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元凰戏弄诸犍

目录: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作者:了了而立| 类别:武侠修真

    “额……”

    嬴鱼就那般看着,诸犍凭空消失,他真的一下子居然有股不知所措的样子,整个的愣愣的,原本想要去对帝辛展开疯狂的攻击,可是此刻他却发现,他无能为力。

    “怎么样?还继续吗?”

    蚊道人此刻转向那嬴鱼,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对她而言,他根本就不会给嬴鱼丝毫的情面的,就像现在这般一样。

    “你……”

    嬴鱼害怕了,他知道诸犍的消失定是与蚊道人有关,而且甚至就是蚊道人一手操控起来的,这不禁让其胆颤起来。

    而同样的,诸犍一下子进入了西昆仑界,顿时被眼前的景色所迷惑,满是警惕的朝着四周打量起来。

    不过很快诸犍便意识到他来到了一个很神奇的世界,这里有着很多的灵气,虽然比起墟神界而言,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这里却没有墟神界的那种强大的疯狂的力量镇压。

    “这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领域?”诸犍此刻一脸的疑惑,满是不解的情绪。

    “你想知道?”而就在这时,天地间想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好似是中性的,具体也听不出什么男性还是女性的声音。

    “是的。”

    诸犍本能的点点头,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不对了,不由得转向周围,快速的警惕的朝着四周观察起来。

    “你是谁?!出来!”诸犍观察了一会儿,却未发现那声音的来源,此刻更加的警惕起来,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很疯狂的节奏中,让其感到骇然。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而且依旧是好似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整个的很平缓。

    “还有,请记住,此地乃是本尊的地盘,你来到了别人的地盘,难道不得先自报家门,还需要主人来逼问吗?”那道声音继续威胁着说道。

    “你……”诸犍此刻不再是心情那般的轻松随意,他已经被吓到了,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很疯狂的节奏中,内心一阵阵的崩溃,好似就欲要坍塌了似的。

    “嗯?”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不再是质问什么,而是有些恼怒的情绪在里面,虽然仅仅是一个反问的字语,但是谁都可以听得出来,元凰的声音透着不满的情绪,要是再继续下去,谁都不敢保证元凰会不会现在就欲要对她动手,或者直接对其进行杀戮。

    “吾乃诸犍,不知尊上是?”诸犍此刻深吸口气,权衡了一会儿,最后知得开口。

    元凰对诸犍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是识时务,这就是不错的。

    “很好,那我告诉你。此地乃本尊的领地,西昆仑界,你误入其中该当何罪?”元凰再次开口,她这几日一直没能出手,憋得厉害,尤其是自从将西昆仑界掌控,她发现自己在力量方面的掌控度有了绝对性的提升,现在他可以更好更快的去做到一些。

    当然元凰现在最想去做的,就是想拿诸犍来练练手,看看自身的境界到底达到了一个怎样的层级,不过他也知道,其实这样子是不太作数的,现在他们所在的主战场乃是她的领域西昆仑界,对诸犍而言是极度不利的,元凰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意念都会影响到整个局面……

    “这……”诸犍此刻彻底的有些懵了,他不曾想自己都这般说辞了,对方的态度还是这般的强硬,尤其是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这个鸟语花香的地盘居然是眼前这个人的地盘,他这一刻感到了很恐慌,尤其是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对方的身份。

    “你是想挣扎一会儿呢?还是束手就擒,成为本座坐下的仆从……”元凰此刻更加的彻底,直接就抛出两个选择,每一个都是让诸犍可以暴跳如雷的,可是此刻诸犍却很清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没有暴跳,只是在静静的观察着什么。

    “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解决问题吗?”元凰此刻冷冷的声音响起,她对诸犍此刻的表现极其的不满意,而且还是极端的想要将其灭杀,她想要的是诸犍直接扑上去,跟元凰她来拼命,而不是就这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话都不说,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也不是她想要去面对的。

    诸犍在这里强忍着,什么话都没有去说,只是在那里憋着怒火,他知道现在情况不妙,要是肆无忌惮的去做什么,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引起一些恐慌,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还是什么所谓的大凶,太令本座失望了!”元凰此刻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故意去刺激他,让他们都彻底的去愤怒,去嘶啸怒吼。

    如此诸犍的力量才能展现出来,而非是像现在这般安静,这样子就没意思了,元凰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而不是一个温顺的绵羊。

    当然诸犍是不会成为温顺的绵羊的,虽然诸犍现在一直在容忍,但是这并不代表诸犍就会屈服的,只是诸犍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他不想贸然的出手,生怕被对方给控制住,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诸犍此刻彻底的忍不住了,他原本就不是那种喜欢容忍的,脾气原本就暴躁的很,此刻再三的被元凰挑衅和刺激,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有本事别藏头露尾的,有本事出来,吾与你一决高下!”诸犍此刻总算是火了,他现在瞪着怒目,杀气四溢,元凰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元凰此刻笑了,笑的很开心。

    她的身影在这一刻也突兀的出现,在西昆仑界中,元凰可以为所欲为,她可以做到别人所无法做到的任何事情。

    “你……”诸犍再次愕然,他发现眼前这个生灵与刚刚与他对战的生灵长得很相似,虽然有些细节不同,但是绝对他们是同类,那么……

    诸犍的心跌倒了冰谷,他知道要是自己的猜测对了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恐怕……

    “难道……”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