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清目窥阴阳

目录:山沟书画家| 作者:忘三川| 类别:都市言情

    “你行么?”

    钟岳看着姚大家一副怀疑的样子,说道:“姚大家将清晖交给我打理,不是照样井井有条么?”

    姚凝脂眉头一挑,“那是我没工夫搭理你,不然会让你胡作非为?”

    “……”

    “那姑且让你试一试。”

    钟岳朝前走了几步,说道:“这阴阳两仪诀您别断开,可能待会儿消耗有些大。”

    “这点消耗算什么,根本无关紧要。”

    钟岳松了口气,说道:“那样子最好不过。”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准备尝试一下是否能施展墨韵天地。

    按照道理,之前第一次他进入大乾的时候,也是没有凝墨入道,那时候运转神人九势,都能施展墨韵天地,现在应该也行吧。只是唯一的不同在于,如今神人九势貌似融入了骨骼里!

    一丝丝凉意,从四肢百骸涌出来,,钟岳感觉到自己闭着的眼睛流过一丝丝的温润。

    是熟悉的感觉!

    他睁开眼睛,原本白茫茫的天地四野,似乎没变,然而钟岳的视野无限远阔。

    身后的姚凝脂身体一震,发现墨韵的消耗比之前大了不止一倍!

    虽然这还在他承受的范围里,但是她非常好奇,钟岳这是在干什么,然而她并没有走上前去打扰。

    钟岳的视线,已经不受到这云山雾罩的浮云所遮蔽,慢慢远眺之下,他看到了黑影。

    这是……那白凤仙子。

    “这个人是点苍画派的少宗主。”

    他的视线一一掠过这些人,脚步慢慢挪动,忽然在他身体向左侧旋转了六十度左右的时候,再朝斜上四十五度的方向,在遥远的地方,那如星辰般闪耀的明光,顿时让他找到了方向。

    那星辰,不知是一颗,还是紧挨着的两颗!

    原来这树,长在天上……

    “跟我来。”

    姚凝脂问道:“你找到了?”

    钟岳并不回答,也不直接朝着那个星光的位置走去,而是从一侧慢慢地迂回绕过去。

    姚凝脂虽然不是很相信钟岳可以感应到无忧果的位置,但是她相信钟岳体内的那股力量可以,所以她选择相信钟岳。

    两人在云端移动着。

    ……

    ……

    曹灵同样遇到了之前姚凝脂感觉到的困境,不过碍于颜面,她并未将火凤收起,直到额头冒起了虚汗,终于支持不住了,跟不上古海峰的步伐了,才将火凤收起来,“古师兄,我撑不住了。”

    古海峰双手环抱,御剑转身,看着曹灵气喘吁吁的样子,说道:“这速度,怎么能找到那棵树?”

    曹灵早已经有些透支墨韵了,古海峰又没有让她同乘飞剑的意思,虽然这剑阁最年轻的天才剑师是强大,但总是有些格格不入,难以相处,曹灵在云宫好歹也是年轻一辈的翘楚,然而在古海峰眼里,成了弱者。

    “古师兄,要不你先去找吧,我慢慢跟过来。”

    “你以为我愿意带着你?如果不是怕惊扰到那灵果,我早就独自前行了!”

    曹灵有些委屈地站在原地。

    古海峰拿着罗盘。

    “古师兄这是能查看到那颗无忧果么?”

    “怎么可能,只是我刚刚进来前,再那几对人身上挂了一丝剑气,在这罗盘上可以捕捉到他们的位置,这鬼地方,什么都看不到,墨识到一丈外都什么也感知不到了,真是可恨!”

    曹灵有些惊讶地走过来,同样看着罗盘上的几个光点。

    有些离得很近,有些则是离得比较远了,毕竟他们进来的时候,本来以为是聚在一起的,然而发现一个人都没遇到。

    “都在移动着,看来并没有人找到。”古海峰将罗盘收起来,略带失望。

    “怎么办?”

    古海峰冷眼看着曹灵,将一瓶丹药扔了过去,“吃下去。”

    “多谢古师兄!”曹灵声音颤抖地惊喜道。

    ……

    ……

    “你到底行不行?”

    钟岳闭目,慢慢将墨韵天地收敛起来,坐在云间的一团迷雾上,说道:“先休息一下。”

    姚凝脂看到钟岳疲惫的样子,也有些疑惑地问道:“动用你体内的那股力量很耗心神?”

    体内的力量?

    是张僧繇的传承么?

    钟岳将话题别开,说道:“我们直接过去时间太短了。”

    “什么意思?”

    “我看那无忧果还没有落蒂的意思,如果在那树边上逗留太久,我怕会被人盯上。”

    “所以你在迂回环绕?”

    钟岳看了眼姚凝脂,眼神古怪地说道:“我饿了。”

    那种眼神,很像要奶吃的小屁孩。

    姚凝脂云袖一招,钟岳面前就多了一包干粮。

    “有茶么?”

    姚凝脂眉头一挑,“要不要酒?”

    “也好。”

    “再来一桌菜,如何?”

    钟岳:“……”

    钟岳啃着馒头,眼神空洞地看着云间,他们行径的路途,一直在变换方向,就像是一个斜向上盘旋的盘山公路,这样来回移动,更可靠安全,而且从那闪耀的星芒来看,那棵树上离果实落蒂还有些一二日的样子,钟岳不可能会长时间都留在树边去守候,那样子太危险了。

    “姚大家,墨韵除了归于丹田,还能锻骨吗?”

    姚凝脂并没有吃干粮,这些东西,完全都是给这混蛋准备的。

    “锻骨?”

    “对。”

    “你是说你要用墨韵淬炼骨骼?”

    钟岳点头道:“不错。如果墨法如血法,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那么无论是画道还是书道,无论书画都需要立骨。”

    “你不才把没骨花鸟的技法夸得没变么?”

    钟岳说道:“没骨画法,并非是去骨,而是隐骨。真正的骨骼架构,在画师的眼中。”

    看着钟岳一脸认真的样子,姚凝脂明白钟岳这个问题是认真的,便道:“墨韵锻骨,这事情也有人做过,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境界一旦到了法书立身之后,整个身体到时候都会发生一定的改变,包括骨骼的坚韧。”

    “就是说,像云宫宫主那样的,骨头打不断是么?”

    姚凝脂白眼冷对,心说这人怎么如此嘴欠。

    “你可以去试一试。”

    听完姚凝脂的话,钟岳略带失望地喃喃道:“那就是没有作用咯?”

    “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成功过。”

    钟岳一惊,问道:“谁?”

    姚凝脂面带敬畏地说道:“而立之年入圣,草圣——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