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送上门

目录: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朱俊阳对于小草的话,丝毫没有怀疑的痕迹。小丫头有时候挺神秘的,居然连玄学和邪术都能识别,这世上还有她不会的和不能的吗?

    见她眉头皱得死紧,知道她是替自己担忧,心中变得异常柔软起来,摸摸小丫头的头顶,他笑道:“知道事情的缘起,那就好办了!以后见了吴君灵,我就绕道走,离得远远的,总不会再受影响了吧?”

    余小草小声地喃喃道:“那到底治标不治本,能不能彻底去除这个大隐患呢?”

    “丫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彻底去除隐患?怎么个彻底法?把人给悄悄宰了?”朱俊阳还有心思开玩笑。且不说吴君灵是他有血亲关联着的表妹,就说她一个朝廷命官家的小姐,死在他手上也挺麻烦的。余小草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其实,那句话,她是跟小补天石说的。小小邪术,在灵力已经恢复近一半的小补天石手上,根本不值一提,分分钟搞定。从它那儿得到确切的答复,小草的心定了下来。下面,只要她寻到机会,跟吴君灵接触一下,就能解除她身上的法术。

    至于压制生辰八字的邪术解除后,对吴君灵有什么影响,就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了。哼!敢对她的男人下手,不收点利息,就不叫余小草!

    没等余小草腾出空来收拾她的时候,吴君灵倒是送上门来了。就在三日后,余小草接到吏部左侍郎府的帖子,参加于婉晴十三岁的生辰宴。这也是于婉晴第一次在京中的公开亮相。

    于婉晴的脸,经过三个多月的精心治疗,再加上身体的调养,已经彻底痊愈。小姑娘圆乎乎的包子脸,白嫩嫩的皮肤,一对弯弯的笑眼,很是讨人喜欢。

    宴会邀请了于大人同僚家的闺秀,还有一些亲朋好友家的女孩子,以及于婉晴的闺蜜。

    虽说于大人来京任职已经两年多了,可他家的闺女还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很多人都好奇于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真如传言那样,丑陋得羞于见人。

    总是有那么些无聊的人士,喜欢背地里嚼着根子聊八卦。因着于侍郎家的小姐,总是称病,很少出现在人前。所以就有谣言出来,说她相貌丑陋,堪比无盐。

    一听说于婉晴在生日宴的时候,会出现在众人面前,很多夫人闺秀都很好奇她到底什么样子,即使关系稍微疏远一点的,也得了消息凑过来,送上一份贺礼。于侍郎有些诧异自己的好人缘,赶忙让下人多张罗几桌酒席,免得慢待的客人。

    吴君灵就是不速之客中的一位,好像是跟于婉晴家一位远亲沾亲带故。能跟三品的吏部侍郎打好关系,对吴大人将来的升迁自然很有帮助,于是吴大人便冒昧地带着夫人女儿一同上门了。出门前,他特地警告了江美芸:“如果这此再惹了祸端,你以后就在后院的家庙吃斋念佛吧!”

    自从阳郡王的那件事后,吴定森就让江美芸交出管家大权,暂时让为他生了儿子的宠妾管着。江美芸什么时候修身养性,反思透彻了,再说以后的事!江美芸心中那个恨哪,可是又不敢在吴大人面前蹦跶,只能心有不甘地交了管家权。

    这次出来,吴君灵也一再地叮嘱母亲:“到时候,您尽量少说话,只要微笑就成。万不得已的时候,捡些好听的说。注意看我的眼色行事。”

    现在连她最疼爱的女儿,都不跟她一条心了,江美芸气得口不择言:“你也觉得我这个当娘的给你丢脸了?你也不想想,为什么我在你爹面前会直不起腰来?就是因为连生了三个赔钱货!!你要是儿子的话,你爹他还会这么待我?还会有那贱.人什么事?”

    吴君灵被母亲蠢哭了,她深深吸了口气,道:“母亲,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您毕竟是吴家的主母,只要您不一再的犯错,您主母的地位是不会改变的。当务之急,是转变父亲对您的看法!这不是任性的时候!!”

    江美芸也是怕了,生怕自己被关进家庙受罪,她撇撇嘴,道:“知道了,到时候我不说话就是了!!”

