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拔仙海 天寒传说,北海险 容魔之地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茅沧海微微沉凝,目光闪动,盏茶后,掌门真人才开口:“这魔影看来不可小觑,能得先天根本源气至宝,他也是有大机缘的人。”

    “但,他现在应该已经死灭,只留下真灵回归枉死城,待到重塑魔躯时,估计也就恢复成寻常魔影,不再有诸多记忆了。”

    “就算没有被消除记忆,他的秘密也保不住,定然会被苦界老祖所杀,真灵打入幽冥海,轮回转世。”

    李辟尘摇摇头,对茅沧海真人道:“掌教,弟子不这么认为,那魔影,说不定还活在世上,改头换面了。”

    “哦?为何这么想,说来听听?”

    茅沧海诧异询问,李辟尘施礼,肃正衣冠,把自己曾经感应到的对方心绪与掌门真人说了,那高兴和窃喜绝不是假象,乃是对方真正从心中泛起的波澜。

    听他说着,茅沧海来了兴趣,魔躯被灭,真灵居然不会回归枉死城?难道也是那诡异神灯的效用?

    茅沧海想了想,觉得倒是有这么个可能,那灯辟易三清三浊,能拘留纯阳气,说不定连真灵也可护得。

    而李辟尘所说,对方改头换面,掌门真人也有些想法,当时正是地阳之气争夺,那魔影说不定以什么方法替死,借机会洗炼魔躯,再用地阳气与玄黄气重塑肉身。

    这种事情,玄门也会做,以玄黄气息塑体,乃是比莲胎更上级的重生法门。

    那灯中有纯阳气,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才收取了地阳气,让他借机重生了。

    掌门心中想着,推断的**不离十,姜终究还是老的辣,所谓天地之间,千般气息能做什么,有何功用,茅沧海心中都有着数。

    “枉死城是越来越厉害了,但是,貌似苦界老祖也开始管不住他的仆从了么。”

    茅沧海笑着开口,对李辟尘道:“姑且不管他用的什么方法,你心境已至四境同归,如今再想当初之景还是没有差漏,那他应该就是真的没死。”

    他说完,盯着李辟尘好一会,似乎在想些什么,等过了大约半盏茶时间,茅沧海忽然开口讲道:“辟尘,你的双目,我虽然没有办法治疗,但,关于如何祛除幽冥真气,我倒是知晓一二。”

    “九玄之中,太真山处【拔仙海】,传说有镇压幽冥真气的手段。”

    李元心奇怪,直接朝掌门真人询问:“传说?”

    大家都是仙魔,对于天下世间来说,他们自己就是传说,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岁月都被记录下来,化作无数书籍玉简存于世间,哪怕被焚毁殆尽,那些道文依旧不会被磨灭,会自发的寻找附着物,继续存在下去。

    故此,从茅沧海这位地仙真人口中说出“传说”二字,着实让李元心感到古怪异常。

    茅沧海看李元心神色,又看看李辟尘,摇摇头。李元心眉毛微蹙,躬身施礼道:“掌门真人,弟子斗胆询问,若有不当处,还望掌门恕罪。”

    “无妨,我这也不是龙潭虎穴,恕什么罪。”

    茅沧海道:“我说传说二字,你们当是不太了解,但,拔仙海乃是九玄中最神秘的一个门派,你们应当知道。”

    “山居海中,海托山起。北海之外浮大地,乃是云原第十一州:鱼龙幽壑---天寒州!那里便是拔仙海宗门所在之地,然而仙踪难觅,北海之中多魔门,如蝇蛆一般杀之不尽,除之不绝,虽然没有七大魔门那种级数的大宗,但,有一门堪比一百零八仙玄山的魔道宗派隐匿。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执法殿才常去北海降魔,可惜,至今日,依旧没能找到那宗门所在。”

    茅沧海徐徐道来:“那魔门唤作‘蔽天宗’,意思便是门中之法连天也能够瞒过,其中门内势力庞大,虽无地仙,但胜在聚拢许多魔道散人,其中各种阴毒手段层出不穷,若是一次不杀个干净,那必定有人会施古怪邪法来扰乱我等仙人,虽不致死,但恶心至极。”

    “九玄,包括七魔,此次三千年大劫议,早已互相默许,铲除‘蔽天宗’,等到清浊两分,三清升天,三浊降地,根本源气充斥天下时,便是仙魔出世,彻底杀入北海之时。”

    李辟尘诧异,这蔽天宗按照掌门真人描述,当是如同毒瘤一般的存在,但,给玄门添堵,魔门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还默许玄门,甚至要私下里出力,铲除这蔽天宗呢?

    他把疑问讲出,掌门真人哈哈笑了笑,抚过胡须:“北海之中多魔人,我之前说了,那蔽天宗内有许多魔门散修,你以为这些散修是哪里来的?多数的都是七大魔门中的叛徒,犯了滔天大祸,藏无可藏,遁入辽远的北海之中,才逃的性命。他们不敢出北海,否则被魔门抓到,必死无疑。”

    “这等于在七大魔门脸上狠狠的扇了巴掌,玄门要面子,其实魔门更要面子,他们素来以凶狠著称,但北海这些人的存在,无异于心头铁钉,早想铲除而未曾动手罢了。”

    一席话说完,将其中缘由娓娓道来,李元心与李辟尘二人顿时恍然大悟。

    北海藏魔,把云原分割两方,故此要去拔仙海,必须要先跨过北海才行。

    地仙倒还罢了,但人仙入内,恐怕一时三刻便被群起攻之,到时候只剩下真灵与魂魄回转宗门,带一滴精血,请莲胎之法重塑肉身,这一去少说一年三载,多则十年去了,这口气,当真憋屈。

    李元心苦笑:“看来只有在九玄论道上,请拔仙海地仙出手相助了。”

    历代九玄论道,拔仙海只来四人,一尊地仙,一尊神人,一尊人仙,一尊筑基。

    李辟尘笑笑:“双目不能观,也无伤大雅。心眼通天,我亦能洞察天地幽冥,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师兄,这是我缘法未至呢。”

    “我相信我是个有大气运的人,不然当初柳随风死时,我也得不到这金蝉。”

    李辟尘从袖袍中把金蝉掏出,那东西的盒盖被打开,金蝉扑棱棱的飞出,唰的趴在照地青的枝干上,找到那三片金叶,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