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演戏!演戏!都是演戏!

目录: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作者:了了而立| 类别:武侠修真

    “咦?不对……”

    帝辛嗅了嗅,其后又费力嗅了嗅,最后看向苏妲己,又摇摇头道。? ?

    “不对不对……”

    帝辛此刻一脸的疑惑,将苏妲己松开,再次费力的嗅嗅,依旧是没有现什么,很快他便大跨步的朝幕幔后面走去。

    “陛下……”苏妲己慌忙上前,一脸紧张的挡在帝辛身前,她现帝辛太敏感了,居然能够现,本来她还打算多多去引导,让帝辛不小心现,可是现在现,帝辛还真不是普通的,尤其是女人方面。

    “嗯?寿仙宫有一股独特的香气,混杂着女人的气味,爱妃,汝跟朕说实话,寿仙宫是不是有什么女人来过?”帝辛盯着苏妲己,将苏妲己双臂握着。

    “这……”苏妲己不禁犹豫起来,吞吞吐吐的样子,一脸的为难。

    “爱妃难道还有事要瞒着朕吗?”帝辛盯着苏妲己,一脸爱恋的说道。

    “陛下赎罪!”苏妲己慌忙跪倒在地,请求帝辛原谅。

    帝辛爱惜的将苏妲己拉起来,拍拍她的脑袋。“爱妃无需如此,朕岂会怪罪于你。”

    “陛下,臣妾之义妹在海外出家,今日来此看望臣妾,不巧恰被陛下撞见,还望陛下赎罪。”苏妲己秀眉低着,一副很委婉的说道,那样子让帝辛不由的心痛万分。

    “啊……”帝辛故作惊讶,不由的瞪大双目。“难怪难怪……”

    “既舍妹已至,爱妃为何不请她出来一见,朕又非外人。”帝辛此刻深吸一口气,表现出一副期待的样子。

    “这……好吧。喜媚还不快出来拜见陛下。”苏妲己此刻深思一会儿,继而微微点头,朝着那幕帘之后吆喝一声道。

    只见幕帘后面出现一道索索的移步声,借着外面的日光,见一只见那幕帘后走出一名道姑,那道姑穿大红八卦衣,丝绦麻履。况此日色复明,光彩皎洁,且是灯烛辉煌,只见此女肌如瑞雪,脸似朝霞,海棠丰韵,樱桃小口,香脸桃腮,光莹娇媚,色色动人。

    帝辛看着九头雉鸡精的模样,虽然知道那是九头雉鸡精,但也被九头雉鸡精所幻化的容貌感到震撼,不愧是妖精,居然有着如此的手段,帝辛不由的深吸一口气。

    但是他还是要装作被胡喜媚那绝世容颜所倾倒,双眼紧紧的随着胡喜媚的一颦一笑所动,好似着了迷似的。

    苏妲己将帝辛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见此她知道此计已成,但不知为何,苏妲己居然内心深处有着一丝揪心的疼痛,不过她却没有表现出来。“妹妹来矣!”

    胡喜媚朝着苏妲己欠身。“姐姐,贫道稽了。”

    二人携手同至殿内。“妹妹,此乃吾大商的天子陛下,还不快拜见。”

    胡喜媚闻言,慌忙欠身,那不经意间的动作让帝辛都不由的为之倾倒。

    帝辛忙上前欲要将胡喜媚扶起,而胡喜媚却好似察觉到帝辛的心思,慌忙倒退,巧妙的躲开了帝辛的手,此举动让帝辛不由的露出一丝失望的情愫。

    “入座。”

    帝辛故作轻松,他现在要装的好一些,总不能让苏妲己和九头雉鸡精察觉到什么。

    而且按照苏妲己的说法,九头雉鸡精乃是她的妹子,他这个名义上的姐夫总不能怠慢,或者是对她妹子表现出什么非分之想,虽然帝辛必须要去做这些,但是至少要做的矜持一些,否则还不被苏妲己和九头雉鸡精这种老妖精识破。

    苏妲己上前斟茶,茶间,帝辛故意表现出一副猴急的样子,正应了封神演义真正的帝辛见到胡喜媚时的神色,一副但得喜媚同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的心思,此刻心上甚是难过,故意表现出一副躁动的感觉。

    此刻苏妲己朝胡喜媚问道。“妹妹乃寻仙问道之辈,不知是斋,是荤?”

    胡喜媚微微一顿,继而答道。“是斋。”

    苏妲己朝帝辛一拜,继而传旨。“排上素斋来。”

    一瞬间,帝辛与两位妖精传杯叙话。灯光之下,胡喜媚故作妖娆,不过若不是帝辛知晓眼前这女子乃是九头雉鸡精所幻化,她恐怕要真的着了对方得到,此刻那胡喜媚真如蕊宫仙子,月窟嫦娥。难怪原著中曾把帝辛给搞得只剩下魂游荡漾三千里,魄遶山河十万重,恨不能共语相陪,一口吞他下肚。

    此刻帝辛按照原著的记载,故意表现出一副抓耳挠腮,坐立不宁,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帝辛此刻急得不耐烦,按照情节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不禁开始乱咳嗽。

    苏妲己如何不知帝辛其意,尤其是苏妲己和胡喜媚就是这般打算,此刻再加上帝辛如此这般的急切,不禁已会其意,眼角传情。

    苏妲己此刻转身再次看着喜媚说道。“妹妹,妾有一言奉渎,不知妹妹可容纳否?”

    胡喜媚知道苏妲己欲要何言,不过她需要配合苏妲己将这出戏演下去,总不至于让苏妲己唱独角戏,更何况苏妲己知道,只要她们随便点破,帝辛定是会答应下来的。

    “姐姐有何事吩咐?贫道领教。”胡喜媚缓缓起身,朝苏妲己打了个稽。

    苏妲己此刻微微一笑道。“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赞扬妹妹大德,天子喜不自胜,久欲一睹仙颜;今蒙不弃,慨赐降临,实出万幸。乞贤妹念天子渴想之怀,俯同一会,得领福慧,感戴不胜!今不敢唐突晋谒,托妾先容。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苏妲己这般说辞,帝辛不禁一愣,那苏妲己何曾跟他提及过胡喜媚,但转念一想,应该是苏妲己故作这般说的,应该是她刻意胡编的,但是无论是帝辛还是胡喜媚都乃明白人,他们虽然角度不一样,但是心思都是一样的。

    帝辛闻言不由的暗自朝苏妲己竖起大拇指,一副还是苏妲己你懂我的意思,而苏妲己也暗自一笑,她知道此事已经完全隐瞒住了帝辛,再接再厉,这事就要成功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