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576、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是否还会红了眼?

目录:梦想为王| 作者:中秋月明| 类别:都市言情

    陈美娟好像跟马儿心有灵犀,从那驴牌包包里面居然拿出来一双足球鞋,白色的,全白的那种,一点都不花里胡哨。

    马儿看了一定会说跟他孩子时候踢球的白网鞋差不多。

    现如今的专业足球市场上,真的再也看不到没有任何标志LOGO或者外观设计的全白色足球鞋了。

    但白浩南只看一眼就觉得是好东西:“你们做的?”

    在有心人的眼里,一眼能看出很多东西,这个几万块的驴牌包包,底下边角已经有磨损的痕迹了,陈美娟身上衣服虽然不是便宜货,但搭配花色也足够俗气没啥品位,这几年应该没有混迹到什么高层次的地步。

    至于男女二人,以白浩南的丰富经验来说,这种肥水良田的模样,往往耕地的牛挺容易瘦得皮包骨,现在皮包骨说明他俩在一起的时间也够长了。

    这兄弟辛苦啊,白浩南看着对方有点躲闪的眼神,顿时有莫名的好感,特别注意到他目光经常停留在球鞋上,就更主动了:“你……懂这个?”

    只一瞬间,那之前还不怎么开口小心的男人,就眼放光彩的使劲点头:“对,我做的设计……我们家一直都在做这个。”

    陈美娟没好气:“前些年开厂,赚得挺多,他跟他爹都是能赚又能挥霍的,反正钱也来得容易,赌钱都不眨眼的,结果行情突然一下不好,就只能东拉西扯的补窟窿,但十多年来一直给海外名牌做代加工,设备技术都是有的,哪怕现在只剩一两个制鞋车间了,叫他跟着别人做大货又不干,非得自己琢磨些完全不靠谱的东西,我想能不能找你帮我……”

    白浩南笑着站起身来,一群不管看着陈美娟还是什么的大学生球员赶紧仰视他,实在是这种男人看了就想摸一把的女人太让他们流口水了,习惯了白指导人间处处有红颜的他们,觉得浩南哥敢当着人家老公撩一手都不会惊讶。

    谁知道白浩南撵陈美娟换位置:“一看你就是泼辣做事主意正,但说到专业的东西,还是你老公才懂,**,你也过来,你到那边去坐。”

    陈美娟就莫名其妙的给换到隔着七八个人的陈素芬旁边了,目光一直停留在白浩南身上的,直到周波过去挡住了,才稍微降低炙热温度的随便看看左右,然后就被目光锁定给陈素芬了,因为这姑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翘着二郎腿的样子还好像很有深意,于是两人就对视。

    白浩南才不怕陈素芬收拾陈美娟呢,说不定这样处理才是最合适的,他也只关心手里的球鞋,和周波一人分了一只拿在手里:“怎么样?”

    周波娴熟的捏捏又反过来掰几下:“袋鼠皮……澳洲的吧,大底还不错,但耐用度……卧槽,这个碎钉大底很特殊啊。”

    白浩南也笑了:“老子一眼就看出来了……兄弟,说说你自己开模做这个大底的路数吧。”说着还递给周围的球员传看:“你们看看,能看出来什么特点么?”

    皮包骨还真的跟他算是兄弟了,使劲在牛仔裤上抹了几把才有点拘谨的开口:“开模很贵,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国产足球鞋,都是用的几大国际品牌的大底模具,毕竟别人全世界都卖得好,照抄也没什么问题,我们以前也一直都是用耐克和阿迪的大底模,但实际上,实际上……我一直在研究这个,国内环境和国外不同,我们既没有欧美国家那么多真草皮的高级球场,又一股脑的在做看起来很漂亮的人工草坪,可我们国内……嘿嘿,做东西的质量你懂的,反正偷工减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人工草皮也这样,所以我们全国上下,在足球场鞋钉的选择上,跟全世界恐怕都有点不同……”

    之前跟着陈美娟的表情态度都是有点畏缩的模样,可说起足球鞋本身来,顿时有些滔滔不绝。

    周波也把自己那只递给前面的球员围观了,白浩南随口指着下面的真草皮足球场给大家解说:“你们恐怕还没穿过SG钢钉球鞋吧,我打职业的时候,永远就一个样式一种鞋子,阿迪达斯黑色三道杠的SG钢钉,**呢?”

    周波笑:“我一直都穿刺客,也给他们代言过两年,最红的时候。”他现在终于可以很随意的说起那些往事了,以前从来都不敢触摸的。

    皮包骨眼睛都亮了,但他居然都没认出周波来,好像所有对足球的注意力只在鞋上:“刺客我们也代工生产过,算FG大底,和大哥用的圆柱钢钉不同,刺客的每个钉都是刀状的,大哥以前一定是打中后场的,这位朋友肯定是前场或者边路的,因为有刀状钉才能提供最好的地面抓握力爆发力,圆柱钉多半要求转身稳定、传球精确,就是这两种区别,让我想开发出来一种混合底,既有柱状,也有刀状的钉。”

    大学生们其实很多都是数据党技术控,说起这些足球鞋鞋钉的选择更头头是道:“除了职业球员,踢野球、甚至打平时的校际比赛都不许穿SG,连FG我们都穿得少,不习惯啊,以后,以后我们也要穿SG了?”

