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应该去死!

目录:无上剑道| 作者:北鱼有泪| 类别:武侠修真

    “放肆!”一位少年皇冰冷的看上王寻,剧烈的少年皇之威向着王寻而去。

    如同滚滚岩浆,向着漫天剑气而去。

    可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这剑气居然无视威压,分江断河一般斩了过来。

    戮剑决是从青帝记忆中得到的坚决,曾在青帝的岁月中有着无上凶名。

    戮剑决,杀戮为主!

    郭子天面色骤然一变,这剑气尚未至,但那凶残的杀戮之意,还是让他们内心不由一怔!

    “哼!”一声冷哼,一位少年皇随手一拍拍了下去。

    手掌不大,可是带来的威势确实惊人的,空间仿佛都被一章压缩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少年皇猛然倒退数步。

    面色震惊,充满了不解,只见他的衣袖不知不觉间已经少了半截。

    “这不可能,你只有虚万阶,这不可能!”嘴中喃喃自语。

    何为少年皇?同阶的尽头,在皇着以下,他们都是碾压才对。

    今日一个虚万阶的家伙居然一剑伤到了自己?

    即使少年皇的心境,一时也接受不了。

    “也该我扬名之时了,毕竟你都封圣了,我又怎么辱没你呢?”王寻看着三尺青锋轻轻说道。

    一声欢快的剑吟响起,似乎是三尺青锋在回应!

    王寻深深呼了一口气,一缕缕执念冲进脑海。

    “杀!”瞬间,王寻冲进四位少年皇中,心中再无顾虑。

    天大地大,无非一个杀!

    永念状态,即使少年皇,也难抗住我着百亿年都难以磨灭的执念。

    长发飞舞,王寻如神似魔,无差别砍向了所有少年皇。

    剑气纵横,横扫三千里,长发飞舞,剑芒无物不斩!

    面对强势的夸张的王寻,少年皇第一时间有了些慌乱。

    随即便毫不犹豫杀向了王寻。

    无形交织的杀意,将大地梨出一条条深沟!

    剑气所过,一排排建筑应声倒下。

    恐怖的气浪,吹的墨如烟都有些迷眼。

    在乱战中,王寻身后卷起了一条巨大红色卷风,一声声厉吼响彻,散发出滔天的杀机。

    远处不是出现几道身影,他们都是后面离开神通湖的,感受到动静寻了过来。

    一时面面相觑。

    “那个人是舞倾城的男人吗?”一人失声说道。

    旁边的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个在他们眼中看着舞倾城威名人,一个他们看不上的人,居然不弱与少年皇,不,他居然能以一敌四!!!

    “从此以后,幽冥天又多了一位无人小觑的强者!!”

    呆呆三人一愣,谁在说话?赶紧转身,一个面貌平淡的男子双手后背目光深邃的说道。

    “见过风月大道子。”三人反应过来赶紧行礼道。

    来人正是洛文宇。

    他自然一直关注舞倾城,毕竟如今舞倾城对于风月宗的地位他还是懂的。

    墨如烟带着舞倾城一离开他就跟了上来。

    郭子天的动向他自然也清楚。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去,因为他也想知道,一个能被舞倾城看上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格。

    不说性别差距,即使凭借飞天姿态这个身份,能被高看一眼的人,都少之又少。

    只是王寻带给他的震撼,真的有些太大了。

    如今这天下,已经有了舞倾城压在所有少年皇的头上了,谁曾想这么快,又出现一位。

    什么时候,少年皇都这么弱了?可以被一人独战数位?

    而且他还是一个虚万阶存在!

    舞倾城凭借是飞天姿态,他凭什么?

    一时间洛文宇心中苦涩无比!

    纵使少年皇,也有无奈之时!

    一个舞倾城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位。

    而在远处虚空中三道身影并立,周身散发一股浓郁道韵,居然是三位上人,而且不是一般的上人,气息隐晦,立在半空,即使洛文宇也没有发现三人。

    少年皇确实强横,但境界确实鸿沟!

    “恒河之沙啊,在这小子身上有些可惜了。”一个中年满眼阴翳。

    “楚蕴大人有交代,无论如何,恒河之沙必须带回去,死活不论!”中间老者淡淡说道,在这三人只见隐隐他的地位最高!

    “听说楚蕴大人背后站着天堂大人,据说这恒河之沙就是他点名要的,你们怎么看?”另一个人说道。

    他们三人看着远处的乱战并没有多少着急,并没有为王寻的战力感到意外。

    能在虚境就斩了楚寒,独战几位心境有了瑕疵的少年皇,在他们看来还能接受。毕竟他们已经接受了最难以接受的第一件事。

    “还能怎么看?无论他背后是天堂大人还是其他人,都是我们接触不到的存在,说再多有什么意义?”中间老者不屑的说道。

    “传说天堂败给传说中星云,一蹶不振,你觉的我们是否还要站在楚蕴大人这边?”一人有些迟疑的问道。

    有时候站队比一切都有战略意义,对于有些人而言。

    过了会,中间老者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先不管这些,如今我们都在楚蕴大人下面,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人沉默了会,谁也没有说话。

    许久才想起了一句。

    “你们说他一个虚万阶怎么可能这么强?”

