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多少英雄豪杰事 第1069章 掺杂而来的烦恼

目录:诡三国| 作者:马月猴年| 类别:历史军事

    翻过雕阴前面的崎岖蜿蜒的山道,穿过了不大不小的雕阴城关,绕过一片不密不疏的树林,行行复行行,在队伍的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条开阔的道路。

    “这……”

    记不得多少次在山路上喘息,多少次在荆棘灌木上踉跄钩破了衣角,跟着刘协一路而来的这些官吏,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是的,不仅仅是刘协来了,还有一帮子大汉的官吏,在这其中,斐潜都不认得几个,这些人就像是大汉的菟丝子,跟着大汉一同生长,缠绕在皇帝周围,脱离了朝廷,远离了汉帝,这些人估计就是无所适从了。

    当然,也不是说这些人毫无用处,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处理政事的老手,不管是针对于行文承转,还是民政协调,都是纯熟无比,毕竟这些本事也是他们安家立命的本钱,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汉代,其实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和那些纯手艺工匠在某种程度也是有一定的相似度的,只不过工匠更多的是以手中的工具来制作物品谋生,而这些官吏则是通过刀笔依附在政权上来谋生。因此当刘协要来平阳的时候,有这么一帮子的官吏也跟着过来,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

    视野骤然开阔,众人看着眼前的道路,有些不敢置信。

    这还是曾经印象当中的荒凉的并北么?

    这还是当年窘迫无比的被胡人劫掠导致治所都迁移的上郡之地么?

    呆立了几秒钟之后,这些人才相互看看,然后不由得都露出了一丝喜色。

    没错,有了一点点的喜色。

    原本以为跟着刘协来肯定是要吃苦的……

    有道是一次黑上瘾,便转一生黑。

    文人相轻,似乎是千古流传。乐于给他人评价定位,甚至不乏恶意的,随意的,略显得轻率的下定义,就成为了这些汉代文人官吏之间仅有的娱乐和快意一般。

    在他们的日常的言谈当中,并州是和垃圾产不多同概率出现的词语。哪里才是大汉的繁华,自然只有长安雒阳,其余的地方勉勉强强冀州豫州还算是不错,其他地方么……

    都是垃圾。

    就像是他们对待文章一样,除了他们自己写的,便都是垃圾,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儒,他们嘴上虽然不敢说,但是心里也同样未必服气。

    因此来并州,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心里也是如此,在他们的记忆里,并州除了胡人多,哪里还有什么好东西?荒凉,腥臊,蛮横,死气沉沉,便是原本并州北部应有的样子,哪里会出现像这样的充满了工程美感和符合大汉规范的道路?

    等等,或许还超出了大汉对于道路的一般规范。

    这些人接触并北的第一课,便从这一条路开始。

    又往前走了一段。

    着,真是好平的路!

    众所周知,几乎没有施加过任何硬化工序,也完全谈不上什么保养的天然泥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暴晒和雨水之间,不断经历着焦枯干裂和泥泞深陷的轮回之后,便会陷入一种极其古怪的状态当中,硬的地方极硬,烂的地方极烂,突起的地方高高的凸起,凹陷的地方甚至深度超过了小腿……

    如果是晴天多少还算是好的,但是只要碰到下雨的时候,往来的行人,尤其是带着需要加倍小心照料的大牲口和车子的商人也好,运输军队所需的车队也罢,在这样的道路上,往往和走在危机四伏的沼泽地当中一般!

    说不定什么看起来平静毫无波澜的小水洼之下,掩藏的是一个巨大的陷下去便让车辆再也爬不起来,让人绝望的泥坑……

    要想富,先修路。

    虽然在汉代,对于这样一句涉及多个方面,蕴含着深刻哲理的名言名句不是很熟悉和了解,但是哪怕任何一个人,都会喜欢一条平整的,至少不要那么多陷阱的道路。

    一条路,象征着领地的水准,象征着整个并北的精神面貌,这么说,真是一点也不过分。就算是在京畿附近甚至是雒阳近郊,也只有在京都周边的道路上才能见到如此相似的平整道路,而远一些的地方,就算是大的县城,恐怕也就是距离县城十里左右才有这样平坦的道路,其余的地方么……

    当然,如果按照后世的观念来看,这条路还有好多不足的地方,就算是再宽容再糊涂在**的国家机构,在验收的时候恐怕也不敢在合格一栏上盖章,多少也要表面上抹得光亮一些才是,像这样道路中间还明显是一些碎石的,连柏油都没有铺一层的,真的就算是收了多少意思也不敢做出那个意思。

    但是这样一条在后世大可以将承包商拉出去枪毙的道路,在汉代却显得如此的完美,甚至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原本道路表面的出现的坑洼缺口都已用粘泥填充夯实完整,在道路一侧堆放着的大块的圆石和圆柱形的重木,一看就知道是用来夯实道路地面的,而且为了使得道路在下雨天不再重蹈旧辙,不再积水,道路中央有意修建得微微隆起,高于两侧,利于排水,并且在道路最上面再铺上一层小碎石,提高道路的耐磨度和给往来车辆提供更多的摩擦力……

    充满了工程美感的,象征着人类劳动和智慧的道路,无疑就是最佳的语言,同样也彰显出整个并北,斐潜管辖之下的整体经济实力。

    并北这一块地,真的已经是变得如此富庶了?

    斐潜这个年轻的征西将军,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又是如何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的?

