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九O、开始教学

目录:率性道医| 作者:守阙道人| 类别:都市言情

    想到就做,盛青云将欧阳晓梅和李晓芬叫到面前,极力让自己看上去严肃起来,沉声问道:“现在我问一下你们,真的想学功夫吗?”

    两姑娘看盛青云一脸严肃,心里一紧,脑海里回荡起昨晚那什么胡少、周少的话,脸上也浮现出坚定的神色:“学!”“要学!”两位姑娘都肯定的回答。

    “好!既然要学,我可以教你们!”稍顿,盛青云看着两位姑娘眼睛,“学功夫很辛苦,你们能吃苦吗?”

    胡少、周少那高高在上,一切都在掌控中的嘴脸浮现在两姑娘脑海,两个姑娘眼里竟现出一丝厉色:“只要能学会真功夫,苦我能吃!”“不怕!”保护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念头在两姑娘心里扎根,发芽,生长。

    “那我就给你们说说这功夫,”盛青云依旧严肃的说着,“大家口里的功夫是一个比较模糊笼统的说法,在我的理解里,它包含了克敌制胜的技击,这个技击可以用武技来称呼;还有练习可以强筋健骨养生的武术;行走江湖卖艺表演赚钱糊口的武艺;追求生命本源,求长生证道的武道。”

    等两位姑娘稍微消化一下自己所说,才接着道:“现在所说的真功夫说的其实就是技击,杀敌制胜的技法,有人也把这叫国术,所谓国术不表演,说的就是国术是杀人技,不是舞台表演的花架子,你们要学真功,就要有必要人杀人的准备,还学吗?”盛青云有心吓唬两姑娘,同时也让两个姑娘心里有所准备。

    这一次两位姑娘稍微思索久一点,面色也有些犹豫,但还是渐渐的坚定起来:“我学!”“我也学!”这一刻,两个姑娘气质都和先前有所不同。

    盛青云看着两姑娘有些变化的气质,不知道自己所为是对还是错,不过两位姑娘真想通过学武保护自己,这心境确实需要经历这一关,即便现在两位姑娘看是作出了决定,真到事临头,需动手杀敌,那一关也不是好过的。

    盛青云点点头,依旧一副严肃模样:“练武之人都有一个说法:‘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练功不练药,到老病坨坨。’这就是说,练武之人一定要学医,不学医,一味练武,终归会把人练废了,所以自古以来就是医武不分家,医道不分家,当然在现代社会,这都有变化了,只是你们若真要学真功夫,还要认真学医才行,我就先从教你们医术开始。”

    在欧阳晓梅和李晓芬一愣一愣中,盛青云把两位姑娘带到针灸铜人那里,就着铜人给两位姑娘讲起穴位、穴窍、经脉,穴位对应什么,穴窍主何功能,经脉有何作用……

    两位姑娘听得全神贯注、专心致志,不明白的地方也毫不掩饰的提问,让盛青云好好过了一把老师的瘾。

    眼看天就要黑了,盛青云停下讲解,两个意犹未尽的姑娘还眼巴巴的看着,盛青云拍了拍手:“先到这吧,你们回忆巩固一下,反正也没病人来,我们早点下班!”说完又想了一下,“今天开业,好歹我这做老板的也该请你们吃顿饭,有什么好地方说来听听,不管怎么说也是进了一个大单,我请你们吃顿好的!”

    “真的?”欧阳晓梅顿时雀跃起来,满脸兴奋,“晓芬姐,你想吃什么,老板请客咦!”

    李晓芬正要说话,门外一个老太太提着个菜篮进来,看见站前面的李晓芬,开口道:“姑娘,我在你这歇一下脚可以不?”

    李晓芬刚要开口,旁边欧阳晓梅已快步跑去,拿了个凳子:“可以的,奶奶!你坐!”

    老太太坐下,连声道谢:“谢谢,谢谢!你这姑娘嘴好甜,一定能找个好婆家!”边说边用手吹着膝盖。

    欧阳晓梅羞红脸,悄悄看了一下盛青云,跑一边去了。

    盛青云抬眼注意到老太太动作,也察觉到老太太脸上痛苦的神色,这时李晓芬同样看见了,她走过去,低下头轻声问道:“奶奶,你腿怎么啦,我们可以帮你什么吗?”

    “哎哟,谢谢姑娘了!我这是老毛病啦,有个天晴下雨的就痛,看过好些大医院都没办法,这去买个菜走几步就有些受不了!我歇歇就好,姑娘你去忙你的吧!”老太太温和的向着李晓芬说道。

    李晓芬回头看着盛青云开口:“盛哥,要不你给奶奶看看?”

    盛青云点下头,走到老太太面前蹲下:“奶奶,我是个医师,要不我给你看看好吗?”

    “都老毛病了,不用看了,谢谢你啊,小伙子!”老太太笑着说。

    欧阳晓梅一旁伸出小脑袋:“奶奶,你就让青云哥给你看看吧!青云哥医术可是非常厉害的,连肝癌晚期都治好过呢,我不骗你的!”

    老太太眼里闪过一丝狐疑,不过也只是一闪就过,随即微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了!”

    盛青云蹲着给老太太把裤脚卷起,仔细检查,不一会抬起头向着老太太微笑着说:“奶奶,你这是老风湿吧!我给你用银针扎几针,你回去感觉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

    “小伙子还会银针啊!好,那你给我扎几针!”老太太有些惊喜的说道。

    欧阳晓梅早把针盒拿来,开始给银针消毒,盛青云用的都是纯银银针,比较软,欧阳晓梅消毒的时候很小心,就怕弄弯了。

    盛青云给老太太施针,边扎针,边给一旁观看的李晓芬和欧阳晓梅讲每一针的取穴原因,扎几分,有何作用,如何准确取穴是学习针灸的第一步,很关键。

    最后盛青云又使用五行针法给老太太局部梳理一下,老太太只觉腿上有一道热流窜动,腿上再没一丝疼痛的感觉,一双腿就像换了一般,轻松舒服,心中惊喜无比。

    收了针,盛青云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奶奶,你起来走走试试!”

    老太太站起来,只感觉一双腿从未有过的轻松,随意走动再也没有痛感,走起来就像年轻时一般轻快,惊喜的神情再也抑制不住:“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站住后,拉着盛青云:“谢谢,谢谢,好多年了,这个腿折磨我好多年了,太谢谢你啦小伙子!多少钱,我给!”

    盛青云挠挠头说道:“奶奶,我这今天开业,像这样只是扎几针,你就随便开点就好!”

    “哪能呢,我这去了好多医院,都没有减轻一点痛苦,你看,我这只是去菜场买菜,没多带钱,这点钱你就先收着,明天我下来再给你带来!”老太太掏出一把钱,大概有两百块,一股脑往盛青云手里塞。

    最后盛青云收下五十块钱,说等老太太回去感觉真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