    三人目光中同时闪过一抹激动。

    一切超乎寻常的异常,代表着惊天动地大秘密与机缘。

    若是能得到………

    天空中一阵阵剧烈的震动,王寻如同天神一般,气势睥睨,横扫八方,居然在这个时候居然压制住了对方四位少年皇。

    执念不悟的疯狂笼罩下,冰凉的执念让疯狂走到极致,变成了冰一样的理智。

    这种理智充满了与正常理智不一样的理智,那是是一种偏执的理智。

    充满了矛盾。

    永念状态下,王寻那冰冷漠然的目光,让郭子天心头蒙上一层层阴影。

    独战他们四人,且将他们压制了下来,让他们一时心中产生一种悲哀。

    这才多久?他们就这样一次次遭遇挫折。

    难道少年皇已经不在是同阶的天了吗?

    一个飞天姿态,如今又多了一个……

    “啊啊啊!”

    一个慌神,一抹冰冷划过划过肢体,少年皇顿时怒吼了起来,一条臂膀飞了出去。

    三尺青锋太快了,快了即使少年皇也一阵心寒!

    “怎么这么快…”少年皇有些慌张。

    幸亏只是手臂,若是脑袋?他不就死了吗?

    “不,你们都要死!”少年皇面色疯狂了起来。

    一次次打击,他的心境彻底碎了。

    “完了!一位少年皇完了。”有人喃喃说道。

    这不亚于舞倾城斩杀一位少年皇形成的后果。

    他们知道估计从今天以后,幽冥天要乱了。

    少年皇对于任何一方势力都是弥足珍贵的,他们是何方势力未来的擎天柱。

    还未崛起,就陨落,对于再大势力都是剜心之痛。

    果然,很快一颗人头飞了起来。

    跌落皇境在这种大战中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他们不会这么快,跌落出皇境的。

    心境的瑕疵,那是一点点逐渐变大,走向最后毁灭,但是还是架不住一而再再三的打击。

    骄傲是他们走向辉煌的成功因素,是铸就小无敌心境的支柱,但同样也是撕裂他们小无敌心境的利刃。

    一把双刃剑,伤人也会伤到自己。

    当一位少年陨落,王寻一声长啸,三尺青锋闪烁出一道道红光,恐怖的锋芒,宛若扎进他们心头一根针。

    一丝丝从来诞生过退缩同时隐隐出现在在了他们心头。

    这一出现,宛若潮水一般,冲了上来。

    彻底击垮了他们心境。

    一瞬间,三人再也无法支持他们战力了,气息瞬息萎靡了一大截。

    跌落皇境了。

    郭子天一脸死灰!

    “饶…命……”这两个曾经在他们心中代表着耻辱的两个字不由的出现在了他们嘴中。

    所有人都畏惧死亡,只是有时间死亡距离他们太远,远的让他们不畏惧了而已,但真正来临时刻,所有人都明白,不怕是假的!

    但是他们面对是王寻!

    一个在永念状态下,冰冷漠然的存在。

    三尺青锋没有犹豫划过脖颈,鲜血淋漓尽致的喷洒了出来。

    宛若人间最美的烟火,红的动人心魄。

    “不……”同样姿势,同样的无声,第三位少年皇陨落了。

    郭子天彻底呆坐在了地上,一脸死灰的看着身旁的三具尸体。

    王寻红衣胜血,三尺青锋闪烁着苍白的寒芒。

    王寻走向了郭子天,扬起三尺青锋。

    “你不能杀我!不能…”郭子天眼中没有一点往日的神采奕奕。

    王寻漠然俯视着郭子天没有说话。

    见王寻没有动手,郭子天求生的**充满了内心。

    “放过我吧……我父亲是万骨殿的殿主,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郭子天有些祈求又有些威胁的说道。

    王寻漠然看着郭子天,开口说道:“不,为了不让少年皇应有的荣耀被玷污,你应该去死!”

    “什么…”

    王寻不在像听他说话,寒芒闪过,转身远去。

    三尺青锋收起,王寻看着一个方向。

    与那三位上人目光产生了对视。

    “哦,他好像看见了我们?”一人嘴角一扭说道。

    “并不意外!”老者淡淡说道。

    “动手吗?”另一个问道。

    看着笑着看着迎着王寻目光,转身离去。

    “恒河之沙固然重要,但毕竟我们无法得到,我们先要得到我们想要那个秘密才好!”

    “猫戏老鼠,总要等到老鼠精疲力尽才有好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