    有个别不懂的,还有人给普及:“SG就是湿软土壤深草地,球鞋必须要有钢钉才能踩在土里有抓地力,FG是硬草地,硬塑料刀状的钉很多都是这一类,然后才是HG、AG、TF,这些适用于我们踢得最多的人工草坪,这鞋子算是TF碎钉吧?。”

    皮包骨使劲点头:“对!就是人工草坪,我们国内最多的是人工草坪,实际上国外大牌的SG、FG国内很少用,也就职业俱乐部那么一丁点人用,阿娟……阿娟说大哥您是搞足球健身,现在电视上又说您是搞青少儿足球培训,我想您应该需要大量的人工草坪鞋,这种融合了圆钉和刀状钉的特殊大底,很特殊的混合TF底,我想才是最适合我们国内的。”

    白浩南慢吞吞的点头,这恐怕就叫术业有专攻,回头看周波,周波比他更熟悉各种类型的球鞋,特别是近几年日新月异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各种层出不穷新款,白浩南真的没关心过,前天才球员点头:“混合钉,SG和FG都多,但这种人工草皮上用的TF碎钉混合,也就耐克出过一款,很贵,据说销量也一般,因为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青训基本都在人工草坪上,可青训的孩子有几个消费得起每双一千多的混合钉呢,国外不过几十美元上百美元,人家家长收入也高啊,这本来就是高端配置,而高端职业球队根本不用这种TF碎钉级别的球鞋,在草皮上非常滑,所以没法做吧。”

    皮包骨如同遇见知音,都有些激动了:“对对对!职业队不会用这个,可业余踢球的就爱好那些大牌子,哪怕买山寨货也不愿买我们这种自己研发没有品牌的……其实很好的,很好的,我们这个鞋……”

    白浩南点头笑:“想法很好,如果质量也够好,那我也觉得很好,这么说吧,你这鞋给我们多少钱一双,一千双、一万双分别是多少钱。”

    皮包骨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便宜!便宜!质量我一定做到最好,一千,一千……”他居然有点吃力的使劲皱着眉头思索,好像对价钱不敏感,还伸长脖子去看那边陈美娟。

    陈美娟则是面红耳赤。

    她曾经多么奔放的,可面对陈素芬那不咸不淡的口吻竟然步步后退的招架不住,因为这姑娘看了好一会儿居然说:“你跟他上过床吧?最喜欢什么姿势?”

    表情,关键就是表情,好像在随口说个什么技术性的话题,但死死盯住陈美娟的那双瞳孔冰冷,冷得就像一把刀。

    让人不寒而栗的那种。

    以陈美娟的无法无天都会觉得不寒而栗。

    陈素芬还若无其事的追杀:“喜欢摸你哪里?”

    直到她那目光开始在陈美娟身上若有实质的到处移动,陈美娟才又是惊恐,又松口气的赶紧把头扭开减少压力,可能刚看到白浩南时候,涌起来的一点绮念,现在跑得比博尔顿还快了。

    倒是跟自己男人对上眼,立刻迫不及待的跳起来过去,这回知道站在自己男人身后了,看都不敢看白浩南,她肯定也看见了于嘉理,恐怕觉得这个看似娃娃脸的靓女连于嘉理都不怕,那真是不知道何方神圣了。

    直到听了皮包骨复述白浩南的询问,才赶紧飞快的回应:“我们现在只是在车间开模做样品,我核算的成本价格大概是350,但这是手工缝制的价格,这,这,还有这里这些缝线因为他要求得和以前不一样,只能先手工做,但如果上量了能够上电脑版,平摊下来价格就能拉低到两百以下,我们做工很好的,他们廖家一直都给大牌代工,那边几个地区全都是做外贸代工生产,不是那些山寨货……”

    话说得多了,才顺畅些,但都不敢给白浩南放电了,甚至还把桃红色的高腰羽绒服给拉了拉,遮住腰间也遮住胸口。

    白浩南当然懂这些身体语言,回头看了看陈素芬,再面对这边就决定了:“先要五百双吧,34、36、38码的,数量你们自己配比,具体的价格有人会跟你们核算,于儿那边是按照大公司的操作方式来,不会被斩冤大头,也不会让你们没利润,陈姐跟我也是老熟人了,只要鞋子好,这边采用了,后面那就不用说了,每年可能都不会低于几千双的消耗,未来会更大,怎么样?”

    和皮包骨脸上猛然爆发出来的喜色不同,陈美娟飞快的瞟了下白浩南,都没有对视,使劲深深的点下头:“谢谢王哥了,谢谢,我会把这个机会抓住,一定好好做人做事,做足球鞋。”

    白浩南没让她跟自己多沟通:“小婉、李琳、小曼她们现在挺好,都在培训集团做自己的工作,以后有机会跟她们聚一下,特别是小婉,她现在是我们培训集团的总经理,可能这件事跟她会交流比较多,我只负责球队,你这东西好,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一切都按照生意场上的规矩来,现在看球吧……”

    他真的看都没看那桃红色羽绒服下颤巍巍的半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