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情敌?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朱俊阳突然有种寒意爬上心头,难道是某种不好的预感?他瞥了所谓的“表妹”一眼,对上一双楚楚可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她跟小草都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但是小草的眼睛永远明澈、闪亮,熠熠生辉,让人看了忍不住付诸会心一笑。她的,却如深潭的早晨,笼着一层薄薄的青雾,带着几分神秘。

    他忍不住集中所有精力,去探知“表妹”此时的想法,却惊讶地发现,他竟然什么也感知不到。就好像,被某种东西给弹了回来,额角隐隐胀痛。

    好奇怪,从来没有这样的例子。小草心中所想,他虽然也感知不到,但她整个人仿佛透明的一般,他的意识能够穿梭其间,来去自如。可这所谓的“表妹”,好像有什么护着她一般,对他的意识做出了反抗和戒备。难道……她修炼了什么功法不成?朱俊阳凝眉,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吴君灵。

    吴君灵见表哥终于正眼看自己了,忙露出纯纯的笑,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羞涩,微微垂眸,露出修长的天鹅颈。她知道自己的外貌,很多男人是没有抵抗力的。难道,多年后的初次见面,表哥也被她深深吸引了?这不正是她要的吗?这么想着,她又悄悄地抬眸,看向那个让人沉醉的俊颜。

    江美芸见小女儿的作态,又瞧了一眼外甥俊美无俦的面容,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嫡姐这个儿子,年纪轻轻就被封郡王,领了重要的差事,在皇上面前颇为得用。如果女儿能够嫁给这样的人家,嫁给前途无量的外甥,将来必定是吴家的一大助力。因而,严肃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哎呦喂!余姑娘,你的阳郡王快要被抢走了,还不赶紧出手?”宁东欢露出痞痞的笑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余小草淡淡地扫了一眼身旁伟岸的男人,心中唾了一声“招蜂引蝶”,然后不咸不淡地道:“如果轻易就被抢走的,必定不是属于自己的。为了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抢得头破血流,你觉得值得吗?”

    对于两人的“眉来眼去”,余小草心中微微有些烦闷。难怪说:表哥表妹,容易出事儿!果然“防火防盗防表妹”是句至理名言呢!

    宁东欢忙点头如捣蒜,不现事大地道:“余姑娘豁达!天下两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青年才俊,这京中还能少了?你面前不就有那么一位……不,两位吗?”说着,朝他二哥的方向看了一眼:干嘛拿扇子戳我?

    这二货的声音大了些,引来吴君灵的侧目。她的眼底如深潭掠过一阵清风,荡漾着几抹涟漪:这京中果然俊男美女如云。眼前这两位俊美男子,各有风格。一位洒脱不羁,坏坏的笑容带着几分致命的诱惑;一位仙姿绰约,温润如玉仿佛能暖进人的心扉。

    后面的几位闺秀,或热情如火,或清冷如月,或温婉若水,或俏皮如星……容颜上,她虽觉得自己略胜一筹,但对方的几位也各有各的特色。难道……表哥已经被这几位中的某个,捷足先登了?不行!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她吴君灵想要的,没人能够抢了去!

    她的眼底变得幽深起来,笑容却更加甜美纯真:“表哥,这几位不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吗?”

    朱俊阳深深地看进她的眼眸,似乎能够穿透皮囊,看进人的灵魂深处。看得吴君灵心中一凛,行动举止间又谨慎了几分。

    “今日太晚了,姨母和表妹赶紧进城吧。等安顿下来后,再引荐几位朋友给表妹认识。我和余大人还要去户部交差,公事在身,就不送两位了。”朱俊阳移开眼眸,表情依然淡淡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吴君灵毫不掩饰自己带着几分失望的表情,柔柔的道:“公事重要,表哥请自便。”

    朱俊阳看着吴家的车队进了京城,才转过头看向余小草,轻声道:“你是回余家,还是去房府?我送你过去。”

    余小草带着几分赌气,冷哼一声道:“我哪儿都不去!各位哥哥姐姐们,我请你们去珍馐楼吃大餐,去不去?”

