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太微辰 天星四御,言人心 二仙论道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听李辟尘这般说,张木槿也笑起来:“是,白螺州中太微辰,缘知天数晓真尊。我烛影真宗乃是太微山属宗,修星宿一道,勾连青穹,神寄虚空。”

    李辟尘对她道:“不错,太微山修星宿之道,而我太华山修天时之法,因法与理相近似,故此二福地走的也是比较近些。”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道相同,一路同去。”

    张木槿轻点头,黑发微动:“不错,道爷说的,是这个理。”

    她手指轻轻掂起,上方显化一盏灯火,只是此火与寻常仙火不同,那光如凡间长明之灯,下方倒映玄黑阴影,光影相生,如阴阳相对。

    玄妙无比。

    李辟尘心中思量,当真是万物皆不离阴阳,万法千般变化仍不脱两仪之道。

    “烛影相对,有烛便有影,火为万物之生,亦可为星辰所造,那大日也是星辰,那皎月也是星辰,若说日为阳火,那月便是玄影。”

    张木槿缓缓一言,双眸看那烛火,此时微风吹过,水汽蒙蒙,那火却是不消,只是立在指尖,下方玄影摇摇。

    “我烛影真宗,修持的星宿,乃是天上荧煌......”

    “荧为烛,煌为光,是以星宿列位,此聚其星光所开之法,便是我烛影真宗修行的法诀。”

    张木槿对李辟尘讲述,那指尖轻勾,火光顿散,化作烟气消弭。

    “太微山中祭四大上星,乃是天外圣境中四颗仙神之宿,其一号曰紫薇,其二号曰勾陈,其三号曰长生,其四号曰后土。”

    听闻此言,李辟尘微微动容,心中却有惊诧,这四颗主星却是和天上四御大帝名号相同,莫非这其中有甚么联系?还是说,古老相传的四御,正是这四颗星辰?

    天外圣境俱有一主,然四星高居洞天之外,聚乾坤星尘演混沌,开立一方圣境。

    太微四辰天,太华四圣天,俱都合两仪化四象之说。

    “我此番下山,了却红尘之缘法,是侍我爹爹身前,直至他魂归冥海,这至亲缘法方才可断去的。待到那时,我便回宗,却是拜别师长,该去太微金庭了。”

    “我爹一直都讲,是他拖累了我修行仙法,这般话语,我又怎么好去接得?只是相顾无言。”

    张木槿悠悠一叹:“仙人断去红尘念想,这过程当真是苦不堪言。见那生身至亲在眼前老去,最后魂归幽黎,躯入黄土,自己却因人劫之故,不得改变半分,其中痛苦真不消仔细去言。”

    她这般说着,又回头,似无意似有意:“似道爷这般,虽境界不至人仙,但道行修行肉身法力俱都远超结丹,当是.....已断了尘缘?”

    “你当初与我一言,问我如何留恋凡间,看来你当已经超脱而去。”

    听她这般讲,李辟尘忽的闭口,再三息,微微一笑。

    “不曾,我的缘法,断不去的。”

    张木槿双眸轻动,那其中光彩,如露滚珠帘,轻轻一问:“小道爷何故如此说?”

    李辟尘摇摇头:“我的缘法,那便是执念,太上忘情,我非太上。无情不可得道,无情不可见道,这是我遇到一个斩却七情,灭去六欲,杀了本心的人后悟出来的。”

    “执是我一身之念想,这凡尘之事不得斩,这仙尘之道也要求。我的道,与你不同。”

    李辟尘一抖袖袍,又笑,其中还有些莫名之意味:“可,今生今世,我怕是难以再见故友亲朋,那故乡何处,却是难以回去了。”

    “但,便是沧海化了桑田,肉身做了白骨,那坟墓之上青草幽幽,那金铁俱都化作白泥,我也要回去看一看,不为其他,只因那是故土。”

    李辟尘的目光变得有些严肃:“正因如此,所以才不能斩;正因如此,所以才忘不得。”

    “初心不改,我道在前。”

    “大道当见,我辈求道,又岂能被小道所阻?这个大道,就是我道。”

    “大道即我,我即大道,非我之道,皆是外道!”

    李辟尘袖袍上沾染水汽,此时抖动,轻轻晃晃,俱都散去,而张木槿则是被这一番话震的不能言语,她只觉得其中的执念几要冲破云霄,那坚定之意便是神火炼,铁水浇也不能炼去。

    她心中自己在思量,自己的道,自己要求的道是什么。一念即她,她即一念,原本斩却凡尘就是断缘去情,以免入人劫之苦,但如今一听,这心却是动了动。

    张木槿想到李辟尘方才所讲,遇到了一个斩却七情六欲,杀了自己本心的人,当下便有好奇,这种人,她从不曾遇到过,师门中,也无人遇到过。

    情可斩,欲可灭,唯心不可失,如果连心都失去了,那又会变成什么呢?

    张木槿把这个疑问说出,李辟尘便回答她:“那人唤作徐念心,然是八百年前的名字,如今,只是无心。”

    “无心道人,为道而痴,为道而狂,为道而求,为道而寂。”

    “人生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他俱都尝过,如此一百年,浑浑噩噩,终于在一日,大彻大悟,却走到了另外一条极端的路上。”

    李辟尘语气慨叹:“我所言,我心即道,道即我心;然他所言,却是大道无心!”

    “我道之外皆外道,然他语,大道之外我道也为外道!”

    张木槿听得心神震颤,下意识,居然开口说道:“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道?”

    李辟尘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不知道,大道是道,大道非道,我们求的道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头微微昂起,李辟尘哈哈一笑:“正是不知道,所以才求道,所求之道为我道,我道即大道,而真道如果我知道,那还求什么道?”

    话语绕绕,张木槿揉揉眉心,连连摆手:“道道道,绕绕绕!不消再讲,莫讲了莫讲了。”她摇摇头,叹道:“我不过是个二九的女子,还正青春年少,听你讲道,我觉得都老了百岁。”

    “哈哈哈哈哈!”

    李辟尘笑起来,张木槿看他笑,心中莫名也欢快,嘴角勾起,也轻轻笑起来。

    仙家论道,这道,玄玄妙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