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来访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靖王这个皇叔,能力不错,也没什么野心。他的三个儿子,老大稳重,老二激进,老三的性子最难捉摸,却是三人中最有能力的。如果不是因为俊阳身上的不稳定因素,他早就重用那小子,哪容他时不时地往东山村跑?

    正寻思间,苏然好像看出他心中所想,把方才在乾清宫门前发生的一幕,细细地讲给皇上听。

    朱君凡扬了扬眉,能够将小堂弟从暴虐的边缘拉回来,这小丫头还算有几分本事。一个锅配一个盖,余家小姑娘应该是上天特地给俊阳那小子准备的吧。要不然也不会穿越千年,来到这儿跟他相遇。

    能制住那小子的女人终于出现了,朱君凡这个做堂哥的,终于松了一口气。转念又一想,幸好自己最终没有做出“杀人夺宝”的错误决定,否则俊阳那小子失控之下不把乾清宫给掀了?

    且说骑着马亦步亦趋地跟在将军府马车旁的朱俊阳,探着身子从窗口往马车里看了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草,在御书房中,你为何如此紧张?皇上他逼迫你了?”

    关于自己身上的秘密,多皇上一个人知道就够凶险的了,她哪里敢再向其他人透露?自古以来,人心是最难测的,虽说阳郡王对她和她家照顾有加,可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谁能保证他不动心呢?

    “没……没什么!皇上只不过对我期许太大,希望我能够种出亩产千斤的小麦和水稻而已。或许压力有点大,所以有些失神。小郡王,我刚刚没有在皇上面前失态吧?”为了躲避刚刚的话题,余小草故意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反正,朱俊阳的读心术对她有没用,撒个小谎也无伤大雅。

    朱俊阳认真地看了小丫头一眼,既然她不想说实话,他也不会逼她,他甘愿做那个默默守护,让她一生无忧的保护者。只是,不知道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马车内外的两个人,一个心神未定,一个思绪万千,一时之间陷入了静寂之中,只余下马蹄踏着路面的清脆声,和马车轱辘轧过路面的声音……

    朱俊阳将小草送到将军府门前,看了一眼忙不迭地打开侧门,迎接小姐归来的门房,心中涌上一个念头,柔声道:“你也是有差事的人了,以后皇庄的庄头,和户部六品以下的官员,都会时不时上门请教,就是那刘尚书,也不保证不来烦你。这么一来,你住在将军府中,会多有不便,爷在附近有个小巧却精致的院子,如果你需要的话,尽管拿去……”

    余小草认真地想了想,才开口拒绝道:“我爹过两天要回唐古,那边庄园上的事宜,还要他坐镇。咱们的庄园既然入了皇上的眼,就要把它经营好。我爹领了七品官,自然要担起责任来。这样一来,就我一个人留在京中,我干爹干娘肯定不放心让我搬出去住的。顶多……我向干娘要个通着角门的单独院子住。”

    朱俊阳没有再强求,小丫头才不过十二岁,在别的人家还是向父母撒娇的年纪,要真让她单独住一个院子的话,甭说别人了,就是他也是不太放心的。

    两人在门边说着话,侧门里探出一个脑袋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余小草身边的小丫头惜春。余小草属于起名无能的那种类型,院子里的大丫鬟都还是在干娘的帮助下给起的名字。

    樱桃分管着东山村的制药作坊,杨柳坐镇京城的卤菜铺子,梧桐和枇杷两个丫头,心思活泛忠心略显不足,伺候着日常起居倒也罢了。可现在她被封了官,执掌皇庄的一切事宜,就迫切地需要培养自己的帮手了。

    下面的小丫头的名字,她是盗版了红楼梦中贾家几个闺秀的名字,分别是探春、惜春、迎春和贺春,元春的名字太过扎眼,被她弃之不用了。这几个丫头的名字,还被干娘称赞说有意境有水平呢。反正这时代还没有红楼梦呢,曹雪芹那厮都没出生呢,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厚着脸皮领了这称赞。

    四个春中倒是有两个能用的。譬如眼前这个惜春,头脑灵活知道变通,办事从不拖泥带水,而且有自己独立丝毫的能力。最重要的一点,这丫头对她绝对忠诚,而且带着点小崇拜。自从她被封了官以来,小丫头每次看她的时候眼中都带着小星星。对于她说的话,像圣旨一样遵从,而且每次交给她的差使,都严谨地完成。