    “去!当然去!”宁东欢叫唤得最欢,“不过,我知道你不过随口说说罢了,没有提前半个月预约,珍馐楼连大厅都没位置,更别说包间了。”

    明兰郡主横了这二货一眼,面含笑意地看着小草,道:“我们倒是想去来着,可你看看这衣服,跟刚从土里钻出来似的,还是赶紧回去梳洗一番,改日再去珍馐楼吧。到时候我请客,你们等我的帖子。”

    袁雪艳似乎也觉察到什么,淡淡地道:“小草妹妹,今日大家都乏了,改日咱们再聚。让阳郡王送你回去,早点歇着吧。”

    “不用他送,我自己知道回家的路!!各位姐姐,等葡萄熟了,咱们再相约一块儿郊游。”余小草挥着小手,跟各位闺秀依依话别,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朱俊阳。

    朱俊阳隐隐觉察到小丫头在闹别扭,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生起爷的气来?爷哪儿得罪你了?”

    宁东欢笑得更欢了:“阳郡王,不是你得罪余姑娘了,是你那娇滴滴的小表妹,惹余姑娘不开心了!!”

    “谁?灵儿?她怎么惹你了?”朱俊阳微微蹙起眉头,回想着刚刚吴家丫头有没有挑衅的表情和言语。既然小丫头生她的气,那一定是她不对,他的小丫头从来不主动惹事的。

    宁东欢笑声更大了:“情敌出现了,你说余姑娘能开心起来吗?”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余小草觉得这二货忒烦人,恨不得揪掉他恼人的舌头,把他踹一边去!

    “情敌?”朱俊阳低头盯着小草,细细观察着她每一个表情,发现她脸上一瞬间的不自然,心中某处变得柔软而雀跃起来,“丫头,别担心,爷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爷既然认定你了,就永远不会再改变。”

    “哼!谁担心了?少自作多情!!”余小草神色中的别扭更甚,嘴硬地道,“宁东欢的话,能听吗?什么情敌不情敌的?你别忘了,你的身份还没转正呢!考察期不合格,后果你知道的!!”

    朱俊阳瞥了一眼在一旁看好戏的宁家兄弟,狠狠瞪他们一眼,继续用轻柔的语气保证道:“放心吧,爷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转正的。别的女子再好,都不及小草你在我心中的美好!!”

    宁东欢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没想到冷面魔星遇到了他的克星,居然说出这么肉麻的情话。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宁东澜见阳郡王眼中已经隐隐传出危险之色,生怕二货弟弟再说出什么话来,刺激到对方,忙把宁东欢给拉走了。朦胧的夜色下,城门处只剩下一高大一小巧的影子,相映成趣。

    “走吧,爷送你回家!去房将军府上吧,免得你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朱俊阳嘴角噙着笑意,心中对小丫头流露出的几分醋意,十分受用。他的小丫头终于开窍了呢!

    两人一路沉默着,只听见马蹄声在空旷的街道间回响。余小草最终还是没忍住,突然抬头看向朱俊阳妖孽的俊脸,冷哼一声,道:“你要是对你家表妹没意思的话,就离她远点儿。据我女性的直觉,她肯定看中你了。如果你要是对她有意思的话,提早跟我说,不要想着脚踏两只船,或者坐享齐人之福。否则……哼哼!”

    朱俊阳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宠溺地道:“女性的直觉?十三岁的伟大女性?好吧,爷向你保证,绝对不给她任何独处的机会,不会给她任何希望的!爷说了,这辈子的媳妇,只会有你一个,别人都入不了爷的眼。”

    “我娘说了,花言巧语的男人最不可信!”余小草冷哼一声,不为所动,迟疑了片刻,又道,“男人都是视觉系动物,你那小表妹颇有几分姿色,你刚刚不是也看呆了吗?女追男,隔层纱,说不定哪天你就被那朵白莲花勾走了呢!别说这么满!!”

    朱俊阳举起双手,一副含冤莫辩的表情:“冤枉啊,爷什么时候看她看呆了?诬蔑,十足的诬蔑!!”

    余小草斜睨了他一眼,撇着嘴道:“你敢说,你刚刚没有盯着她看?不光我看见了,大家都看到了!!董侍卫,你说,你家主子有没有恨不得把眼珠子抠下来,粘在那个‘表妹’身上?”

    无辜躺枪的董大力,一脸惊恐,睁大眼睛,结结巴巴地道:“余……余姑娘,刚刚小的站在主子的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

    一位是自己伺候了多年的主子,一位若无意外的话将来必定是他的女主子,夹在两人中间,说谁对谁错都不对,左右为难的他只能含含糊糊地打马虎眼了。

    “算了,不问你了!你是他的奴才,自然帮他说话了!”余小草瞪了他一眼,继续道,“反正我的眼睛没瞎,看得清清楚楚!朱俊阳,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你有没有盯着美人表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