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手工皂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妹妹太客气就见外了!如果不是你的启发,姐姐我早就江郎才尽,灵感枯竭了!放心,姐姐不会亏待你的!以后你和房夫人的衣服,我们玲珑绣坊包了!每个季度,姐姐亲手为你和房夫人制一身衣服。还有这旗装销售的利润,分给妹妹两成——不要拒绝。否则,这些图纸我这就扔火盆里去!”

    姜四娘如果不是个要强的,就不会顶住压力,抛头露面接下濒临关闭的玲珑绣坊,并且用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成就了现在的名声和绣坊。

    这姜四娘今日本来打算找到余大人身上新式衣裳的设计者,买下图纸和设计方案的。没想到跟衣服的设计者余小草如此脾气相投,竟然认做异姓姐妹。

    她做生意向来讲究诚信,与人交往讲求礼尚往来。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不会占妹妹的便宜。不光许下了亲手帮小草和房夫人做衣裳的诺言,更要把小草的设计构想折合成份子,年终的时候给分红。

    以现在余家的实力,小草也不在意给不给什么分红。不过,感受到姜四娘坚决的态度,也就不跟她客气了:“那小妹我就厚着脸皮收下姐姐给的礼物了。”

    姜四娘这才露出了欣然的笑脸,起身道:“我先回去了,这些图纸我还要再整理整理,还要拟一个分红的契约,一会儿让湘儿给你送来。”

    余小草要留她用午饭,却被她以绣坊还有事让她拿主意为由婉拒了。小草也不勉强,让人拿筐子装了几个西瓜和香瓜让她带上。

    上了马车,湘儿喜滋滋地把西瓜和香瓜放好,道:“小姐,余姑娘行事还挺大方的,光这几个西瓜就得上百两银子。靖王府的蔬果店,一个中等的西瓜,都要十两银子一个呢!就这样的价格,还不一定能买到。人家是限量销售,每天只出售五十个西瓜,三十个香瓜……”

    顿了顿,又八卦兮兮地捂着嘴笑道:“我听说,魏国公家办寿宴,为了让每桌能有一个果盘长脸,半夜让下人去排队。恰逢他的死对头荣亲王家也要设宴,两家为了争先后,差点打起来呢!!阳郡王庄子上的大棚瓜果,那可不跟下金蛋的鸡似的。”

    “那你知道这能让冬天也长出蔬菜,结出瓜果的大棚,是谁弄出来的吗?”姜四娘翻看着手中的设计图,头也不抬地随口问道。

    “怎么不知道?京中谁不晓得户部的农事官余大人?不但能种出高产的粮食,还能反季节种出蔬菜瓜果。以后,京中的老爷夫人小姐们,可都有口福喽!!谁能想到,做出如此巨大贡献的,竟然是一个十几岁文文弱弱的小姑娘?”湘儿一脸的羡慕和崇拜。

    “小草妹妹不但在种植方面很有天分,厨艺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珍馐楼很多畅销的菜式,据说就是她开发出来的。医术也不错,还治好了宫里小皇子的病呢!”想到那个比自己小了五六岁的丫头,竟然有如此本事,姜四娘都不得不佩服呢!

    湘儿眼睛中有星星闪动,她捧着自己的脸颊,似是轻叹又似呢喃地道:“余大人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的模样,居然涉猎这么广,还能这么精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才?”

    姜四娘的眼睛舍不得从一幅幅旗装设计图上离开,恨不能回去立刻就把这些图纸,变成一套套美丽的服饰。她可以想到,这些超凡脱俗的设计,将在京城掀起怎样的飓风!

    闻言,她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光从亲戚的只言片语中,就能提炼出许多特别的元素来,并且让人制作出耀目的服装来。如果小草妹妹在画图上再下点功夫的话,只怕不久她这个“大明第一织绣大家”的名头,就要换人了呢。

    且不说姜四娘回到家中,如何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绣制旗装。在她离开后,余小草便回了内院,爬上了火墙旁的软塌,懒洋洋地半躺着。她的身边,房夫人静静地听着贺春丫头叽叽喳喳地比手画脚。

    “夫人,您不知道小姐有多厉害!!随便几句话,就让那姜大家真心以姐妹相待!还有小姐口中那些样式新颖的旗装,奴婢听了都一脸神往,姜大家以小姐口中服饰为基础,画出的图纸,虽然仅仅是黑白色,看了都让人心仪。一想到不久以后,那些大家闺秀中流行的旗装,是拾了我们小姐的牙慧,奴婢就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贺春毕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由衷地以伺候这样的小姐为荣,说话间眉飞色舞,与有荣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焉。

    余小草却淡然一笑道:“那是姜姐姐厉害,能够将我心中所想,口中所言,进行提炼、升华。她才是真正服饰界的大能!”

