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未尽(红包一千加更)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余小草的话音刚落,只听“刺啦”一声,宁东欢的裤子一条腿从大腿根齐刷刷地被扯掉,露出肤色雪白上面还长着黑乎乎腿毛的大腿来。众闺秀发出一声惊呼,忙扭转过身子,羞得满脸臊红。而那条千疮百孔的裤腿,正叼在一脸无辜的小黑的嘴巴里呢。

    “住手……不,住口!!余姑娘,你再不管管你家狗儿,我就要全.裸了!我是个男人,也不怕被人看,关键是怕脏了你们大家闺秀的眼睛。余姑娘,你大发慈悲,就让小黑放过我吧!”宁东欢都不知道捂哪儿好了,心中无比庆幸自己穿了内裤,要不然晚节不保啊!

    “我可以让小黑放了你。不过,你老实交代,怎么惹我们家小黑了?它可轻易不会发怒的。”余小草很好奇,这家伙一中午跑得没影子,难道就是去祸祸小黑去了?

    一阵山风吹过,凉飕飕的,宁东欢抱紧了肩膀,委屈巴巴地道:“你不是说,只要能驯服小黑小白它们,它们就属于我了吗?我瞧着小白不怎么好得罪的样子,就自恃有点训狗的手段,找上了小黑。谁知道它竟然也是个不好惹的。伤人倒不至于,专挑我衣服下嘴。要是你们再迟点发现我,我估计真要全.裸.奔跑了!”

    余小草一点也不同情他,这厮胆子也真够大的,竟然想去驯服小黑。她撇撇嘴,冷笑一声道:“宁三公子,你应该庆幸是跟我们一块儿过来的,小黑也跟你接触过几次。要是换了一个全陌生的家伙,撕得就不是你的衣服,而是这副皮囊了!”

    宁东欢想到了某种可怕的画面,打了个冷战。幸好,幸好!幸好小黑认得他,要不然他就变成一副残缺不全的躯体了。他就成了京中被猎犬撕咬而亡的第一人……

    “少爷,三少爷……”又一个鬼哭神嚎的哭喊声传来,循声望去,只见宁东欢的随身小厮,哭爹喊娘地从矮树林里逃出来,好像后面有洪水猛兽追他一样。

    小黑性子活泼,喜欢恶作剧,它像猫儿看到了老鼠似的,蓝眼睛中闪着兴奋的光,来不及吐掉嘴里的裤腿,就朝着那吓破胆的小厮冲了过去。那小厮顿时腿软地一屁股做到地上,脸色惨白,浑身颤抖,哭喊声戛然而止。

    “少……少爷!救命啊,少爷被恶犬吃了,救命啊……”看到小黑嘴里叼着的熟悉布料,小厮积攒起浑身残余的力气,哭喊声震彻山林,吓得林中归巢的鸟儿,扑棱着翅膀仓皇地逃向天空。

    “嚎什么好!你才被狗吃了呢!!你家少爷我好得很!!”披了从随从身上扒下来的外袍,宁东欢走过去,朝着闭眼死命喊叫的小厮踢了一脚。这家伙真没用,关键时候被吓昏了,一点忙都帮不上。看来,他得换个会功夫的小厮了!

    “少爷!您没事啊,太好了!!呜呜呜,您要是有事,奴才我只能以身谢罪了!!”筀竹听到熟悉的声音,抹了把鼻涕眼泪,一把抱住主子的大白腿,嗷嗷地哭个不停。

    宁东欢用力甩了甩腿,不耐地道:“行了,行了!爷这不是没事吗?快起来,像什么样子!!以后多练练胆儿,别动不动就吓晕过去。否则,爷要你何用!”

    筀竹没出息地从地上爬起来,抽噎地道:“奴才小时候被狗撵过,所以对狗有恐惧的心理。奴才以后尽量多跟家中的猎犬接触,努力克服这种心理弱点。不再给主子丢脸!少爷,刚刚那只狗太凶了,咱搞不定,放弃吧?”

    宁东欢被他气得直翻白眼,咬牙切齿地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不放弃,还能怎么样?你要是有本事能把这畜生给爷拿下,爷把你当主子供着!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着小黑的面说出来,要不然他真得裸.奔了。

    去庄子上换了身衣服出来的宁东欢,见田里点玉米种土豆的,感觉很新鲜,嚷着要体验一下“锄禾日当午”的感觉,拎着锄头就下地了。贺宛凝也拎着装着玉米种子的小篮子,跟在后面点玉米。泥土弄脏了她的绣花鞋,裙摆上扫满了脏污的灰尘,她依然兴致勃勃。

    余小草忙前忙后地指点宁三少控制植株的距离,又要顶住贺宛凝撒种的数量,田间地头得跑来跑去,感觉心好累。看来,这样的活动,还是少办为好,太麻烦!