    众人不由得都转头望向队列当中的三色旗帜,望向在那三色旗帜下的那个人影,心中盘旋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同样在盘算着一些其他新生出来的想法……

    这一条路,原本就是秦直道。只不过秦朝之后,便逐渐的荒废,没有了维护和修整之后,道路就渐渐的退化成为了雕阴之前山道的那副模样,被杂草和灌木渐渐的侵蚀,原本的土基也渐渐的剥落,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普通山间土路。

    原本雕阴这边,是没有修复道路的。只不过因为雕阴这里,因为关中的关系,地理位置越发的重要起来,往来传递的消息时效性也在日益的提升,所以便从北屈那边的那条路开始,沿着原本旧有的土路重新进行翻修和整理。

    因为时间上和生产科技水平的关系,新型道路的延伸速度还是比较慢的,要想真正通往雕阴,甚至是沿着雕阴再往下,恐怕不光是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还要花费巨额的人力物力,所以现在暂时只是像南延伸了一截而已。

    在道路的一侧远处,是跟着道路而进的一个劳役营地,在营地的后面可以依稀的看到堆放得高高的各种修葺道路的物资。一直运输物资的小车队似乎刚好抵达了这个劳役的营地,因此一群衣衫褴褛的劳役正在监工的调配之下正在搬运这车队运送过来的一些东西。

    劳役无疑是最为困苦的,也是整个社会最为底层一部分人。他们负担着最为沉重的体力劳动,却只能获取与他们付出根本就不相符的一点点的吃食。

    而这些劳役显然已经是服役了一段时间了,虽然距离较远,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些劳役已经是精疲力尽,摇摇晃晃的孱弱不堪,身上的衣物也同样破破烂烂,在山岚的吹动之下,甚至还露出了一部分同样是肮脏无比的肢体……

    这是在封建社会很常见的一个情形,在相对来说生产力较为低下的整体社会环境当中,只有通过大量的人力劳动,才能建设一些相应的工程,并且劳役这个事情,也是属于封建领主的一项权利,只要是封建领主觉得需要的,自然就会征集劳役进行建设,而这样的制度,也一直持续到了后世……

    当然,受限于山川、土质、距离、安全、劳动效率等等原因,大规模的征伐劳役其实也是一种对于领地之内正常农业活动的一种损害,所以绝大多数的士族子弟也都潜意识的认为减少劳役,鼓励农桑是一种德政。

    相反的,眼下大量的劳役的情形,似乎展示出斐潜治理的一个巨大的问题……

    “……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东方未晞,颠倒裳衣。颠之倒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则莫……”官吏队员当中有一个青年,见到了此情此景,不由得哦吟出声。

    此言一出,顿时引人有些侧目。

    诗经是汉代每个士族子弟的必修课,因此当年轻人一念出此段齐风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都知道这段话在讲一些什么,因此不约而同的都偷偷瞄了一眼队列当中的征西将军的大旗,然后下意识的从那个青年人身旁不露痕迹的扯开了半步,拉出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年轻人,总是充满活力的,当然这样的活力有时候是好事情,有时候就未必了……

    “……嗯,不其侯家风治学令人羡慕啊……学识渊博,有难得能够悲天悯人,真是青年才俊啊……”一名官吏悄声和另外一人说道。

    “哦?为何有此说法?”另一人有些不解。

    “呵呵,方才不其侯长子,伏德伏子正,一首齐风铿锵,甚是应景……”这名官吏捋着胡须,嘿然说道。

    “……不知是哪一首齐风?”

    这名官吏左右看看,凑了过去,低声说道:“……东方未明……”

    另外一名恍然大悟:“哦……东方未明啊……”

    如此的情形在队列当中悄无声息的传播开来,而当事人却毫无所知,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未必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

    对于此事,处于队列当中的斐潜却还未察觉,他正在烦恼这刘协这一行人到底要怎样的安排。

    那一日,刘协当着百官的面说是要来并北,要去阴山,自然遭到了杨彪和种劭的共同反对,不过刘协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强硬,坚持不改,而斐潜又不好说什么,毕竟他自己之前还一副正经模样说了一大堆的天下都是刘协的话语。

    僵持不下的时候,伏完出面了,说皇帝巡狩四方也是应有之意,并从三皇五帝时讲起,说黄帝就有东巡岱宗,周公也有封泰山,巡河南的行为,而本朝当中武帝就不说了,就连恒帝也有从雒阳巡狩到了长安的事迹……

    这一下,才算是给了台阶。

    皇帝刘协并不是迁都,也不是要在平阳长久定居,只是巡狩而已,这样自然比起皇帝跟着斐潜走要更让杨彪和种劭接受。

    因此,种劭带着一些人返回长安,继续和杨彪所任命的京兆尹赵温或许还要卿卿我我相爱相杀一番,而杨彪则是带着一些大汉官吏前往了雒阳……

    当然,还有为数不少的官吏跟着刘协的身边,这其中,还有种劭的儿子种劼,杨彪的儿子杨修!

    种劼就罢了,反正斐潜在脑海当中似乎没有多少印象,但是这个大名鼎鼎的鸡骨头杨修……

    特喵的,号称揣摩人心独一无二,煽风点火技能满级,这样的小子,自己要不要像曹操一样,找个什么借口啊哈一下……

    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

    因为杨彪和种劭做出这样的行为,实际上就跟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质子差不多,也等于正是承认斐潜暂时性的平级甚至高于他们二人的一种态度表示。

    多少也算是一种示好吧。当然,在这其中也有其他的意思,比如帮忙盯着刘协,有时候隐蔽的拖拖后腿什么的……

    关键是斐潜当下还必须接受!

    总不能立时一拔刀子,说老子只要皇帝,嗯,和皇后,其他的人全数滚蛋?

    不过现在,很是烦恼啊……

    斐潜坐在马背上,闭着眼,摇摇晃晃。

    自己原本的官吏系统就属于比较扁平化的模式,现在忽然加进来这么一堆自成系统的家伙,感觉真的就像是原本运作良好的齿轮当中加进了一把沙子……

    唉,这样到底要怎样处理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