    贺春对此也表示赞同,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家小姐厉害:“姜大家也说了,如果没有小姐的灵感启发,她永远也不可能设计出如此独特又美丽的服装的。小姐是她的大功臣呢!”

    一向稳重的玲珑,也凑趣道:“能够让姜大家真心相交,咱们姑娘可是京中闺秀中的头一份呢!”

    贺春点头如捣蒜,笑得脸上开出一朵艳丽的花儿:“夫人,您猜猜!姜大家对小姐承诺了什么?”

    “承诺了什么?替我们草儿做身衣裳?”对于自家闺女,房夫人是觉得没有一样不好的,“草儿,你渐渐大了,是该有几套能出门的服装首饰了!”

    贺春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以后小姐出门就穿姜大家亲手为您绣制的衣裳,一季一套,肯定让那些鼻子长到头顶上的贵女闺秀们,羡慕成小兔子呢!”

    “一季一套?每年都有??”房夫人惊喜异常,要知道竞争的闺秀,能够有一件姜四娘亲手做的衣裳,就足够她在圈子里嘚瑟一整年了,更何况是每个季节都能有一套。

    “不光小姐,就连夫人您也有呢!!也是一季一套,姜大家亲手所制。姜大家还说,第一件旗装就按夫人您的尺寸。您可是全京城第一位拥有旗装的贵夫人呢!”贺春的话一出口,室内的丫头们纷纷发出惊呼声,和向主子道喜的声音。

    房夫人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表情,那姜四娘与自家闺女志趣相投,帮她做衣服也就罢了。没想到闺女在那姜四娘心中的分量不轻,人家居然爱屋及乌,连同她的衣服也给承诺了。京中谁不知道玲珑绣坊的姜大家,轻易不给人做衣服的。她何其幸运!

    “草儿,姜大家如此相待,礼尚往来,咱们也应该投桃报李才是!”房夫人思忖着家中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

    余小草不假思索地道:“大不了,这个冬天,姜家的蔬果我包了!”

    贺春却欲言又止地道:“小姐,人家姜大家之所以承诺帮您和夫人做衣衫,是冲着您给她的旗装的式样来的,您要是再供应人家蔬果的话,是不是有点……”

    房夫人略一思索,点头道:“贺春说的是,朋友之间如果掺杂着太多的利益关系,就不纯粹了。不过,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礼物,还是可以的。你不是喜欢做点心吗?可以偶尔送些新研发的小点心,让她尝尝。”

    贺春跃跃欲试的表情,看在小草的眼中,她笑道:“想说就说呗,又没人堵了你的嘴!干嘛做出那种怪样子。”

    贺春嘿嘿一笑,道:“小姐,其实我们也有新颖的,能够作为小礼物送闺蜜的物品哦!”闺蜜这个词,还是她从小姐口中听来的呢。姜四娘以后应该就是自家小姐的闺蜜了吧?

    小草眼睛一亮,道:“你是说,那些手工皂?”

    贺春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奴婢按照小姐您说的方法,尝试了很久,终于做出芦荟手工皂、蜂蜜牛奶皂,正等着小姐您回来验收呢!”

    “去,拿来我看看!”余小草心中一阵激动。

    说起手工皂,是她某天早上洗脸的时候,对着粗劣的香皂发出一句感慨:“这香皂价格又贵,功能又一般。既不能保湿,又不能美白,不值啊!”

    贺春这丫头,平日里最臭美,喜欢捣腾一些胭脂水粉之类。一听五两银子一块的香皂,在小姐口中却变成了不屑一顾的东西。对小草有种个人崇拜的她,缠着主子说说什么样的皂是能保湿能美白的皂。小草就把几个简单的手工皂的方法,随口说了两个。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贺春便记在了心中,并且偷偷地尝试做着。没想到才一个多月的功夫,真叫这家伙给捣腾出来了呢!

    等贺春拿来两块不知道什么形状的手工皂时,屋里的其他丫头都捂嘴笑了。那块芦荟手工皂,绿绿的一坨,看起来像是谁捏坏的菜团子。蜂蜜牛奶的那块,颜色黄不黄白不白,好像过期的奶酪。这东西,确定能用?

    梧桐刚刚被她抢了风头,这会儿可逮着机会埋汰她了:“贺春,这就是你说的什么手工皂?确定不是做坏了的东西,拿来糊弄小姐的?这样的东西,拿出来谁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