影,仿佛能够阻挡一切狂风暴雨,躲在他的身后,安全感满满。女人再怎么要强,最终还是需要一个能够停靠的安全港湾,不是吗?

    ————————

    突如其来的降温,感冒病毒肆虐,作者君中招倒下,存稿君重出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