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过招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切如李夫人所预想的那样,在玲珑给她们准备的房间中,娘俩都换上了新的衣裳。当然,玲珑也把这娘俩的作为,一五一十地向自家夫人禀告了。

    房夫人对这对母子,感观更差了!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的,哪怕在京中权贵圈子里浸淫了十来年,身上难免流露出小家子气。就这样的人教育出的女儿,也敢看不起自家闺女?

    在面对李家母女的时候,房夫人的态度客气又疏离。让人挑不出毛病,却又热络不起来。

    吩咐下人上了茶,房夫人捧着茶盏,轻轻吹去茶水上的叶片,浅浅地饮了一口,然后笑意不达眼底地问道:“李夫人,尝尝这茶水,可还顺口?”

    李夫人哪有心情品茗?她随意地喝上一口,挤出一抹笑意,频频点头,道:“芬芳馥郁,口感极佳。不知房夫人,从何处得来此等好茶?”

    房夫人但笑不语,又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眯着眼睛,似是回味茶香的甘醇。久久才道:“李夫人可曾听说过桃花茶?”

    桃花茶?就是近两年风靡京城,让京中贵妇甚至宫中的娘娘们都追捧不已的养颜花茶?李夫人低头看了一眼杯中清亮芳香的茶汤,神态变得郑重起来。要知道,桃花茶在京中可是一盏难求的!

    哎呦!!她想起来了!!这桃花茶,可不就是从房夫人这儿传出去的。抬头看了一眼年过四十,皮肤和气色都比三十岁上下的人还要好的房夫人,李夫人态度真诚了不少,忙道:“桃花茶在京中可谓是千金难求,能够在夫人府上喝到如此珍品,真是三生有幸啊!”

    房夫人放下手中的茶盏,用帕子蘸蘸唇角,微笑着抬起眸子,道:“这桃花茶,之所以如此珍贵,不光是因为它口感极佳,更因为它能排毒养颜,使体态轻盈。像我这样上了年岁的人,又刚生了孩子不久,最容易囤积脂肪。喝了一年多的桃花茶,感觉这身体果然轻盈了许多,气色也好了……”

    “可不是嘛!”李夫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家腰上的游泳圈,和突出的腹部,神色间更热切了许多,“夫人这身段,背后瞧着跟妙龄少女一般无二。还有这皮肤,白里透红,一丝暗沉都没有。不像我,才三十五六,皱纹多得能夹死蚊子!”

    李美柔悄悄拉了拉母亲的衣袖,瞧她都说了些什么!难怪父亲不太支持母亲出门访客,估计是怕她说错话,丢了侍郎府的脸面。

    房夫人抬眸瞟了李家小姐一眼,假装没看到她的小动作,继续道:“也不怕你笑话,我近四十岁才老蚌生珠,有了这么个淘气鬼。生下麟儿之后,身材走样,走两步都喘。脸上的斑,涂多厚的粉都盖不住。皱纹比你现在多多了!!要不是因为这桃花茶,我都不敢出门会客!”

    “桃花茶,果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女人没有不爱美的,李夫人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来意,思路被房夫人带走了。

    房夫人故意摸摸自己光滑细腻的脸,神秘地一笑,道:“李夫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觉得呢?”

    李夫人向前探着身子,热切地问道:“房夫人,能不能告知,你这桃花茶从什么地方买来的?”

    “买?”房夫人脸上露出引以为豪的笑,轻轻摇摇头,道:“如果有的卖的话,这京中谁还缺钱?桃花茶早就在上层圈子里流传开了!李夫人,除了我这儿,你可曾在别家喝过?”

    李夫人不假思索地摇摇头。有粉谁不搽在脸上?京中贵妇们,要是有了好东西,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别人府中,连进贡的极品大红袍都尝过,而桃花茶却只是听说过。这说明什么?桃花茶太过珍贵,珍贵到根本买不到!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李夫人失声道:“难道……这桃花茶是房夫人您亲手做的?”这么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难怪除了宫中的娘娘,京中也就有限的几个人,能够炫耀桃花茶的功效。仔细一想,那些人可不都跟房夫人关系密切嘛!

    房夫人轻笑着,摇摇头,道:“我哪有这本事?”

