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藩王意

目录:大唐好相公| 作者:古沐鱼| 类别:历史军事

    昔日勾践卧薪尝胆,终灭吴国。

    今日长安危急,若能不战而退敌人之兵,不过受些屈辱而已,又有何不能忍受?

    此时的大唐,经不起一场大战,特别是在长安城附近。

    一场大战,会让这十来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而屈辱,使人奋进。

    众人望着李世民,李世民的眉头凝着,他个人并不喜欢受到屈辱,甚至因为自己得皇位不正,他更不喜欢,或者说他是有点担心的。

    担心一些对自己不利的言论,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皇位。

    但若一战,民间百姓受苦,于他的名声更是不利。

    所以,几番思虑之后,李世民点点头:“秦爱卿言之有理。”

    说着,李世民便吩咐道:“翼国公听令。”

    秦叔宝道:“末将在。”

    “朕命你立马调集长安城内外兵马,向渭水河畔集结。”

    “喏!”

    “李绩听命。”

    “臣在。”

    “朕命你立马在长安城附近,召集有胆识的百姓,假装将士,随后赶往渭水河畔,充当我大唐援军。”

    “喏!”

    “程咬金听命!”

    “末将在!”

    “朕命你带领两千兵马,速去泾州和尉迟恭会合,几百颉利可汗留在泾州城外的兵马。”

    “喏!”

    李世民一一吩咐着,等秦叔宝把这些兵马集合的差不多了,他就要带着兵马,亲自去渭水河畔,与突厥对峙,逼他们退兵。

    群臣离去,各种忙自己的事情,长孙无忌却是留了下来。

    “辅机啊,秦天此计虽好,朕却也有些担心。”

    长孙无忌最是了解李世民,听到这话之后,道:“圣上可是担心各路藩王?”

    李世民颔首:“朕领兵去渭水河畔,太子李承乾又太年幼,万一各路藩王兵压长安,那可如何是好?”

    如果兵马去了渭水,长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安城可就守卫空虚了,也就几千兵马,几千兵马如何抵挡的住各路藩王?

    长孙无忌见此,道:“圣上大可不必担心,如今去各路藩王那里请求勤王的信使去了许久,却一直不见回信,想来这些藩王要么不来勤王,就算来,也必定在途中过多耽搁,只要能够尽快的逼退突厥兵马,长安这边,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听到这里,李世民点了点头,但随即神色却是一凝,藩王不来勤王,留着他们还有何用?

    第一次,李世民对这些藩王产生了削弱的想法。

    藩王的存在,对大唐来说自然是很有帮助的,比如说京城有危险的时候,他们来,各地有叛乱的时候,他们帮忙平叛。

    但如今这些藩王,却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仅如此,洛阳那边有叛乱的时候,李洛不仅不帮忙,竟然还跟叛军勾结,这简直就是养虎为患啊?

    如今京城有难,各路藩王竟然也坐视不理。

    留着他们,只能够让他的长安城成为祸害。

    藩王留不得,就算要留,也应该换一茬,把自己的亲信给留过去,留那些愿意勤王的。

    李世民心里想着,但是并未有丝毫的表露。

    削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怀州。

    长安城离怀州很近,所以翼王李洛早早就接到了勤王的信。

    只不过,他接到信后,并没有太过着急的意思。

    如今的长安城,的确很危机,但对他这样的藩王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好机会?

    如果李世民因为这么一场大战而被削弱,那他岂不是可以趁机谋取皇位?

    长安越乱,对他们这些藩王来说就越有机会。

    不过,李洛虽然迟迟没有动身,但不代表他不会动身。

    他要再等等。

    一来,此时长安的局势未明,万一突厥退兵,那他们去了,反而白去,还有可能暴露野心,被李世民给盯上。

    再有就是,有异心的藩王不少,去的太早,并非好事。

    还是让这些藩王还去探路,不管好坏,后面去的,后不会太吃亏。

    若是藩王真跟李世民打起来了,那他就坐收渔翁之利。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如果没有,藩王帮李世民打突厥了,那他随后就去,到时候也能分一杯羹。

    具体情况,要等等再说。

    反正现在他的怀州也不危险,他有的是时间等。

    有跟李洛这样想法的藩王很多,所以突厥已经逼近长安城的时候,很多藩王都还没有动身。

    与此同时,长安城中,赵王府。

    赵王李元景,此时也有自己的打算。

    李元景是有封地的,不过他的封地上并没有兵马,他不算藩王,只能算是长安的一个王爷,所以他可用的兵马不多。

    他不可能像其他藩王那样,用兵马逼近长安,以此来获得皇位。

    他唯一的筹码,就是救下的李元吉的儿子,当然,如今已经被当成李建成的儿子来养了。

    这个筹码是李元景的终极筹码,但这个筹码虽然厉害,现在却不好用,哪怕李世民真的被打败了,被其他藩王给弄死了,也不好用。

    因为他的父皇还在,李世民若是死了,他的父皇会复辟,那时谁当太子,还不好说呢。

    李元景很矛盾,他希望李世民死,可又不希望李世民死。

    如今的长安情况,只能让他静观其变。

    长安城人心惶惶,一拨又一拨的兵马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来来回回的走着,虽然突厥兵马离长安城还有一点距离,但长安的百姓,没有几个是真正放心的。

    人心不安,但与此同时,又有一些百姓,拼了命的要报名参军。

    对于大唐的男儿来说,当志在四方,当奋勇杀敌,保家卫国,不仅仅因为他们想通过军功来博取封侯拜相的机会,也因为他们知道,敌人若是攻了上来,他们的家人怕是不能保全。

    所以,他们也是在报国,也是在保家。

    李绩的事情突然变的容易了很多。

    仿佛华夏人就是有这样的性子,几个藩王斗来斗去的时候,他们不管,也不想管,但如果有外地入侵的话,他们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保卫家园,将这些外地给赶出去。

    长安长安,在不安之中,却又有着一些感动。

    秦天刚走出皇宫,正准备回府的时候,程咬金突然拉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