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上元节(上)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京城的冬天,虽寒冷却热闹。雪,从除夕早上开始,纷纷扬扬,时下时停,直到出了十六才算停下来。

    余家人第一次在京城过节,朱俊阳一改昔日傲娇冷漠的形象,把准女婿的殷勤热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盛情地陪伴着未来小媳妇的家人,游遍了京城及周边。

    初五,京郊白云观庙会,一群人逛庙会,跟着一起凑热闹,“会神仙”、“顺星”、“打金钱眼”、“摸石猴”等活动,都要凑上一脚;初八,京郊一些富足的村子,花会表演项目繁多,朱俊阳打听了最热闹的一处,带着余家人来了:高跷、旱船、太平鼓、地秧歌、幡会、狮子、小车、竹马……参与其中,热闹非凡;最热闹的当然是正月十五赏花灯了。

    夜幕尚未降临,朱俊阳在家中陪着父母兄嫂吃了一碗元宵,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走。靖王口中最后一口元宵咽下去,皱着眉头看向小儿子飞快走出去的背影,随口道:“这小子,这些日子心跟长草了似的,过节都过不安生。这又要去哪儿?”

    靖王妃嘴角含着笑容,用微微带着醋意的声音道:“可不就是心里长了一根草嘛!心心念念地都是人家,自家老爹老娘都不陪,上赶着巴结未来岳父岳母去了!不用问,这又是去陪人家小姑娘和家人看花灯去了!!都说女心外向,咱家这小三儿,心也是个外向的!!”

    “阳儿真相中余小草了?”靖*音里听不出一丝的情绪来。

    “比真金还真!!”靖王妃接过梅香手中的温开水,抿了一口,轻轻漱了漱口,看了自家男人一眼,反问道,“怎么?你不同意?”

    靖王看了自家媳妇一眼,略显小心地道:“我的意见不重要,关键是你跟那小姑娘能不能处得来!我一个当公公的,一天能跟媳妇见几次面?平日里还不是你们婆媳之间相处的多?最重要的,是能跟你投脾气,逗你开心!”

    说这无意,听者有心。世子夫人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她平日里除了早上去主院给王妃请安,其他时候还真鲜有陪婆婆说话的时候。本来,她就不是那种会讨巧的性格。再加上婆婆是个万事不管的性子,王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么多事,就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幸好在闺中的时候,母亲管事的时候经常把她带在身边,身边又有管事嬷嬷提点着,磨合了大半年,才把王府的事打理顺溜了。平日都忙着府里的事宜了,自然陪婆婆的时候就少了。照王爷这么一说,她还真算不得一个称职的媳妇儿……

    靖王妃瞥到大儿媳妇略显尴尬的表情,暗暗瞪了自家男人一眼,道:“敢情,这儿媳妇不是替儿子娶的,是替我娶的?要是传出去,看谁愿意把闺女嫁过来!!说正经的,媳妇当然是要娶儿子可心的,毕竟人家小两口要过一辈子的!”

    “我平日里差事忙,不是怕你一个人守着一个大院子孤单吗?”靖王也觉得自己刚刚说的有些不太妥当,忙解释道。

    靖王妃嗔怪地斜睨了他一眼,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孤单了?平日里养养花弄弄草,逗逗猫遛遛狗,我不知道多惬意呢!你家小儿子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啊!别说小草那丫头我看中了,就是看不中也得给他娶进来。除非你舍得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

    靖王自然深知小儿子以前的样子,据手下人禀告说,余家小姑娘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居然能制住猛虎一样的小儿子,连濒临爆发边缘的他都能给拉回来。果然,什么锅配什么盖儿,都是上苍安排好的。

    别的不说,就说她一手绝妙的药膳功夫,居然把孱弱的王妃的身体给调理好了。小姑娘可真算得上是靖王府的福星了!

    “唉……我们朱家最是出情种,阳儿这点随了我……”靖王见大儿子大儿媳妇识相地告退了,也不端着了,舔着脸凑上来道。

    靖王妃横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儿子可比你专情多了!至少阳儿身边从来没出现过什么莺莺燕燕的。你呢?算什么情种?如果不是你的那些桃花债,咱家阳儿能变成那样?朱潇乐,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咱阳儿遇上了余小草,恢复如常了,这辈子我都会不原谅你的!!”