    于侍郎府上,专门准备了个雅致的小院子,招待小姑娘们。前来祝贺的闺秀们,由母亲带着跟左侍郎府上的老夫人和夫人见了礼后,就被带到这个院子中。

    因着跟余小草来往渐密,于婉晴也认识了性格爽快的贺宛凝,和看似清冷实则很好相处的袁雪艳,以及温温柔柔笑容甜美的李梦茹。几个好朋友来得比较早,已经坐在主桌上喝茶吃点心了。

    茶,是余小草提供的养颜花茶;点心,在余记新推出的西式糕点;水果,也是皇庄后山出产的精品果子。几个小姑娘,喝着香喷喷的玫瑰花茶,吃着奶油夹心的泡芙,聊着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

    吴君灵一进花厅,就看到一身俏丽旗装,梳着可爱花苞发髻的余小草。她正指着一盘如紫玛瑙般的葡萄,让几个好姐妹尝尝味道呢。

    她站定了脚步,默默地打量着余小草,心中充满了不甘:就这么个矮冬瓜,瘦不啷当的,样貌只能勉强算是可爱,有眼睛的,也会选择清丽绝美的自己!表哥是瞎了眼吗?还是被这丫头使手段勾了魂魄?怎么会独独看中这么个其貌不扬的臭丫头?

    女人的心思,真让人捉摸不定。就说这吴君灵吧,亲眼见识到阳郡王疯魔的一面,心中除了惧怕再也不敢兴起其他的心思。可是,面对着对方心仪之人,又会拈酸不已。好像非要跟余小草比个高下,把对方死死地踩在脚底下,心中才畅快似的。

    余小草察觉到她的视线,用眼角瞥了她一眼,心中暗笑:真是苍天有眼,没等她主动出击呢,某人就送上门来了。今天,就借着晚晴妹妹的生辰宴,彻底替朱俊阳那家伙消除隐患吧!

    余小草低下头,喝了一口芬芳的茶水,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熟悉她的人,看到了一定知道,这家伙又开始憋着坏了。

    对于吴君灵,小草可以无视,于婉晴这个小寿星可不能慢待了。虽然没见过这个漂亮的姐姐,毕竟来者是客,她还是笑吟吟地迎了上去。吴君灵介绍了自己的身份,送上了薄礼一份,被安置在主桌右手边的一个桌子上。

    这一桌,大多是四品五品官员家的小姐,大多互相认识,唯独吴君灵是生面孔。一听她是五品小官家的姑娘,而且父亲还在清水冷衙门当差,同桌的小姑娘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渐渐将她冷落了。长得漂亮有什么了不起?在京中上层圈子里,光漂亮没啥鸟用,关键是拼爹!

    心有七窍的吴君灵,怎么可能没发现自己被排挤了?她几次主动跟同桌的小姑娘们搭话,都被敷衍或者无视了。看来,她必须做点什么了。

    她发现,左右两桌的小姑娘们,品着香茗,吃着点心,口中无不夸赞不已。有的小姑娘,逮着玫瑰花茶不停地喝,要知道这一杯花茶至少得值十几两银子呢!还有点心和水果,听说都是金安县主免费提供的呢。

    “没想到,于姑娘居然搭上金安县主,以后于侍郎府上肯定不缺新鲜蔬菜和水果吃了!还有这种奶油糕点,排队都买不到呢!”

    “听说,于姑娘以前脸上长满了瘆人的痘子,又红又肿的,都不能见人呢!是金安县主的‘花想容’让她恢复了容貌。据说花了好几万两银子呢,于家可真有钱!”

    “听我娘说,于夫人嫁给于侍郎的时候,十里红妆,嫁妆中光银票就陪嫁了几十万两。于家不差银子,于夫人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别说几万两,就是十几万两几十万两,也是舍得的!”

    “我要是有这么有钱的娘就好了!我看中‘花想容’的一套美白护肤品套装,一千多两银子,缠了我娘好久,都没舍得给我买。你们看看贺姑娘,以前皮肤又粗又黑,现在白嫩白嫩的,效果多明显。”

    “听说,贺姑娘是为数不多的钻石卡会员之一呢!她的好多护肤品,都是金安县主亲手为她打造的,而且不要一文钱!”

    “金安县主好大方啊!我要是能认识她就好了……”

    “要是能跟金安县主做朋友,肯定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听说,京城双姝和明兰郡主,受邀去了皇庄郊游。皇庄后山的果园你们知道吧?”

    “切!谁不知道,金安县主中的果树,结出的果子,比普通的水果好吃一百倍!尤其是水蜜桃,入口即化……想想都流口水。可惜,每天水果都是限量销售,而且一上架就被抢光了。我家好不容易才抢到一盒。百两银子一盒,里面就六颗水蜜桃。但是味道好好哦,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水果!”

    吴君灵听着桌上闺秀们,一脸艳羡地看着说话的人,好像能吃到水蜜桃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忍不住好奇不已。不就是桃子吗?她在淮安的时候经常吃,这京中的闺秀眼皮子也太浅了吧,把桃子这种水果吹嘘成这样!

    ——————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