    “那……”要说这桃花茶跟房夫人没有关系,李夫人一丝一毫都不相信。她看向房夫人的目光中,亮得逼人。

    房夫人吊足了她的胃口,才用颇为赞赏和自豪的语调,道:“还不是我那闺女有孝心,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方子,亲手制作了这排毒养颜的桃花茶。开始的时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候,我还真不太相信,这小小的花茶,能够有如此的作用。喝了小半年,我这肤色和身材,就有了明显的改善。我的改变,被那些关系不错的夫人发现了,追问缘由,这才把桃花茶流传了出去。这桃花茶制作工序甚为繁复,我怕累着闺女,不舍得让她泡上几天几夜,去制作这花茶。所以,一年就这么一两斤,自家都不够喝的呢。送出去的那些,还是因着平日里关系好,人家上门讨要不好意思拒绝,才心中滴着血从手中省下来一些!”

    房夫人的这番话,不但验证了桃花茶神奇的功效,而且很明白地跟李夫人说了:咱们的关系,还真没好到能够让我从自己口中省下一些送你的地步!所以,识相的就别开口!

    李夫人听了,默默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请求,笑着夸赞道:“原来余大人还有这手艺!余大人小小年纪,不但厨艺精湛、精通药理,还能自制花茶。真是多才多艺!”

    “李夫人客气了,什么余大人不余大人的。我们家草儿,出身农家,身份低微,比不上李姑娘出身高贵,当不得李夫人的谬赞!”房夫人不咸不淡地把李夫人的称赞顶了回去。

    李夫人听了这话,哪能不知道对方恼了自家闺女在斗花会上,拿余姑娘的出身说事,忙瞪了自家闺女一眼,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房夫人,这次登门拜访,其实是跟余……余姑娘道歉来了!”

    “道歉?我家草儿每日忙着朝廷的差事,很少能抽出时间交际。她跟李夫人应该不相识吧?李夫人这话从何说起?”房夫人故意装作不知情,一脸迷惑地问道。

    李夫人表情有些尴尬,叹了口气,道:“小女从小被我宠坏了,性子直,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上次斗花会,她被别人撺掇,为难了余姑娘几句。回到家中,她省过事儿来了,心中甚为内疚,央着我带她来见余姑娘,亲口向她表达自己的歉意。”

    “李夫人,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咱们都是从小姑娘过过的,小姑娘家之间今天好,明天歹的,拌个嘴,耍个小脾气,那很正常啊,哪里需要郑重其事的来道歉?”

    房夫人笑容不减,垂下的眼眸中,却清冷一片。当着那么多闺秀的面儿,说自家闺女是低贱之人,单单凭着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想让闺女原谅她?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

    李夫人见房夫人油盐不进,心中微微有些恼怒,不过还记得这次来的目的,强压下心中的不悦,陪着笑道:“房夫人,孩子小,经历的事儿少,心思比较单纯。斗花会上的那些话,也是被人引导着,才话赶话地说出来。在家中,我也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骂她识人不清,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停顿了片刻,见房夫人没有要搭话的意思,又自说自话地道:“您看,你家姑娘比我家这孽障还要小上两岁呢,就能替朝廷分忧了,而且又多才多艺的。我想着两家姑娘年岁差不了多少,让我们家这孽障多跟余姑娘学学……”

    “千万别!”房夫人听到这儿,打断对方的话,道,“我家闺女身份低微,办的差事又都跟泥腿子打交道。侍郎家的姑娘,身娇肉贵的,别被农女出身的草儿,带得粗鄙俗气了!”

    粗鄙俗气,也是李美柔在斗花会上侮辱小草的话,房夫人说到这儿,心中带着气儿。要不是看在自家男人跟李侍郎同朝为官的几分情面上,她早就让人把这娘俩轰出去了。什么人嘛!用不着人的时候,把人踩到泥底下,能用着的时候,又假模假样地捧着人家。谁都不是傻子,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了,何必惺惺作态?

    “都是小女的不是,她是真心真意来给令爱道歉的。余姑娘要是心气不顺,让她骂几句打几下出出气。”李夫人强忍住心中的不耐,好声好气地道。

    房夫人却端起桌上的茶杯,低头喝了一口,道:“如果李夫人和李小姐是为了这事来的?那大可不必!我家闺女根本没放在心上。说来也许你不信,她压根就没提跟李姑娘有‘误会’的事。只说斗花会上认识了几个脾气相投的朋友。”

    说完,她捧着茶盏,抬眸看向李夫人。话语中含的意思很明确:我闺女大人大量,不跟你姑娘一般见识,所以道歉什么的,就别装模作样了。我都替你累得慌。

    ——————————

    今天姽婳生日,一个人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