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866章:惩治白代

目录:校园全才保镖| 作者:落叶知秋o| 类别:都市言情

    “我怎会轻易杀了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李飞笑道,“你不用紧张,我的手下喜欢练习枪术和镖术,这一次,靶子是你,你喜欢他们用什么来练习,枪和飞镖选一个。”

    “有没有第三种选择。”

    白代哭丧着脸,一边说着嘴角一边向外吐着血水,毕竟之前牙齿被表哥打断了那么多颗。

    “有。”李飞微微一笑,“你可以选择手枪和飞镖一起打靶。”

    “……”

    白代闻言,顿时无语,欲哭无泪,想不到李飞忽然会这么玩自己。

    “如果你不选择的话,我权当你是默认了。”

    “那好吧。”无奈之下,白代只得说道,“用飞镖吧。”

    被飞镖射,或许还有活的希望,手枪还是算了,危险系数实在是过大。

    “准备家伙!”

    在李飞的吩咐下,两名手下将飞镖握在手中,站在了十几米开外的位置。

    “大哥,能不能站远一点。”

    白代央求着,他巴不得对方站到百余米开外,那样自己的安全才有保证。

    然而飞镖手却向前走了一步。

    “为什么要向前走。”

    对方给出解释:“你越是想退后,我们就靠的越近。”

    如此一来,白代连屁都不敢放了,此刻,他被整的是毫无任何脾气,再多的怨言,到了嘴边,也只能强行咽下去,根本没有勇气表达出来。

    他只能默默地祈祷着,希望对面二人是菜鸟中的战斗机,每一飞镖都扔偏。

    他突然提出一个要求:“飞爷爷,能不能给我松绑啊。”

    “你当我是傻瓜吗,还是过于高估了自己的智商。”李飞笑道,“我若是那样做,岂不是让你溜之大吉了。”

    “飞哥您老人家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松了我双手,双脚继续绑着好了。”

    白代的打算就是,如果浑身被缚,如同案板上任他人宰割的鱼肉,假如双手恢复了自由,那么至少可以保护身体的致命部位,例如头部。

    “好,我就给你个机会。”李飞随后命令一名手下上前,将对方的双手松绑。

    白代立刻活动着双手,一手护着脑袋,一手护着腹部下方,这两个地方都十分重要,似乎缺一不可,哪一处受伤了,后果都相当严重。

    “嗖……”

    就在他刚做好这套动作后不久,一人手中的飞镖便毫不犹豫地甩出。

    望着呼啸而至的光亮亮的锋利飞镖,白代瞬间吓跑了狗胆,闭上眼睛,口中大喊大叫,歇斯底里一般。

    “呼……”

    飞镖擦着他的耳畔而过,将耳朵外缘的皮肉刺破,顿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皮外伤,伤势并不算太严重,然而却将白代吓得够呛,整张脸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或是涂抹了一层白面似的。

    口中的大喊大叫之声,变得更为响亮,乌鸦般聒噪,令人闻之不禁心生厌恶。

    “别乱叫,瞧瞧你那熊样。”李飞不由皱了皱眉头。

    “飞爷爷,被射的人又不是你,当然不会害怕了。”

    其实白代之所以害怕,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镜片被打碎了,现在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也就是说,等他看到飞镖时,飞镖已经距离他很近了,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好好享受吧。”李飞点头示意手下继续。

    “唰……”

    另一枚飞镖再次急电般被投掷出,这次并没有擦肩而过,而是恰巧击中了白代掩护在腹部下方的那只手上。

    “啊!”

    他痛的禁不住地一阵哀嚎,迅地缩回手,手臂上,依旧鲜血淋漓地挂着那柄锋利的飞镖。

    可以说,如果不是手掌的掩护,他的某个重要地方恐怕要报废了。

    在白代刚缩回手的瞬时,第三支飞镖也已是骤然而出。

    这支镖,太特么准了,不偏不倚地击中了白代双腿中间的位置,而且力度极强,刺破对方的裤子,从后方又窜出。

    而白代的裤子里,似乎在剧痛之余,多出一大块东西来,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被割掉了。

    这家伙痛的是声势浩荡,嚎叫声蔚为壮观。

    作为一个男人,身体最重要的地方居然就这样被一飞镖给干掉了,真是窝火郁闷到了极致!

    “想好了没有,我的这群兄弟,下手从来都是没轻没重的,我不保证,下一秒,你的脑袋上会不会多出一样东西。”

    李飞提醒着。

    “别再拿我当靶子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白代开始求饶,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算不被弄死,也会被活活吓死的。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怪不得我,说说吧,马柔在什么地方。”

    “她本人并未在国外,目前就在华夏国。”

    事到如今,白代不敢再有任何隐瞒,毕竟飞镖不长眼,自己的脑袋随时有可能搬家。

    李飞一瞪眼:“废话,我也知道他在国内,华夏国这么大,你透露的信息跟没交代的一样。”

    “她就在香岛。”

    白代终于说出了重要实情,“在荔枝园别墅,这是我俩秘密购买的房子,外人很少得知,几乎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

    “飞爷爷,我都被你整成这样了,哪里还有啥心思撒谎,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啊。”白代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能不能先带我去医院啊,我要救治。”

    “没问题。”李飞吩咐着手下,“带他去附近医院包扎,不过裤子里的那玩意儿,就扔了喂狗吧。”

    “不要呀……”白代闻言,当场面容失色,他去医院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将断掉的东西再接起来,想不到李飞偏偏不让他实现目的。

    然而现在一切都不是他说了算,五湖社的成员们,随即按照李飞的要求去做。

    很快,白代便被人架走,扔进了轿车的后备箱内,紧接着汽车朝着远处扬长而去。

    “老大,真是大快人心啊!”

    五湖社总部,众人议论纷纷,无不拍手称赞。

    尽管他们是暴力社团,但是很多人都是心存着正义感,爱憎分明,对于白代所做的无耻行径,是如论如何都原谅不了的。

    其实就算不是李飞的主意,大家若是在大街上碰见这个人渣,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的。

    不夸张地说,白代、马柔二人,现在好似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