    “你看看,又扯起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吧?阳儿变成那样,你当我这个做爹的不心疼?不后悔?”靖王见媳妇脸上现出几分恼意,忙陪着小心,装作一脸失落的叹了口气,继续道,“美娟,你刚刚也说了,父母、兄弟、儿女都是浮云,最终陪伴在身边的,还是自己的老伴儿!你怎么能为了孩子,恼了我这个身边人呢?”

    靖王妃推开他的脸,唾了他一口道:“去你的!谁是你‘老伴儿’?我哪点老了?人家房夫人只比我小这么一两岁,还添了麟儿呢,我怎么就老了呢?”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靖王看着王妃细腻得堪比小姑娘的皮肤,原本眼角的皱纹,也因为喝了余家小姑娘配的药茶,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跟刚刚三十似的,忙真心地恭维道,“美娟,才发现你越来越年轻了。跟儿子走一块儿,就跟姐弟俩似的……不行,得问问余家小姑娘手上有没有适合我喝的药茶,要不然再过两年,我看上去跟你爹似的……想想都觉得可怕!”

    “哼哼,刚刚还跟孩子争宠吃醋呢,这会儿又觉得自己老了?不过,男人的年龄是岁月的积淀,越老越有味道!我都不嫌弃你,你喝药茶变年轻做什么?勾搭小姑娘去?”靖王妃被男人夸得心里美滋滋的,面上却不显,故意怼他道。

    家里的丫头婆子都知道,靖王跟王妃独处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身边,因此也没人看到这两口子腻歪地打情骂俏。

    靖王眼角一撒,没人!便愈发“不正经”起来。他一把将王妃搂在怀中,抚摸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眼中柔情蜜意浓得能把人淹死:“除了你,谁都不值得我勾搭!你刚刚不是羡慕人家房家添了麟儿吗?看来我该努力一些,争取抢了房明哲那家伙的风头,给阳儿他们添个妹妹,你说怎么样?”

    “你个老不正经的……”靖王妃一句话没骂完,就被堵住了嘴巴。身体也随之腾空而起,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公主抱着,走出了花厅,直直地朝卧室而去。

    外面伺候的丫头们,一惊之下,忙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的模样。靖王妃又羞又恼,狠狠地挠了男人几下子,室内安静了片刻后,很快传来某种羞人的动静。伺候的丫头害羞的同时,也打心底里羡慕王爷跟王妃之间的感情。都几十年老夫妻了,居然还这么——热情……

    出了王府的朱俊阳,不知道自己不着调的父母在他离开后,开始了羞死人的“造人”计划。他直奔余府而来,余家人已经吃过元宵,收拾停当,就等着他来呢!

    一开始,对他抢走二姐还有抵触情绪的小石头,跟着未来姐夫后面疯玩了几日后,成为“二姐夫”的忠实拥护者。并不是他重利轻姐,而是这些日子,他看出来了,阳郡王这只传说中的凶兽,到了二姐面前,妥妥成了一只忠诚的大犬。不但二姐被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宠成了小公举,连带着他们这些二姐的家人,也被他兼顾得妥妥帖帖、面面俱到。

    小石头跟二姐的感情,自然是非同一般。他当然希望二姐能够得到幸福,在他看来天底下所有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够配得上二姐的,也就朱俊阳勉勉强强刚过及格线吧!来京之后,他被袁院长带着参加了几次文人的聚会,增长了见识的同时,也隐隐听到关于二姐的一些风言风语。

    京中权贵子弟,眼睛都长在脑袋顶上,大多大男子主义。二姐向来是个能干的,师父都说了,如果她是个男子的话,只怕成就不会低于唐古的周家。

    二姐来京后,不但首战告捷,而且捣腾出日进斗金的大棚蔬菜。丰富了有钱人的饭桌,为京中子弟谋了福利的同时,又被人说是牝鸡司晨、扰乱朝政、不成体统。再加上余家出身不高,想找一个能够宽容、尊重、爱护二姐的人,的确挺难的。

    幸好,阳郡王早早地宣誓了主权,卯足了力气追二姐。他的表现还算差强人意,小石头才会勉强承认他是“二姐夫”的备选。不过,阳郡王就是再好,二姐不喜欢,自己也不会同意的。目前看来,二姐好像不排斥阳郡王的靠近和献殷勤……再观察看看吧!

    “姐姐!麟麟好想你,麟麟最爱姐姐了,麟麟要跟你一起去看花灯!!”听到这个稚嫩软糯的声音,小石头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得,又一个跟他抢二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