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道虽迩 不行不至,事虽小 不为不成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这二人来至,引得诸多人侧目看去。

    少女穿着的衣衫虽然朴素,但那容颜秀美,而那童子更是有绝世之姿,只让人看了一眼,便不会再忘记,只是心中想着,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俊俏的人儿.。

    那外人看得是二人气质,而姜瑶目光转了转,却发现二人顶上俱都有一丝丝明光萦绕,这明显有法力修行在身的征兆。

    “那位仙人等得就是这二人么,确实是自有一股气度,像那有道行的仙童。”

    姜瑶这般想着,而那身边,石灵明开了口,却是对二人评头论足起来:“那女孩子,生的好看的紧,可惜穿了这种古旧的衣裳;这男童子,穿的华贵,这容颜不似凡人,怕不是个灵精。”

    这话出了,姜瑶秀眉微蹙,对石灵明道:“灵明小哥,你如何能这般说,胡乱言语?这二人俱都是人的模样,如何能是个灵精?”

    “你不懂,你不懂!我啊,能看万物变化,这人在我面前一站,我就知道他是人是妖还是灵,就算是仙人,魔人,神人当前,我也能看得出来的。”

    石灵明笑嘻嘻的,而姜瑶则是目光中带着怀疑:“我不信,你若真的有这种神通,那还需要上山去求道问仙?怕不是仙人抢着来收你为徒。”

    “我是被抢着收徒啊!”

    姜瑶这么说了,而石灵明则是直接言语,笑道:“那六年前,我的缘分已经种下了,三年前有个道士来此,算是个有道行的仙人,他看我聪慧,想要收我为徒,那时我便答应了他,然而他正欢喜呢,却不料天穹中咔嚓一下打过雷霆,把他直接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胡言了,既然说是有道的仙人,又怎么可能被一道雷霆吓得坐在地上呢?”

    萦秀听得连连摇头,直说石灵明骗人,而石灵明摇头晃脑,又言道:“你个女孩家家,懂个什么,那当初把那道人吓得坐在地上的雷霆,是那太华山上打下来的。”

    “这般我才想起来,六年之前,我看见过一位仙家从太华下山,当初我还和他约定了什么来着,后来许久不见,只是把这件事情忘在了脑后,如此这般说了,那道人顿时面色大变,连连摆手,说收不得我了,原来是早有师父。”

    话语落下,这般姜瑶挑了挑眉毛,忽的一笑,如花绽莲开,只道:“是这般?这也有些太过玄奇了些,不过你之前也不曾说过什么大话,也姑且信你一回。”

    石灵明听的大叹:“姜瑶姐姐,我可不曾说过什么胡言的话,你这般便是不信我了,咱们这也一路走来,也算半个同门师姐弟,你这话讲的,让我心里好痛啊。”

    他这话说出,那面上挤眉弄眼,显然是在搞怪,便是看的姜瑶噗哧一笑,那手捂住朱唇,只摇头道:“不过三千石阶,钟灵铁谷,如何能算入了仙家门户?”

    石灵明听她这样说,又笑起来了:“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若是心中无所挂碍,自然可过这三千石阶,钟灵铁谷!姜瑶姐姐,你来此,不是为了进入仙门,难道说是来游山玩水的吗?既然已经铁了那心,又说什么不过这种话呢?”

    “这可不是人间的王朝会试,这里是那仙山,这里是那福地!”

    姜瑶听他这般言语,也是笑起来,而此时去,那最前方,孟荀与吕重绫交谈,言语之中尽是往事,连叹唏嘘。

    “那当年,你引了我入白龙观去,那童子身,也并非你的真正容貌吧?”

    “是,那童子是我仿照曾经一位仙童所变化,而崇阳子前辈也并非我的师父。”

    吕重绫开口,道尽当年之事:“那位仙童才是崇阳子前辈的真正弟子,只是我在观中修行,崇阳子前辈见你来了,便让我化作那童子模样,于是引你入观去,而那第二次的童子,却是白龙所变。”

    崇阳子便是吕瀑的道号了。仙门修行,道号可自取,可不取,可师取,可以山为号,故此有人只言姓名,有人以山为道号,有人自己以本身之法来取。

    孟荀听到这里,哈哈一笑:“这事情当年我便已经知道了,那一切一切,包括王尚书,都是崇阳子前辈所变化的幻术,连同那香客,老者,都是如此,可是把我坑得惨了。”

    吕重绫笑了起来:“若当初崇阳子前辈不点化于你,如今这世上,便没有圣人孟荀了。”

    “如今世上多了个教书的孟先生,却少了个指点山河的三皇子。”

    吕重绫轻轻斜了斜脑袋,向着孟荀处移动半分,只是问道:“孟先生,如今的你,可曾后悔吗?”

    “我不曾后悔,这是我找到的真正归宿。”

    孟荀直言,看着吕重绫:“比起指点山河,或许我更加适合在人间教书育人,你们称我为圣人,却不知道,人人其实都是圣人。”

    “先走半步就是圣人,但这半步,其实人人都可以迈出去,只是能不能迈,敢不敢迈的问题。”

    “非不能也,实是.....不为啊”

    吕重绫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又问道:“那既然已得归宿,又为何要前来仙山呢?”

    “因为我觉得,道在这里。”

    孟荀开口回答:“此一时彼一时,我在人间的道没有走完,但是已经看到了尽头,以我一人,不足以让天下安康,故此我要来这里,所谓福地,所谓仙山,这里是道所在的地方,至少我认为,我能学习到我想要明白的...道。”

    吕重绫又点头,但是又问:“那您认为,能够学习道你所想要的道吗?便是我们这些....仙人,也都不明白自己所想要的道在何方,您又凭什么认为,一定能修到想问的道呢?”

    他的称呼微妙的改变,而孟荀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听他这么又问,于是大笑起来。

    “一日学不得,便一年来学,一年学不得,便花十年之功,十年不成便去再修百年,这般下去,只要我能长生,终有一日可见我道。”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

    “就算是近道也必须要迈步去走,何况是这种大道呢?不去修道,如何知道我修不成道?”

    他这般说了,而吕重绫点点头,也是笑起来:“好个道虽迩,不行不至,如此这般,我便在山上等你,希望能得见你拜入仙门的一刻。”

    他话语落下,又转过头,对那一童一女言语:“紫云,南华,你二人此番上山,可切莫不要大意,如此,我便先去牌坊下等你们了。”

    姬紫云,庄南华上前,对吕重绫言语:“弟子知晓,多谢师叔提点。”

    如此这般一言落,吕重绫化作神光直入云霄,转瞬之间便没了踪影,只留下满地的有缘者们,面面相觑。

    那诸人无言,而孟荀哈哈一笑,那脚步一迈,便上了石阶。

    那声音回荡起来,在这仙山之下萦绕,久久不散。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