    这会儿,小丫头眼中带着兴奋,脚下生风,一溜烟儿地跑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过来,没等喘匀气息,就迫不及待地道:“小姐,户部的刘尚书已经在将军的书房中等待多时了。”

    余小草心中明白,肯定是为了她那对农作物有利的“药水”来的。瞟了惜春那丫头一眼,发现这丫头正星星眼地看着她身上的官服呢。

    朱俊阳伸手扶了扶小草头上歪掉的玉簪,轻声道:“这刘尚书,真是个工作狂,都这个时辰了,还赖在人家家中。你且去把他打发了,明日一早,爷来接你去皇庄。早点休息,让你的丫头给你熏些安神香,煮杯安神茶。”

    对于阳郡王的关心,余小草倍感温暖,她乖巧地点点头,像只柔顺的猫儿,挥挥爪子跟他告别,跟着惜春去了前院的书房。

    刘尚书在书房里已经喝了不知道几杯茶了,他的意思很明显,早点把药水弄到手,早点喷洒到玉米苗上,他才能心安。京中的那十八家粮铺,今日第一天出售玉米种子,卖得很火爆。听说京城周边的村子,都已经事先通知下去,村民们在村长的带领下,纷纷往京城赶,。估计粮铺附近的客栈,最近几天生意都不会差了。

    他急吼吼地赶到将军府的原因,也有把这个消息跟余姑娘分享的意思。谁知道人家刚吃过午饭,就被皇上召进宫中去了。看来,皇上跟他是一个意思,重中之重是把粮食产量给提上去,让老百姓不饿肚子。

    想到民生问题,刘尚书不禁叹了口气,最近两年北方不是干旱就是蝗灾,幸好皇上及时作出决策,派阳郡王走水路南粮北调,才不至于饿殍遍地。为了让老百姓不饿死,皇上真是操碎了心啊!如果这些高产的作物能推广,家家有余粮,何至于灾难来临之时,乱了阵脚?

    日头一点点偏西,余姑娘进宫已经整整一个下午了,足以看出她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那些歧视余姑娘是女儿家,妄图阻止皇上封赏的大臣,也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人家余姑娘被封官,可不是个摆设,而是真真切切干实事的官儿,比有些尸位素餐的家伙,有用多了。

    今后皇庄那摊子事儿,他终于能放心地脱开手了。这两年户部和皇庄两边跑,差点没把他这把老骨头给折腾没了。他相信,皇庄的试验田,在余姑娘的管理下,一定能够蒸蒸日上!

    就在刘尚书端起第八杯茶水,实在没有肚子装下去的时候,书房外面终于有了动静。片刻后,穿着红色官服的余小草,从外面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抑制不住激动情绪的小丫头。

    “刘大人,让您久等了!”怎么说人家刘尚书都是二品大员,她这个不入流的六品小官跟人家相比,不知道差了多少级别,下级对上官的礼数还是要顾全的。

    刘尚书没等她礼行完,就伸手阻止了她,口中道:“余……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在御书房站了快一下午,又吓得不轻,余小草的确需要坐下来休息休息,她有礼地让刘尚书上座,让人换了新茶,自己才坐了下来。

    “余姑……余大人,不知你手上现在有多少药水……”刘尚书险些把“余姑娘”三个字脱口而出,看到人家身上的小几号官服,马上又改了口。

    小草轻笑着道:“刘大人,您是小草的上官,又是长辈,还是叫我小草吧,亲切些。您一开口‘余大人’,我还以为您在跟我爹说话呢!”

    本来,以刘尚书一板一眼的性子,是不会轻易改口的。可看到跟自家孙女差不多年岁,一脸稚嫩的小姑娘,言谈举止间充满了亲切和俏皮的味道,情不自禁地让人产生一种亲和感。他笑了笑,道:“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草姑娘’吧。”

    只要他不坚持叫自己余大人,怎么称呼都成。余小草端起茶杯润了润喉咙,道:“刘大人一心为公,小草实在是佩服。不过,这次过来随身携带的药水并不多,只不过当样品供皇上和大人们参详而已。”

    见刘尚书急切中带着焦虑,她马上又接着道:“不过,上次面过圣之后,我就开始张罗制作药水的材料,现在基本都聚齐了。今日天色已晚,出城的话也有些迟了。我今晚加班加点,多做些药水出来,保证不耽误明天用的。”

    既然小草都这么说了,刘尚书也就只能按捺住心中的焦急,点点头道:“那今日就要辛苦小草姑娘了!老夫明日一早再来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