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假以道

目录:大唐好相公| 作者:古沐鱼| 类别:历史军事

    庭院的风在吹着,柳枝随风摇曳。

    罗通还在有模有样的练着长枪。

    罗艺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庭院里来回的走着。

    九公主嫁给了秦天,而且还是李世民赐婚?

    什么意思?

    李世民这分明是不把他燕王罗艺放在眼里啊?

    一朝天子一朝臣,李世民怕是有意要除去他这个异姓王,如今九公主嫁人,他罗家只怕已经被长安城的百姓给笑话的不成样子了吧?

    罗艺来回的走着,片刻之后,罗艺突然停了下来,道:“前几天听探子来报,梁国和后隋以及突厥东部的一些部落有异动,可是如此?”

    罗不平点头,道:“回父亲的话,的确如此,而且已经有了最新消息,突厥现如今有十万兵马在灵州与唐军对峙,这边,突厥的几个部落,联手梁国和后隋,大概也有十万兵马,准备过风华道,南下攻打泾州。”

    风华道是罗艺镇守的一条很重要的关卡,若突厥兵马可以顺利通过风华道,那么他们便可以饶过大唐几座难打的城池,直接来到泾州。

    泾州离大唐长安已经很近了,可以说,若突厥兵马能够打到泾州的话,那就等于说是直逼长安了。

    对于突厥兵马来说,过风华道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他们还是愿意冒险一试,只要能够打败罗艺在风华道设下的兵马就行了,这比攻城要容易许多。

    听到罗不平的话后,罗艺的神色越发凝重,而后,吩咐道:“告诉风华道的将士,让他们假道于突厥。”

    听到要把风华道借给突厥,罗不平神色猛然一动,道:“父亲,这么做的话,就等于是背叛了大唐啊,万一突厥不胜,于我们幽州的情况十分不利。”

    直接把风华道借给突厥,打都不打,甚至不用心抵抗,这不是背叛大唐是什么,若是被李世民知晓,真不可能饶了他们。

    不过,李世民刚登基,罗艺还真没把这个新皇帝放在眼里。

    “哼,李世民不过一小儿也,他能把我怎么样?幽州之地,你父亲我从隋朝的时候就开始镇守了,也没见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若是大唐敢攻打我们,我们就投靠突厥。”

    说到这里,罗艺又轻声一笑,道:“不过,若十万兵马过了风华道,直逼泾州的话,大唐只怕会元气大伤,甚至是直接败给突厥,那时怕会又是一番天地,大唐动乱,于我们幽州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如果十万突厥兵马直逼泾州,情况还真的有可能像罗艺说的那样,大唐,面对十万突厥兵马,根本无力力挽狂澜,因为大唐精锐,都在灵州。

    罗艺多少明白了颉利可汗的意思,攻打灵州,可能只是为了调虎离山,攻打泾州,才是他们对大唐发动战争的最终目的。

    如今,大唐精锐尽在灵州李靖手里,便不难看出颉利可汗的计划成功了。

    当然,他们没有想到,罗艺会在这个时候,再帮他们一把。

    罗不平听完罗艺的话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应了下来。

    ---------------------------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灵州城。

    李靖镇守灵州城已经一年,在这一年时间里,突厥曾经多次发动对灵州的进攻,但都被李靖给击退,而且折损了不少突厥兵马。

    不过,在冬天的时候,突厥便在灵州城外安营扎寨,轻易不再攻城。

    但是,在李靖看来,突厥这是知道冬天城池不好攻打,所以想等开春之后再攻城。

    可是,灵州的春已经来了,柳绿也发了新芽,城外的突厥兵马,却并无丝毫动静。

    这让李靖隐隐觉得有点奇怪。

    这天,李靖在军营之中与群臣商议事情,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探子急匆匆来报:“将军,得到密报,突厥那边,与梁和后隋组织了十万兵马,怕是要对我大唐下手啊。”

    听到突厥又组织了十万兵马,李靖眼眉顿时就凝了起来,十万兵马,与后隋和梁国联手,显然是想从梁国或者后隋借道,直逼大唐。

    不过大唐为了防止梁国和后隋,那里边境的城池都很坚固,兵马也有,坚守个半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靖思索着这个情报,一开始虽然觉得有点紧张,但半年时间,他觉得灵州的战局应该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突厥在这里围了一年,粮草怕是有点不足,而且每次攻城,折损都比较严重,只要他向李世民再请求一些支援,基本上就可以发动反攻了,击退这里的突厥兵马,梁国那边的十万兵马,怕也不敢继续进攻。

    一处胜利,便基本上能够解决危机了。

    不过,到现在为止,突厥都不曾对灵州再发动攻击,这让李靖觉得十分奇怪。

    按理说,颉利可汗野心勃勃,不可能只是一直围城的,他肯定想尽早攻下灵州城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靖自言自语的说着,很快,他便命人将其他探子叫了来。

    “最近,突厥军营,可有什么异动?”

    “回元帅的话,突厥军营并没有什么异动,就只是戒备着,似乎并没有攻城的打算。”

    “那颉利可汗呢?”

    “颉利可汗?”探子愣了一下,紧接着说道:“颉利可汗好像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突厥将士面前了,他一直都呆在营帐之中。”

    “一直都呆在营帐之中?”李靖有些奇怪,对于在草原上长大的颉利可汗来说,他恐怕是向往蓝天的,让他一直呆在营帐之中,只怕不太可能。

    要说真的可能,那就只有两种情况,一,颉利可汗病了,不得不呆在营帐之中,只是突厥军营并不慌乱,这有点不太附和情况,而且如果病了,而且病的都不能离开营帐,突厥应该会退兵才对。

    那就只能是第二种情况了,颉利可汗,根本就不在灵州城外。

    当李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神色猛然一变,整个人浑身一颤,若颉利可汗不在灵州城外,那必定在另外一支突厥兵马之中啊。

    他们怕是有大动作。

    不安,不安。

    “来人,八百里加急,将这个消息送往京城,告知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