    当夕阳染红了后山的时候,这群少爷小姐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皇庄。贺宛凝浑身上下脏得像个泥人,人却情绪激昂,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小草妹妹,你说我们埋下的桃核,明年能发芽开花结出桃子吗?”

    “明年?发芽应该没问题,开花和结果,要等三年以后能,慢慢等吧!”在果园里,大家吃的桃子,桃核被分门别类地埋进了旁边预留的空地上,几乎每人都亲手种上三五颗,说是来年吃自己种的桃子呢。

    其实,按他们这样直接把桃核种下去,出芽的几率很低。不过,有灵石水这个作弊器在,就不用担心了。不说百分百全部出芽,至少也能保证百分之九十出芽成功吧。

    “什么?还要等三年啊!!我还说明年开春,邀请好友来欣赏自己种的桃花呢。”贺宛凝委屈地看了一眼断裂的指甲,觉得有些得不偿失了。

    余小草笑笑,安慰她道:“没关系,我已经让人留意树苗了,争取秋天的时候,再种上百十棵桃树,其它的果树也会扩大种植规模的。明年开春,咱们再一起来赏花。到时候,你们也能骄傲地向朋友介绍你们亲手栽种的小树苗。”

    “还要等到明天春天再来?”贺宛凝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抿嘴笑笑,道,“你不是说,过两个月,葡萄就要成熟了吗?我还从没亲手采摘过葡萄呢……”

    其他闺秀的眼睛顿时也亮了。在京中,大家小姐的精神生活太过贫乏,要么在家读读书写写字绘绘画弹弹琴,要么组织个花会、茶会什么的,像今天这样充实又新颖的郊游方式,真的挺有趣的。如果有机会再来的话,她们自然很乐意。

    “余姐姐,下次摘葡萄,我们能一起来吗?”李浩明眨巴着黑辘辘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询问着。这次,他们沾梦茹姐姐的光,不告而来,玩得很尽兴。希望下次,能够收到余姐姐的帖子,名正言顺地跟过来。

    后山上的水果,就桃子和葡萄种得多。种桃子的原因是,桃花可以制作花茶,桃子卖不完可以做桃脯和罐头。葡萄种得多的原因,则是留出一部分来制作葡萄酒的。这种加了灵石水的葡萄酒,酒精含量低,口感甘醇,经常喝对身体大有好处。

    每次太上皇过来,都会讨要一些回去解酒虫。他毕竟年事已高,虽说身体还算康健,但太医和皇上都严格限制他喝酒。可他的性子,最崇尚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不让他喝酒就跟掐着他脖子似的,一刻也撑不下去。

    幸好,带回去的葡萄酒,太医说可以喝,对身体有好处。可惜太少了,余家总共就酿了十来坛,带回去的葡萄酒他都舍不得喝,怕早早喝光了,接下来的日子就难熬喽。

    因此,当他知道小草要在皇庄的后山种植水果的时候,极力鼓动小草多种些葡萄树。还帮忙张罗葡萄植株,现在后山上大概有二三十棵葡萄树,都结了指甲盖大的青葡萄。余小草准备二十棵葡萄树上结的果子留着在水果店出售,剩下的都用来酿酒。

    这次,闺秀们在果园里散步消食的时候,来到了不远处的葡萄园,见里面硕果累累,只可惜没到采摘的季节。听余小草介绍说,还得一两个月才能成熟,便不无遗憾地离开了。

    现在,贺宛凝和李浩明开了头,其他人也表示出自己的意愿来。余小草也难得跟这么多朋友出来游玩,今日又结交了豪迈爽朗的吕浩、斯文温润的宁东澜、自带二货属性的宁东欢、性子爽利的李梦琪,还有天真可爱萌物兄弟——李浩明和李浩宇兄弟。这样的聚会,多半几次又何妨?

    余小草不假思索地答应在葡萄成熟的季节,发帖子给众位,还说到时候教大家酿葡萄酒,做葡萄果汁呢。众闺秀们更加期待了!

    在夕阳的余晖中,众闺秀和众才俊脸上虽然略有疲惫之色,兴致却依然很高。她们三三两两地谈论着这次郊游的乐趣,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没有任何烦忧的笑声,将晚霞都染得更加绚烂,归鸟都停住飞翔的脚步,一切都仿佛定格在“快乐”二字之上。

    不过,几位身体力行体会劳动之快乐的闺秀们,都感觉到有些腰酸背痛。平日里,这些千金大小姐们,就是喝口水都由下人送到手边,哪里经得起这些田间劳作?

    于是,几位闺秀又约第二日在“花想容”美容养生会馆聚头。疲惫之后,来个温泉药浴,做个sp,再完美不过了。几位闺秀都有这儿的金卡,消费起来毫不手软。

    ————

    红包好给力啊,承诺的加更送上。下周周一开始,加更一周庆祝新春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