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善恶本在一念间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望雾池之底,夫狐的尸身静静的躺着。

    九条纯白的尾巴随着水的流动而飘荡,那肩上两缕绫罗也是如此。

    李辟尘落在水中,此时二魔在天上大战,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来了这里。

    黑色的光华照耀着李辟尘,那是坎兑二卦,此时施展法术,因无魔在侧,倒也不用惧怕什么了。

    李辟尘坐了下来,在这尊倾国倾城的人儿眉心之处盘膝,手中道印捏起,准备施展嫁梦之法。

    “陈汰浊敌不过任天舒,那太上日月**应当是攻伐之法,既为太上攻伐之道,那陈汰浊从一开始,就没有赢面。”

    李辟尘心中暗自思量:任天舒有太上之法在身,乃太上一化,又有先天根本源气至宝宝莲灯在手,又得尽夕云大圣传承,可谓占尽先机。而陈汰浊,只是囚了搬山道人,夺了他那黑葫芦,可却并不能完全动用那葫芦的威能。

    此时自己要做的,是在任天舒杀死陈汰浊之前,施嫁梦之法化入这尊神魃的心中,以仙法影响她的意志,消去那还不曾诞生的意志中,属于魔念的部分。

    人之初,性本善。

    人之初,性本恶。

    是善还是恶,都在一念之间罢了。此时,如果功成,那么这尊神魃苏醒之后,便不会再是魔头。

    神魔一十八性为基,再辅以黄昏地的气息,为这尊神魃蕴养一丝恶念,然现在,自己来此,移花接木,偷天换日,把恶化作无,待任天舒把这尊神魃弄醒,怕是这神魃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不过如果顺利,怕是任天舒杀了陈汰浊后,自己正好苏醒,届时他没了帮手,又身受重伤,正好在此.......把他斩了。

    李辟尘目光中闪过一丝明光,心中确定了念头。

    这众生初生,是性如白纸,俱都不曾被染。

    然此时,只要有一点黑墨落在这张白纸之上,瞬息之间就会染黑一大片空白的地域。

    若是白纸不曾彻底被染黑,那还尚有回头之路,然若是尽数化作墨色,那.....恶神已成,是再无回天之力,只有彻底把这尊恶神杀死才行。

    李辟尘手中道印捏起,双眸闭上,缓缓陷入....“梦中”。

    如第一次一样,仿若化作了清风,化作了虚无,化作了一个小小的气泡。

    李辟尘睁开了眸子。

    真灵此时已经进入这尊旱魃的内心之中,而对于一个混沌且苍白的意志来说,所谓的梦,就是不曾醒来的现在。

    它一直都在做梦。

    这尊神魃的心中,那片镜湖并不是清澈,更不是污浊,而是干涸,没有一滴水。

    因为这尊夫狐已经死了,死人无心,故此心中镜湖当然是干枯的。

    这狐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也许是很久之前,也许是遥远的年代,但有一点,那就是他已经在这俱芦界中呆了一千年了。

    一千年,在云原之中,不过是短短三年岁月而已。

    想到这里,李辟尘忽然有了个想法,那俱芦界中人族,生来就有千年之寿,但如果把他们带去云原,那寿命,是否会直接化作短短三年呢?

    这并非不可能,俱芦界本就是小界,连洲都不算,而当初天门飞升时,那些下洲来的仙人尚且不适应云原的道,更何况俱芦界这种小地方呢。

    李辟尘游荡着,那些雾气渐渐散开,心湖干涸,露出其中龟裂的“大地”。

    在湖泊对岸,此时有一团混沌之气在弥漫,那当中,有神的气息,有魔的气息,九道神性与九道魔性纠缠在一起,在这团混沌之气中不断厮杀,融合。

    是的,混沌之气,姑且....称之为气吧。

    这是神魃的意志,或者说是人格,本我。

    李辟尘飘到了这团混沌之气的前方,这里没有化作石人的本我,因为这团混沌之气就是神魃的本我,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塑造出来,处于蒙昧的状态。

    一十八道神魔真性之间,有丝丝屡屡的魔念在萦绕,那是属于任天舒的道,是他灌注在这尊神魃身躯中的气与法,由此塑造神魃的心,借此更进一步操纵这尊神魃,以达到炼化万墟大州的目的。

    李辟尘伸出手去,那十指微动,化出无数丝线,把那些魔念捆缚,而后剥离出来。

    移出魔念,化入无之念。

    所谓无之念,就是没有任何主观意识的念,可以看作是白纸,回归本初。

    如果直接用仙念替换魔念,那会产生冲突,故此不行。毕竟仙魔对立,而这尊夫狐,并不是仙躯,她是神体。

    一个方形的东西,不可能放入一个相同体积的圆形容器中。

    李辟尘十指在缓缓操纵这一切,此谓之移花接木。

    李辟尘双手动作,那些魔念被替换,化作李辟尘塑造出的无之念,同时,李辟尘张开口,对这团混沌之气念诵清静真经。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

    大道纶音,太上之言说出,此时洗涤这团混沌之气,渐渐的,那些魔念被李辟尘彻底抽出,替换成了无念,至于这些魔念,自然是被李辟尘用法包裹,于心中化了个干净。

    清静经念诵之下,魔念不存。

    混沌之气在弥漫,随着李辟尘的念诵,这团气息渐渐稳定下来,而那当中纠缠厮杀的一十八道神魔真性,同时渐渐平缓,不再有其他动作。

    于是这时,李辟尘抬起了左手。

    九道神性升起,在混沌之中,化作“天”。

    于是这时,李辟尘放下了右手。

    九道魔性落下,在混沌之中,化作“地”。

    九神九魔,九天九地,神魔一体。

    这些魔性是不能剔除的,因为早已经和神魃融合为了一体,这些魔性和那些神性俱都是相同,早已经化作了这尊神魃本身之力,皆是她的根。

    根是不能斩的,但是可以.....修一下。

    十指化作两掌,李辟尘手掌放持,那团混沌之气开始悠悠旋转。

    神阳魔阴,化两仪太极之身。

    李辟尘张开了口,开始对着这团混沌之气,说出一些话来。

    那是道德、人伦、至理,这是在给这团混沌之气灌注正确的思想。

    逐渐的,一尊石人从混沌之气当中变化出来,这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那双手,捏着道印。